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十六章 真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夏皇醒了。

  沒有獲救的欣喜,只有焦灼和急促。

  他拼盡所有的力氣開口,只為讓蘇奕第一時間逃走!

  蘇奕內心莫名一陣觸動,輕聲道:“我回來了,天……塌不下來。”

  說著,他取出一顆丹藥,塞進夏皇唇中,隨即掌指掐訣,施展秘術,將夏皇體內的一股生機徹底穩固。

  “你且安心休息一下,我先帶你離開此地。”

  蘇奕說著,將夏皇背在身上。

  夏皇唇角顫抖,欲言又止。

  他忽地想起當初蘇奕還在蒼青大陸時的一幕幕。

  那時候,無論遇到多大的危險,面對多可怕的敵人,只要蘇奕在,便能夠力挽狂瀾,平息一切風波。

  而今,這個宛如謫仙般的年輕人,已再次歸來,是否還能力挽狂瀾?

  夏皇神色惘然。

  這一次,他動搖了。

  因為這次的敵人太過可怕!

  蘇奕身影一閃,直接騰空而起。

  廢墟上那些修士見此,都不禁驚疑,這年輕人……竟真打算帶走夏皇!?

  他是誰?

  為何要冒著性命危險來搭救夏皇?

  就在眾人念頭叢生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數天過去,總算等來一個不怕死的小東西!”

  聲如雷霆,轟然響徹在天芒山廢墟上空。

  眾人皆渾身一哆嗦,齊齊抬眼望去。

  就見一道璀璨的紫色神虹,橫空掠來,倏爾化作一個身著紫袍的中年,駕臨天穹之下。

  與此同時,在其他方向上,分別有遁光掠來,化作一個個修士的身影,有男有女,一起將蘇奕的退路封鎖。

  “是那個神秘勢力的強者!”

  “原來,他們一直藏在這暗中,以夏皇為誘餌,守株待兔!”

  廢墟上,響起嘩然聲。

  那些正在四處探尋寶物的修士,也都被驚到,紛紛停下手中動作,躲得遠遠的。

  每個人神色間,皆寫滿驚懼。

  虛空中,蘇奕目光淡漠,一掃那些身影,神色波瀾不驚。

  一群靈輪境層次的角色罷了,并未發現皇者。

  “咦!”

  而當看清楚蘇奕的容貌,那阻擋在前路的紫袍中年似意識到什么,袖袍一揮,取出一幅畫卷,在眼前打開。

  畫卷上,是一個身著青衫,負手于背的少年。

  赫然和蘇奕的容貌如出一轍。

  “原來是你!!”

  紫袍中年唰地收起畫卷,猛地振奮起來,目光如鷹隼般盯著遠處的蘇奕,大笑起來,“小孽種,我們等你很久了!”

  小孽種?

  在場人們皆驚疑,這支神秘勢力,原來一直在等著抓捕這少年!?

  而和紫袍中年一起出現的那些修士,則都明白過來似的,一個個精神抖擻,露出亢奮之色。

  目標終于出現了!

  “快逃!”

  夏皇焦急催促,臉上有恨意,也有深深的擔憂。

  “逃?門都沒有!”

  遠處的紫袍中年咧嘴笑起來,悠悠然說道,“小孽種,勸你還是乖乖配合,跟我們走一遭,否則,后果注定不是你能夠承受!若你不信,先看看此物。”

  說著,他取出一塊秘符,運轉道行催動。

  秘符悄然發光,涌現出一道光幕。

  光幕中,映現出三幅畫面——

  第一幅畫面上,一個灰發老者當空而立,隨手一刀斬出,足有千丈高的天芒山,轟然傾塌。

  那茫茫刀氣如洶涌的火焰洪流,覆蓋天芒山上,無數男男女女的身影都沒來得及逃走,便喪命于刀氣火海之中。

  魂飛魄散。

  當看到這一幅畫面,夏皇露出痛苦之色,目眥欲裂,兩行淚水流淌而下。

  因為這幅畫面所映現的,正是天芒山覆滅,大夏皇室上下遭難的那一幕!

  蘇奕神色淡漠,不為所動。

  第二幅畫面上,則映現著一片密密麻麻的牢籠。

  牢籠內,關押著許許多多的身影。

  其中赫然有夏皇身旁的老仆翁九、水天奇,有大夏皇室的一些大人物,但更多的面孔,蘇奕很陌生。

  但不難猜測,那些被關押的人,皆來自大夏皇室!

  第三幅畫面上,則只有孤零零兩個牢籠。

  一個牢籠內,關著一個身影昂藏的男子,軀體傷痕累累,躺在那,面頰煞白如紙。

  一個牢籠內,跌坐著一個白衣少女,長發散亂,遮掩容顏,身上如雪白衣皆已染血,萎靡不振。

  當看到這兩人,蘇奕眼瞳驟然一縮。

  元恒和聞心照!!

  光幕消散,紫袍中年收起秘符,而后笑說道:“小孽種,你也看到了,若你不想他們死,最好跟我們走一趟,我族族長大人已經說了,只要你配合,保證給這些人一條活路。”

  他言語慢條斯理,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

  附近虛空四周,那些修士也都在冷笑。

  大地上,那些觀望的人們心中都不由發寒。

  他們這才意識到,那支神秘勢力之所以搗毀九鼎城,踏滅大夏皇室,一切的目的,竟是為了抓捕那個青袍少年!

  “冤有頭,債有主,若你們只沖著我蘇奕來,倒也罷了,可你們……卻偏偏要這么做……”

  虛空中,蘇奕開口。

  他語氣淡漠得沒有一絲感情波動,“既如此,這次你們和你們背后的勢力,我自當連根拔除!”

  此話一出,天地皆寂。

  一股無形的凜冽殺機,悄然在虛空中彌漫而開。

  大地上那些散落在各處的修士,皆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背脊直冒寒氣。

  紫袍中年一愣,旋即臉色微變,“你……這是不打算讓那些人活命了!?”

  蘇奕輕聲自語道:“我修行至今,從不會在意這些威脅,他們若是死了,我為他們報仇便是!”

  紫袍中年臉色一沉,猛地大喝道:“這小子不對勁,快動手!將其擒下!”

  附近虛空中,那些修士毫不猶豫出手了。

  法寶騰空,光焰肆虐。

  蘇奕看也不看,袖袍一揮。

  漫天法寶齊齊爆碎,諸般秘術轟然潰散。

  而對方足足十三位修士的軀體,也隨之轟然爆碎,灰飛煙滅。

  一揮袖間,如拂塵埃,如碾螻蟻!

  那恐怖霸道的一幕,當即震撼在場所有人。

  “這……”

  “老天!!”

  遠處大地上那些觀戰者,差點傻眼,驚駭欲絕。

  對他們而言,那支神秘勢力的強者,只能去仰望和敬畏,根本就招惹不得。

  可現在,卻有人在一拂袖間,抹殺對方十三人的性命!

  “你……”

  紫袍中年徹底色變,驚得亡魂大冒。

  早在認出蘇奕身份的時候,他就已警惕起來。

  因為他也早聽說過有關蘇奕的事跡,很清楚在這蒼青大陸上,這個年輕人戰力是何等厲害。

  故而,他直接亮出威脅,要用那些人質的性命脅迫蘇奕。

  可誰曾想,對方根本不在乎這些!

  還不等紫袍中年反應,蘇奕隔空一抓,就如拎小雞似的,將這紫袍中年隔空抓到身前。

  “別殺我!!”

  紫袍中年驚恐尖叫。

  他軀殼直接炸開,爆碎的血肉直接化作飛灰飄灑。

  而他的神魂,則被蘇奕一把抓在手中。

  在觀戰者眼中,這紫袍中年絕對是一個恐怖無比的存在,可現在,他自始至終,別說抵抗,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只殺你這般螻蟻,遠不足宣泄我內心之怒,不過不要緊,待我了解到事情來龍去脈,自會去你背后的勢力走一遭。”

  蘇奕眼神淡漠,平靜地看著紫袍中年的神魂。

  紫袍中年惶恐絕望,徹底崩潰般,嘶聲道:“小孽種!你一定會死得很難看!”

  聲音還在回蕩,他神魂劇痛,被一股恐怖的神識力量侵入。

  僅僅片刻后,蘇奕收回神識,神色明滅不定。

  他終于明白了。

  這次顛覆九鼎城,踏滅天芒山的那支神秘力量,竟是來自葉家!

  那個有“千丈昆吾,一葉遮天”之稱,宛如蒼玄界霸主般的昆吾葉氏!

  事情的來龍去脈很簡單。

  一切的緣由,皆和蘇奕的母親葉雨妃有關。

  葉雨妃是葉家嫡系后裔,身為其子,蘇奕擁有著繼承昆吾葉氏的“祖源神藏”的資格。

  當年,葉雨妃的兄長,也就是蘇奕的舅舅葉云瀾前來蒼青大陸的時候,就曾和蘇奕談過此事。

  當初葉云瀾前來,是想把蘇奕接回葉家,用盡一切辦法去繼承這一樁造化。

  可誰曾想,葉家當初也曾派遣強者前來,試圖毀掉蘇奕,但最終,他們失敗了。

  就連那個被視作葉家年輕一代領軍人物的“葉霄”,也喪命在蘇奕手底下。

  仇恨也就此結下!

  蘇奕也曾得知,母親葉雨妃當初前來蒼青大陸,是遭受到宗族老人的構陷和算計。

  他也曾答應葉云瀾,早晚會前往葉家走一遭,一是為母親葉雨妃討一個公道,二是幫葉云瀾謀取那一樁造化。

  只不過在當時,蘇奕對昆吾葉氏還談不上多仇恨,只打算去找當年那些算計和坑害母親的老家伙算賬。

  可現在,他已徹底被激怒。

  在那紫袍中年的記憶中,讓他了解到,此次昆吾葉氏的行動,由其族長親自下令,并派遣了一位皇境前來!

  為了抓捕他蘇奕,葉家強者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在抵達蒼青大陸后,便針對和他有關的人進行抓捕!

  九鼎城覆滅、天芒山淪陷、聞心照、元恒被擒等等慘事,皆是由葉家強者所為!

  ps:有關蘇奕和昆吾葉氏的恩怨,在720章有詳細描述。

  之前一些童鞋揣測,這件事是蘇奕前世傳人毗摩所做,很顯然是不可能的,畢竟,作為蘇奕的弟子,應該最清楚像這種威脅,對蘇奕而言是根本沒用的。

  還有,蘇姨可以壓制境界前來蒼青大陸,葉家的皇者自然也可以。

  在前文就寫過,皇級秘符一類的寶物,同樣能釋放出皇境層次的力量,所以,這真不是bug。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