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十五章 快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下。

  蘇奕的身影如迅疾的流光,劃破長穹,出現在九鼎城外。

  當看到遠處的九鼎城,蘇奕眼眸悄然一縮。

  作為大夏的皇都,很久以前,就被蒼青大陸上的修士視作“人間仙都”,天下的中樞,繁華璀璨。

  可此時,在那天穹一輪皎潔明月輝映下,就見那古老恢弘的城墻如碎裂的蒼龍軀體,傾塌于地。

  城中密集如蛛網的建筑,大半都已淪為廢墟,斷壁殘垣。

  能夠看到,干涸的血漬在廢墟上涂抹,焦土之中隱有尸骸白骨被殘碎的建筑埋沒……

  蘇奕當空而立,視野所見,滿目瘡痍。

  這也讓蘇奕心情變得沉重下來。

  一場大戰,竟把若大的九鼎城夷為平地!

  蘇奕邁步朝化作廢墟的九鼎城中掠去。

  夜色中,有著許多強者的身影在廢墟上出沒,似在探尋什么。

  “可惜,咱們來晚了,此地本是九鼎城一等一的天寶樓,擁有無數寶貝,可如今,都已經被人提前掃蕩一空。”

  有人暗自咒罵。

  “快,繼續搜,這九鼎城雖然毀了,可也有數不勝數的寶物埋藏其中,最近這幾天,不知多少人在此大發橫財。”

  有人吆喝,指揮身邊的人在廢墟中尋寶。

  “晦氣!這尸體的衣飾這般華麗,生前應當是個靈相境人物,可身上竟只有一把破飛劍。”

  有人拎著一具死了數天的尸體,大罵晦氣。

  ……類似的一幕幕,在這九鼎城所化的廢墟上到處可見。

  無疑,隨著大夏皇都九鼎城淪陷,讓許多修士聞風而動,視這里為寶地,大發死人財。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徑自邁步穿行,很快抵達“青龍坊”所在的區域。

  此地也已化作廢墟。

  并且相比其他地方,青龍坊遭受到的毀滅打擊更嚴重,地面溝壑縱橫,坑坑洼洼,幾乎看不到多少建筑碎片。

  蘇奕胸口一陣發堵。

  當年,他曾居住的青云小院,就位于青云坊。

  庭院中栽種著茂林修竹、樓閣林立,還有一個小池塘,閑來無事的時候,蘇奕就會懶洋洋坐在池塘一側,用月螵投喂池塘中的靈魚。

  可如今,青云小院已被夷為平地,蘇奕認真再看不到往昔任何一絲景象,殘碎的廢墟上,盡是荒涼。

  “諸位,此地就是青云小院!以前時候,名震天下的蘇謫仙,就曾在此居住。”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沙啞的聲音。

  一群修士飛掠而來,為首的是個身影干瘦的黑袍男子。

  他帶著一群人抵達后,神色振奮道:“這些天里,不少人曾前來探尋,可都一無所獲。但我不信邪,今晚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看一看,這青云小院是否有遺落的寶貝了!”

  “說來奇怪,九鼎城遭受這等彌天大禍,蘇謫仙竟沒有出現,像是人間蒸發了般。”

  “的確,自當年蘇謫仙大敗那些古老勢力后,就再不曾在世間顯現蹤跡,傳聞說,蘇謫仙早已離開蒼青大陸,前往其他世界探尋更高的道途。”

  “少廢話,快干活!”

  這群修士開始行動起來,各自施展手段,在廢墟之上挖掘起來,一個個干勁十足。

  蘇奕立足在遠處的陰暗處,遠遠觀望。

  很快,青云小院所化的廢墟被徹底清理,并且朝下方挖了十多丈深。

  可除了一些建筑殘渣之外,并沒有任何寶物。

  這讓那些修士氣急敗壞,一個個臉都陰沉下來。

  “這真的是蘇謫仙曾居住之地?連一根鳥毛都沒有!”

  有人嘀咕。

  “肯定是有人搶在我們之前,將此地寶物搜刮干凈了!”

  有人臉色難看。

  “奇怪,傳聞中在前些天的大戰中,此地乃是大戰的核心地帶,按理說此地遺落的寶物應該也是最多的,可你們發現了嗎,這里連一個寶物碎片都找不到!”

  有人驚疑。

  “何止如此,其他地方皆埋有尸骸,浸透血漬,可這青云小院附近,連尸骸和血漬都不曾留下!”

  ……這些修士猶自不甘心,繼續往下挖,最終也是一無所獲,徹底心灰意冷,罵罵咧咧離開了。

  蘇奕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看來,的確有人曾提前前來青云小院,挖地三尺,帶走了此地所有的東西……”

  “并且,這里曾是大戰的核心地帶,莫非那一支毀掉九鼎城的神秘勢力,是沖著自己來的?”

  蘇奕思忖時,折身而去。

  片刻后。

  天芒山前。

  這座足有千丈高的神山,原本是大夏皇室所盤踞之地,其上修著各式各樣的恢弘殿宇,立足山巔,可俯瞰大半個九鼎城。

  而如今,此山已斷為兩截,坍塌在大地上,死氣沉沉。

  和九鼎城廢墟相似,天芒山廢墟上,到處是修士的身影,密密麻麻,猶如蝗蟲似的,探尋著每一處區域,只為挖掘寶物。

  月光如水,廢墟荒涼,可卻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大夏皇室曾稱霸蒼青大陸又如何?再滔天的威勢,也終究會一夜覆滅,化作烏有。”

  有人長嘆。

  “別扯淡了,抓緊時間探寶!”

  有人不悅地催促。

  蘇奕遠遠立著,那深邃的瞳孔深處,有著一抹不可抑制的火焰在涌動。

  一路所見的景象,內心的憤怒和擔憂,于此刻盡數化作一股殺機,在胸腔內激蕩翻騰。

  “不管是誰做的,都將用鮮血和性命為此贖罪!”

  蘇奕心中自語。

  他神色愈發平靜了。

  這次,他重返蒼青大陸,本期待與故人重逢,誰曾想,所看到的卻是這樣一場慘絕人寰的厄難!

  “師尊,為何夏皇會被高懸大樹之上?”

  “這是在詆毀和羞辱夏皇,是一種最粗暴的懲罰,為的就是要讓天下人都看到夏皇的慘狀和下場。”

  “這……也太殘忍了吧?”

  “噓,小聲點,不要命了!?”

  ……一陣若有若無的交談時,從天芒山廢墟傳來,引起蘇奕注意。

  他身影一閃,憑空朝遠處掠去。

  一片位于半山腰的廢墟處,斷壁殘垣,宮閣坍圮。

  一株光禿禿的大樹扎根在廢墟之上。

  一截橫陳在虛空的枝椏上,懸掛著一個人,繩索重重捆縛在其雙手和脖頸處,高高地吊掛在那。

  那人布袍染血殘破,披頭散發,身上皆是傷痕,一些地方血肉和白骨殘碎,模糊一片,觸目驚心。

  他被吊在那,就如風干的尸骸般,在夜色月光下一動不動。

  偶爾有風吹來,讓他軀體搖搖晃晃,格外凄慘。

  當來到此地,看到這一道身影,蘇奕不由怔在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夏皇!!

  那一瞬,蘇奕悄然握了握右手,內心深處的怒火被徹底點燃。

  而他的神色愈發平靜了。

  “以往歲月,夏皇何等風光,既是這大夏天下的霸主,更是蒼青大陸上首屈一指的權柄人物,可現在……唉!”

  “這是來自敵人的懲罰和羞辱,要讓天下人都見到,夏皇的下場是何等凄慘和不堪!”

  “就……沒人敢救夏皇么?”

  “誰活得不耐煩了,敢去摻合這等事情?”

  附近區域,有許多修士在觀望,低聲交談,對著被高掛樹梢上的夏皇指指點點,自始至終,無人敢靠近。

  似乎,夏皇充滿不詳和晦氣般。

  “嗯?”

  就在此時,許多人注意到,一個身著青袍的年輕人忽然走出,朝那一株大樹靠近過去。

  正是蘇奕。

  “年輕人,莫要熱血沖頭,意氣用事,這里的水太深,小心遭受殺身之禍!”

  有人提醒。

  蘇奕沒有理會。

  在一眾驚疑目光注視下,他駢指一劃。

  喀嚓!

  那一截枝椏斷開,夏皇的身軀剛墜落,就被蘇奕一把虛托住,而后掌指發力,將捆縛在夏皇身上的繩索震碎。

  這一幕,引起全場嘩然。

  “此人是誰,好大的膽子!”

  “這……這是真不要命了啊……”

  “那神秘勢力既然敢把夏皇吊在這里,怎可能不防備有人來救?”

  附近修士騷動,皆下意識遠遠避開。

  前些天,那支神秘勢力出現,一夜之間顛覆九鼎城,踏滅天芒山,更將夏皇懸吊于此,似這等風波,皆唯恐躲之不及,誰敢摻合?

  然而此時,卻有一個年輕人前來,于眾目睽睽之下,將夏皇解救!

  這般舉動,在人們眼中簡直和自尋死路也沒區別。

  這一切,蘇奕沒有理會。

  他在檢查著夏皇的傷勢。

  軀體殘破,內臟龜裂,經脈寸寸爆碎、氣血衰竭,就連神魂都遭受重創,被一門歹毒的秘術禁錮,時時刻刻遭受殘忍的折磨,快要崩滅。

  眼下的夏皇,除了只剩一股虛弱生機還在,其他的和死人都沒有區別。

  并且,蘇奕能夠看出,敵人并非仁慈,給了夏皇一絲生機。

  而是故意用秘術保住夏皇一線生機,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一刻,蘇奕那堅凝如鐵的心境,都微微一顫,原本充斥于胸腔的殺機和憤怒已快要壓制不住。

  就在此時,夏皇軀體微微一顫,艱難地睜開眼睛。

  當一點點看清楚蘇奕的模樣時,他眼眸驟然睜大。

  旋即,他似拼盡所有力氣般,努力了多次,才顫抖著張開蒼白失血的嘴唇,道:

  “快……快逃!”

  聲音沙啞虛弱,盡是焦急。

ps:第二更晚上7點半之前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