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十四章 道歉、心結、噩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周,云河郡,廣陵城。

  杏黃醫館后院。

  仲春時節的暮色中,庭院內的大槐樹枝葉茂盛,蒼翠欲滴。

  一個素裙少女正在庭院中修煉劍法,耀眼的劍影重重疊疊,在晚霞中泛著虛幻的色彩。

  少女一遍又一遍練劍,似不知疲憊。

  直至體力衰竭時,這才停下手中動作,坐在了老槐樹下。

  “也不知妹妹如今可好,她以前每隔半個月,就會寄來一封信的,可這次卻足足延誤了四天時間。”

  少女坐在那,輕聲自語,仿似在跟老槐樹傾訴心事。

  “不過,妹妹在大夏皇都九鼎城,身旁有諸多高人照拂,想來不會遇到麻煩的。”

  “這世道愈發險惡,誰也不知道,危機何時會來臨,但不管如何,我定會照顧好父母和族人。”

  “哎,若能找人說說話就好了……”

  少女說到這,情緒有些低落,眼神黯然。

  她叫文靈昭。

  曾是廣陵城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女,天賦卓絕,也曾進入袞州第一勢力天元學宮中修行。

  但那都是以前。

  如今的她,居住于廣陵城,一邊照拂父母和族人,一邊刻苦修行。

  只不過偶爾,也會寂寞和悵然。

  畢竟,廣陵城只是大周境內一個不起眼的偏僻小城。

  哪怕璀璨大世來臨,也沒有帶給廣陵城多少改變。

  在這里修行,既沒有多少修行資源,也沒有師門可傳授妙法。

  一切都得靠自己。

  若僅如此,倒也罷了。

  真正讓文靈昭悵然和苦澀的是,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天之驕女,反倒成了廣陵城中的一個笑話。

  原因和一個男人有關。

  那個男人,曾是青河劍府的棄徒,一個無法修煉的廢人,是廣陵城人人譏笑的上門女婿,也是她的未婚夫。

  只不過時過境遷,那個男人早已是名震蒼青大陸的傳奇人物,曾劍壓大世三萬年,殺到世間無人敢稱尊!

  哪怕那個男人已經銷聲匿跡一年多的世間,可至今在蒼青大陸上,兀自流傳著有關他的種種傳奇事跡。

  尤其是在大周修行界,更是將那個男人視作神明般的存在!

  而那個男人越耀眼,就襯得她越暗淡。

  原因就是,當年,她曾百般抗拒那門婚事!

  到如今,在這廣陵城內,人人皆譏笑于她,視她有眼無珠。

  文靈昭也曾為此黯然神傷。

  可如今,她已經習慣了,也看淡了。

  世俗人終究是愚昧的,遙想當初,那個男人何嘗不曾被他們譏笑和看不起?

  “現如今,我才真正體會到,他當年入贅我文家時,所遭受到的處境何等窘迫和不堪,將心比心說來容易,可若非真正遇到相似的處境,終究體會不到其中的苦澀。”

  文靈昭雙手抱著膝蓋,清眸望著遠處晚霞,輕語道,“以前,我備受打擊,一直躲著他,避著他,逃避著過往的一切,可如今……若是有機會,我一定會跟他認真地道一次歉,不求他會改變對我的看法,但求……我自己可以真正的心安……”

  忽地,老槐樹滿樹枝葉嘩嘩作響,似是歡喜和雀躍。

  文靈昭一怔,似有感應般,扭頭望向遠處。

  可卻什么也沒看到。

  “老槐樹,你莫不是聽懂了我的心思么?”

  文靈昭笑起來,輕輕拍了拍樹干。

  而后,她長身而起,正欲繼續煉劍。

  忽地,一條青碧的槐樹枝椏垂落到她面前,一片葉子上涌現出一行行字跡:

  “仙師說,他知道了。”

  文靈昭清眸睜大,嬌軀微顫。

  難道……剛才那男人曾出現過?

  許久,文靈昭深呼吸一口氣,穩住心神,她目光掃視四周,清麗略顯消瘦的玉容上,浮現一絲感激,輕聲道:“謝謝你。”

  老槐樹在嘩嘩作響,綠霞如濤,遠處夕陽如火,瑰麗無方。

  文靈昭忽地感覺,內心有著一種枷鎖徹底打破了,內心說不出的安寧,唇邊不由泛起一絲解脫般的笑意。

  夕陽下,蘇奕衣袂飄曳,漫步而去。

  他從沒有恨過文靈昭。

  倒并非心胸豁達,而是根本不在意這點小事。

  從當初解除和文靈昭的婚約之后,他就再沒有想過這件事。

  可直至這次返回大周,不經意間在廣陵城走了一遭時,他這才意識到,原來當年的事情,竟成了文靈昭內心的塊壘。

  這倒是讓蘇奕頗為感慨。

  人的處境不同,往往會改變對事情和事物的看法,心境也會由此而悄然改變。

  從這一點來看,文靈昭絕非壞人。

  遺憾的是,他們之間縱使曾有一紙婚書,也注定有緣無分。

  半天后。

  蘇奕抵達大周皇都玉京城。

  遠遠地看了一眼正在忙于處理家國大事的周知離,便悄然而去。

  故人猶在,足矣。

  蘇奕沒有再耽擱時間,全力朝大夏飛遁而去。

  雖然僅僅只離開一年有余,可一路上蘇奕還是明顯感受到,蒼青大陸的變化極大。

  最初時,蒼青大陸籠罩于暗古之禁下,世間分布的上百個世俗國度中,極難見到修士。

  可如今,隨著蘇奕一路跋涉飛馳,到處可見修士的身影!

  山野之間,更有妖獸肆虐,兇禽橫空。

  不過,正如蘇奕所判斷,如今的蒼青大陸,還無法承受皇境人物的力量。

  而這也就意味著,此界目前根本不可能誕生皇境人物。

  一天后。

  蘇奕抵達大夏境內。

  而后沒有耽擱,徑自朝九鼎城掠去。

  當初他離開時,曾將文靈雪、茶錦、傾綰等故人安頓在九鼎城,除了有夏皇庇護之外,還有誕生于蒼青本源中的先天性靈“阿蒼”在暗中守護。

  而今,馬上就將抵達九鼎城,蘇奕內心也是愈發有些期待了。

  大道無情人有情。

  轉世修行至今,在這蒼青大陸上,能夠讓他牽掛的人,也就那么寥寥一小撮人而已。

  在途徑一座城池外的山野時候,一群修士的交談時,忽地引起了蘇奕的注意。

  他當即放緩腳步,默默聆聽。

  “太慘了,誰能想象,如日中天般的大夏皇室,竟在一夜之間,差點覆滅?”

  “據說鎮壓九鼎城內的九座神鼎,都被人搶奪收走!”

  “可知道是何人所為?”

  “疑似是來自異界的一個強大勢力出手,并且,據說當晚有皇境層次的力量,出現在天芒山上。”

  “皇境!?”

  “不錯,若不是這等宛如神明般的存在,怎可能破開九鼎城禁陣,踏碎天芒山?”

  “老天!!”

  ……聽到這,蘇奕頓時像被澆了盆冰水,心中的期待不翼而飛。

  “朋友,可否詳細說說此事?”

  蘇奕一個閃身,來到那群修士前路上,進行詢問。

  那群修士一怔。

  不過,當察覺到蘇奕身上那彌散出的屬于靈輪境人物的氣息時,皆心中一凜,露出敬色。

  哪怕璀璨大世已降臨兩年有余,可在當今蒼青大陸,靈輪境強者依舊是佇足在巔峰層次的大人物。

  當即,為首一個灰袍中年不敢怠慢,將所了解的消息和盤托出。

  原來早在五天前的晚上,一場彌天災禍突兀地降臨九鼎城內。

  當晚,一支神秘的修行力量出現,毀掉九鼎城大陣,殺入天芒山中,廝殺震天,狼煙滾滾。

  翌日一早,人們才發現,在當今天下如若霸主般的大夏皇室,竟是徹底垮塌,連他們居住的天芒山,都斷裂成兩截,傾塌于地!

  據說,此戰之中,有皇境人物的力量出現,一舉踏平大夏皇室!

  此事一出,整個大夏轟動,掀起軒然大波,驚壞了不知多少修行勢力。

  須知,大夏皇室所擁有的力量,已近乎代表著當今天下最強水準,誰能想象,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卻在一夜之間傾塌?

  更令人不安的是,自始至終,沒有人知道那一支神秘勢力究竟來自哪里,又是何方神圣。

  了解了這些消息,蘇奕的眉頭已緊緊皺起,眼眸明滅不定。

  他猛地想起一件事。

  昨天在大周廣陵城的時候,文靈昭曾喃喃自語的一句話:

  “也不知妹妹如今可好,她以前每隔半個月,就會寄來一封信的,可這次卻足足延誤了四天時間。”

  想到這,蘇奕心中一沉。

  文靈昭的妹妹,自然是文靈雪!

  按文靈昭所言,每隔半個月時間,文靈雪就就會寄給她一封信,可這次卻延誤了四天!

  而今天,自己剛抵達大夏不久,就聽到這樣一個壞消息。

  這無疑意味著,大夏皇室遭遇的災禍,極可能也已波及到了文靈雪、茶錦、傾綰他們身上!!

  想到這,蘇奕眸子深處不由泛起一絲濃烈殺機。

  究竟是誰做的?

  據說有皇境的力量出動,這會否意味著,那一支神秘的修行勢力,是來自其他世界位面?

  不行,必須盡快去九鼎城看一看!

  想到這,蘇奕已按捺不住,轉身而去,剎那間而已,其身影就消失在茫茫天邊。

  目睹這一切,那群修士皆震顫不已。

  “好可怕的殺機!”

  有人渾身哆嗦,如墜冰窟,剛才蘇奕不經意顯露的一絲殺機,差點讓他直接癱瘓。

  “此人是誰?為何我隱約感覺有些熟悉?”

  有人驚疑不定。

  “年紀輕輕,一襲青袍,還擁有著靈輪境修為,難道……”

  有人喃喃自語,旋即似意識到什么,猛地驚叫出聲,“他是蘇謫仙!?”

  ps:新的一卷開啟,卷名叫:劍臨大荒諸天上,千秋萬世我為尊。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