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二十二章 君歸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時間流逝,彈指三個月時間過去。

  天琊城,蓮臺峰。

  夜晚。

  一座禁制覆蓋的竹樓內。

  燭影透過窗欞浸出,光澤柔和。

  “蘇兄,我們最近是不是太……太瘋狂了些?”

  “瘋狂嗎?這叫刻苦修煉,須知業精于勤荒于嬉。”

  “唔……”

  房間內,床榻上,葉妤秀發慵懶披散,眉目如畫,明秀絕倫的小臉帶著一抹瀲滟的媚光。

  她靈眸水汪汪的,含羞帶怯。

  還不等說完,粉潤的唇就被堵住,柔軟曼妙的嬌軀被被擺了個羞人的姿勢……

  樓閣外夜風習習,竹林婆娑,沙沙作響。

  半刻后。

  “能不能把燈熄了。”

  一縷嬌潤的喘息聲在房間內響起。

  “別擔心,這樓閣四周覆蓋禁陣,無人能看到。”

  “誒……”

  透過窗欞上隱約能看到,一道修長的倩影似慵懶的貓般,踮著腳,趴在了床榻一側的梳妝臺前。

  很快,房間內響起一陣木柜晃動聲,還有物品哐哐作響的聲音,似被大力劇烈持續地撞擊。

  竹樓四周的禁制力量,完美地將這一切畫面和聲音掩蓋。

  一炷香后——

  一陣急促婉轉中帶著一絲絲尖銳的顫音猛地響起,如泣如訴,而后便是一陣激烈有些抽搐似的喘息聲。

  與此同時,一道滿足般的吐氣聲也隨之長長響起。

  樓閣內的動靜隨之恢復寂靜。

  “果然,只有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雙修,彼此心神契合,力量交融,才能在最后時刻攀上云端,飄飄乎如羽化登仙。”

  蘇奕懶洋洋躺在那,眸光明亮,渾不見疲態。

  一側,容如少女般的葉妤,慵懶地躺在那,修長筆直的玉腿蜷縮,衾凌亂遮掩在身上,露出一大片柔滑細膩的雪白。

  如墨秀發散亂,俏臉一片酡紅。

  她側著臉,看向身旁男子的靈眸,盡是柔情蜜意。

  “蘇兄,哪有你這般索取無度的。”

  葉妤嘀咕,聲音帶著一絲嗔意。

  蘇奕笑起來,以臂膀攬著少女的香肩,用手輕輕撫摸少女的秀發,輕聲道:“這可不是采補和索取,而是彼此共參大道,一起淬煉修為。”

  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在蓮臺峰潛心修行,不問世事。

  而今,修為已突破至玄照境中期!

  除此,他也已將所掌握的“元極奧義”盡數凝練為玄道法則。

  就連對終結奧義的參悟,也精進了一步,隱隱有初窺門徑的跡象。

  不得不說,終結奧義太過艱澀,讓蘇奕這般曾被譽為“萬道之師”的存在,在參悟的時候也感到極為吃力。

  到如今,甚至都沒能真正入門!

  不過,總算有進步,已經讓蘇奕很滿意。

  而在修煉之余,蘇奕曾外出兩次。

  一次前往紫羅城一趟,和崔龍象、崔長安父子大醉一場,臨走時,帶走了鎮壓在裁決司遺址中的清影劍。

  以他如今的道行,雖然能夠動用三寸天心的威能,但對自身力量卻消耗極大。

  反倒是清影劍,最為適合如今的境界。

  歸根到底,劍修的劍,不在于強弱,而在是否與自身道行匹配。

  合適的佩劍,不止能節省力量,更能將一身道行極盡演繹。

  至于玄都劍,已經破損嚴重,不能用了,但并未被蘇奕舍棄,而是將其修復,當做了一件可供追憶,銘刻過往道途的物品了起來。

  第二次是前往了閻浮大山,取走了那一柄鎮壓朱雀兇魂的“偷天傘”。

  值得一提的是,蘇奕本打算留朱雀兇魂在身邊修行,可卻被這傲嬌的神禽拒絕了。

  蘇奕自然再懶得挽留。

  而偷天傘,則被蘇奕贈給了葉妤。

  “我明天就打算離開。”

  蘇奕忽地開口。

  葉妤呆了一下,有些措手不及,整個人愣在那。

  好半響,她睫毛微顫,低聲道:“你……要回大荒了么?我早料到會有這一天了,只是卻沒想到會這般快。”

  蘇奕微微搖頭,道:“我要先回蒼青大陸一趟,而后再啟程重返大荒。”

  葉妤頓感意外,內心那不舍的黯然情緒也消散不少,道:“去蒼青大陸做什么?”

  “見一些今世故友,安排一些后事。”

  蘇奕輕聲道。

  “那……能否讓我跟你一起去?”

  葉妤小心翼翼道,水潤的靈眸帶著期盼。

  “兩情相悅,又豈在朝朝暮暮。”

  蘇奕柔聲道,“以后在一起的時間還多著呢。”

  葉妤眼神黯然,明顯失落。

  半響,她忽地在蘇奕肩膀處狠狠咬了一口。

  蘇奕嘶地倒吸涼氣。

  就見葉妤揚起俏臉,粉唇的唇輕輕吐出三個字:“我……還要。”

  少女將嬌軀緊緊偎在蘇奕身上。

  感受著那火熱柔潤的嬌軀,再聽到少女那略帶羞澀卻堅定的柔潤聲音,蘇奕直接翻過身壓了上去。

  翌日一早。

  葉妤從睡夢中醒來時,下意識扭頭看向身旁,卻見枕邊已是空空蕩蕩。

  她一怔,旋即意識到什么,霍然坐起身來。

  而后,就見床榻一側的梳妝臺上,留著一個玉簡。

  她顧不得穿戴整齊,從床榻上起身,赤著玉足走了過去,將玉簡拿在手中時,指尖都在微微顫抖。

  “小葉子,待我平定大荒恩怨時,定來接你離開。”

  少女怔怔。

  她云鬢散亂,肌膚勝雪,只穿著一襲貼身衣物,曲線曼妙的嬌軀,在梳妝臺銅鏡中纖毫畢現地呈現出來。

  半響,葉妤將玉簡緊緊捧在胸前,低聲呢喃:“蘇玄鈞,我會一直等你的。”

  這番話,她當年曾說過。

  只不過,那時候她落寞悵然,淚如雨下。

  因為當年,蘇奕并未真正接納她。

  而今,葉妤內心雖悵然,卻有著一種憧憬和期待。

  一天后。

  紫羅城。

  崔氏一族。

  “只要你蘇老怪一句話,待你返回大荒時,我立馬前往,幫你征戰殺敵。”

  崔龍象信誓旦旦保證。

  蘇奕嗤地笑起來,“你這老狐貍,明知道我不會讓你幫忙,還說這種話,可真夠虛偽的。”

  崔龍象不禁笑起來,道:“知我者,莫如你蘇老怪!”

  一側,崔長安笑呵呵道:“蘇伯父,侄兒準備了一些幽冥界獨有的特產和一批珍藏多年的老酒,您看還需要一些什么?”

  蘇奕隨口道:“要不……讓婆娑和我一起走吧?”

  “不行!”

  崔龍象和崔長安一對父子齊齊出聲,坐不住了。

  尤其是崔龍象,很早以前就清楚,蘇奕對他們崔家萬道樹的先天性靈“婆娑大人”心懷不軌。

  眼下蘇奕又說出這番話,讓他肝兒都在顫抖。

  萬道樹若沒了婆娑大人坐鎮,那還能叫萬道樹?

  “蘇老怪,其他的條件你盡可以提,但唯獨不能打婆娑大人的主意!”

  崔龍象滿臉警惕和戒備。

  蘇奕哂笑起來,道:“緊張什么,我只不過隨口一說而已。”

  說著,他已起身,道:“走吧,去見一見婆娑。”

  崔龍象急眼道:“你不是隨口一說嗎,怎么又要去見婆娑大人?”

  “我要回蒼青大陸,沒有婆娑幫忙怎么行?”

  蘇奕沒好氣道。

  當年,就是崔龍象動用萬界樹的力量,送玄凝前往蒼青大陸。

  不過,當時真正出手的,實則是婆娑。

  而這次,蘇奕也打算如法炮制。

  “那就好。”

  崔龍象穩了穩心神,當即帶著蘇奕一起離開。

  萬道樹前。

  “蘇道友此去,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且自珍重,我可很期待,以后能夠再聆聽到有關道友重返大荒諸天之后的種種輝煌事跡。”

  婆娑唇邊含笑,語聲若天籟。

  她白發如雪,眉心一抹嫣紅印記,身影縹緲虛幻,恬靜超然,恰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

  蘇奕笑道:“聆聽這些事情,終究不如親眼見證,你若愿意,大可以跟我一起前往。”

  崔龍象猛地劇烈咳嗽起來,恨不得一把捂住蘇奕的嘴。

  婆娑不由莞爾,道:“我倒是的確希望去大荒走一走看一看,但卻不是現在,還請道友莫要為難我。”

  崔龍象頓時暗松口氣,道:“蘇老怪,你也聽到了,我勸你自重,趁早熄了那些花花心思!”

  蘇奕哭笑不得,道:“什么叫花花心思?”

  崔龍象可不想再磨嘰時間了,著急把蘇奕送走,道:“婆娑大人,還請您出手,為他開辟空間甬道。”

  婆娑點了點頭。

  嘩啦!

  萬道樹搖曳,光霞蒸騰。

  很快,一道門戶在虛空中勾勒出來。

  “走了。”

  蘇奕見此,負手于背,徑自前往。

  “蘇老怪,保重!”

  崔龍象大聲道。

  “道友,保重。”

  婆娑也含笑出聲。

  蘇奕一腳邁進那一扇虛空門戶內,扭頭看向婆娑,笑道:“你若哪天前往大荒九州,記得來找我。”

  婆娑一怔。

  崔龍象則老臉發黑,咬牙切齒。

  沒等兩人說話,蘇奕灑然一笑,揮了揮手,另一只腳也邁進虛空門戶內。

  其峻拔的身影剎那間消失不見。

  崔龍象如釋重負,喃喃道:“總算把這家伙送走了……”

  婆娑抿嘴輕笑,道:“他人雖走了,可以后有關他的傳聞,必然會轟動大荒諸天,傳到這幽冥界來。”

  崔龍象深以為然。

  這一天,蘇奕獨自一人離開幽冥界,重返蒼青大陸。

  距離他當初前來幽冥時,已一年有余。

  ps:幽冥卷結束。

  回顧這一卷的內容,蘇姨從孟婆殿啟程、歷經紫羅城萬燈節之夜、枉死城驚變、鬼蛇族風云、苦海風波……

  各種線索交織在一起,寫起來遠比以前耗費心血和思慮,少了很多純粹的裝逼打臉劇情,多了很多錯綜交疊的劇情線。

  還好,諸般謎團已揭開,諸般線索和鋪墊已埋下,蘇姨重歸大荒正當時!

  明天開啟下一卷。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