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十一張 散是滿天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抬棺老鬼沉默片刻,感慨道:“可惜,陰曹地府早已覆滅,若非如此,我定然會將這‘帝君’之位,讓給你蘇老怪來坐。”

  他很清楚,當掌握終結奧義之后,以后蘇奕遲早能夠掌控完整的輪回大道!

  似這般存在,擱在亙古時期,擔任幽冥帝君絕對綽綽有余。

  蘇奕道:“別灰心,依我看,憑你的能耐,以后遲早可以重建地府,讓輪回秩序重現于幽冥天下。”

  抬棺老鬼咧嘴笑起來,道:“我會的。”

  “我要離開了。”

  蘇奕沒有再耽擱,起身打算離開。

  已經過去七天,夜落、老公雞他們都還在萬流山等待。

  抬棺老鬼則決定繼續留在此地,他一心想著修復“輪回地”,和不想就此半途而廢。

  蘇奕沒有多勸。

  臨走前,他本打算將六道盤和幽冥錄皆還給抬棺老鬼,但抬棺老鬼只留下了幽冥錄,依舊把六道盤交給蘇奕保管。

  萬流山。

  當蘇奕返回時,早已等候在那的夜落、老公雞、崔龍象等人皆松了口氣。

  不過,當得知抬棺老鬼留在了輪回地,打算一心修復那片秘境世界的秩序力量時,老瞎子決定也留下來。

  他央求蘇奕出手,送他前往。

  蘇奕沒有拒絕,又折返一趟,把老瞎子送往輪回地,并叮囑他,讓他在輪回池前等候,其師祖抬棺老鬼遲早會返回。

  當天,蘇奕一行人離開了葬道冥土。

  永夜之城。

  故友重逢,自當不醉不歸。

  蘇奕、老公雞、崔龍象等一眾好友,在打更人的庭院內開懷暢飲,一個個喝得醉眼惺忪,倒地不醒。

  翌日一早,眾人便啟程,各自離去。

  崔龍象消失多年,心中牽掛宗族親友。

  老公雞也擔憂弟子葉蓁被人欺負,和崔龍象一起離去,橫渡苦海,返回幽冥之地。

  儒袍老者和王霆這對師徒,則留在了永夜之城,由打更人庇護。

  原因很簡單,王霆證道為皇上,踏上了早已失傳無數歲月的閻羅之路!

  而打更人一脈,本就隸屬于幽冥地府,和十殿閻羅關系密切。

  同樣也在當天,蘇奕駕馭不溺舟,載著冥王、夜落一起,乘風破浪,朝幽冥之地行去。

  兩天后。

  苦海之畔。

  傍晚,晚霞如火,映得遠處海水瀲滟,波光瑰麗。

  當歸城一如從前那般繁華喧囂。

  當走進城門,看著街巷上那車水馬龍,人流如織的景象,冥王嫵媚的眸微微有些恍惚。

  她油然感慨道:“至今想起在苦海所經歷的一切,竟有恍如隔世之感。”

  夜落沒有接話。

  他一直拿捏不準,這有著魅惑眾生容貌的女人,究竟和師尊之間是什么關系,以至于很少跟冥王搭話。

  “的確是恍如隔世。”

  蘇奕感慨。

  街巷上,人群摩肩接踵,喧囂熱鬧的聲浪在空氣中回蕩,人世眾生相栩栩如生地在眼前展開。

  那種熱鬧,讓人的心神不自覺就松弛下來。

  當晚,蘇奕他們居住在了當歸城一座客棧。

  第二天一早,當歸城外。

  “道友,三年之內,我自會去找你。”

  冥王決定離開了。

  她一襲如墨裙裳,肌膚勝雪,身影挺拔傲人,那嫵媚絕艷的臉龐,在天光下泛起耀眼的光澤。

  她的美,是一種撩人心魄的絕代風情,可傾國傾城,也可禍國殃民。

  “三年?”

  蘇奕一怔,“你不是說,需要十年才能夠從枉死城中脫困?”

  冥王眨了眨星眸,紅潤的唇泛起一絲俏皮的弧度,“是嗎,那應該是我記錯了。”

  蘇奕揉了揉眉心,這就是女人,越漂亮越會撒謊,鬼都不知道她們說過的話,什么時候是真,什么時候是假。

  “這個給你。”

  冥王拿出一個玉簡,遞給蘇奕,“也算我的一番心意。”

  “這是什么?”

  蘇奕問。

  “你所想知道的一些事情。”

  冥王笑語嫣然。

  蘇奕隱約已猜出答案。

  不過,他并未立刻查看,而是說道:“三年后,我大概早已重返大荒天下,到時候,你可以前往太玄洞天找我。”

  夜落心中一震。

  過往數百年,太玄洞天一直被青棠獨占。

  而現在,師尊卻說出這番話,這是否意味著,師尊欲在三年內,平定過往的那些恩怨?

  “好!”

  冥王痛快答應。

  而后,她折身離去。

  目送她身影消失在遠處天邊,夜落終究還是沒忍住,小心翼翼試探道,“師尊,以后我是不是就多了一位……師娘?”

  話音還在回蕩,夜落后腦勺挨了一巴掌。

  “腦子里瞎想什么呢,你小子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師娘。”

  蘇奕輕斥了一句。

  夜落頓時就明白了,若師尊有了道侶,還不知會讓多少紅顏知己傷心欲絕。

  并且,以后哪個仙子佳人還會去追師尊?

  更何況,有了家室,再去拈花惹草,不免有損師尊名譽。

  所以,只要師尊不娶妻,這一切問題就統統不再是問題!

  想到這,夜落一臉慚愧,由衷嘆服道:“是弟子膚淺,格局小了。”

  蘇奕琢磨了一下,才隱約明白夜落話中意思,眼神不由變得古怪起來,這小子……很擅長腦補嘛!

  “你懂什么,我此生潛心求索劍道,哪會讓女人羈絆步伐了。”

  蘇奕一陣搖頭道。

  夜落連連點頭:“師尊說的對。”

  他心中則豎起大拇指,妙啊!

  只要師尊拿潛心求索劍道來當借口,哪個女人敢逼婚?

  耽擱了師尊修行怎么辦?

  真是妙極了!

  蘇奕可不知道,夜落腦子里想了這么多。

  哪怕知道,他也注定懶得解釋。

  “走,去天琊城。”

  蘇奕負手于背,破空而去。

  “天琊城……那不就是羽落靈皇葉妤的宗族所在之地?”

  夜落眼神異樣。

  之前師尊還說,不會讓女人羈絆步伐,現在剛從苦海返回不久,就立刻去找葉妤,這……

  當然,夜落是不敢腹誹和不敬師尊的。

  他只是愈發明白一件事——

  一個有著諸多紅顏知己的男人,要想活得瀟灑,活得自在,逍遙游走于花叢之間,就該像師尊師尊,一輩子都不娶妻,自然就再無后院起火之憂。

  冥王所贈的玉簡,記載著一條比玄道之路更高的道途!

  這條道途,在星空深處被稱作“登天之路”,共有三大境界。

  分別是同壽境、歸一境、洞宇境。

  在星空深處,凡踏足登天之路者,皆被視作“界王”!

  這和皇境類似,凡是踏足玄道之路,皆被視作皇者。

  界王境,也如如此。

  似此等存在,已是一方星空世界的頂級大能,威壓一方星空世界,強大無比。

  像在天祈星界,如若主宰般的九天閣內,三位天祭祀是名副其實的界王境存在。

  尤其是第一天祭祀,在很久以前,已已踏足“歸一境”!

  像在星河神教,天陽殿、月輪殿、眾星殿的三位殿主,同樣也是界王境存在。

  不過,冥王的玉簡中,并未具體記載這三大境的奧秘,原因很簡單,她自身都不曾踏足“登天之路”,自然無法得知這些。

  “登天之路,三大境界……”

  了解了這些,蘇奕內心也不由期待憧憬不已。

  他早確信,這世上存在著比玄道之路更高的道途!故而才會在當初選擇轉世重修。

  遺憾的是,在這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有關“登天之路”的傳承,早已斷絕不存。

  以至于蘇奕直至如今,才終于了解到,這登天之路三大境界的事情。

  “星河神教三大殿主都已是界主人物,其教主漁夫定然也早已踏足登天之路,他又是何等境界?”

  “人間觀觀主呢,當初選擇輪回轉世,是否意味著,他在登天之路上,已走到了盡頭?或者說,他的道途有可能比登天三境更高?”

  蘇奕浮想聯翩。

  他從沒有感覺自己修為弱。

  他前世的巔峰道行,擱在星空深處,也僅次于界主境!

  而今世,他以玄照境修為,都能輕易斬殺玄幽境人物,自然更不會因為修為低就妄自菲薄。

  更遑論,某種意義上講,人間觀觀主,同樣是他的前世……之一!

  歸根到底,在蘇奕眼中,在求索道途時,修為境界的高低,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否求索到更高更遠的道途!

  兩天后。

  蘇奕和夜落師徒二人抵達天琊城。

  “行了,你就送到這里吧。”

  天琊城城門前,蘇奕吩咐道,“這次你返回幽冥天下后,姑且低調一段時間,去打探一下你二師兄景行、五師兄王雀、八師弟白意的線索。”

  “尤其是你五師兄,雖說他當初留在中州王氏的命魂燈熄滅,但除非查探出確切的真相,否則,我不會認為他已喪命十萬妖山。”

  夜落肅然道:“謹遵師尊之命!”

  “另外,赤霄劍、遁空梭等寶物,你且留著防身用,莫要推辭。”

  蘇奕說著,揮了揮手,“去吧,等我重返大荒之后,自會去找你。”

  夜落點了點頭,朝蘇奕行了一個大禮,道:“師尊,弟子會在大荒天下一直等您歸來!”

  說罷,他轉身而去。

  目送他瘦削的身影離開,蘇奕這才走進了天琊城城門。

  當天,蘇奕和葉妤重逢,就此暫居在了鬼蛇族。

  他打算在鬼蛇族潛修一段時間,提升修為,淬煉道兵,梳理自身道途。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