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十九章 不死靈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少女很快就冷靜下來。

  當看到蘇奕在為抬棺老鬼療傷,她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隕天箭烙印著‘太乙規則’力量,無比霸道,鉆入軀殼之后,尋常手段根本無法根除。”

  頓了頓,她提醒道:“時間拖延得越久,他的傷勢就會越嚴重,直至氣血和神魂被吞噬一空,暴斃而亡。”

  抬棺老鬼臉色變幻,忍不住咒罵:“那名叫青霄的混賬,果然不是什么好鳥!”

  他臉色慘白,胸口處的傷口不曾愈合,并且能清楚感受到,那銀色神箭殘留在體內的力量,兀自在擴散。

  這讓抬棺老鬼意識到,少女并非在危言聳聽。

  蘇奕想了想,道:“你幫他療傷,我給你一條活路。”

  他試探過,抬棺老鬼的傷勢的確很難纏。

  他自忖動用九獄劍的氣息,足可將那所謂的“太乙規則”力量碾碎,但如此一來,九獄劍的氣息反倒極可能傷到抬棺老鬼。

  蘇奕這番話,讓心性孤傲的少女頗不舒服,柳眉皺起。

  但最終,她忍住了。

  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請我幫忙,態度就客氣一些,雖說在這里我打不過你,但你想要殺死我,也不見得真正能辦到。”

  少女說著,素手揚起,潔白的指尖泛起一縷金色芒光,“你且讓開。”

  她手腕一抖。

  金色芒光憑空一閃,掠入抬棺老鬼體內。

  很快,抬棺老鬼軀體一震,哇地一聲咳出一灘黑血。

  旋即,他臉頰變得紅潤,胸口處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原本萎靡的精氣神也恢復一些。

  “妙啊,這是何等秘術?”

  抬棺老鬼驚嘆。

  蘇奕也不由訝然,多看了那美麗動人的霓裳少女一眼。

  少女雙臂抱在胸前,不以為意道:“區區微末小術,不提也罷。”

  蘇奕和抬棺老鬼對視一眼,皆一陣好笑,沒看出來,這金蠶所化的少女,還很驕傲嘛。

  蘇奕直言道:“回答我一些問題,我放你離開。”

  少女眨巴了一下水潤的明眸,嗓音空靈悅耳:“那你能否也回答我一些問題?”

  無疑,蘇奕之前展露出的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成功引起了這少女的興趣。

  “當然。”

  蘇奕點頭。

  少女粉潤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她徑自坐在虛空,一邊撥弄耳畔垂落的一縷青絲,一邊說道:“問吧。”

  “你是誰。”

  蘇奕不假思索道。

  這少女來歷太過神秘和超凡,并且,她曾化身金蠶,啃噬輪回萬界樹的葉子,這簡直匪夷所思。

  少女笑吟吟道:“你可以叫我阿采,叫我采姐姐也行,反正若論年齡,我比你大,論道行,我比你高,叫我一聲姐姐,不虧。”

  抬棺老鬼眼神古怪,這女人這是故意要在輩分上壓蘇老怪一頭!

  “但你打不過我。”

  蘇奕淡淡道。

  少女笑容一滯,想起之前差點被蘇奕滅殺的那一幕,精致如畫的小臉都泛起一抹不忿。

蘇奕提醒道:“還有,我問的是的來歷,而非  名字,回答問題的時候,可別耍小心思,避重就輕。”

  這少女無比美麗,也無比狡猾,蘇奕可不認為,對方已徹底認栽了。

  “我的來歷……”

  自稱阿采的少女眼神微微有些復雜和微妙,道,“如你們之前所見,我的本體的確是一只金蠶,誕生于一片混沌本源中,見證過諸般大道緣起緣滅,照看過歷代星辰的更迭,曾只身行走萬丈紅塵,見慣眾生悲歡離合,也曾遁入世外之地,青燈相伴,坐照萬年……”

  蘇奕打斷道:“停。”

  阿采不悅道:“怎么了?”

  “說這些真真假假的廢話,根本沒必要。”

  蘇奕揉了揉眉心,“你就告訴我,現如今的身份,來自何地便可。”

  阿采頗有些惱火,狠狠瞪了蘇奕一眼,道:“換做在其他地方,就憑你這蠻橫的做派,早被我弄死不知多少次了。”

  抬棺老鬼嘿地笑起來,威脅這種事,往往是最蒼白無力的表現。

  真有本事,哪可能說這等氣話,直接就動手了。

  不過,念在阿采剛才救好了他的傷勢,他最終忍住,沒有惡言相向。

  或許是察覺到蘇奕不好糊弄,阿采接下來沒有再玩弄什么心思。

  很快,蘇奕就了解到,少女來自一個名叫“千機”的星空大世界,位于星空深處。

  過往歲月中,她一直在“千機星界”第一勢力“太乙道門”中靜修。

  太乙道門底蘊古老無比,稱尊千機星界,是那片星空獨一無二的霸主。

  而少女在太乙道門的身份很超然,被尊奉為“不死靈尊”!

  之前那自稱名叫“青霄”的白發男子,乃是太乙道門的太上長老,看似年輕,實則是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怪物。

  十年前,青霄外出游歷時,獲得一場逆天的造化,那一場造化和一條“時空通道”有關。

  經過青霄探尋和推斷,確定這一條“時空通道”,疑似是通往輪回的“轉生路”!

  并且,他親自闖過這條路,最終發現了這位于幽冥本源中的輪回萬界樹。

  于是,青霄第一時間返回宗門,將此事告之太乙道門掌教。

  最終,在太乙道門掌教的授意下,讓青霄帶著身為“不死靈尊”的少女阿采一起,經由那一條“時空通道”,最終把阿采送到了這輪回萬界樹上。

  了解了這些,蘇奕都不禁吃驚。

  一條通往千機星界的“轉生路”,竟然被青霄發現,并且還順著此路,將少女阿采送到了輪回萬界樹上!

  這簡直匪夷所思。

  “這可不是青霄的功勞。”

  阿采道,“那條轉生路盡頭,是無盡時空,根本無人能夠逾越,就是青霄,也只能施展神通,將身影從輪回萬界樹上的葉子中映現出來,而無法進入此地。”

  頓了頓,她淡然道:“而我不一樣,我有著一門與生俱來的天賦神通,足可以橫渡時空,穿梭界壁。當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天賦力量能夠抵擋和化解輪回轉世之力。”

  聞言,抬棺老鬼不由暗驚。

  這是何等禁忌的天賦神通,竟能抵擋輪回轉生之力?

蘇奕目光則下意識看向少女阿采眉  心的一抹金色印記。

  那印記如若神環,生生不息,周而復始,隱然有無始無終般的不朽神韻,極為詭秘神異。

  蘇奕懷疑,少女口中的天賦神通,極可能就和這一抹金色印記所代表的力量有關!

  遺憾的是,少女并未具體描述自己的天賦神通,無疑,這是她自身的秘密。

  “你來此地,莫非就是為了實現羽化成蝶的突破?”

  蘇奕問道。

  阿采清澈如泉眼的明眸深處,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殺機,“不,我此來更多是為了活命,只不過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因禍得福罷了。”

  “活命?這是何意?”

  蘇奕道。

  “說來……也和我的天賦神通有關。”

  阿采神色微微有些黯然,“太乙道門掌教的女兒,曾遭受過一場嚴重的道傷,任何天材地寶、任何秘術法訣,都無法將這等道傷修復,而想要讓他兒子活下來,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轉世重生!”

  “而我的天賦神通,可以采擷和收集天地間的規則力量,當年在青霄發現此地的輪回萬界樹后,太乙道門掌教希望我能幫忙采擷‘轉世之力’,以此來讓其女兒實現轉世重生的目的。”

  說到這,阿采那精致絕美的五官上,浮現一抹無法掩飾的凜冽殺機,“若如此,我倒也不介意幫忙,可讓我沒想到的是,太乙道門掌教另有圖謀,打算在我采擷到‘轉世之力’之后,幫其女兒對我進行奪舍!”

  奪舍!

  蘇奕和抬棺老鬼心中一凜,若真如此,這太乙道門的掌教可真夠狠辣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太乙道門掌教很清楚,我的天賦神通何等禁忌和強大,也清楚若能幫她女兒占據我的軀殼,不但能根除她女兒的道傷,還能繼承我的天賦,以后她女兒便擁有了進一步羽化蛻變的希望!”

  說到這,阿采滿臉冷笑,“這件事,青霄也清楚,他們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卻根本不知道,在離開宗門時,我曾和太乙道門掌教的女兒單獨見過一面。”

  “當時,我原本是為了查探她的道傷,可誰曾想,卻從她女兒的神魂中,發現了這一場陰謀!”

  “于是,我故作不知,和青霄一起行動,實則內心清楚,當我從此地返回時,注定就將遭難,故而這些年來,我一直故意留在了此地。”

  說到這,阿采抬眼看了看蘇奕,幽幽一嘆,“可我卻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你們。”

  但旋即,她又甜甜笑起來,“不過,遇到你們,也讓我因禍得福,讓我在破敗中羽化蛻變,徹底打碎羈絆我無盡歲月的一條舊路,踏上一條全新的蛻變之路,徹底變得和以往不同!”

  她很愉悅,明眸熠熠生輝。

  至此,蘇奕和抬棺老鬼總算明白過來。

  怪不得,他們之前在和青霄對戰時,阿采卻不聞不問,自始至終根本不曾幫忙。

  而當他們出手對付化身為金蠶的阿采時,青霄又是那般氣急敗壞和著急。

  原來,緣由就在這里!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這是幽冥卷最后一個鋪墊了,有關千機星界、太乙道門,以后寫到的時候,會有具體的劇情描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