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十八章 羽化成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同一時間,蘇奕有了新發現。

  金蠶雖擋住自己的第二劍,但軀體光澤愈發暗淡了,體表細微的傷痕都有裂開的跡象。

  無疑,它負傷愈發嚴重了!

  “能否……就此止手?我……認栽!”

  金蠶清冷如冰的聲音響起,無比虛弱,帶著深深的苦澀和頹然。

  似乎向蘇奕低頭認輸,對它而言,是莫大的打擊和恥辱。

  “蘇老怪,要不趁此機會將這金蠶收為己用?”

  抬棺老鬼有些心動。

  在他看來,這金蠶無比超凡和神秘,若能收為己用,好處不可估量!

  “太危險的東西,留在身邊極可能會成為隱患。”

  蘇奕沒有理會,再度出手。

  劍氣轟鳴,殺伐氣滔天。

  這一次,蘇奕在動用輪回秘力的同時,更御用了一絲九獄劍的氣息。

  他就不信,無法將這古怪的金蠶滅殺。

  “可惡!!”

  而此刻,金蠶明顯氣急敗壞,它已低頭認輸,似乎沒想到,那玄照境初期的小家伙竟這般狠,根本不理會,要把自己徹底毀了!

  可它已無力再去抵擋,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劍斬來。

  那一瞬,它清澈如深邃泉眼的眸中,卻泛起一絲奇異的光澤,低語道:“我說過,我不會死的……”

  劍光爆綻,劍威肆虐。

  在蘇奕和抬棺老鬼注視下,金蠶那圍繞成圓環形狀的軀體,猛地劇烈顫抖,而后,其體表細微的傷痕徹底龜裂,砰的一聲炸開。

  漫天金霞涌現。

  旋即,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在蘇奕和抬棺老鬼視野中上演。

  就見金蠶軀體爆碎所化的金色霞光中,隱隱約約竟有一只蝴蝶在翩躚飛舞,纖細的軀體和美麗的羽翼沐浴在金色光霞中,仿似涅槃而生般。

  “破繭成蝶?”

  抬棺老鬼錯愕,難以置信。

  蘇奕也皺眉。

  蠶蟲的確是一種奇妙的生靈,當破繭時,可迎來一次生命的蛻變,極盡升華。

  只是,這金蠶卻極為古怪。

  它明明被轟殺,軀體爆碎,可竟幻化成蝶,這不亞于一次重生!

  這樣的變化,完全出乎蘇奕和抬棺老鬼意料,也讓他們心中皆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金色霞光氤氳,到最后,全都涌入那只蝴蝶體內。

  它約莫巴掌大小,軀體纖細剔透,一對翅膀薄如蟬翼,呈現一種空靈夢幻的金色,蘊生著一縷縷奇異的天然道紋!

  而后,它身影倏爾化作一串金色漣漪,于虛空中勾勒出一道曼妙的身影。

  “多謝道友出手,助我打碎桎梏,重塑真我!”

  一縷透著得意的悅耳聲音響起。

  便見虛空中,那曼妙的身影凝實,化作一個身披霓裳,美麗動人的少女。

  她柔順的長發泛著淡淡的金光,垂落纖柔的腰畔,嬌俏的身影修長綽約,渾身散發著圣潔的氣息。

  她五官精致如畫,眉眼彎彎,肌膚如羊脂般潤白細膩,粉潤的唇瓣微翹,噙著一絲得意的笑意。

醒目的是,在她光潔的眉心之地,浮現著一個渾圓的金色印記,印記就像一個“金蠶吞尾”的詭秘  符號。

  不得不說,這少女的美麗,簡直讓人窒息,纖腰秀項,肩若刀削,身影娉婷綽約,極盡妍態。

  抬棺老鬼微微晃神之后,便氣急敗壞,咬牙切齒道:“明白了,這妖女之前利用了我們!!”

  蘇奕揉了揉眉宇,喃喃道:“果然,越美麗的女人就越狡猾。”

  他都不得承認,上當了!

  那金蠶看似奄奄一息,瀕臨死亡,可自始至終,卻是在故意利用蘇奕的力量,目的是幫它打碎軀殼,破繭成蝶!

  遠處,少女眉目如畫,語聲悅耳如天籟,“話可不能這么說,是你們一心要殺我,而我恰好需要更多的力量,來打碎那一層軀殼而已。”

  聲音中的得意和笑意,根本就掩不住。

  這讓抬棺老鬼氣得直咬牙。

  無論是他,還是蘇奕,都曾歷經世間大風大浪大兇險,可誰曾想,現在卻被一只金蠶給戲耍了!

  這無疑很恥辱。

  蘇奕冷不丁問道:“你和剛才那個青霄不是一伙的?”

  提起青霄,少女清澈若泉眼的秀眸深處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機。

  旋即,她笑吟吟道:“問這些做什么,之前你不是很厲害,一心要殺死我,為何現在卻不動手了?”

  她粉潤的唇勾起一絲挑釁的弧度,眼神玩味,一副貓戲耗子的姿態。

  抬棺老鬼干咳一聲,道:“姑娘,我們不管是好意還是惡意,總歸是幫你實現了一場生命的蛻變,依我看,咱們還是化干戈為玉帛為好,打打殺殺的,不免煞風景。”

  少女嗤地笑起來,“怕了?也罷,我現在心情大好,閑來無事,我就陪你們聊聊。”

  蘇奕冷笑道:“可我不想聊。”

  少女一怔,彎彎如柳的黛眉微蹙,“何意?”

  蘇奕毫不猶豫一劍斬出。

  少女身影憑空一閃,消失原地,讓這一劍落空。

  她精致中帶著清貴孤傲韻味的俏臉上,浮現一絲揶揄,嘖嘖說道:“急眼了?氣急敗壞了?上當受騙惱羞成怒了?還是太年輕啊,心性浮躁。”

  蘇奕不言,縱身掠起,朝少女殺去。

  少女嘻嘻笑起來,眼神戲謔,也不抵擋,身影閃爍,每次都提前一步避開蘇奕的攻擊,翩躚如仙,神出鬼沒。

  “小家伙,沒用的,你那點玄照境初期的修為,可奈何不得姐姐。”

  少女一襲霓裳飄曳,身影掠過之處,殘留一絲絲幽冷清香,沁人心脾,直似一位仙子般,縹緲無蹤。

  這讓抬棺老鬼憂心忡忡。

  這金蠶所蛻變的少女,簡直太可怕,穿梭于輪回萬界樹之上,不受混沌力量的影響!

  “蘇老怪,要不還是先撤吧,這女人太過危險和狡猾,不可蠻干。”

  抬棺老鬼傳音給蘇奕。

  “蠻干?錯了,我只是在尋覓一個機會,更何況,你沒看這妖女一直在閃避?”

  蘇奕神色不動傳音道,“若她真的純粹只為了戲耍我,也不必一味躲避。”

  抬棺老鬼眼眸一瞇,似有些明白了。

  “小家伙,你再這樣不知進退,可別怪姐姐心狠了。”

  少女語聲婉轉,明眸如水,聲音已帶著一絲冷意。

“是嗎,你心狠一  個給我看看。”

  蘇奕淡然開口。

  說話時,他兀自揮劍追殺,不曾怠慢。

  少女皺了皺漂亮的眉,正要說什么。

  就在這一剎,蘇奕驀地用輪回秘力將左手的幽冥錄催動。

  幽冥錄發光,如若書頁般的表面浮現出一串繁密的混沌秘紋。

  頓時,輪回萬界樹猛地搖晃起來,嘩嘩作響,原本安靜的幽冥本源力量也隨之驟然沸騰,變得狂暴。

  少女俏臉一滯,綽約的嬌軀發僵,暗叫不好。

  她正欲閃避。

  四面八方,混沌力量如山崩海嘯而來。

  “起!”

  少女眉心的一抹金色印記驟然發光,如若燃燒般,釋放出一道渾圓的金色神環,將她周身籠罩。

  這金色神環輪轉,呈現出無始無終,生生不息的圓滿之意,硬生生擋住轟殺而至的混沌力量。

  轟隆!

  金色神環劇烈顫抖,震得少女綽約的嬌軀也顫抖不已。

  她彎如新月的黛眉擰起,星眸怒睜,道:“小家伙你可真卑鄙!打不過姐姐,就用此地混沌力量來幫你,真讓人瞧不起!”

  她明顯氣急敗壞,不復之前的愜意和從容,都開始用言辭去挖苦和抨擊蘇奕。

  見此,抬棺老鬼已經忍不住咧嘴笑起來,道:“這叫時來天地皆同力,你這妖女若不服,可敢壓制自身修為,以玄照境道行和我蘇老弟打一架?這才最公平,不是嗎?”

  說話時,一重重怒海狂濤般的混沌力量朝少女壓迫過去,將她四面八方的退路都堵死,再無法像之前那般閃避。

  而隨著混沌力量壓迫和轟擊,她周身縈繞的金色神環劇烈波動,那可怕的沖擊力,震得她身影搖晃,頗為狼狽。

  那精致如畫的美麗臉龐都變得蒼白起來,滿臉憤怒。

  “果然,你雖實現破繭成蝶般的突破,可你之前遭受的傷勢太過嚴重,連一身道行不曾真正恢復過來,之前種種作為,只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蘇奕笑起來,“若非如此,根本無須一味閃避,直接出手將我鎮壓便可。”

  “哼!”

  少女冷哼,如泉眼般幽邃的明眸寫滿怒意。

  一股混沌力量壓迫而來,少女身影四周的金色神環終究不堪重負,在此刻轟然破碎。

  這驚得少女花容失色,心都沉入谷底,完了!

  可就在這一剎,從四面八方怒卷而來的混沌力量,卻忽地停滯不前,而后轟然潰散,如潮般紛紛退去。

  少女眼神恍惚,似難以置信。

  半響,她才抬眼看向遠處的青袍少年,兀自難以相信般,“為何……不動手?”

  “你不覺得此時此刻才最適合聊天?”

  遠處,蘇奕淡然開口。

  說話時,他將背上的抬棺老鬼拎起來,擱在身旁,收起三寸天心。

  少年取出一壺酒,一托著幽冥錄,立足混沌霧靄之中,峻拔的身影,盡是超然脫俗的氣韻。

  ps:第五更送上!

今天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