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十二章 今朝方知我是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輪回池之畔。

  沉默許久,蘇奕自語:“九獄劍之所以鎮壓那些神鏈,怕也是防范那種種前世道業,會取代當世之身。”

  蘇奕很清楚,若真發生這樣的事情,和“奪舍”并無多少區別。

  只不過是前世的自己,要取代今世的自己罷了。

  若到了那時,今世的“自己”,注定將消散,而前世的自己,則會主宰今世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前世的時候,我主動探尋輪回,進行轉世重修,故而在今世覺醒記憶后,倒不必擔心這個問題,因為我就是玄鈞劍主,畢生道途貫穿于前世今生,無非是重修一遭罷了。”

  “但若是在融合‘觀主’這樣的前世記憶時,對方過往的記憶、經歷、乃至于性情、意志,一旦有了取代我的機會,我怎可能還是我?注定會變成另一個“觀主”……”

  蘇奕心緒微妙。

  這感覺實在怪異,種種前世,皆是自己,可每一個“前世”皆有獨立的人格、性情、經歷和記憶。

  按照觀主的提醒,還不知自己那些“前世”,究竟是曠世巨擘,還是蓋世魔頭。

  故而,可以肯定的是,以后在融合這些“前世”道業時,極可能會發生如觀主所提醒的那等事情——

  鴆占鵲巢,取而代之!

  哪怕那些“前世”都是自己,可蘇奕內心深處卻極為抵觸這種類似奪舍的事情發生。

  “我就是蘇玄鈞,是蘇奕,管以往那些‘前世道業’究竟是何方神圣,皆當為我所用!”

  “反之,寧可將其毀掉,也斷不能讓‘替代我’這等事情發生!”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內心堅定下來。

  劍修,殺伐果決。

  他可不信,自己以后無法超越那一種種前世!

  更何況,既然那種種前世皆曾轉世,也就意味著,每一個前世之身的道途,皆曾遇到“瓶頸”!不得不通過轉世之法,來尋求突破之路!

  而他不一樣,他是通過輪回奧義進行轉世,并且從觀主口中已讓他意識到,今世所求的道途是對的。

  觀主的道行究竟有多高?

  蘇奕目前不清楚,但他確信,觀主的修為也曾在皇極境存在缺陷,而自己以后在皇極境時,只要能臻至極盡至強地步,便足可在以后的道途之上,擁有超越觀主的機會!

  如此類比,以后便是超越其他“前世之身”,也并非不可能!

  至此,蘇奕內心豁然開朗,再無羈絆。

  大有“今朝方知我是我”的感悟。

  同時,蘇奕也沒忘了觀主所叮囑的那三件事。

  輪回池中央,黑色寶船搖晃,徐徐騰空,似有遁空而去的跡象。

  人間劍一閃,便重新鎮壓在黑色寶船上,頓時黑色寶船劇烈轟鳴,似是在抗拒和掙扎。

  可最終,這艘被觀主稱作“宙光萬星舟”的寶物,也沒能掙脫人間劍的鎮壓。

  很快,一群身影從黑色寶船的船艙內掠出,如下餃子似的,跌落在輪回池之畔,足有三十余人。

  其中,赫然有崔龍象!

無疑,這些皆是之前被囚禁在黑色寶船內那一  座“星河牢獄”中的強者。

  不過,他們獲救之后,也不知經歷了什么,皆陷入昏迷中,不省人事。

  當確定他們生命無恙,蘇奕頓時放下心來。

  而后,在蘇奕目光注視下,黑色寶船帶著一陣陣如若哀鳴般的聲音,劃破虛空消失不見。

  蘇奕并未阻攔。

  此寶來自漁夫,神秘不可測,但有人間劍鎮壓著,縱使重返漁夫身邊,也興不起風浪。

  “蘇老怪,我就猜到你會來的。”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就見輪回池內,一道軀體殘破染血的身影艱難邁步,走了出來。

  正是抬棺老鬼!

  鬼燈挑石棺一脈的開派祖師,也是幽冥界中最神秘的一個傳奇人物。

  他捋了一把散亂染血的長發,當看到同樣負傷嚴重的蘇奕,不禁咧嘴笑起來,充滿歡愉。

  “有這么好笑?”

  蘇奕拿出藤椅,舒服地躺在其中,拿出一瓶丹藥就朝往嘴里倒。

  之前和漁夫分身那一戰,的確令他負傷嚴重,且體力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全憑一股堅韌如鐵的意志在支撐著。

  “沒辦法,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如此狼狽。”

  抬棺老鬼一屁股坐在地上,長吐一口氣,一臉的滿足,“活著的感覺,真是令人陶醉,怪不得世人皆說,活得越久越怕死,之前那些年,我被那家伙一直鎮壓,軀體和神魂都快要崩壞,若不是全靠一口氣撐著,你怕是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蘇奕抬手將一瓶珍藏的丹藥拋過去,“既然活著,就先療傷。”

  抬棺老鬼沒有客氣,將瓶中丹藥一口氣吞盡,靜心打坐起來。

  兩人就如難兄難弟,皆很落魄,可無論蘇奕,還是抬棺老鬼,皆顯得很淡定從容。

  歷經的生死磨難多了,自不會在意這些。

  遠處,冥王走來,聲音柔和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嗎?”

  之前蘇奕和觀主的對談,她完全無法感知到,但隨著觀主消失,她已經恢復了六識和感應。

  蘇奕吩咐道:“若是可以,就幫忙把那些昏迷的人先收起來,只留崔龍象一人便可。”

  “好。”

  冥王沒有任何遲疑,點頭答應下來。

  很快,那些從“星河牢籠”中獲救的強者,皆被冥王塞進了浮屠生死印內的空間。

  而后,她又蹲下身軀,檢查了一遍崔龍象周身,道:“他的神魂遭受沖擊,不過并未負傷,只是昏迷,用不了多久就會醒來。”

  蘇奕嗯了一聲。

  他正在全力療傷,無暇他顧。

  冥王見此,默默坐在了輪回池一側的巖石上。

  天地寂靜,歷經之前那一場大戰,這原本就凋零破敗的山河,顯得愈發荒涼。

  遠處,輪回神木靜默矗立,參天般的枝椏在風中沙沙作響。

  冥王輕輕攏了攏耳畔幽藍的發絲,那張美麗絕艷的臉龐泛著蒼白之色,少了那如若主宰般的孤傲睥睨,多了一抹憔悴和悵然。

  今天所經歷的事情,對她的心神沖擊太大,至今思緒猶自恍惚不已。

來自星河神教的斗笠男子在此布局,展  露出令人絕望的恐怖實力,而斗笠男子,僅僅只是一道分身!

  這實在駭人聽聞。

  可一山更比一山高,當人間觀觀主的烙印力量出手時,斗笠男子也如土雞瓦狗般不堪,任憑羞辱和踐踏,毫無反抗余地!

  冥王雖猜不出,那觀主和人間劍為何會出手,可卻清楚,這定然和蘇奕有關!

  “這蘇玄鈞身上的秘密,實在太多了……”

  冥王心中暗嘆。

  掌控輪回之秘不說,還擁有克制天祈法則和星寂法則的神秘力量,到如今,哪怕今日身陷絕境,猶有人間觀之主和人間劍一起幫忙,一舉化險為夷。

  除此,再想起蘇奕在“轉生臺”上所渡的那一場詭異曠世的大劫,想起他以往那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

  冥王的心神都有被震撼麻了的感覺。

  到如今,她甚至都有些擔心,若再好奇去了解蘇奕身上的秘密,怕是會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時間點滴流逝。

  輪回地一直很寂靜。

  蘇奕當先從療傷中醒來。

  他看了一眼冥王,道:“多謝了。”

  冥王怔然,頗感意外道:“若我沒記錯,這應該是你第一次向我致謝。”

  蘇奕笑道:“雖然在之前的戰斗中,你之前奮不顧身的拼命之舉和蚍蜉撼樹沒區別,可這份情誼,我怎可能視若無睹?”

  冥王惱火道:“什么叫蚍蜉撼樹?這是感激我的話?”

  蘇奕擺手道:“別生氣,我現在就可以答應,等以后你的本尊從枉死城脫困時,我會陪你前往九天閣走一遭。”

  冥王嬌軀微顫,瀲滟的紅唇微抿,道:“若是為了報恩,才讓你這么做,大可不必。”

  蘇奕微微搖頭,道:“我之前說過,當我相信你的時候,自會心甘情愿的幫你,而非僅僅只是為了報恩。”

  冥王怔了怔,嫵媚的星眸凝視蘇奕那清俊認真的臉龐片刻,內心也是一陣心潮起伏,感慨道:“能夠得到你蘇玄鈞的信任,可著實不易。”

  旋即,她俏臉浮現一抹令天地都黯然的明媚笑容,“不過,這感覺的確很好。當然,你可別多想,這不是感動,你也不要以為一番話就能哄得我把你當做可信賴的人。”

  她巧笑嫣然,美眸流盼,看得出心情真的很不錯。

  蘇奕也笑了,道:“我蘇玄鈞為人處世,講究行勝于言,日久見人心,日后你自會明白。”

  冥王紅唇翕張,哦了一聲,眨巴著漂亮的星眸,笑吟吟道:“日后的事情,誰也說不準,不過我暫且相信你一次就是了。”

  她風姿絕代,嬌軀傲人,縱使隨意坐在巖石上,一顰一笑,不經意便流露出萬千風情,直似禍國殃民的絕世尤物。

  尤其是說話時,一對纖細筆直的玉腿在虛空中輕輕晃蕩著,平添一份嬌俏撩人的韻味。

  蘇奕內心也晃蕩了一下,正欲說什么,這時候,抬棺老鬼已經從打坐中醒來。

  而后,就見抬棺老鬼咧嘴一笑,嘖嘖稱奇道:“沒想到,你蘇老怪倒是厲害,竟把冥王都搞到手了!”

  蘇奕:“……”

  冥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