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十一章 不同的轉世之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沉默許久,拿出酒壺狂飲了一番。

  而后,他收起三寸天心,抬眼看向遠處虛空那一道縹緲如仙的身影,道:“這件事,我自會查清楚。”

  觀主點了點頭,聲音溫和清朗,道:“你活著,便意味著我早已轉世,這世上,也斷不可能有兩個自己。如你所見,現在的我僅僅只是一道即將消散的意志力量罷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一時難以接受也好,將信將疑也罷,我能夠延存的時間已不多。”

  “接下來的話,我希望你能夠記住,因為我是你的前世,身上的因果和羈絆,以后皆需要你來面對。”

  蘇奕眉頭微皺,道:“你說。”

  他想起自己此次轉身的經歷。

  直至十七歲時,才真正覺醒前世身為“玄鈞劍主”的全部記憶。

  而今,若這人間觀之主真的是自己某一個前世的本尊,那無疑意味著,自己還不曾覺醒這一‘前世’的記憶。

  “我曾經也擁有那一口九獄劍。”

  觀主第一句話,就讓蘇奕動容,心中震動。

  他摒棄雜念,靜心聆聽。

  “在我踏上修行之路的時候,此劍就已沉寂在我的識海中。”

  “直至后來,我才敢斷定,九獄劍上所鎮壓的神秘神鏈,皆是‘前世道業’!”

  觀主眼眸泛起一抹異色,旋即,他輕聲一嘆,“可惜,我窮盡辦法,也不曾真正窺破那些‘前世道業’的奧秘。”

  聽到這,蘇奕忍不住道:“連你也辦不到?”

  在他看來,觀主的道行早已超脫于玄道之路,至于究竟達到了何等高度,根本無法揣測。

  “辦不到。”

  觀主搖了搖頭,“我不妨直言,按我推斷,要勘破九獄劍上那些神鏈的秘密,和自身道行高低無關,而要看契機。”

  “契機?”

  “不錯,一種和自身心境和修為有關的契機,當在某個境界臻至一種極盡空前的至強地步時,或許就有機會窺破一種屬于‘前世’的道業。”

  觀主神色泛起一絲悵然和無奈,嘆息道:“可惜,當初我琢磨到這一點時,已經在道途之上走得太遠,已經沒有機會再去把過往的修為境界淬煉到至強地步。”

  蘇奕心中翻騰。

  他終于意識到,為何前不久在渡劫成皇之后,自己能夠勘破屬于前世自己的道業。

  無疑,按照觀主的說法,自己應該是在玄照境中,達到了一種極盡空前的至強地步!

  可旋即,一個疑惑就涌上蘇奕心頭,道:“今世十七歲那年,我修為盡失,淪為廢人,可卻覺醒了前世記憶,這似乎和你所言并不相符。”

  觀主眼神微妙,道:“不,是你想錯了。”

  “何意?”

  蘇奕挑眉。

  “作為蘇玄鈞時的你,是主動進入輪回轉世,故而可以在少年時就覺醒前世記憶。”

  觀主有些感慨,“這就是你前世的厲害之處,當然,也和你置身在玄黃星界有關,畢竟,就連我如今才終于敢確信,星空萬界之中,唯有這早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擁有輪回之力。”

  蘇奕不由驚訝,道:“難道說,你當初在轉世的時候,和我不同?”

  觀主點頭道:“的確不一樣,在我求索到自身境界的極盡時,已能夠和九獄劍的氣息產生共鳴,也是在那時,我從此劍中感悟到了一種獨特的轉世之秘。”

  “這個秘密,便是斬自身當世道業,以九獄劍之力,輪回己身!”

  “如此,便可轉世重修,而自身的道業,會盡數化作鎖鏈,被九獄劍所保留。”

  聽到這,蘇奕不解道:“我前世曾推演此劍奧秘多年,卻僅僅只從中參悟到一些大道奧義,從不曾感受到任何與轉世有關的秘密,這又是為何?”

  觀主道:“因為你當年是在皇極境遇到了瓶頸,還遠不夠去領悟九獄劍內的轉世之秘。”

  蘇奕:“……”

  他至此總算明白了。

  觀主是在強大到某種高度的時候,才推斷出要想解開九獄劍上那些“前世道業”,和自身道行高低無關。

  而是要在修為境界上,臻至極盡空前的至強地步。

  可當觀主明白這些時已經晚了,故而,他在當初選擇了轉世重修。

  而自己不一樣,自己在前世是主動探尋輪回奧秘,從而幫自己實現了轉世重修的目的。

  故而,自己才能夠在今世修為被廢時,覺醒前世記憶!

  “歸根到底,是我身處的玄黃星界幫了我一個大忙……”

  蘇奕輕語。

  玄黃星界被視作星墟舊土,過往漫長歲月中,早已被星空萬界所遺忘。

  就連觀主這等人物,也是如今才確信,玄黃星界真的存在輪回!

  故而,前世身為玄鈞劍主的蘇奕,才會在轉世重修之路上,和觀主截然不同!

  嗤嗤!

  觀主那虛幻的身影,忽地出現一陣細微的破碎聲,而后,他的身影像光雨碎片似的一點點剝落。

  “時間緊迫,務必要記住三件事。”

  觀主神色變得鄭重,飛快叮囑蘇奕。

  第一件事,和斗笠男子有關。

  按照觀主的說法,蘇奕才知道,此人根本不是星河神教眾星殿的護教使,而是星河神教的教主!

  在觀主口中,則稱此人為“漁夫”。

  此人神通廣大,道行深不可測,執掌星寂法則,是星空深處最強大的老怪物之一。

  當初,此人曾被觀主擊敗,就此結下大仇。

  而那艘黑色寶船,名喚“宙光萬星舟”,此寶內禁錮著漁夫的“半世道業”!

  有人間劍在,縱使此寶依舊被漁夫所掌控,但其本尊的力量注定會一直被禁錮,無法脫困。

  簡而言之,人間劍就像一座囚籠,只要鎮住宙光萬星舟,漁夫的本尊就很難脫困。

  可如今不一樣了,之前觀主的意志力量被喚醒,強自動用人間劍的力量對付漁夫,由此也讓人間劍的力量被消耗。

  這就像一座牢不可破的囚籠,出現了裂痕。

  而隨著時間推移,這一道裂痕只會越來越大,按照觀主所言,百年之內,漁夫的本尊的確有機會脫困!

觀主的意思很簡單,讓蘇奕百年之內,收回人間  劍,鎮殺漁夫!

  對此,蘇奕不禁皺眉,問觀主為何當初不殺了此人,卻僅僅將其囚禁。

  對于這個問題,觀主避而不答,只告訴蘇奕,當蘇奕勘破屬于他留在九獄劍中的“道業”后,就能明白其中緣由。

  第二件事,則和修行有關。

  觀主當初之所以轉身重修,最大的遺憾就是在玄合境的時候,未能臻至極盡至強的地步,大道有缺。

  他告訴蘇奕,玄合境,融諸般大道于一身還遠遠不夠,必須與一方星空界面的本源進行契合,領悟一方星界的周天奧義,才能在突破時,實現真正的至強蛻變。

  這番話,令蘇奕振聾發聵,豁然開朗。

  早在前世的時候,他實則就已經推斷出一些大概!

  可他卻一直無法踏足更高道途,原因就在于,這玄黃星界是殘破的,早在無盡歲月以前,就已淪為星墟舊土!

  這讓他根本無法感悟和領會到完整的星界本源奧義,又談何突破?

  不過,觀主提醒蘇奕,玄黃星界雖然早已凋零殘破,可畢竟還延存著輪回奧義,并且,在最初時候,玄黃星界曾極盡璀璨和輝煌,被視作星空萬道的祖源之地。

  若蘇奕能夠在這破敗的玄黃星界中,探尋到此界真正的本源,足可由自己來推演出屬于此界的完整法則!

  這樣的提醒,對蘇奕而言,無疑如當頭棒喝,醍醐灌頂。

  他轉世重修,不就是為了探尋更高的道途?

  而今,他已找到明確的目標!

  “第三件事,以后你若前往星空深處,要小心一個綽號‘裁縫’的老家伙,這廝是‘食夢貘’一族的始祖,但他還另有一個不可知的身份,疑似在為一個神秘勢力效命。”

  “這老東西極為古怪詭異,等你參悟到我轉世時留在‘九獄劍’內的道業記憶時,自會明白。”

  當說到這,觀主的身影都已變得殘破模糊,如若紛亂虛幻的光影,仿似隨時會徹底消散。

  人間劍震顫,似在悲鳴。

  “老子又沒死,哀嚎什么。”

  觀主笑罵了一聲,而后目光看向蘇奕,“記住,除非有朝一日你能夠像我當初那般強大,否則,切記莫要泄露身份。”

  這話說的,就讓蘇奕內心有些不爽了,語氣淡然道:“放心,我還不至于借你的威名狐假虎威。”

  觀主忍不住仰天大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何來狐假虎威一說?當你融合我所留的道業之力,你我就再無區別。”

  說到這,他似意識到什么,臉上笑容忽地斂去。

  可就在此時,他那虛幻不堪的身影已轟然破碎。

  “千萬要記住,你可以是我,可以是蘇玄鈞,但你就是你,斷不能讓前世道業所取代!!”

  觀主的聲音在回蕩,顯得很急促,也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嚴肅和凝重味道。

  人間劍在顫抖,劍吟低沉,充滿不舍和惆悵。

  蘇奕則怔住,背脊隱隱生寒。

  觀主的話,看似前后矛盾,可卻讓蘇奕意識到一個問題。

  九獄劍所鎮壓的種種前世道業,難道還能取代今世的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