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九章 觀主打臉的風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他窮盡道行,極盡釋放,忘卻生死,欲施展最強一擊。

  可這一擊還不曾真正施展,便有一場異變驟然發生。

  直至看到那一道丈許長的刀氣在身前三尺寸寸崩碎消散,蘇奕都不由意外。

  而后,他就感受到,識海中原本劇烈震顫的九獄劍一點點歸于沉寂。

  唯有九獄劍上鎮壓的一條神鏈,此刻在狂舞!

  神鏈晦澀神秘,似有從九獄劍上掙脫的跡象。

  與此同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晦澀力量從那一條神鏈上擴散。

  而后,蘇奕就聽到,一道透著寂寥的嘆息聲響起。

  他眼眸微凝,霍然抬頭望去。

  就見湖中央處,黑色冥船船首上,造型獨特的人間劍,此刻如若從萬古的沉寂中覺醒般,劍身徐徐騰空!

  鏘!鏘!鏘!

  激昂的劍吟厚重磅礴,在天地之間激蕩,無匹肅殺凌厲的劍意擴散,偌大的輪回地,皆覆蓋在一種令人幾欲窒息的氛圍中。

  太恐怖。

  那等堪稱霸道無邊、凌厲無方的劍道威勢,直似要壓塌天宇,崩斷萬道,讓蘇奕都不由倒吸涼氣。

  也是這一剎,他才發現,那覆蓋在這片天地的星輝神焰,早已被摧垮掃蕩一空!

  “這……”

  斗笠男子驚疑。

  他布袍鼓蕩,一身氣息沸騰,眸子若燦然金燈,死死盯著那正自騰空而起的人間劍,溫潤平靜的臉上已盡是難以置信。

  無疑,這樣的變故,令他也措手不及。

  “哼!”

  斗笠男子冷哼,眸子中殺機一閃,探手一抓。

  一條浩浩蕩蕩的星河涌現,化作焚燒的刀氣,再度斬向蘇奕。

  他已經察覺到,人間劍的異動,極可能和蘇奕有關,這讓他心中也凜然不已,不敢再耽擱,直接出手,欲快刀斬亂麻。

  天地紊亂。

  那星河燃燒般的刀氣霸烈如星空大日,比之前那一刀要更可怕!

  可就在這一瞬,一道劍氣乍現,橫空一掃,斗笠男子斬出的刀氣直似紙糊般炸開,化作漫天星輝飄灑消弭。

  那劍氣就如一縷空靈的流光,極簡單直接。

  可一擊之下,便有無堅不摧之威!

  蘇奕動容,好霸道的一劍!

  冥王此時已從那呆滯般的狀態中清醒一些,當看到這等一幕,一對嫵媚的星眸不由睜大。

  原來……是那把人間劍的力量在發威!?

  斗笠男子眼瞳收縮,他已沒有心思關注蘇奕,轉身看向憑空浮現的人間劍,溫潤的臉龐明滅不定,道:“是……你?”

  聲音遲疑,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忌憚。

  天地俱寂,沉悶壓抑。

  肅殺厚重的劍威,從人間劍上彌散,籠罩輪回地,也讓此劍宛如化作這方天地的主宰,令人遠遠望著,便心生抑制不住的敬畏。

  只是,蘇奕卻微微皺眉,因為在他識海中,那一條狂舞的的神秘鎖鏈的氣息,竟和遠處那一把人間劍的氣息,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契合!

  還不等蘇奕多想,一道透著譏嘲和輕蔑的嘆息聲響起:

  “這么多年過去,你這只會在星河中打魚曬網的老東西,還是這般沒出息。”

  聲音似瑯瑯鐘鼓,又似大道天籟,空靈超然。

  這片肅殺的天地,都微微震顫起來,似承受不住這聲音的力量!

  而落入耳中,則令人心境震顫,神魂壓抑!

  這無疑太可怕。

  畢竟,僅僅只一縷聲音而已,卻似言出法隨,令天地色變,撼動人心!

  冥王嬌軀微顫。

  她聽得出,那神秘的聲音是從人間劍內傳出。

  蘇奕眸光閃動,難道是九獄劍那一條神鏈的力量,喚醒了這人間劍內的那位存在?

  沒出息!

  斗笠男子被這般譏諷,神色間卻并無惱怒,臉色反倒變得空前凝重起來,眉頭一點點緊鎖。

  “果然是你。”

  斗笠男子輕語,聲音都帶著沉重的凝色,“過往歲月中,你……一直都在人間劍內?”

  “嚇到你了?呵。”

  那神秘的聲音再度響起,盡顯輕蔑,“放心吧,我對你過往的所作所為,可一點沒興趣知道,現在的我,只不過是留在人間劍內的一道意志烙印罷了。”

  一道意志力量?

  冥王都快要傻眼。

  一道意志力量都能如此恐怖!?

  蘇奕也怔了怔。

  而斗笠男子明顯松了口氣似的,道:“果然如此,你‘觀主’何許人物,怎可能鬼鬼祟祟的藏于人間劍內?”

  觀主!

  蘇奕和冥王心中一震,終于意識到那聲音的主人是誰了。

  人間觀之主!

  那位曾毀掉斗笠男子半世道業、一腔心血的恐怖存在,一個自稱“縱使若有仙神,見我也須盡斂眉”的傳奇!

  想一想,斗笠男子都已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而那位“人間觀”之主卻能毀其半世道業,又該是何等強大?

  “鬼鬼祟祟?找打!”

  觀主的聲音響起。

  人間劍破空橫擊。

  斗笠男子瘦削的身影被狠狠拍飛出去。

  他唇中咳血,略顯狼狽。

  寥寥一擊,則讓蘇奕徹底意識到,這斗笠男子縱使再強大,可竟然不抵那位觀主的一道意志力量!

  可斗笠男子卻并不著惱和惶恐,反倒冷笑道:“既然是意志力量,自會被消耗一空的時候,并且……”

  他眸光閃動,燦若大日,“人間劍的力量被動用,以后怕是再難鎮壓我的小舟。而沒有了這等禁錮,我何愁再無法重臨星空之上?”

  說著,他唇邊竟泛起一絲笑意,“這樣的后果,我倒也樂見其成!”

  “此人的小舟被人間劍鎮壓,以至于無法重臨星空?”

  蘇奕眉頭微挑,這其中定然另藏玄機。

  他靜默不語,冷眼旁觀,心中卻微微有些異樣,因為九獄劍那一條神鏈兀自在狂舞,在和人間劍的力量共鳴。

  這種關聯,讓蘇奕內心已有一些模糊的揣測。

  “重臨星空又如何?當年你不是我的對手,難道以為以后就能打敗我了?”

  觀主的聲音再次響起,懶洋洋的,并未挖苦和諷刺,但話中的意思,卻盡顯睥睨,似根本不把斗笠男子放在眼中。

  斗笠男子明顯吃驚,驚疑道:“你……不是早已遠去,消逝于世?”

  觀主大笑起來:“原來,你從不曾想過能夠打敗我,認為我死后,就能逍遙自在,無法無天?”

  斗笠男子一陣沉默,猛地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你若活著,為何在當初忽然離奇失蹤?”

  “為何當初‘畫師’出現的時候,你卻不在?別忘了,你當初曾言,畫師只要敢出現,你就將其腦袋剁下來喂狗。”

  “還有,古董商那老家伙作為你的至交好友,為何當初會宣稱,你此生此世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言辭迅疾,接連質問!

  這些話落入蘇奕、冥王耳中,皆感到困惑。

他們不清楚,畫師是誰,為何觀主言稱要剁了他的腦袋喂狗,也不清楚古董商是誰,作為至交好友,竟宣稱觀主此生此世不  會回來了。

  這一切聽著都那般玄乎。

  人間劍懸浮虛空,如墨般純黑的劍身彌漫著壓迫人心的無上劍威。

  觀主語氣諱莫如深,道:“問這么多,無非是想知道我是生是死,可我偏偏不告訴你。”

  斗笠男子:“……”

  他冷笑道:“堂堂人間觀之主,震爍星空萬界的‘斬仙客’,連自己是生是死都不敢公之于眾?什么時候,敢于輕蔑諸天仙神的觀主也……這般慫了?”

  “雖然是激將法,可不得不說,你這老東西真的很欠揍。”

  觀主輕嘆。

  人間劍驟然轟鳴,憑空消失。

  下一刻,此劍如十字刑架般,狠狠砸在斗笠男子身上。

  喀嚓!

  斗笠四分五裂,爆碎成灰。

  斗笠男子軀體縱使全力抵擋和對抗,竟依舊被一劍震得軀體殘破,鮮血迸射,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

  而隨著人間劍橫擊,就如一個大耳刮子般抽在斗笠男子臉頰上,砸得他顴骨塌陷,整個人倒飛出去。

  這血腥的一幕,看得冥王心驚肉跳,倒吸涼氣。

  之前,斗笠男子宛如星空主宰,何等強大睥睨,更曾言能夠輕易滅殺皇極境存在。

  然而此時,面對觀主的人間劍之力,他卻顯得極為不堪。

  甚至都沒有招架之力!

  這無疑太匪夷所思。

  蘇奕都看得咂舌,這觀主的道行究竟有多高,才能強大至此?

  “可笑,到了你我這般境界,早已忘卻榮辱,淡看生死,你觀主怎地也學那些市井無賴般,用這般方式來羞辱于我?”

  斗笠男子冷冷出聲。

  他披頭散發,軀體殘破,鮮血汩汩流淌,凄慘之極。

  可他神色平靜如舊,似渾不知痛苦般,唇邊甚至帶著一絲譏誚,“這樣的行徑,可著實讓我瞧不起。”

  人間劍內,傳出觀主的聲音:“我曾印證過,越是最粗鄙的辱人手段,對付如你這般老家伙,效果往往出乎意料的好。”

  “畢竟,如你這般角色,已經高高在上太久,何曾再挨過耳光?何曾再被人踩在腳下蹂躪?”

  “可惜,此地并沒有被你視作‘卑微螻蟻’的凡俗之輩,否則,讓他們來抽你的臉頰,定然很有意思。”

  聲音還在回蕩,人間劍鏘鏘而鳴,再次抽在斗笠男子臉上。

  斗笠男子另一邊臉頰也塌陷,身影趔趄。

  還不等他站穩,又是一劍砸來。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里,就見人間劍不斷出擊,每一次都像扇耳光般,砸在斗笠男子臉上,沉悶的碰撞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很快,斗笠男子的臉頰都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這看得蘇奕和冥王神色都變得異樣起來。

  他們都沒想到,觀主會用這等方式欺辱斗笠男子。

  當看到斗笠男子那慘不忍睹的模樣,兩者甚至都有些恍惚,這……還是剛才那睥睨如星河主宰般的恐怖存在?

  終于,斗笠男子似乎終于受夠了,氣急敗壞般大喝:“夠了!!!”

  透著震天怒意的聲音還在回蕩。

  他臉上又挨了一記,身影跌坐在地,眼前一陣發黑。

  這一刻,他真正動怒,肝膽欲裂,也羞憤欲死!

  打人不打臉。

  而觀主,故意專門打他的臉,打到面目全非!

  這就太欺負人了!

ps:加更送上,感謝童鞋們的祝福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