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八章 星殤如畫 劍吟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無匹的星輝神焰迸發,像天神手中狂舞的神鞭,狠狠抽打而下。

  天崩地裂,萬象成燼。

  僅僅一剎,蘇奕就如置身一片浩瀚無垠的星河中,到處是怒海狂濤般燃燒的星輝神鞭,鋪天蓋地般朝他鞭撻而來。

  致命的威脅,讓蘇奕毫不猶豫,全力出手。

  唰唰唰!

  一道道蘊劍氣激射,勢如縱橫交錯的匹練,皆蘊含著九獄劍氣息,轟然席卷而開。

  震天動地的爆鳴隨之響起。

  一條條透發著毀天滅地氣息的星輝神焰斷裂,被劍氣劈得爆碎,耀眼的光霞隨之肆虐而開。

  “果然能夠克制星寂法則……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奇事,看來,是我小覷了這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

  斗笠男子暗自感慨。

  他清澈若嬰孩的眼眸,此刻神芒洶涌,道光交織,顧盼之間,似神祇俯瞰世間,威勢無量。

  他倒也清楚,最初時的玄黃星界曾極盡璀璨和輝煌,震爍萬古星空,被視作星空萬道起源之地,更曾涌現過一大批足以令星空萬界震顫的神話人物。

  只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久遠到在如今的星空萬界,甚至沒有多少人知曉“玄黃星界”這個名字!

  便是斗笠男子自己,當真正抵達此界之后,才真正意識到此界的底蘊是何等之重。

  且不提起來,僅僅是那輪回的奧義,讓他這等在星空深處縱橫了無垠歲月的老家伙,都為之震顫,心境受到沖擊。

  而今,當見識到蘇奕所掌握的那一種能夠克制星寂法則的力量后,斗笠男子愈發無法平靜。

  他意識到,自己小覷了這個破敗凋零如若廢棄遺土的星空世界。

  “還好,現在還不算太遲,于我而言,無論是那輪回奧義,還是這蘇玄鈞所掌握的神秘力量,只要能掌控我手,何愁無法降服那一把‘人間劍’?”

  斗笠男子眼眸余光瞥了一下輪回池黑色寶船上那柄人間劍,而后眉梢間浮現一抹決然之意。

  無論輪回,還是那神秘力量,他這次……志在必得!!

  “水火天生相克,可當火焰強大如烈日時,足可焚化世間一切河流、湖泊、乃至汪洋。”

  斗笠男子悠悠開口。

  伴隨聲音,天地間星輝如瀑,光焰暴涌,山崩海嘯般,朝蘇奕轟殺而去。

  而原本已經快要殺出重圍的蘇奕,頓時再度陷入危險的處境之中,相形見絀。

  蘇奕神色淡然如舊,唯有眉頭緊鎖。

  他很清楚,若非九獄劍的力量,自己早已一敗涂地。

  更危險的是,隨著他持續動用九獄劍的力量,一身道行正在不斷被消耗,若無法突圍,遲早也是一個輸!

  “換做前世巔峰時期的你,在動用這等神秘力量時,或許還能與之一較高低,可現在……你終究太弱了。”

  斗笠男子輕嘆,“玄照境初期的道行,于我眼中根本不值一哂,又如何能逆轉乾坤?”

  說話時,他袖袍鼓蕩,掌指時而捏印,時而撮手成刀。

  便見浩浩蕩蕩的星輝神焰,宛如九天星河,奔涌激蕩,威能愈發恐怖。

  而蘇奕的處境,則愈發兇險起來。

  肉眼可見,他臉色一點點蒼白,身影偶爾會被震退,一身氣血翻騰,隱隱有紊亂的跡象。

  甚至到后來,身上肌膚都被星輝神焰擦中,燒出一塊塊焦黑傷痕,血肉化作灰燼撲簌簌飄落。

  觸目驚心!!

  那負傷慘重的模樣,讓冥王看得心都揪住,絕美的玉容上盡是憂色,紅潤的唇都快咬破。

  她清楚,斗笠男子說的并不錯,對于轉身重修的蘇奕而言,修為的確是目前最致命的缺陷!

  原本,蘇奕所掌握的那等神秘力量,足以克制星寂法則,可就因為他的修為和斗笠男子相差太過懸殊,以至于才會陷入這等絕境般的地步!

  可蘇奕縱使負傷累累,可神色依舊淡然如舊。

  前世的他,歷經不知多少生死大戰,一顆道心堅凝如鐵,自不會輕言放棄。

  劍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劍修,縱使戰死,也斷不會認輸!

  他蘇玄鈞之所以能夠獨尊大荒諸天,靠的便是一顆堅不可破,萬古不移的道心!

  只不過,蘇奕此刻的堅持,落入那斗笠男子眼中,卻和徒勞掙扎也沒區別。

  “你蘇玄鈞的確足以自傲,換做是皇極境人物在此,早就被焚燒成燼,魂飛魄散,斷沒有幸存的可能。我敢確信,若再給你一些崛起的時間,注定會超越前世最巔峰時的你。”

  斗笠男子說到這,眼神帶著一抹惋惜,“可惜,你遇到了我,注定將于今日斃命,大概……這就叫造化弄人。”

  話雖這般說,他手中動作根本不曾停下。

  無盡璀璨耀眼的星河神焰,如山崩海嘯般,幾乎都要把蘇奕整個人淹沒其中。

  可出乎斗笠男子意料,在他不斷殺伐之下,蘇奕縱使處境兇險不堪,可每次都能化險為夷,險之又險地存活下來!

  這讓斗笠男子都不由驚訝,“你在劍道上的造詣,的確是匪夷所思,令我也不禁大開眼界,著實想象不出,這早已凋零破敗不知多少歲月的玄黃星界,怎會還能有你這般的劍道人物。”

  “廢話可真夠多的!”

  一直沉默的蘇奕,似是不耐般,“看清楚了,你還沒贏!”

  他長發散亂,渾身殘破,臉色煞白,鮮血早已浸透衣衫,可他的神色一如之前平靜,深邃的眸更是不曾有絲毫波動。

  “氣急敗壞了?”

  斗笠男子啞然失笑,搖了搖頭,“也罷,我便不再折磨你,給你一個尊嚴的死法,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力量。”

  他右手探出,當空一握。

  一條燃燒的星河在他掌指間涌現,倏爾化作一抹足有丈許長的刀氣。

  刀氣一出,天地驟然亂顫,遠處的輪回神木都似遭受到可怕沖擊,猛地劇烈搖晃,嘩嘩作響。

  輪回池中,沉淪法則所化的池水直似沸騰。

  蘇奕眼瞳驟然收縮如針,身心由內而外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他早已被無盡星輝神焰圍困,當目睹斗笠男子所執掌的這一道刀氣時,徹底意識到不妙。

  同一時間,冥王的心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花容慘淡。

  她再也按捺不住,瘋狂般沖來,催動浮屠生死印,試圖破壞斗笠男子這一擊。

  可讓她崩潰的是,縱使她已傾盡所有力量出手,可卻都無法破開那天地間覆蓋的星輝神焰力量。

  更遑論去撼動斗笠男子了!

  那滋味,就仿佛蚍蜉撼樹,連一片葉子都無法撼動,又如何能撼動一株參天大樹?

  “怎會這樣……”

  冥王雙目失神,面如土色。

  斗笠男子自然注意到這一幕,他微微搖頭,直接無視了。

  “這一刀,名喚‘星殤如畫’,是我以畢生心血琢磨出來,當可讓你死個瞑目。”

  斗笠男子那溫醇的聲音還在回蕩,手中驀地一揮。

  丈許長的刀氣憑空斬出。

  根本無法形容這一刀的可怕,當它橫空時,整個輪回地秘境都猛地震顫起來,分布在這片秘境世界的山河萬象,皆黯然失色。

  一刀之下,簡直要滅世!

  “快躲!”

  冥王嘶聲尖叫的聲音也在響徹,透著濃濃的驚慌和絕望。

  蘇奕沒躲。

  因為根本躲不掉。

  當這一刀斬出時,他內心出奇的平靜和空靈,而他的道軀則如燃燒般,將所有的力量在這一瞬動用。

  神魂、修為、道軀、乃至于神魂中的九獄劍,皆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徹底釋放。

  而這,也是蘇奕自轉身修行以來,第一次被逼到絕境。

  也是第一次不顧一切,傾盡所有!

  在這等極盡釋放的力量之下,九獄劍宛如徹底蘇醒,纏繞在劍身的八條鎖鏈劇烈摩擦搖晃,似要掙脫。

  這一剎,輪回池中央,黑色寶船船首之地,那一柄造型獨特的人間劍,仿似感應到什么,微微顫抖起來。

  而后,一道劍吟響徹。

  這劍吟似從萬古的荒寂中響起,透著一絲難以言說的激動和喜悅。

  一股令天地顫抖的恐怖肅殺之意隨之出現。

  就見——

  天地間覆蓋的星輝神焰,如若遭受狂暴颶風的席卷,轟然潰散,凋零若易逝的煙火。

  砰!砰!砰!砰!

  蘇奕身前,虛空猛地爆鳴,一道丈許長的刀氣乍現,它距離蘇奕僅僅只三尺之地,可此時,卻如遭受到絕對的鎮壓,再無法寸進!

  旋即,這被斗笠男子稱作“星殤如畫”的刀,便在蘇奕眼前一寸寸爆碎,消散一空。

  僅僅一剎,乾坤逆轉,局勢顛倒!

  這輪回地秘境無盡山河之間,皆被那恐怖的肅殺之意覆蓋,天地驟然陷入一種沉悶肅殺到極致的氛圍中。

  冥王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本就驚慌無助的心神,徹底懵掉,眼神惘然,這是……怎么了?

  遠處負手立著的斗笠男子霍然扭頭,望向輪回池中央處。

  旋即,他那溫潤平和露出一抹驚疑之色。

  就見黑色寶船船首處,原本鎮壓在那的“人間劍”,仿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握著,于此刻緩緩拔出!

  ps:嗯……晚上還有。

  原因嘛,金魚今天生日,就是想多更,任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