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六章 敗一個心服口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斗笠男子沉默許久,才說道:“觀主。”

  寥寥兩字,卻似有亙古神山般厚重!

  斗笠男子說出后,竟微微吐了口氣,平復了一下心緒,補充道:“他是‘人間觀’的觀主。”

  人間觀!

  觀主!

  僅從斗笠男子言辭和神色間流露出的異樣情緒,就讓蘇奕意識到,這位“人間觀”觀主定然有著極恐怖的威勢。

  否則,如若斗笠男子這般實力深不可測的角色,斷不會在談起對方時,會這般反常。

  這和他之前那溫醇淡然的舉止明顯不符。

  更遑論,蘇奕也已見識到,那一柄“人間劍”是何等神異。

  既然斗笠男子曾言,觀主的人間劍曾毀掉他半世道業,一腔心血,定然不會有假。

  由此,也可想而知這位“觀主”是何等強大的一位存在!

  觀主?

  冥王感到困惑。

  她來自星空深處,且本身就是九天閣的第七獄主,位高權重,道行強大,可還是頭一次聽說“人間觀”,聽說觀主這個稱謂。

  事實上,從斗笠男子和蘇奕交談到現在,冥王一直很沉默。

  她想不明白,星河神教的眾星殿,什么時候出了斗笠男子這樣一個恐怖到無法揣測的人物。

  這顯得很反常。

  須知,星河神教天陽殿、月輪殿、眾星殿的三位殿主的地位,大概和九天閣三位天祭祀地位相當。

  可冥王當初在面對第一天祭祀的時候,也都沒有像面對斗笠男子時這般忌憚和緊張!

  這讓冥王愈發意識到,這斗笠男子在星河神教中的地位,絕非是一個“護教使”那般簡單!

  “不聊這些,我已等待多年,而今總算等到你前來,也該談一談正事了。”

  斗笠男子神色已恢復如初,笑容溫醇。

  可場中的氣氛卻悄然壓抑下來。

  蘇奕道:“談正事自無不可,但在此之前,我想知道抬棺老鬼和崔龍象是生是死。”

  斗笠男子皺了皺眉,輕嘆道:“這可有些麻煩了。”

  蘇奕心中一沉,道:“你殺了他們?”

  斗笠男子擺了擺手,一指輪回池中央的黑色寶船,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隨著他抬手指過去,黑色寶船忽地微微一顫,光霞涌動,在虛空中浮現出一道光幕。

  那是輪回池底部的景象。

  一個頭戴玄冠的老者,被鎮壓在黑色寶船之下,須發散亂,怒目圓睜,額頭青筋爆綻。

  他的軀體寸寸裂開,血肉模糊,可兀自用雙手撐著船底,雙臂的肌膚早已被碾碎,露出的骨骼都出現許多裂痕。

  血腥、慘烈!

  抬棺老鬼!

  蘇奕心中一揪。

  這老家伙明顯被鎮壓了許久,重傷垂死!

  這一瞬,冥王敏銳察覺到,蘇奕那頎長的身影微微僵硬了一下,神色已變得淡漠平靜之極!

  這是蘇奕動怒的征兆。

  當初在面對他的徒弟火堯時,便是如此。

  無疑,這抬棺老鬼的遭遇,徹底激怒了蘇奕!

“在我抵達此  地時,曾向他討教輪回的奧秘,可他卻不肯予我指點,無奈之下,我只能動用一點手段,將其鎮壓于此。”

  斗笠男子輕嘆一聲,搖頭道,“我實在想不明白,他為何非要這般倔犟。”

  蘇奕沉默片刻,問道:“崔龍象呢?”

  斗笠男子道:“我不知道他是誰,不過,想來應該也在的。”

  說著,他抬手一點。

  湖中央的黑色寶船忽地發光,映現出寶船內的景象。

  就見十丈長的寶船內,實則另有乾坤,宛如一方廣袤的虛空般,一條浩浩蕩蕩的星河奔騰其中。

  星河內,無數星辰燃燒,洶涌著璀璨的神焰,一眼望去,那整條星河似乎都在發光,照徹虛空十方,煌煌無量!

  而在星河中央,則有著一個由星輝神焰構建而成的巨型牢獄。

  牢獄內關押著許許多多身影。

  有男有女,樣貌不同,但神色間皆寫滿絕望和惶恐。

  而在牢獄一角,坐著一個高冠古服,須發潦草的老者,雙眸閉合,枯坐不動。

  當看到這老者時,蘇奕眼眸一縮,崔龍象!

  無疑,那黑色寶船就是在過往十多年間鬧得幽冥天下沸沸湯湯的神秘黑色冥船!

  那座星河牢獄內所關押的,便是過往那些年里,在苦海上離奇失蹤的強者!

  “說來慚愧,為了引起你蘇玄鈞的注意,過往那些年,我也不得不動用這小舟的力量,在外界掀起一些動靜,如此,才會讓人們注意到這葬道冥土橫空出世的跡象。”

  斗笠男子有些自嘲道,“若非如此,我可不屑用這般不上臺面的手段來布局。”

  而后,他目光看向蘇奕,“還好,你終究還是來了,我這些年的等待和布局,總算沒有白白浪費。”

  冥王這才意識到,原來黑色冥船的出現,最終目的是為了引誘蘇奕前來!

  一想到這,她心中莫名地有些復雜。

  堂堂玄鈞劍主,以往何等睥睨和風光?

  可在他轉世歸來,前往這苦海之后,先是其真傳弟子火堯利用老瞎子和桃都山君進行布局,試圖將其擒下。

  可誰曾想,這僅僅只是開始。

  當抵達這輪回地之后,才讓人猛地意識到,很多年前,就已經有人布局,以抬棺老鬼為人質,以黑色冥船為誘餌,為的就是引誘他蘇玄鈞前來!

  被徒弟算計,被外敵算計,每次都如上鉤的魚兒般,不得不鉆進一場又一場殺劫中!

  冥王捫心自問,換做是她的話,怕是早已被激起怒火,不顧一切大開殺戒。

  可出乎她意料,卻見蘇奕神色波瀾不驚,道:“既然你的目的已經達到,是否可以放了他們?”

  斗笠男子搖頭道:“他們不是人質,自然不可能進行交換。更何況……”

  他抬起頭,清澈的眸看著蘇奕,微笑道,“你覺得,我需要用他人的性命來威脅你屈從嗎?”

  他布袍著身,腳踩芒鞋,氣質溫醇如春風。

  可此時,隨著這番話說出,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由內而外的睥睨和自信。

冥王心神顫栗,有那么一瞬,她感覺面對的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片浩瀚的星空,浩瀚、深沉、無垠廣大!

  讓人憑生渺小如沙塵般的感覺。

  蘇奕眼眸悄然瞇起來,他也察覺到這斗笠男子的可怕。

  他語氣愈發淡然,“這么說,我即便交出你想要的東西,你也不會放人了?”

  斗笠男子點了點頭,顯得很有耐心,解釋道:“那抬棺老鬼不識抬舉,自當予以懲罰。至于那些被困‘星河之籠’內的角色,只能怪他們貪心作祟,被困其中,咎由自取。”

  頓了頓,他笑說道:“當然,你必然認為我太過獨斷和霸道,但那是你的觀點,在我眼中,他們……該罰!”

  蘇奕直言道:“說說吧,你在此布局,所圖何事?”

  斗笠男子認真說道:“我需要真正的輪回轉世之秘,而不是分散在這片天地中的那些殘碎破敗的輪回秩序,你曾在這輪回池內開啟輪回之路,如今已經轉世歸來,相信你應該最清楚,我要的是什么。”

  真正的輪回轉世之秘?

  冥王一怔,旋即就琢磨出一些味道。

  無論是在枉死城內的那座墓碑上,還是在仙葫山的轉生臺上,皆烙印著一些和輪回有關的秘密。

  也是后來,她才從蘇奕口中得知,構建成輪回的規則力量,并不僅僅只有一種。

  像轉生臺上的轉生規則、輪回池內的沉淪規則,皆是構成輪回的一部分規則力量。

  但它們皆代表不了輪回!

  無疑,斗笠男子要的,是完整的輪回之秘!

  聽到斗笠男子的話,蘇奕并不奇怪。

  他揉了揉眉宇,道:“早知如此,根本無須廢話,直接殺了你,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說著,他抬手將腰畔三寸青玉葫蘆摘下,托在掌心。

  “殺了我?”

  斗笠男子怔了一下,似感覺很有趣,笑道,“在這星墟舊土般的玄黃星界,前世的你或許可以獨尊于世,劍壓天下,可在我眼中,前世的你也終究太弱了,更別提……現在的你要遠遠遜色于前世。”

  言辭并無不屑,可那種儀態和話語中流露出的意味,卻有高高在上的俯瞰之意!

  不過,當他目光看到蘇奕掌間的三寸青玉葫蘆時,不由泛起一抹訝異之色,道:“此寶不俗,實屬難得。也罷,既然你已經一心求戰,我便成全你,也讓你……敗一個心服口服。”

  溫醇如酒的聲音還在回蕩。

  一縷蒼茫縹緲的劍吟炸響。

  蘇奕掌間,青玉葫蘆爆綻一抹空靈剔透的青霞,光焰萬丈,照得天地一片明亮。

  這一瞬,冥王眼前刺痛,肌體生寒。

  還不等她反應,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一蓬如若燃燒般的星輝神焰在蘇奕身前三尺之地轟然炸開。

  附近虛空都猛地乍現,毀滅般的力量洪流肆虐擴散。

  遠處,斗笠男子訝然出聲:“好快的劍!”

  之前,他在說話時,心念轉動間,一道璀璨星輝神焰,已經無聲息地籠罩向蘇奕,試圖將蘇奕一舉鎮壓。

  誰曾想,蘇奕竟第一時間察覺,并一劍破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