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五章 輪回池 人間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聽到蘇奕的話,斗笠中年不由笑起來。

  笑容和煦,不摻雜任何情緒,故而顯得很純粹。

  他聲音醇厚中帶著一絲直抵人心的力量:“是你們殺了我那些屬下吧?”

  一句話,讓蘇奕和冥王頓時意識到這斗笠中年是誰了。

  星河神教眾星殿那位護教使。

  一個連藍衫男子云齊也不知其姓名,身份特殊的大人物!

  “不錯。”

  蘇奕坦然道。

  斗笠男子絲毫不見惱怒,笑道:“那你可否說說,船頭那把劍究竟厲害在哪里?”

  他似是一點都不在意那些云部護教眾的死活。

  反倒是,很好奇蘇奕會如何評價那一把造型獨特的十字戰劍!

  這讓冥王心中愈發忌憚。

  卻見蘇奕搖頭道:“一道虛幻的影子而已,雖看起來厲害,但卻不知道究竟是否真的很厲害。”

  斗笠男子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有些意思,我已在此等你很久,快來吧。”

  那醇厚的聲音還在回蕩,斗笠男子的身影已無聲無息地憑空消失不見。

  冥王吃驚道:“那家伙知道你會來?”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應該如此,看來……這次可碰到了一個棘手的角色,說不準抬棺老鬼和崔龍象都已經被這家伙擒住。”

  冥王玉容一陣變幻不定,道:“若如此的話,麻煩可就大了。我很懷疑,這來自星河神教的家伙,也是沖著輪回奧秘來的!”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他既然一直在此等我前來,就證明他所圖謀的事情,還不曾成功,而我身上,定然有他所需要的東西,這就足夠了。”

  “走吧,去見識見識這家伙真正的能耐。”

  說著,蘇奕邁步前行。

  冥王跟隨其后。

  原本,她以為蘇奕會為此憂心忡忡,可卻發現一路上蘇奕從容如舊,氣息超然恬淡,似天塌地陷,也不會皺一下眉頭般。

  很快,一陣潮水洶涌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遠處天地間,霞光氤氳,神圣氣息彌漫。

  隱約還能看到,一株參天大樹的影子,接天通地!

  當靠近過去,就見這株大樹大到無法想象,僅僅樹干便仿似一座雄峻的山峰,大樹根須像一條條蜿蜒的虬龍般蔓延而開。

  可詭異的是,這株大樹一半生機盎然,蒼翠欲滴,枝葉參差濃密,飄灑下如霧似的綠霞。

  另一半則枯萎干癟,生機全無,光禿禿的枝椏連一片葉子都沒有。

  一生一死,一枯一榮,截然不同的對立景象,卻一起出現在一株大樹之上,匪夷所思。

  當看到此樹的第一眼,冥王猛地想起一個傳聞——

  傳聞在輪回本源之地,生著一種獨特的神木,一半為陽,代表新生與開始,一半為陰,代表死亡與終結。

  生與死,顯化為枯榮之象,陰陽互換,生死輪轉!

  這便是輪回神木!

  據說這等神木的根須,可勾連輪回,枝椏可貫穿陰間與陽世,而生長其上的葉子,則烙印著和輪回有關的秘密。

也有傳言說,陰曹地府的至高神器“幽冥錄”,便是  由輪回神木的一截樹心煉制而成。

  甚至還有傳言說,就連六道司執掌的“六道盤”、裁決司執掌的“判官筆”,都和輪回神木有著不可切割的關聯!

  當然,這些都是傳聞。

  冥王唯一敢確信的是,眼前所見的這一株大可撐天的神樹,定然就是輪回神木!

  旋即,冥王星眸收縮。

  就見輪回神木底部的密集根須,大多數都已斷裂成,像密集散亂的巖石般分布在那。

  甚至,仔細辨認的話,輪回神木那一半的生機,也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死氣之中,許多枝葉都已枯萎!

  “這輪回神木莫不是曾遭受重創,以至于本源力量已經嚴重流逝?”

  冥王暗自心驚。

  蘇奕只端詳輪回神木片刻,就看向更遠處。

  那里有著一座湖泊,湖泊已快要干涸。

  一艘黑色寶船孤零零漂浮在湖泊中央。

  湖泊四周,是六座道場,但都已破損傾塌,化作廢墟。

  此時,一道身影獨自立在一處道場廢墟上,正在端詳一座傾倒在地的神像。

  這身影一襲布袍,腳踏芒鞋,頭戴斗笠。

  正是之前見過的那個斗笠男子。

  “據說從亙古至今的歲月中,只有一人喚醒了輪回內的秩序力量,由此開啟了一條早已斷絕萬古的輪回之路。”

  似察覺蘇奕抵達,斗笠男子開口,聲音醇厚如酒。

  他沒有回頭,兀自在凝視那座傾塌的神像。

  輪回池!

  冥王這才意識到,那一座快要干涸的湖泊,原來就是傳聞中由輪回秩序構建出來的輪回池!

  據說在很久以前,陰曹地府的六道司,就分別掌控著一部分屬于輪回池的力量,能夠輕易將遭受裁決司審判的囚徒打入輪回,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當然,也能夠幫人實現輪回轉世!

  只不過,早在亙古時期,隨著陰曹地府覆滅,有關輪回池的一切,早已成了虛無縹緲的傳聞。

  “看來,你早已知道我的身份了。”

  蘇奕走上前,目光看向湖泊中央的黑色寶船。

  之前在回流山之巔映現的,乃是此船的一道幻影,此時走近了蘇奕才發現,此船無比神異。

  須知,這湖泊雖然快要干涸,但其中的湖水乃是由組成輪回秩序的“沉淪規則”所衍化!

  別說一般的皇者,就是皇極境人物,只要被沉淪規則的力量沾染,就會被鎮壓湖泊之內,道軀爆碎,神魂永世沉淪!

  而此時,那黑色寶船則在湖水之上浮沉,它通體純黑如墨,似鐵非鐵,看不出質地,可卻能承受住沉淪規則的力量!

  可想而知,此船何等神異。

  “你的身份,并不難猜,更何況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此等待,很清楚在當今這早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中,除了那抬棺老鬼之外,只有一人能夠進入此地。”

  說到這,斗笠男子微微側頭,清澈若嬰孩的眸看向蘇奕,“那就是你蘇玄鈞。”

  話語溫醇,徐徐如春風,像老友間在攀談般,讓人渾感受不到任何不適。

  可冥王的內心卻空前緊張起來。

  是和這斗笠男子接觸,就越讓人感受到此人的可怕,讓冥王這等修行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存在,都有著一種如見神祇般的壓抑之感!

  蘇奕哦了一聲。

  他沒有理會斗笠男子,目光自顧自看向船首處。

  那里插著一柄十字戰劍。

  不過并非是幻象,讓蘇奕一眼看到,劍柄和劍身組成的“十”字中央,鐫刻著兩個簡簡單單的字跡:

  人間!

  這兩個字的筆跡太尋常了,渾看不出一絲獨特神韻。

  就如人世間所能見到的任何尋常之物般。

  可當蘇奕看到此劍,內心卻感受到一絲說不出的情緒。

  一把有著開天辟地,橫壓十方之勢的戰劍,劍柄則有周而復始,圓滿如一的神韻。

  偏偏這樣一把劍上,鐫刻“人間”二字,就如一縷閃電擊中蘇奕內心的一根弦,憑生一種莫名其妙的寂寥滋味。

  似孤寂、似悵然、似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的落寞!

  “這……”

  蘇奕心中微震,深邃的眸深處罕見的浮現一抹恍惚。

  一把劍而已,卻在無聲息之中,帶給自己心境一種孤寂落寞之意!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現在,你覺得這把劍如何?”

  斗笠男子笑問道。

  他負手于背,聲如晨鐘暮鼓,醇厚的聲音在四周回蕩,令人感受到一種無形的神韻,如仙似神,超脫于世!

  “此劍不屬于你。”

  蘇奕直言道,“并且,正是在此劍的鎮壓之下,讓那艘黑色寶船的本源力量遭受到禁錮。”

  斗笠男子怔住,眼神變得微妙起來。

  他凝視著立在輪回池畔的青袍少年,感受著從少年身上彌散出的那種恬淡從容之意,他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復雜起來。

  “不得不說,你真的很像我認識的一個老朋友。”

  斗笠男子感慨,眼神泛起滄桑氣息,似是在追憶,“不過,你身上沒有他那種足可震爍萬古、睥睨星空的傲意。”

  頓了頓,他似感懷般,呢喃道:“那人曾說‘天上縱有仙神,見我也須盡斂眉!若不然,我自當于人間斬仙’!”

  說到最后,斗笠男子油然生出無限感慨。

  蘇奕挑眉,“你那位老友很狂嘛。”

  斗笠男子啞然失笑,“狂嗎?一點都不,那是你不知道他有多厲害。”

  說著,他一指湖泊中央黑色寶船上插著的那柄十字戰劍,“那把人間劍,便是他所留,正是此劍,當初毀了我半世道業,一腔心血!至今如一道禁錮,鎮在我的小舟之上……”

  斗笠男子神色很復雜,感慨中帶著欽佩,也有一抹揮之不去的恨意,以及忌憚!

  蘇奕這才動容,道:“原來,你口中的老友便是此劍的主人,若如此,倒的確是一個了不得的存在。”

  他是劍修,焉能看不出,這被稱作“人間”的十字戰劍,何等之神異?

  而此劍的主人,竟讓這斗笠男子忌憚仇恨之余,也不得不欽佩三分,可想而知,的確是一個厲害人物!

  “他是誰?”

  這一刻,蘇奕也不由勾起一絲好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