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四章 黑色冥船 十字戰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冥王從極度的緊張中清醒時,就看到了一雙明亮深邃的眼睛,以及那一張熟悉的清俊臉龐。

  她心中頓時安穩不少。

  可當察覺到自己那近乎于羞人的姿態時,冥王直似觸電般松開緊緊抱著蘇奕左臂的玉手,退后一步。

  而后,她絕美的容顏發燙,紅暈漸染,罕見地有些忸怩,道:“剛才……我只是有點緊張。”

  蘇奕唇角微微翹起一道弧度,“嗯,感受到了。”

  冥王:“???”

  什么叫……感受……到了?

  她暗自深呼吸一口氣,故作淡定,嫵媚的星眸掃視四周,不著痕跡轉移話題道:“我們這是在何地?”

  蘇奕笑了笑,道:“前往輪回地的空間甬道。”

  說著,已邁步朝前行去。

  這條甬道直似虛幻般,空間力量如五彩斑斕的光霞般扭動飛舞,但卻給人以異常穩固的感覺。

  冥王玉手下意識撫了撫胸口,內心生出羞恥之感。

  剛才,自己竟被嚇得差點鉆那家伙的懷里!

  “快跟上。”

  前邊傳來蘇奕的聲音。

  冥王怔了一下,不敢再胡思亂想,摒棄雜念,邁著纖細筆直的大長腿追上去。

  很快,她就恢復以往的從容。

  畢竟是早在亙古時期就名震天下眾生,敢于去和陰曹地府叫板的強大存在,自然不會因為一些羞恥的情緒就亂了心神。

  不過,一想到自己又是主動被蘇奕牽手,又是緊緊抱著對方臂膀,冥王內心還是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做好準備,馬上就將抵達輪回地,那是一個極為禁忌的秘境世界,稍有不慎,便會遭劫而亡。”

  蘇奕吩咐道。

  在空間甬道前方,浮現一道熾白的光影。

  那是抵達輪回地的入口。

  說話時,蘇奕掌心一翻,將三寸青玉葫蘆取出,掛在了腰畔。

  而后,他又取出浮屠生死印,遞給冥王。

  這件來自九天閣第一天祭祀手中的至寶,已徹底被抹掉了藏于其中的一道意志烙印。

  現在交給冥王,也算物歸原主。

  冥王接過浮屠生死印,心中也警惕起來。

  很快,兩者抵達空間甬道盡頭,當掠過那一道熾白的光影時,身影頓時被一股空間力量裹挾著,眼前一陣斗轉星移。

  當視野恢復清晰,一片陌生的黑暗世界出現在眼前。

  這片世界的天穹龜裂破碎,狹長的裂痕縱橫交錯,如蛛網般在虛空中蔓延而開,仿似隨時會塌陷下來。

  有的天穹碎片,甚至距離地面并不遠。

  大地上寸草不生,彌漫著淡淡的灰暗霧靄,如若一片被遺棄的殘破世界般。

  一眼望去,滿目荒涼蕭瑟。

  “這就是輪回地?”

  冥王星眸微凝。

  她敏銳感受到,此地有一種致命般的禁忌氣息在涌動,混亂駁雜,恐怖無邊。

  遠處,一塊天穹碎片墜落,化作燃燒的空間力量轟然炸開,光雨席卷,那里的虛空頓時動蕩翻騰,地面都被吞噬一大塊。

  這讓冥王心顫。

那天穹碎片分明是一種晦澀的空間規則力量,卻似  凋零一般,墜落于天地間,轟然炸開。

  那等擴散出的毀滅氣息,哪怕隔著很遠,都令人不寒而栗。

  冥王絕美的玉容已變得凝重起來。

  她敢肯定,若讓那天穹碎片砸一下,便是換做她的本尊在此,怕都得遭受重創!

  至于這具分身,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據我一個老友說,亙古時陰曹地府的覆滅,就和此地有關,這里原本覆蓋著完整的‘六道輪回’規則,但卻不知因為什么緣故,遭受了一場大劫,讓得輪回秩序遭受重創,就此殘碎。”

  蘇奕眼神泛起追憶之色。

  當年,他和抬棺老鬼曾一起來過此地,也曾聽抬棺老鬼聊起過這些過往秘辛。

  “走吧。”

  蘇奕邁步朝前行去。

  他收起了擂仙槌,而在其右手之間,則縈繞著一縷縷呈灰白色的光霞,如霧靄般氤氳,照徹十丈范圍的虛空。

  “轉生規則的奧義?”

  冥王吃驚。

  她如今已經知道,轉生規則是構成輪回的一部分大道奧義。

  前不久蘇奕在轉生臺渡劫成皇室,她就曾見識過這等規則力量的恐怖。

  只是她卻沒想到,蘇奕竟然已經將這等規則奧義掌握在手!

  旋即,冥王意識到一個問題,道:“按你所言,這片天地充斥的那一股禁忌氣息,莫非就是殘碎的輪回秩序力量?”

  “不錯。”

  蘇奕點了點頭,“我以轉生法則的力量為‘燈’,自可帶著你在這片天地中穿行,可若沒有轉生法則……你我必然寸步難行,一旦強闖,有死無生。”

  冥王不由悚然。

  她略一觀察,果然就發現,隨著蘇奕前行,一路上那些支離破碎的天穹碎片一動不動,甚至在碰觸到那燭照十丈范圍的轉生法則光霞時,前路上的天穹碎片還會主動讓路。

  這等一幕,看得冥王一陣驚奇。

  “那當年你又是如何來到此地的?”

  冥王忍不住問。

  “自然是我那位老友帶著。”

  蘇奕隨口道。

  當年,抬棺老鬼便是用“轉身法則”的力量,和蘇奕在這輪回地中闖蕩。

  兩者一邊交談,一邊前行。

  這殘破的天地間,生機枯竭,荒蕪凋零,根本沒有任何活物。

  足足半刻鐘后,冥王嬌軀一僵,星眸睜大,“道友,你看那是……”

  遠處天地間,出現一座光禿禿的陡峭山峰。

  無數空間力量如溪流般,從山腳處蔓延而上,涌向山峰之巔,形成一種“倒流上山”的奇觀。

  可怕的是,那溪流是由空間力量匯聚而成!

  而在山巔位置,則懸浮著一座黑色寶船,足有十丈長,通體呈現出夜色般的純黑色。

  無數空間力量如溪流般涌上山峰之巔后,便源源不斷地被那一艘黑色寶船所吞噬。

  給人的感覺,那黑色寶船簡直像一個黑洞,吞納萬流!

  蘇奕眼瞳驟然一凝。

  他認得這座山風,名喚“回流山”,空間力量涌上山巔之后,會反哺到這片天地之中。

  不過,在上次他前來輪回地的時候,可根本不曾見過那回流山之巔的黑色寶船!

  “難道是那艘神秘的黑色冥船?”

  冥王做出猜測,絕美的玉容驚疑不定。

  過往那些年,苦海深處出現了一艘神秘冥船,凡是見過此船的強者,無論修為強弱,皆離奇失蹤。

  而此船的出現,更被視作是“苦海劇變”的起源,世間修士皆認為,正是這黑色冥船引來了苦海上的諸多劇變!

  就連裁決冥尊崔龍象,也因為見到那黑色冥船而離奇失蹤!

  而在蘇奕他們前來時,老公雞曾說過,他曾得到崔龍象留下的信箋,言稱那艘黑色冥船,極可能就是來自葬神遺跡。

  故而,當看到那回流山之巔的黑色寶船時,冥王才會做出這般揣測。

  “應該就是它。”

  蘇奕眸光明滅。

  那艘黑色寶船的形似一尾靈魚,兩端狹窄,中部寬大,其上還覆蓋著一層船篷。

  船首的位置,插著一柄造型奇特的戰劍。

  狹長的黑色劍身和橫直的劍柄呈“十字”形狀。

  而劍柄處,則繞著一圈黑色圓環。

  十字戰劍,劍柄繞圓環,那種造型極為怪異,可當看去時,卻給人一種無懈可擊的圓滿之意!

  只是,當蘇奕凝神望過去時,卻驀地發現,那黑色冥船只是一道虛幻的影子,而非真實。

  以至于無法真正看清楚,那船首插著的十字戰劍是否還有其他更多的玄機。

  “這把劍很厲害。”

  蘇奕輕語。

  劍身與劍柄呈十字,呈現出開天劈地、橫壓十方的大勢,讓人一眼看去,就感到撲面而來的肅殺凌厲之氣,如面對天罰審判般。

  而劍柄四周圍繞的圓環,則有周而復始、圓滿如一的神韻。

  圓環內的劍柄,恰似“一元復始”。

  “有多厲害?”

  忽地,一道醇厚如晨鐘暮鼓般的聲音響起。

  而后,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不遠處。

  蘇奕和冥王心中一凜,齊齊抬眼看去。

  這是一個男子,頭戴斗笠,一襲布袍,腳踏芒鞋,身影頎長,一半面容遮掩在斗笠陰影下。

  不過,仔細看的話,不難看清楚,這男子看似三四十歲的中年,面頰清瘦,頜下蓄著柳須,鬢角霜白。

  他眼眸清澈明亮如嬰孩,可當轉動時,卻似有歲月浮沉其中,不經意流露出風霜滄桑之氣。

  當看到此人,冥王瞬息如墜冰窟,遍體生寒,神魂和心境皆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她渾身都緊繃起來,如臨大敵。

  須知,她眼前雖是一道分身,可滅殺尋常的玄幽境角色也不在話下。

  可此時,僅僅面對一個突兀出現的斗笠中年而已,竟讓她感到一種窒息般的壓力。

  恰似麋鹿遇到老虎,那是一種發自本能的忌憚!

  蘇奕也瞇了瞇眼眸,斗笠男子身上的氣息,的確可以用深不可測,不可揣度來形容。

  不過,他倒也并不慌亂,若有所思道:“看你這打扮,莫非是那艘船的主人?”

  此人頭戴斗笠,若再披著一層蓑衣,完全和捕魚為生的漁翁沒什么兩樣。

  漁翁自然不可能沒有船。

  而那回流山之巔就有一艘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