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三章 溫香軟玉 撩人心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前有狼,后有虎。

  進退維谷!

  不過,在冥王眼中,這所謂的虎狼,或許可以威脅到當世其他玄幽境皇者的性命。

  但在蘇奕面前,和紙糊的也沒區別。

  故而,她愈發從容,星眸環顧這三個來自星河神教的強者時,就如同看著三個死人。

  那眼神,讓紫袍男子三人皆很不舒服。

  他們對視一眼,皆直接出手。

  位于前方的紫袍男子祭出一桿銀色戰矛,身影暴沖殺來,銀色戰矛劃破長空,掀起燃燒般的璀璨星輝。

  幾乎同一時間,位于后方的華袍老者和白袍男子也奔襲而來。

  華袍老者催動一柄銳利無匹的道劍,劍氣森森,爆綻出絢爛的劍芒,如若暴雨傾盆。

  白袍男子則甩動一條血色鎖鏈,鎖鏈上掛滿寸許長的和雪白獠牙,鎖鏈騰空,剛猛無匹,震碎虛空。

  三位星河神教的強者不動則已,一動便是雷霆萬鈞的一擊!

  無疑,藍衫男子云齊的死,讓他們皆不敢保留,在動手時就動用全部實力。

  面對這等前后夾擊,蘇奕屹立原地不動,深邃的眸古井不波。

  而在手中,擂仙槌如劍鋒揚起,于剎那間當空一斬。

  喀嚓!

  銀色戰矛斷成兩截。

  從前方暴沖殺來的紫袍男子軀體猛地一僵,而后裂開。

  竟是被一劍劈成兩半!

  “這……”

  這一剎,華袍老者和白袍男子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一劍,便殺了他們一位同伴!!

  那干脆利索的血腥一幕,讓他們差點都不敢相信,內心遭受到莫大沖擊。

  他們的身影尚未沖來,硬生生在半空中停頓,轉身朝遠處逃去。

  而在他們額頭上,冷汗直冒。

  兩人的確被徹底嚇到,肝膽欲裂。

  須知,作為星河神教云部護教眾,他們執掌星寂法則之力,無論前往哪個世界位面行動,皆如“天道”的使徒般,掌握的力量足以碾壓同境人物,并且能跨境殺敵,無往不利。

  可現在,對付一個玄照境初期的角色而已,一照面之下,他們這邊就有一位同伴被誅!

  這無疑太可怕!

  “逃得了么?”

  一縷淡然的聲音響起。

  落入華袍老者和白袍男子耳中,卻不亞于一聲炸雷。

  兩者齊齊色變,毫不猶豫祭出各自防御寶物,拼盡所有道行,進行抵御。

  便見兩者身上,星輝暴涌,如若燃燒的神焰,光沖天地,照亮山河,彌漫出的大道威能之盛,令十方云層皆崩。

  可隨著兩道灰濛濛若幽暗夜光的劍氣橫空一閃。

  轟!轟!

  漫天燃燒的星輝爆碎潰散,而覆蓋在華袍老者二人身上的防御力量和寶物,也是齊齊炸碎。

  兩者佇足的那片天地,都陷入毀滅般的力量洪流之中。

  而在冥王的目光注視下,華袍老者和白袍男子的身影皆似燃燒的紙人般,灰飛煙滅!

  縱使早已預料到,這些星河神教的強者不是蘇奕的對手,可當看到他們這般不堪一擊,依舊超乎冥王的想象,為之震撼。

也是此時,她才意識到  之前在萬流山閻羅殿內的時候,蘇奕若要殺那藍衫男子云齊,只需一劍便可!

  “也對,早在靈輪境的時候,他就能殺玄照境皇者如殺雞,并且動用底牌的話,足以重創和鎮壓他那個玄幽境中期的徒弟火堯。”

  “而今,他渡過一場詭異大劫,已是玄照境道行,其掌握的那神秘力量,又天生克制星寂法則,殺這些星河神教的玄幽境強者,自然是勢如破竹,輕而易舉。”

  “當然,他若殺我,怕也不費吹灰之力了……”

  冥王怔怔,星眸明滅。

  與此同時,蘇奕輕吐了一口氣。

  滅殺這樣的對手,讓他根本興不起多少成就感。

  歸根到底,還是依仗了九獄劍的力量罷了。

  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自從渡過那一場詭異大劫,踏足玄照境之后,蘇奕明顯感受到,自己在動用九獄劍的力量時,已不像以前那般,會消耗巨大的道行。

  在以前,哪怕是靈輪境大圓滿時的他,在動用九獄劍的力量時,最多在支撐片刻之后,一身力量就會瀕臨油盡燈枯的地步。

  可現在不一樣了。

  像此時滅殺那三個對手,也僅僅耗掉不足一成的力量罷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看來,這樣的變化應該和九獄劍上那一條神鏈的消散有關。”

  蘇奕暗道。

  踏足玄照境后,九獄劍所鎮壓的九條神鏈中,那一條代表著前世道業的神鏈已崩碎瓦解,化作晦澀的道業氣息縈繞在九獄劍四周。

  而這樣的變化,無疑讓蘇奕在動用九獄劍時,變得比以前容易了許多,也省力了許多。

  “你確定要跟我一起前往輪回地?”

  蘇奕目光看向冥王。

  冥王頓時從紛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她抬眼看向遠處,那里的天地扭曲動蕩,懸浮著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如若潮水般的空間力量在其中旋轉奔涌,神秘滲人。

  “確定。”

  冥王攏了攏耳畔發絲,絕艷嫵媚的臉龐浮現一抹憧憬之色,“哪怕遇到危險,毀掉的無非是一道分身罷了,可若不去……我這輩子怕都會陷入后悔中。”

  在路上,她已了解到,蘇奕前世曾探尋過諸多和輪回有關的秘密。

  諸如枉死城中那座墓碑、轉生臺上鐫刻的轉生規則等等。

  可那些僅僅只蘊藏著一部分輪回的奧秘而已。

  而真正讓蘇奕實現輪回轉世的秘密,實則藏于“輪回地”內!

  這讓冥王如何不好奇?不憧憬?

  蘇奕不再多勸,邁步虛空,來到那天地間懸浮的巨大空間漩渦前。

  “把手給我。”

  蘇奕探出左手。

  冥王一怔,輕咬紅潤的唇,將那柔滑無骨似的玉手伸出,輕輕搭在了蘇奕掌心。

  而后,她的玉手被蘇奕緊緊握住。

  這一瞬,一股觸電似的異樣感覺涌上心頭,讓冥王嬌軀不易察覺地微微緊繃起來。

  雖然她修行了漫長歲月,見慣世事浮沉,滄海桑田,可這還是頭一次被男人握著玉手,表面看似從容如舊,內心實則涌起諸般異樣的滋味。

  似羞赧,似顫栗,似緊張,難以描摹。

  “很緊張?”

  蘇奕有些奇怪地看了冥王一眼。

  這嫵媚驚艷的女人,明顯微微有些不自在,那挺拔傲人的綽約嬌軀都微微有些僵硬。

  就如情竇初開,羞澀緊張的少女第一次被異性肌膚相接般,那明艷美麗的俏臉都帶著一絲壓抑著的忐忑。

  “有……有嗎?”

  冥王故作淡定,只是眼眸卻下意識避開了蘇奕的目光。

  蘇奕笑起來,指尖屈攏,故意在冥王那滑膩柔軟的掌心劃撥了一下。

  “你……”

  就如最柔嫩的蓓蕾被蜜蜂采了一口,冥王嬌軀一顫,猛地睜大星眸,惱火似的瞪著蘇奕,她絕艷的玉容泛起惱羞之色,雪白的鵝頸都泛起一層薄粉似的緋紅。

  蘇奕大大方方道:“放輕松些,待會進這空間漩渦時,萬一自亂陣腳,反倒會牽累我。你也清楚,那空間規則的力量何等狂暴,一個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冥王挺翹的瓊鼻發出一聲哼聲,道:“占我便宜,還道貌岸然掩飾,你蘇玄鈞可真無恥。”

  蘇奕哦了一聲,收起手掌,道:“你既然這么認為,那你自己想辦法進那空間漩渦。”

  說著,邁步就要行動。

  冥王頓時一呆,這家伙……怎么就可以這樣!?

  占便宜都這般理直氣壯?

  “喂!”

  冥王沖上去,怒氣沖沖,“蘇玄鈞,你有點風度行不行?只說了你一句而已,至于么?”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不至于,那你可還需要幫忙?”

  冥王微微有些不自在,聲音含糊地嗯了一聲。

  蘇奕直接伸出左手,“喏,自己握住。”

  冥王:“……”

  她星眸含怒,恨不得咬這混蛋一口。

  可最終……

  她還是忍氣吞聲,主動伸出軟玉似的柔荑,握住了蘇奕的手掌。

  一股說不出的羞恥感也是涌上冥王心頭,才剛說那家伙無恥,自己反倒主動又伸出了手……

  這……

  還好,蘇奕似沒有在意這些,道:“走了。”

  他一手緊握冥王的玉手,一手催動擂仙槌,朝那巨大的空間漩渦中掠去。

  轟隆!

  當掠入其中,恐怖的空間法則如山崩海嘯般轟震旋轉,產生恐怖無邊的撕扯毀滅威能。

  那一瞬,冥王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視野所見的景象扭曲斑斕,致命般的危險刺激她毛骨悚然,盡在咫尺的空間毀滅波動洶涌咆哮,讓她內心震顫,再無法淡定,出于本能下意識緊緊抱住了蘇奕的左臂,傲人的嬌軀都恨不能掛在蘇奕身上……

  蘇奕全力催動擂仙槌,抵抗著那狂暴的空間力量。

  他很淡定,因為前世就曾來過,很清楚這一條通往輪回地的空間漩渦力量,該如何抵消和化解。

  直至穿過那空間風暴,進入漩渦深處。

  蘇奕忽地感覺臂膀被一對高聳的柔軟狠狠擠壓著,縱然擱著衣衫,依舊能感受到一股驚人的彈性和柔膩。

  蘇奕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出“波瀾壯闊”四個字。

  側頭一看,就見冥王閉著眼眸,緊緊環抱著自己左臂,傲人的綽約嬌軀都快貼靠在自己身上。

  溫香軟玉,撩人心魄。

ps:照舊2連,大家周末愉快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