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二章 玄黃星界 星墟舊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云翻騰,雷電閃爍。

  蘇奕揮動擂仙槌,和冥王一起朝前掠去。

  “道友,果然不出所料,有兩個星河神教的強者追上來了。”

  冥王星眸泛起一絲異彩。

  之前在啟程離開萬流山的時候,蘇奕曾傳音告訴她,待會行動時,留意身后的動靜,看是否有人追上來。

  而此時,她已敏銳察覺到這一點。

  “兩個?看來還有一個人不曾出現。”

  蘇奕若有所思,“此人要么守在輪回地之外,要么留在了萬流山附近,不過,不管如何,都已不影響大局。”

  之前他曾從云齊口中得知,此次前來葬神遺跡的星河神教強者,共有五人。

  一個是來自眾星殿的護教使。

  其他四人則是包括云齊在內的云部護教眾。

  而今,那個來歷特殊神秘的護教使早已進入輪回地,云齊也已遭難,就剩下其他三個護教眾。

  故而,蘇奕會有如此推斷。

  “是否要動手?”

  冥王有些蠢蠢欲動。

  “且再等等。”

  蘇奕說到這,忽地意識到一件事,問道,“相比起來,你們九天閣的天祈法則更厲害,還是星河神教的星寂法則更勝一籌?”

  冥王并未隱瞞,坦然道:“這在星空深處,并非什么秘密,既然道友想知道,我自不會隱瞞。”

  “無論天祈法則,還是星寂法則,皆是‘星空規則’的一種,皆誕生于一方星空的本源力量中,凌駕于世界規則之上。”

  “一方星空,囊括諸般世界位面,只要掌控這一方星空的法則力量,便可凌駕于諸般世界之上。”

  “像在天祈星界,分布大大小小諸多世界位面,可唯有九天閣掌控著誕生于天祈星界本源中的‘天祈法則’。”

  “在天祈星界的修士眼中,九天閣的地位和執掌天道的主宰也沒有區別。”

  “同樣,掌控星寂法則的星河神教,也是如此。”

  說到這,冥王攏了攏耳畔幽藍秀發,繼續道,“故而,當像我這樣的九天閣強者來到此地時,僅憑所掌握的天祈法則力量,便可力壓當世同境人物,甚至是跨境殺敵。”

  “而在當世修士眼中,我們所掌控的天祈法則,和大道災劫也沒有區別。”

  了解了這些,蘇奕不由點頭道:“和我推測的相差無幾,歸根到底,所掌握的大道層次不同罷了。”

  大道三千,并非實指,而是寓意世間大道無數。

  但各種大道之間,也有高低之分。

  就如冥王所言,一方星空之下,囊括諸般世界位面,誰能掌控這方星空最強大的大道力量,誰便是如若天道般的存在!

  蘇奕饒有興趣道:“那在你們眼中,這大荒諸天上下,是否存在一種如若天道般的星空規則?”

  冥王眼神微妙,搖頭道:“沒有,一方完整的星空,又被稱作是星界,比如我所前來的天祈星界。但道友所在的這片諸天世界,卻并非完整,所分布的世界位面,也支離破碎。”

頓了頓,她說道:“若道友有朝一日前往星空深處,定會發現無論是幽冥天下,還是大荒諸天,皆分布在一片混亂殘破的星空之中,根本無法探尋到  星空本源,自然不可能存在最強大的星空規則。”

  蘇奕眉頭不由微微一挑,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大荒諸天上下,之所以幾乎很難探尋到比玄道之路更高的道途,是否就因為,所在的這一方星空是殘碎的?

  “不過,我當年在前來幽冥時,曾聽掌教至尊說過,這片殘破的星空,最初時候被稱作‘玄黃星界’,在很久以前曾極盡絢爛和煌煌,被視作諸天星空一切大道的祖源之地,也曾涌現出許多足以令諸天萬界震顫的神話人物。”

  冥王眼神泛起追憶之色,“可惜,掌教至尊并未多談這些,他只說,玄黃星界的破敗,源自一場神秘的浩劫,浩劫之后,諸神葬滅,一切神話皆煙消云散,徹底淪為一方廢墟般的殘破星界。”

  “也是從那時候起,玄黃星界又被稱作是‘星墟舊土’。”

  極盡絢爛時,玄黃星界被視作一切大道的祖源之地,曾涌現震爍諸天萬界的神話人物!

  而當極盡凋零后,則淪為星墟舊土!

  這樣的傳聞,讓蘇奕也不由動容,內心震動。

  前世,作為獨尊諸天上下的玄鈞劍主,他曾翻閱無數古籍,也曾見到一些和“星墟舊土”有關的記載,但幾乎都是一鱗片爪,只知其名,不知其意。

  而今才知曉,這是對這方殘破星空的稱呼!

  而這方殘破星空,在最初時候,曾極盡絢爛與輝煌!

  “除此之外,你可還了解其他有關玄黃星界的事情?”

  蘇奕問道。

  冥王搖了搖頭,“那一場浩劫之后,有關玄黃星界的修行力量,近乎都已覆滅,再加上年代久遠,在這漫長歲月中,星空深處的修士大多都早已將玄黃星界徹底遺忘。”

  “便是我當初,也是聽掌教至尊談過幾句,語焉不詳。在之前,連我都不知道,這世上竟還有玄黃星界這等古老的舊土。”

  聽罷,蘇奕不由皺眉。

  的確,時光無情,漫長歲月更迭,終究會沖散和湮滅古老過往的痕跡。

  更何況,玄黃星界還曾歷經一場浩劫,諸神葬滅,神話不存。

  連自己以前都不曾聽說過這些,更遑論是其他人了。

  這一刻,蘇奕心潮起伏。

  擱在以前,他不會這般觸動,關鍵就在于,冥王所談起的古老秘聞太過驚世駭俗,遠超蘇奕的認知。

  “我前世修行問道十萬八千年,也都不知道這等秘辛,如此可見,玄黃星界當初所遭遇的那一場浩劫是何等可怕,近乎完全破滅了世間大道的傳承和延續,否則,必不會連一些典籍都不曾留下……”

  蘇奕暗道。

  “不過,當我真正抵達幽冥之后,才發現這已淪為‘星墟舊土’的玄黃星界,果然匪夷所思。”

  冥王帶著感慨道,“諸如輪回之秘,就是星空深處不曾存在的禁忌力量。”

  “還有那天命司的‘欺天草’,竟能化解我在九天閣立下的大道誓言,更是超乎我的想象,似這等神物,完全堪稱逆天。”

  說到這,她星眸異樣,盯著蘇奕道,“當然,最讓我震驚和不可思議的,是道友所掌握的力量!”

她直至如今都無法想象,在這早已沉淪沒落的星墟舊土上,怎會擁有能夠  克制天祈法則、星寂法則的大道力量。

  這完全顛覆她的認知!

  而一想到掌教至尊過往歲月中要找的,就是這等力量時,更是讓她內心震顫無比。

  也正因如此,冥王才會深刻意識到,縱使這星墟舊土般的“玄黃星界”遭受過一場神秘浩劫,縱使早已破敗凋零,可畢竟在最初時候曾極盡璀璨過,那等殘留下的底蘊,依舊超乎想象的厚重!

  蘇奕笑了笑,道:“這就和祖上曾闊過,而今家道中落的宗族有何區別?”

  了解這些過往秘辛,并未打擊到蘇奕,反倒激起他內心的好奇和求索欲望。

  如許世界,也才更有意思!

  也是此時,蘇奕才總算感受到來自冥王的一些誠意。

  須知,以往時候,這女人守口如瓶,根本不愿吐露這些秘辛。

  不過,就在蘇奕打算趁熱打鐵,看能否從冥王口中多套出一些秘辛時,冥王忽地道:“道友,那遠處的地方,莫不就是你說的秘境入口?”

  蘇奕收攏思緒,抬眼一看,便點了點頭。

  遠處天地間,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如若天地間張開的一張血盆大口。

  洶涌的空間波動如潮般在漩渦中旋轉,發出隆隆轟鳴之音,讓得那片天地也隨之變得扭曲、混亂起來。

  到了這里,天地間覆蓋的血色雷霆明顯變得稀薄起來,近乎于不存。

  驀地,遠處有著一道身影憑空而至。

  這是一個身著紫色長袍的男子,頭戴星云蓮冠,神色淡漠中透著一絲倨傲。

  他人還未靠近過來,嘴上已悠悠然開口:“兩位,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冥王眼神古怪,道:“道友,看來你不必擔心萬流山那邊了,這第三個云部護教眾,之前就駐守在秘境入口附近。”

  蘇奕嗯了一聲,道:“如此再好不過。”

  紫袍男子眉頭皺起,察覺到不對勁。

  眼前這一男一女太淡定了,有恃無恐,似早預料到他會出現。

  他在百丈外的虛空止步,試探道:“你們……早知道會碰到我?”

  “你還不算太笨。”

  冥王莞爾,星眸流盼,巧笑倩兮,“你覺得,是現在送你上路好,還是等你那兩個同伴抵達后,送你們一起上路好?”

  紫袍男子眼皮一跳。

  這時候,在蘇奕和冥王后方,一道嘆息聲響起:

  “師弟,看來他們早發現我們了,已不必再隱匿蹤跡。”

  聲音還在回蕩,一個華袍老者和一個白袍男子從遠處虛空中掠來。

  三個云部護教眾,一個在前,兩個在后,儼然對蘇奕和冥王形成包抄之勢!

  不過,無論是蘇奕,還是冥王,皆從容如舊,神色間都不曾發生過一絲變化。

  這本就在他們預料中,怎可能自亂陣腳?

  ps:怎么說呢,寫設定這種東西,費力不討好,但必須寫,因為劇情需要,也要為后文服務,童鞋們記不住沒關系,有個大致概念就好。

  輪回地也就是幽冥界最后一個大劇情了,尤其費思量,費心神,等寫完后,金魚會找個時間寫個總結,跟大家聊聊第一仙的鋪墊、劇情一類的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