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零一章 行勝于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氣死?

  蘇奕笑起來。

  作為星河神教云部的護教眾,云齊有著玄幽境初期道行,縱使脾氣再大,也不可能被氣死。

  他的死因很簡單,之前就負傷嚴重,再加上一身道行被廢掉,雪上加霜。

  直至那一顆被他視作救命稻草的“黑色靈珠”被奪,徹底讓他崩潰,才最終在急怒攻心之下,暴斃當場。

  見到蘇奕蘇奕在端詳黑色靈珠,老公雞不禁說道:“此物當時求救所用的寶物,剛才若是被那吊毛催動,非引來許多援兵不可。”

  話音剛落,就見那顆黑色靈珠在蘇奕掌中炸開,一道黑色神虹隨之鑿破虛空消失不見。

  老公雞頓時驚愕,“蘇老怪你瘋了?”

  蘇奕滿不在乎道:“這云齊之前說過,只要他死了,就會被星河神教的大人物察覺,既然如此,捏碎這靈珠之后,看看能引來多少變化。”

  老公雞略一思忖,沒好氣道:“你既然要引蛇出洞,何須再返回奪走這靈珠,簡直多此一舉。”

  蘇奕有些無奈道:“我也沒想到,這家伙在最后時刻拿出的寶物,會是求救所用。”

  他的確有些失望,原本以為云齊在最后時刻拿出的寶物,定然非同尋常,可誰曾想,卻和雞肋也沒區別。

  老公雞嘿嘿笑起來,道:“不過也不算壞事,畢竟也算把那吊毛活生生氣死了。”

  他樂不可支,幸災樂禍。

  不過,當和蘇奕一起離開偏殿,來到正殿時,老公雞的笑容猛地凝固。

  他看到了那一截被烤熟的雞翅膀。

  “我操那吊毛¥##”

  老公雞又是一陣破口大罵,他匆匆上前,痛惜地撿起雞翅膀,越看越生氣,猛地發力將這雞翅膀給徹底毀了。

  很快,夜落等人走進了大殿。

  當得知那來自星河神教的藍衫男子已斃命,眾人一點也不奇怪。

  不過,當得知蘇奕已捏碎藍衫男子的求救靈珠,打算“引蛇出洞”,眾人這才意識到,這次前來葬神遺跡的,并非只藍衫男子一個星河神教的強者!

  蘇奕已拎出藤椅,懶洋洋躺在其中,一邊飲酒,一邊和老公雞交談。

  而后,蘇奕才總算明白,為何當初老公雞會匆匆離開桃都山,前往苦海。

  原來,當初寫密信給老公雞的,正是火堯!

  火堯以玄鈞劍主弟子的名義,邀請老公雞前往苦海,為的是借助老公雞的力量,探尋葬道冥土。

  老公雞不疑有他,才會第一時間赴約。

  “你那第三傳人對我倒也很客氣和尊重,我也沒有懷疑什么,想著既然是你蘇老怪的弟子求上門來了,我怎能不幫一把?”

  “不過,在抵達葬道冥土后,我發現有些不對勁,火堯那小子似乎在籌謀著一樁大事,并且還不愿透露給我。”

  說到這,老公雞滿臉怒容道,“原來,按你所老怪所言,那小子竟然是個欺師滅祖的叛徒!”

  蘇奕擺了擺手,道:“不提這些,你且說說,為何會跑來這葬神遺跡深處?”

老公雞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得到消息,說那一艘神秘黑色冥船,疑似是來自這葬  神遺跡,故而才會前來一探。畢竟,你也知道,崔龍象那老東西之所以離奇失蹤,就和那艘黑色冥船有關,既然有消息了,我自然要打探一番。”

  說到這,他一臉晦氣道:“可誰曾想出師不利,才剛抵達這萬流山,我就遭受到那吊毛的埋伏,以至于被擒……”

  “那艘黑色冥船來自葬神遺跡?這消息是你從哪里打探到的?”

  蘇奕驚訝。

  老公雞道:“崔龍象說的,這老狐貍行事謀定后動,滴水不漏,曾在永夜之城購置過一座隱蔽的庭院當落腳地,那座庭院就連打更人也不清楚。”

  “當然,作為那老狐貍的好兄弟,我自然是清楚的,故而在抵達永夜之城后,就徑直前往那座庭院,而后就發現了老狐貍留下的一封信,按他所言,那黑色冥船極可能就是來自葬神遺跡!”

  蘇奕眉頭一挑。

  之前,他曾推測抬棺老鬼是被困在葬神遺跡最深處的“輪回地”。

  而今,就連那艘黑色冥船,竟也疑似來自葬神遺跡!

  “有意思……”

  蘇奕眸光閃動。

  他意識到,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去那“輪回地”走一遭了。

  時間點滴流逝。

  蘇奕等待許久,也不見有敵人前來,不免有些奇怪,“難道說,那些星河神教的強者,已察覺到事情蹊蹺,反倒不敢冒然前來了?”

  老公雞道:“如此看來,那吊毛倒是沒撒謊,他這一死,定然引起了他那些同伴的警惕。”

  “你們留在此地,我去看看。”

  蘇奕長身而起,收起藤椅,決定主動出擊。

  老公雞元氣大傷,王霆才剛證道成皇,需要抓緊時間鞏固道行。

  再加上還有來自星河神教的外敵分布在這葬神遺跡,這讓蘇奕意識到,再帶著眾人一起行動,已不合時宜。

  “道友,我和你一起。”

  冥王主動請纓,星眸嫵媚,笑吟吟道,“我反正只是一道分身,不怕死。”

  蘇奕沒有拒絕。

  臨走前,他將九龍神火罩、赤霄劍等先天神物拿出,交給了夜落。

  “若遇到星河神教的角色殺來,挑一個絕殺的機會,捏碎此符,必可成功。”

  蘇奕又拿出一塊秘符,遞給夜落,“切記,機會只有一次,輕易莫要動用。”

  秘符內封印著一股九獄劍的氣息。

  蘇奕已印證過,九獄劍的力量不止克制天祈法則,并且也能夠壓制星寂法則!

  只要星寂法則失去威脅,只論戰力的話,夜落足可輕松吊打云齊這樣的星河神教護教眾!

  走出閻羅殿,蘇奕來到萬流山之巔的崖畔處頓足。

  “接下來的行動中,若你老老實實配合,我可以保證,以后會與你一起聯手,去天祈星界走一遭。”

  蘇奕道,“機會只有一次,是否能夠把握住,就看你自己怎么選了。”

  輪回地本就是一個禁忌兇險之地,如今又匯聚了太多的變數,諸如被困的抬棺老鬼、神秘的黑色冥船、來自星河神教眾星殿的護教使……

  這讓蘇奕意識到,此行定然會遇到不可預測的麻煩。

  故而在行動之前,才會特意提醒和敲打冥王。

  這女人看似和自己一個陣營,實則不然。

  蘇奕很清楚,只要讓冥王抓住機會,絕對會不介意對自己出手。

  原因很簡單,自己身上有著能夠對抗天祈法則的力量,有輪回之秘,這皆是冥王最渴望得到的。

  冥王絕美的玉容泛起一抹無奈,幽然輕嘆道:“在前來的路上時,我就說過,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可道友卻不想聽。”

  蘇奕挑眉道:“何意?”

  冥王神色變得認真,星眸凝視蘇奕的側臉,聲音柔潤而堅定,道:“我已經想明白了,無論現在還是以后,斷不會和道友為敵。當然,前提是,道友能夠與我合作,一起去對付九天閣!”

  頓了頓,她說道:“相信道友也早已意識到,我派掌教至尊在過往歲月中要找的那個人就是你,這等情況下,你我合作,再合適不過。”

  蘇奕哦了一聲,邁步虛空,朝遠處掠去,“走吧。”

  “蘇玄鈞,你究竟有沒有聽進心里去?”

  冥王追上來,有些不滿,感覺蘇奕的態度太敷衍了一些,自己可是把掏心窩的話都說出來了,可卻只換來對方一個……“哦”。

  “行勝于言。”

  蘇奕隨口道,“別以為你長得過分美麗,就可以讓我神魂顛倒,無條件相信。”

  冥王一呆,眨巴著嫵媚的眸,自語道:“過分美麗?”

  似乎這四個字,有著一種奇異的魔力般,讓冥王滿腔的不悅和不滿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見了。

  整個人的心情一下子明媚愉悅起來。

  甚至,都懶得再計較蘇奕剛才那敷衍的態度。

  “沒想到啊,你蘇玄鈞看似孤傲霸道不講理,冷不丁也會變得油嘴滑舌,著實讓人意外。”

  冥王笑著調侃。

  她可不是很容易被哄騙的小女孩。

  不過,能夠從堂堂玄鈞劍主口中得到“過分美麗”這樣的評價,想讓哪個女人不高興都難。

  蘇奕淡然道:“你不知道的還很多。”

  兩人一邊交談,已飛掠向葬神遺跡更深處。

  那滾滾血色雷霆兀自分布在天穹之下,蘇奕以擂仙槌開路,一路勢如破竹。

  很快,兩者的身影就消失在遠處。

  “師兄,不出意外,云齊的死,定然和那一男一女有關。”

  距離萬流山遠處的一片廢墟陰影中,一道聲音忽地響起。

  這是一個瘦削男子,身著白袍,頭上帶著一頂和云齊一樣的星云蓮冠。

  “看來,他們這是要前往那一座秘境。”

  不遠處,一片瓦礫堆中,忽地涌現一縷灰濛濛的光影,倏爾間化作一個華袍老者,他同樣帶著一頂星云蓮冠。

  無疑,無論是白袍男子,還是這華袍老者,皆和云齊一樣,是來自星河神教云部的護教眾!

  “走,我們跟上去,切記莫要打草驚蛇。若他們真的是前往那座秘境,我們恰可以和駐守秘境外的‘明軻’師弟一起,將那一男一女前后包抄!”

  華袍老者略一思忖,便做出決斷。

  ps:今天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