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九十九章 星河神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幽冥界,世人皆稱“老公雞”為桃都山君。

  卻鮮少有人知道,桃都山君的本體,乃是一只純陽玄雉,天生掌控昴日真意。

  此時,大殿內藍衫男子手中的烤肉,分明是一截碎裂的翅膀,涌動著一絲絲還未消散的昴日真意氣息!

  之前收拾火堯的時候,蘇奕就得知,老公雞在剛抵達葬道冥土不久,便進入了這葬道遺跡中,至今未歸。

  而現在,又看到這樣一幕,這讓蘇奕當即判斷出,老公雞極可能已遭難了!

  “你認得此人身份?”

  蘇奕傳音問道。

  之前,冥王的傳音中,透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忌憚之意,這讓蘇奕意識到,冥王極可能認出對方來歷。

  果然,就見冥王傳音道:“我不認得此人,但卻能認出,他來自星河神教!這個勢力在星空深處極為可怕,論底蘊,不在九天閣之下。”

  頓了頓,她繼續道:“而此人頭戴星云蓮冠,定然是星河神庭麾下四部之一‘云部’的一位護教者!”

  按照冥王的說法,星河神教分作“三殿四部”。

  三殿分別是天陽殿、月輪殿、眾星殿。

  四部分別是風、雷、云、火四部。

  那藍衫男子頭戴的蓮冠,烙印星云圖騰,這便表明對方是來自星河神教“云部”的一位護教者。

  而星河神教最強大的力量,就在其掌握的“星寂法則”上!

  這是一種不弱于天祈法則的大道規則之力!

  了解了這些,蘇奕也不由凜然。

  這才意識到,那藍衫男子竟同樣來自星空深處,并且其背后的修行勢力,足以和九天閣并駕齊驅!

  這時候,正在篝火旁烤肉的藍衫男子忽地開口,道:“爾等能夠抵達此地,必然是幽冥天下最頂尖的人物,不過,我勸爾等最好就此止步,速速離開。”

  他眼皮都不曾抬起,愜意坐在那,聲音低沉中帶著一絲震懾人心的力量。

  更不可思議的是,此人雖是皇者,但修為僅僅只在玄幽境初期層次。

  可他面對蘇奕、夜落、冥王等人時,非但毫無懼意,更流露出一種發自骨子里的孤傲。

  眾人目光都下意識看向蘇奕。

  “你們在此等著。”

  蘇奕吩咐了一聲,邁步走進大殿。

  “嗯?”

  藍衫男子皺眉,似有些不悅,抬眼看向蘇奕,慢條斯理道,“不聽勸,可是會死人的。”

  男子五官俊朗,眼眸微陷,雖然坐在那,可身上卻自有一股淡漠俯瞰之意。

  冥王、夜落等人皆凜然,蓄勢以待。

  這藍衫男子雖沒有顯露多可怖的威勢,但卻令他們皆感受到一股極致的危險氣息。

  “你殺了桃都山君?”

  蘇奕一手負背,一手把玩著擂仙槌。

  “桃都山君?”

  藍衫男子眉頭微皺,旋即恍然似的,哂笑道,“你若說的是那只五彩公雞,的確是我殺的。”

  蘇奕神色不悲不喜,道:“為何殺他?”

  藍衫男子抬起手中道劍上串著的烤肉,笑道,“無他,只為滿足口腹之欲罷了。”

  說著,他張嘴在烤肉上吃了一口,一邊咀嚼,一邊贊道:“這公雞天生掌控昴日真意,天賦驚世,神通廣大,不過在我眼中,這公雞則堪稱世間第一等的珍饈美味,尤其是這雞翅膀,無須任何佐料,剔透晶瑩,焦香爽口,堪稱一絕。”

  眾人見此,皆心中發寒。

  此人看似風度翩翩,可卻視桃都山君的本體為食物,大快朵頤!

  而這種漫不經心的舉動,無疑是一種十足的挑釁!

  “怎么,你是那公雞的朋友?”

  藍衫男子笑問道。

  蘇奕點了點頭,道:“不錯。”

  “這么說,你打算替他報仇?”

  藍衫男子眼神玩味,“不過,我還是勸你莫要這么做,否則,極可能就會和那公雞一樣,成為我的盤中餐。”

  “這混賬,未免也太囂張了……”

  夜落都不禁皺眉,他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能把“吃人”這種事情,說的如此理所當然。

  冥王眼皮跳動,她如今已了解蘇奕的秉性和脾氣,面對這等威脅,蘇奕越是平靜,就證明蘇奕內心的殺機越濃烈!

  而就在冥王心中剛冒出這個念頭——

  蘇奕已直接出手。

  他已懶得廢話。

  當年在闖蕩幽冥天下時,老公雞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而今,眼見老公雞的道軀被人拿來當食物,這早已觸碰到蘇奕的底線,激起內心的凜冽殺機!

  這等情況下,他才不管這藍衫男子的來歷有多強大,要為老公雞報仇雪恨!

  擂仙槌掀起幽暗若夜色般的力量氣息,化作一抹虛幻晦澀的劍氣,憑空斬向藍衫男子。

  藍衫男子嗤笑,袖袍一揮。

  一片沸騰的神焰涌現,瑰麗璀璨,宛如燃燒的星輝般,隱約有一顆顆星辰在其中焚燃。

  剎那間,蘇奕這一道劍氣轟然消散,被熔煉一空。

  眾人皆吃驚。

  須知,以蘇奕如今的實力,都能輕松斬殺玄幽境皇者。

  其斬出的劍氣之威,自然超乎想象的可怕。

  可誰曾想,那藍衫男子卻在輕描淡寫之間,就將這一道劍氣熔煉一空!

  “星寂法則!”

  冥王星眸閃動。

  那藍衫男子,修為或許談不上多厲害,但他掌控的,卻是星河神教最為至高的大道法則,宛如禁忌,不弱于天祈法則!

  而此時,蘇奕也體會到了這種獨特而神秘的大道法則之威。

  和天祈法則所充斥的災劫力量不同,星寂法則充斥的是一種禁忌般的焚滅之力,一經施展,如若星辰焚燃,星輝如焰,無比可怕。

  “既然敢對我動手,那就把性命留下吧。”

  藍衫男子兀自坐在篝火旁,說話時,屈指一彈。

  一縷璀璨燃燒的星輝乍現,化作尺許長的神虹,朝蘇奕迸射而去。

  一股恐怖的焚化威能隨之彌漫而開。

  在眾人的感知中,這云淡風輕的一擊,卻如一方星空坍塌,無數星辰燃燒墜落,直似要焚盡所有!

  那等威能,令人毛骨悚然。

  卻見蘇奕神色淡然如舊,揚起擂仙槌在虛空一點。

  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那尺許長的神虹,何等恐怖禁忌,可這次卻如紙糊般,在擂仙槌之下一寸寸崩碎瓦解!

  夜落和儒袍老者皆精神一振。

  冥王內心震顫,猛地意識到,蘇奕所掌握的那種神秘力量,不止能克制天祈法則,更能克制星寂法則!

  這個發現,讓冥王都不禁倒吸涼氣。

  她太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無論是讓九天閣掌教至尊知道,還是讓星河教主知道,必會坐不住!

  因為,蘇奕掌握的那等神秘之力,已足以威脅到這兩大勢力的根基!

  “你……”

  同一時間,藍衫男子似也受驚,霍然起身,眼眸爆綻神芒,直似一對燃燒的神燈般懾人。

  “你竟能化解我的力量!?”

  藍衫男子威勢懾人,周身都縈繞著一縷縷燃燒著的星輝。

  蘇奕一言不發,以擂仙槌為劍,縱步殺去。

  他衣袍鼓蕩,長發飛揚,神色毫無情緒波動,峻拔的身影上,則有著凜冽殺機迸發而出。

  藍衫男子手中的道劍一甩,串在道劍上的肉翅膀直接飛出去。

  而他則催動道劍,迎沖上前。

  道劍如星虹,似流光,璀璨的神焰激射,一劍之下,簡直如神火臨世。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神輝爆綻中,藍衫男子的身影倒射出去,狠狠砸在遠處的墻壁上,讓大殿都猛地一震。

  夜落他們皆瞠目,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那藍衫男子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何等禁忌可怕,令他們這等玄幽境存在都感到莫大的威脅。

  可此時,卻被一劍劈飛出去!

  “果然,蘇玄鈞的力量足以克制星寂法則,這等情況下,那星河神教的家伙無疑喪失了最強大的依仗,而僅憑他那玄幽境初期的修為,怎可能是蘇玄鈞的對手?”

  冥王喃喃,星眸泛起異彩。

  “怎可能!?”

  藍衫男子爬起身體,臉色大變,似難以接受,再不像最初時那般從容和孤傲,滿臉寫滿驚疑。

  可不等他多想,蘇奕已再次殺來。

  也是此時,藍衫男子才體會到,這個玄照境初期的年輕人,有多可怕。

  砰!砰!砰!

  一陣沉悶的碰撞響徹,拎著擂仙槌的蘇奕,每一擊之下,皆將藍衫男子砸飛出去。

  任憑對方如何掙扎,都無濟于事。

  僅僅幾個眨眼間,這藍衫男子頭破血流,皮開肉綻,發出凄厲如殺豬般的慘叫,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唇邊鮮血汩汩流淌。

  他氣急敗壞,驚怒交加,徹底意識到不妙,打算逃走。

  可這是閻羅殿,只有大門一個出口,任憑他如何突圍,最終皆被蘇奕用擂仙槌狠狠抽在身上,打得他披頭散發,慘嚎震天。

  那凄慘的一幕幕,讓冥王他們都感到肉疼。

  誰還能看不出,蘇奕這是在折磨對手,以此宣泄內心怒意?

  否則,早一擊將其擊斃!

  “別打了,我認輸!還有,那公雞沒死!!”

  終于,藍衫男子撐不住,嘶聲大叫,直接點明老公雞沒死,以此求饒。

  蘇奕身影一頓。

  又是一棍砸下,藍衫男子軀體破損,踉蹌跪地,頭顱砸在堅硬的地面,眼前直冒金星。

  他受傷太重,軀體如爛泥般,跪地之后,便再爬不起來。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