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九十七章 死得其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紅袍白發老者徹底色變,心中發寒。

  夜落和冥王的可怕,在場那些皇者有目共睹。

  可誰能想到,一直在遠處觀戰的蘇奕,竟然也如此強大?

  一劍之下,十三位皇者伏誅!

  這血淋淋的一幕,也是狠狠沖擊著那些皇者的心神。

  而緊跟著,一道凄厲慘叫響起。

  “啊——!”

  正在聯手對付夜落的一個玄幽境大能,被無匹劍鋒劈落頭顱。

  幾乎同一時間,冥王纖細精致的玉手如蓮花綻放,締結為一道神妙的法印。

  這一道法印似花瓣一樣輕飄飄落下時,一位玄幽境大能的軀體如瓷器般,轟然碎裂成無數血塊。

  “該死!”

  “怎可能……”

  場中響起驚怒的大叫,局勢也變得混亂起來。

  紅袍白發老者徹底意識到不妙,滿臉鐵青大吼:“撤!”

  大勢已去!

  歸根到底,是他們完全沒想到,對方寥寥三人而已,實力卻一個比一個可怕,一個比一個逆天!

  而輕敵帶來的結果就是,縱使他們人多勢眾,如今也已潰不成軍!

  “想走?門都沒有!”

  儒袍老者厲聲大喝,全力出擊,死死牽制對方。

  同一時間,夜落和冥王也毫無保留,不打算輕易放過對手。

  場面愈發混亂,那些玄照境皇者皆倉惶起來,眼見那些玄幽境大能皆被牢牢牽制住,無法撤離,也讓他們進退維谷。

  見此,蘇奕不再遲疑,直接出手。

  他衣袍鼓蕩,身影如若飄渺孤鴻影,行走場中,掌中以擂仙槌為劍,橫空一點。

  正自和夜落激烈角逐的一個玄幽境大能,軀體猛地一僵,眼瞳瞪大。

  在他咽喉間,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而后,他整個人忽地似泡沫般炸開,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這……”

  夜落一陣苦笑。

  師尊出手,總這般干脆利索,一劍斃命,毫無懸念。

  他沒有遲疑,折身去滅殺那些玄照境皇者。

  而隨著蘇奕在場中行走,無匹的劍氣騰空而起,如若收割亡靈的鐮刀,眨眼間而已,便將一個玄幽境大能和數個玄照境皇者斬殺當場。

  這顯得很恐怖。

  少年一人一劍,漫步戰場,劍鋒所指,必有人喪命!

  那超然的風采,令那些敵人幾欲崩潰。

  “果然,這家伙渡過那一場詭異無比的成皇大劫之后,一身道行早已變和以往不同……”

  冥王芳心震顫。

  她曾親眼目睹蘇奕于轉生臺上所迎來的那一場禁忌大劫是何等詭異和恐怖。

  可卻很難揣測,當渡過那一場大劫之后,蘇奕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而此時,她終于感受到了。

  這位前世就獨尊于大荒諸天的玄鈞劍主,重臨皇道之路后,所掌控的戰力之盛,足可輕松斬殺玄幽境存在!

  一路縱橫捭闔,無可匹敵!

  不過,冥王并不感到匪夷所思。

  因為對方是玄鈞劍主,是幽冥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是第一個勘破輪回之秘,實現轉世重生的傳奇!

放眼諸天上下,縱觀古今,也幾乎  找不出可與之比肩者!

  似這般神話一樣的人物,縱使如今只是玄照境初期修為,可其掌控的力量,也注定足以驚艷萬古,獨步天上地下!

  “混賬!你們可知道我等身份?”

  戰場中,響起紅袍白發老者震怒無比的咆哮。

  原來,隨著蘇奕出戰,再加上夜落和冥王的配合,場中那些敵人近乎被屠戮一空!

  濃稠的血腥夾雜在毀滅般的洪流中,激蕩天地。

  而此時,只剩下那紅袍白發老者和一個黃袍中年在負隅頑抗。

  “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們,你可知道我們的身份?”

  夜落嗤笑出聲。

  交談時,他已暴沖殺去,眨眼間而已,就將那黃袍中年滅殺。

  至于蘇奕和冥王,都已懶得出手,大勢已成,僅剩下的那個白發紅袍老者已注定回天乏術。

  “你們……是誰!?”

  紅袍白發老者面露絕望,兀自瘋狂抵抗,似不知道答案,便是死也不會甘心般。

  冥王紅潤的唇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我啊,在亙古時期的時候,這幽冥天下的修士,皆稱我冥王。”

  冥王!!

  紅袍白發老者如遭雷擊,終于明白了,手腳發涼。

  “怪不得今日我等會潰敗至此……”

  他喟然長嘆。

  冥王!

  一個在亙古時能夠去和陰曹地府掰手腕的恐怖存在,一個令億萬眾生顫抖的古老神話!

  敗在其手下,徒呼奈何?

  “不過,相比起來,如今的我只是一道分身罷了,換做是我自己,怕也很難收拾你們所有人。”

  冥王幽幽一嘆。

  若換做她本尊在此,何須麻煩,翻手便可定風波!

  紅袍白發老者猛地意識到什么,目光霍然看向蘇奕、夜落,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這兩人……難道還比冥王的來頭更大?

  不等他想明白。

  夜落驟然發力,一劍破開紅袍白發老者的道軀,鮮血隨之迸射飛灑。

  吃痛的慘叫中,紅袍白發老者的神魂騰空而起。

  他身影踉蹌,神色慘淡道:“各位,能否讓老朽死個明白?”

  見此,冥王一對嫵媚星眸看向蘇奕,見后者沒有反對,這才輕聲道:“劈開你道軀的那位道友,乃是玄鈞劍主的真傳弟子。”

  玄鈞劍主的……弟子!?

  紅袍白發老者的元神都震顫起來,難以置信。

  而那儒袍老者也不由吃驚。

  在幽冥天下,誰不知道玄鈞劍主門下九大弟子,一個比一個才情曠世,一個比一個神通廣大?

  那些弟子人物,都足以讓世間頂級道統中的老古董忌憚重重!

  “那……他呢?”

  紅袍白發老者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這次不等冥王開口,夜落已神色鄭重道:“那是我師尊。”

  師尊?

  玄鈞劍主關門弟子的師尊?

  等等!

  他……他是玄鈞劍主!?

  紅袍白發老者猛地瞪大眼睛,只覺似有萬千雷霆轟在身上,整個人呈現出一種懵掉的恍惚狀態中。

  有錯愕、有震駭、有難以置信……

  不一而足。

儒袍老者也愣住,胸腔急  劇起伏,被這個不經意間獲知的真相狠狠震撼到。

  他早在蒼青大陸時,就見識過蘇奕的種種不可思議之處。

  直至抵達幽冥界,無論是在孟婆殿,還是在紫羅城,皆察覺到蘇奕的來歷蹊蹺,無比神異。

  可他千算萬算都沒想到,那個才十多歲的青袍少年,竟然便是那位曾主宰大荒諸天風云的劍道第一人!

  “怪不得當初在那諸天當鋪,連那些器靈都對他敬畏無比,也不怪萬燈節之夜,遭遇彌天大禍的崔家能夠化險為夷……”

  儒袍老者這一刻總算徹底明白了!

  “玄鈞劍主……原來……原來傳聞并非虛妄,這幽冥天下真的有輪回的存在……”

  紅袍白發老者失魂落魄,“今日一戰,我聶某人能夠敗在蘇大人手底下,倒也……死得其所……”

  說到這,他目光遙遙看了蘇奕、冥王、夜落一眼,喟然一嘆,神魂忽地自焚起來,瞬息之間就化作無盡灰燼。

  唯有那嘆息聲久久回蕩于天地。

  僅冥王一人,便已足以令人絕望,更遑論又多了一位曾劍壓諸天的曠世傳奇。

  這讓紅袍白發老者內心再無一絲僥幸,徹底意識到,自己今日注定難逃一死,故而選擇了自我了斷!

  如此,也算保全了自己最后一絲顏面。

  冥王呆了呆,“道友的威勢可著實恐怖,竟讓這有著玄幽境中期道行的老家伙自殺了……”

  這一幕,的確太過震撼人心。

  該是何等絕望,才會決然選擇自我了斷?

  “終歸要一死,由自己來了斷,總歸要比被人殺死要強一些。”

  夜落道。

  他沒有任何同情。

  修行者之間的對敵,根本容不得一絲憐憫。

  不夸張的說,今日若不是他們前來,那對師徒注定必死無疑。

  若他們敗了,也注定難逃喪命的下場。

  “少廢話,快去清理戰場。”

  蘇奕吩咐道。

  “是。”

  夜落頓時摒棄雜念,屁顛屁顛忙活起來。

  恍惚間,他似又回到以前跟隨師尊外出游歷的時候,每當遇到大戰,作為弟子,他最喜歡做的,就是能夠在戰斗結束時,去搜集那些遺落的戰利品。

  就如同挖寶似的,滿滿的收獲感。

  只不過,隨著道行越高,在外出游歷時,他已無須再由師尊帶著,而這種少年時的樂趣,也已漸漸再體會不到了。

  而今,這種久違的熟悉感覺涌上心頭,讓夜落也是唏噓感慨不已。

  有師尊在,真好!

  此時,儒袍老者如夢初醒般,第一時間上前向蘇奕見禮:“多謝蘇大人出手,解救我師徒二人于水火之中!”

  這位在很久以前便叱咤風云的黑湮妖神,滿臉的感激,只不過和以前相比,那眉梢間已帶上深深的敬重。

  蘇奕點了點頭,道:“無須客氣。”

  話音剛落,就見遠處天穹下,白袍青年王霆終于破開最后一重劫雷!

  雖然王霆的軀體都快被劈碎,狼狽無比,可誰都看出,一股驚人的蛻變力量,正在王霆體內涌現。

  “求索道途八千載,吾徒王霆,終于踏上閻羅之路了!”

  儒袍老者激動喃喃。

  然而這一剎,蘇奕眉頭卻忽地皺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