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九十六章 視若可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冥王出手太利索了,毫不廢話,翻掌殺人!

  那不經意流露出的霸道手段,讓夜落內心不由凜然,這女人,絕對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茬子!

  “大膽!爾等竟敢殺我天冥教的人!”

  遠處響起震怒的聲音,駐守在附近區域的強者,皆飛掠虛空,朝這邊沖來。

  殺氣騰騰!

  便是遠處正在圍攻儒袍老者的那些玄幽境大能,此刻也都被驚動,皆沒想到,三個不速之客而已,竟敢摻合進來。

  “是那位蘇道友!”

  而負傷累累的儒袍老者,此刻則猛地激動起來。

  他一眼便認出了蘇奕這個來歷深不可測的年輕人!

  這一刻,儒袍老者猛地發出大喝:“王霆,摒棄雜念,一心破劫,前往莫要被影響!!”

  天劫之下,白袍青年精神一振。

  “哼,不管是誰前來,你們師徒今日,必難逃一死!”

  一個紅袍白發的老者冰冷出聲,“師弟,你帶人去滅了那三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是!”

  正在圍攻儒袍老者的一個黑袍枯瘦男子肅然領命,轉身朝遠處的蘇奕等人掠去。

  轟隆!

  這片天地殺機沸騰,四野震顫。

  冥王的隨意一擊,無疑徹底激怒了對方,此刻足足三十位多強者一起聯袂殺來。

  根本沒有廢話,直接出手了。

  “交給你們了。”

  蘇奕目光一掃,頓時興趣乏乏。

  那三十多位強者,絕大多數是玄照境層次的人物,看似人多勢眾,實則已根本入不了蘇奕的法眼。

  “是!”

  夜落領命,抬手祭出自己的黑色木劍,一個邁步,騰空而起,其氣息也倏爾一變。

  之前跟隨在蘇奕身邊時,他斂眉低目,無比低調。

  可此時,在他身上則有一股蓬勃如潮的劍意涌現,通天徹地,其威勢之盛,令天地皆顫。

  那沖來的一眾強者無不色變。

  “玄幽境!”

  他們這才猛地意識到,對手是何等棘手。

  可明顯已經晚了。

  “師尊不屑收拾你們,我又何嘗愿意……欺負你們?”

  夜落長聲一嘆。

  以他如今的境界,如非必要,實在都懶得對玄照境的角色出手。

  一來無趣。

  二來有損自身風范。

  三來便是贏了,又算得了什么?

  話雖這般說,夜落抬手一彈手中木劍,身影若一道暗夜流光般,暴殺而出。

  師命不可違。

  轟隆!

  大戰爆發,天地間光焰暴涌。

  那些對手自不會坐以待斃,皆全力出手,毫無保留。

  他們倒也無懼,因為在他們身后,同樣也有諸多玄幽境大能為靠山!

  更別提,那之前圍攻儒袍男子的黑衣枯瘦男子,已經從遠處暴沖殺來。

  這是個玄幽境中期角色,氣息異常雄渾,遠非尋常可比。

  “唔……這家伙就交給我吧。”

  冥王嫵媚的星眸眨了眨。

  她帶著絲絲獨特磁性的柔媚聲音還在回蕩,綽約的身影已憑空邁步,掠向那黑衣枯瘦男子。

  隨著冥王出動,一股令人心顫的災劫毀滅氣息,也是隨之彌漫天地間。

  她黑色裙裳飄曳,修長的身影籠罩上一層淡淡的黑色光影,如若一輪幽暗的神月映照周身。

  那一瞬,這片戰場所有人心顫,無不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而在人們眼中,這個冷艷高貴的女子,儼然就如一尊從黑暗災劫中走出的主宰,恐怖無邊。

  也一下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不好!”

  正自圍攻儒袍老者的一眾玄幽境大能再次色變,意識到這次遇到的對手不對勁,極端可怕!

  “快,你們三位,速速前往迎敵!”

  那紅袍白發老者當機立斷,根本不敢遲疑,命令其他三位玄幽境大能前往對付冥王。

  可終究慢了一拍。

  就見冥王纖細筆直的玉腿邁步虛空,駢指如刀,橫空一切。

  一抹充斥大道災劫氣息的黑色刀氣掠出,切割長空,斬向對面的黑衣枯瘦男子。

  “去!”

  黑衣枯瘦男子早察覺到危險,第一時間祭出一柄青銅斧,竭盡全力怒斬而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帶起滔天金色神輝的青銅斧,本是一件極為玄妙的大道玄兵,可在這一剎卻如紙糊般,被黑色刀鋒劈斷。

  喀嚓!

  青銅斧斷為兩截。

  而那有著玄幽境中期修為的黑衣枯瘦男子,則被一刀劈得倒飛出去,渾身上下的防御寶物齊齊爆碎炸開。

  當站穩身影時,其胸膛處已多出一道尺許長的道痕,皮開肉綻,白骨隱現!

  一刀而已,差點活劈了一位玄幽境大能!!

  那凌厲迅疾,霸道無邊的一幕,震撼了在場不知多少人。

  可冥王卻皺了皺秀氣的黛眉,似有些不滿,幽幽輕嘆道:“終究只是分身,竟未能一擊抹殺這樣一個角色……”

  “殺!”

  遠處,再有三位玄幽境大能殺來,和那黑衣枯瘦男子一起圍攻冥王。

  大戰就此爆發。

  而見到冥王那般霸天絕地般的風范,似是刺激到了夜落,猛地催動手中木劍,大開殺戒,再無保留。

  轟隆!

  一劍之下,直似天塌地陷,不知多少寶物被震飛,更不知多少秘法如泡影般被劍鋒碾碎。

  數十位玄照境皇者的聯手,竟是一下子被破開!

  而趁此機會,夜落直似虎入狼群,揮劍如電,掀起密密麻麻的劍影,無匹般的劍道威能隨之轟然迸發。

  噗噗噗!

  眨眼間而已,沖在最前邊的數個皇者便被斬殺,軀體炸開,血灑虛空,慘叫聲震天動地。

  而夜落余勢不減,自顧自沖殺。

  他本身就是玄幽境道行,且作為蘇奕的親傳弟子,一身劍道造詣震爍古今,名耀大荒諸天,令不知多少同境界的老古董談而色變。

  現在去對付一群玄照境皇者,自然是縱橫捭闔,所向披靡。

  “快,你們兩個去收拾那家伙!”

  紅袍白發老者大喝。

  他臉色變得鐵青,震怒無邊。

  原本,這一戰中他們已十拿九穩,勝券在握,用不了多久便能滅殺儒袍老者,破壞其徒弟渡劫成皇的希望。

  可誰曾想,三個不速之客的抵達,卻徹底破壞了他們的行動!

  尤其是冥王和夜落展現出的恐怖戰力,令紅袍白發老者都無法淡定,被深深刺激到。

  “殺!”

  當即,再有兩個玄幽境大能掠出,朝夜落殺去。

  一下子,正在圍攻儒袍老者的對手,就只剩下那紅袍白發老者和一個身著黃袍的中年。

  這也讓儒袍老者壓力驟減,從岌岌可危的處境中解脫出來,內心激動之余,渾身殺機暴涌,展開反擊。

  轟隆!

  這片天地徹底混亂起來,到處是動蕩毀滅的景象。

  天穹下,白袍青年渡劫,劫雷激蕩,正值緊要關頭。

  冥王以一對四,神威曠世,風采卓絕。

  夜落那邊,則迎來兩個玄幽境對手,陷入重重圍困中,可他卻不驚反喜,內心戰意終于被點燃。

  不怕對手多,就怕對手太弱!

  眼下好了,總算來了兩個勉強可堪入眼的老家伙!

  而儒袍老者那邊,同樣戰況激烈。

  這樣的混戰,若是擱在幽冥天下,非引發世間轟動不可。

  畢竟,對世間絕大多數修士而言,皇者本就神龍見首不見尾。

  可如今,在這禁忌般的區域中,卻有一場眾皇之戰在上演!

  蘇奕冷眼看著這一切,神色波瀾不驚。

  他一手負背,一手握著擂仙槌,好整以暇地隔岸觀火,并未插手。

  可這一幕,卻似被視作軟弱可欺,或者說,被視作有機可乘。

  當即,那群正在圍攻夜落的玄照境強者,忽然分出十多人,一起朝蘇奕殺來。

  “完了,被師尊看到我沒攔住這些家伙,可也太丟臉……”

  夜落唇角抽搐,頗感覺顏面無光。

  “呵,惹誰不好,非要惹最不能惹的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冥王嫵媚的星眸深處,泛起一抹憐憫。

  可在那些皇者眼中,此刻的蘇奕,無疑是最好欺負的一個角色……

  “擒住此子,以作人質!”

  為首的一個華袍男子大喝。

  聲音還在回蕩,并且相隔還很遠的距離,這些皇者便直接動手了,各催動寶物,施展秘術,朝蘇奕殺去。

  蘇奕皺了皺眉,以擂仙槌為劍,當空斬出。

  簡簡單單一擊。

  可這一瞬,卻有無盡幽暗的力量如潮涌現,震碎虛空,掀起一片波瀾起伏的劍氣。

  恰似大河之水天上來!

  這一瞬,天地驟然震動,萬象皆黯,無匹的劍意力量碾碎虛空,所過之處,皆呈現出塌陷崩壞的跡象。

  這一瞬,劍氣大河吞沒虛空,也將迎面轟來的諸般寶物、各種秘法一舉淹沒。

  也是這一瞬,足足十三位玄照境皇者,如若墜入浩蕩大河的浮萍草芥,遭受驚濤駭浪的拍打。

  他們身上的防御法寶齊齊炸開,緊跟著軀體被碾碎成無數血塊,神魂都來不及閃避時,就被洶涌的劍氣浪潮轟然拍碎。

  一劍挽星河,傾天覆地蕩凡塵!

  也是這一劍,鎮殺十三位玄照境皇者!

  如潮劍氣還未消逝,滾滾煙霞還未彌散,場中已尸骨無存。

  全場一寂。

  凡目睹這一幕者,皆為之震撼。

  一劍之威,竟霸道如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