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九十三章 九大真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斷魂嶺。

  倪霜、上官杰、成天昆三人在焦灼等待。

  夜落的身影憑空出現。

  “師叔!”

  倪霜等人露出驚喜之色。

  還不等他們開口,夜落就問道:“和你們一起的其他人呢?”

  “他們都已提前一步撤離。”

  倪霜不假思索道。

  “呵,跑的倒是挺快。”

  蘇奕露出一抹冷笑,不過也談不上不甘。

  一些來自大荒六大道門的玄照境角色罷了,縱使逃走也掀不起什么風浪。

  倪霜忍不住道:“師叔,之前有個姓蘇的家伙殺來……”

  夜落揮斷:“事情我早已經清楚了,而你們口中那姓蘇的……實則是你們祖師!”

  祖師!!!

  倪霜等人皆如遭雷擊,徹底愣在那。

  見此,夜落不由輕嘆一聲,他已經敢確信,倪霜等人是真不知道師尊的真實身份。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對你們而言或許很難接受,但我覺得有必要讓你們知道真相。”

  夜落說著,就將之前發生在六道天窟內的事情簡單扼要的說出。

  聽罷,倪霜等人皆失魂落魄,寫滿難以置信。

  火堯師叔,竟是欺師滅祖的叛徒!

  甚至,連他們的師尊毗摩,也極可能是個偽君子,打著祖師的旗號開創玄鈞盟,實則早已背叛師門!!

  這樣的真相,無疑太過駭人聽聞。

  倪霜等人一時半刻又怎可能接受得了?

  “我之所以告訴你們這些,就是不想你們和我一樣,被一只蒙在鼓里,不過,以后的路該如何走,完全由你們自己來決定。”

  夜落沉聲道,“畢竟,毗摩乃是你們的師尊。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以后若你們依舊選擇效命于毗摩,那就是在和太玄洞天為敵!”

  說罷,夜落破空而去。

  直至他離開許久,倪霜等人這才如夢初醒般,彼此對視,皆神色慘淡,患得患失。

  在以前,他們以拜毗摩為師為榮,以自己身為太玄洞天傳人為驕傲,內心對那位曾獨尊大荒的祖師更是崇慕無比。

  可如今他們才意識到,自己極可能是一個叛徒的傳人!

  “怎會這樣?這一定不是真的,夜落師叔他一定是在騙我們。”

  上官杰聲音嘶啞,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可夜落師叔他……為何要騙我們?”

  倪霜神色陰晴不定,“別忘了,之前時候顧自明師兄就隱瞞我們許多事情!”

  “想這么多做什么,回去問一問師尊就知道了!”

  成天昆道。

  “萬萬不可!”

  上官杰和倪霜異口同聲,兩者彼此對視,皆意識到對方心中的顧慮。

  成天昆一呆,“這是為何?”

  “若師尊真的是叛徒,難保不會做出一些超乎我們想象的事情。”

  倪霜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復雜,“畢竟,玄鈞盟是打著祖師的旗號建立,若讓玄鈞盟其他人知道,師尊是叛徒,誰……還會為師尊效命?”

  上官杰也苦澀道:“可以預見,為了隱瞞真相,師尊定不會讓消息走漏。”

  成天昆聽罷,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腦海中冒出四個字:“殺人滅口”!

  “那……我們該怎么辦?”

  成天昆忍不住問。

  “姑且冷眼旁觀,置身事外!”

  倪霜眸光閃動,“按照夜落師叔所言,祖師已經轉世歸來,以后遲早會重返大荒九州,到那時,師尊究竟是否是叛徒,定可真相大白!”

  上官杰和成天昆皆齊齊點頭。

  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

  “可若萬一證明師尊真的是叛徒呢……”

  上官杰忍不住道,“要知道,我們這些門徒,每個皆曾得到師尊的傳道授業,并且在以往時候,師尊可從不曾虧待過我們。”

  倪霜和成天昆皆沉默了,心緒如麻,方寸大亂。

  他們敬慕祖師,以太玄洞天傳人自居,可他們的師尊卻極可能是宗門的叛徒,這讓他們又當如何自處?

  世事之殘酷和無奈,就在于此!

  夜空下。

  蘇奕漫步虛空前行,衣袍飄曳,飄逸出塵。

  “若毗摩知道今日之事,怕是非寢食難安不可。”

  夜落輕語。

  他已經不再尊稱毗摩為大師兄。

  “寢食難安談不上,但他必不會承認我還活著,哪怕我出現在他面前,他也斷不會認我。”

  蘇奕眸光深邃。

  夜落一怔,“這是為何?”

  “玄鈞盟是以我的名號開創,若讓玄鈞盟的強者知道,毗摩早已背叛我,根本無須我動手,玄鈞盟注定土崩瓦解。”

  蘇奕隨口道,“這種代價,毗摩注定承受不住,他必然也已早意識到這一點,故而才會在當初,親自前往幽冥來查探和我轉世有關的事情。”

  夜落這才恍然,道:“可若當師尊重返大荒九州,他就是不承認也是枉然!”

  蘇奕搖頭,道:“莫要低估你大師兄,他性情沉穩,城府如海,做事謀定后動,他若知道今日事情,定會做出種種防備,寧可提前出手,也斷不會讓自己陷入被動的處境中。”

  毗摩!

  他最信賴的大弟子,秉性沉凝如鐵,心境堅韌如石。

  在做事上,毗摩心思縝密,殺伐果斷,很久以前就在大荒闖出偌大的威名,令天下一些道行高深的老古董都忌憚無比。

  毗摩也是最讓蘇奕省心的弟子。

  他從不惹事,也從不招搖,辦事滴水不漏,深受宗門其他師弟師妹敬重和信賴。

  過往歲月中,蘇奕在外出游歷時,往往會讓毗摩來主持山門一切事宜。

  而毗摩也不負眾望,無論蘇奕在外游歷多長時間,毗摩總能把宗門的各種事宜打理得井井有條。

  這樣一個弟子,卻選擇了背叛,直至如今蘇奕都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蘇奕清楚,暫且不論毗摩為何會選擇背叛,這其中又是否另藏有玄機。

  在當前局勢下,毗摩只要知道他還活著,定會窮盡一切辦法來扼殺一切對他不利的事情發生!

  夜落一陣沉默。

  他知道,師尊所說是事實。

  只是一想到,在自己進入師門之后,跟自己關系最好的毗摩卻是叛徒時,夜落心中就一陣堵得慌。

  許久,夜落才說道:“師尊,弟子并非為毗摩辯解,而是懷疑,他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選擇背叛,這其中很可能另有隱情。”

蘇奕點了點頭,道:“凡世間之事,必  有因果,以后……我自會給毗摩一個解釋的機會。”

  夜落忍不住道:“那師尊知道真相后,會否饒恕毗摩?”

  蘇奕眸光平靜,道:“無論是出于何等緣由,只要背叛,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夜落心中一震,點了點頭。

  師徒二人一邊交談,一邊朝葬神遺跡掠去。

  一路上,蘇奕也是從夜落口中了解到許多事情。

  火堯一行人此次從大荒前來幽冥,的確是奉毗摩之令而來。

  據傳,是因為毗摩得知了苦海劇變的消息,意識到葬道冥土疑似藏著輪回之秘,故而讓火堯、夜落兩人一起親自出動。

  而火堯他們抵達幽冥之后,也是通過顧自明、倪霜等人所打探到的消息,在前不久的時候,一舉將返回宗門的老瞎子擒獲,從而得到了許多和蘇奕有關的事跡。

  于是,才有了今天這一場殺局。

  只不過,無論是夜落,還是倪霜等人,自始至終皆蒙在鼓里,知道真相的,只有火堯、顧自明等寥寥數人。

  同時,蘇奕也了解到,在如今的大荒九州,除了火堯、夜落加入玄鈞盟之外,還有四弟子錦葵。

  按照夜落的說法,在過往五百年歲月中,錦葵一直在閉關潛修,不問世事,故而他也無法斷定,當年毗摩勾結外敵入侵太玄洞天時,錦葵是否有參與。

  而太玄洞天,一直由青棠一人掌控。

  過往五百年時間,青棠以“討逆”為名,先后斬殺諸多對手,幾乎皆是當年從太玄洞天叛逃的角色。

  諸如蘇奕前世的一些記名弟子,以及一部分玄鈞盟的強者!

  而在大荒天下的修士眼中,青棠的報復行動,矛頭完全是沖著毗摩所創建的玄鈞盟去的。

  一個是以玄鈞劍主大弟子為首的龐然大物,一個是以玄鈞劍主小弟子青棠為首,依舊以“太玄洞天”為旗號的陣營。

  兩者之間,勢同水火!

  過往五百年,在兩大陣營之間爆發不知多少血戰。

  了解到這些,蘇奕并不奇怪。

  毗摩視青棠為叛逆,試圖奪回太玄洞天。

  青棠自然也會將毗摩視作叛徒,進行討伐。

  但還有一個事情讓蘇奕感到不解,道:“沒有其他同門留在青棠身邊?”

  夜落搖頭道:“以前的時候,二師兄試圖化解毗摩和青棠之間的恩怨,曾親自前往太玄洞天,可卻被青棠給轟走了。據說二師兄為此傷心無比,遠走他鄉,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聞言,蘇奕不由喟嘆,“也只有你二師兄才會傻乎乎去嘗試做這等事情。”

  景行天性純良,不喜殺戮戰斗,仿似個書呆子般,喜歡跟人講道理,以德服人。

  不過,景行難得的是心性如玉,溫醇仁厚。

  這也是蘇奕最欣賞和看重景行的地方。

  君子如玉,當如是。

  “你五師兄王雀和八師弟白意呢?”

  蘇奕再問。

  無論是在蒼青大陸時見到七弟子玄凝,還是在如今見到六弟子夜落,兩者皆幾乎沒有談起王雀和白意。

  這讓蘇奕不免有些不解。

  ps:寫到這,蘇姨前世九大弟子的名字已經都出場了。

  分別是毗摩、景行、火堯、錦葵、王雀、夜落、玄凝、白意、青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