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九十章 碾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皆心驚肉跳。

  他們曾在此地圍困蘇奕,哪會不清楚,之前發生在葬道冥土的那一場詭異大劫,極可能是由蘇奕引發?

  此時,一想到玄鈞劍主那宛如神話般的輝煌過往,這些玄幽境大能心中也壓抑之極。

  人的名,樹的影。

  縱使眼前所見,乃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縱使對方才剛破境成皇,可誰人敢小覷?

  而聽到蘇奕的話,火堯暗松口氣。

  他目光閃爍,盯著蘇奕道:“弟子不才,倒是愿意和師尊在大道上一決高下!”

  這里是六道天窟腹地,附近還有夜落虎視眈眈,這讓火堯意識到,眼下要想活命,就必須窮盡一切辦法擊敗師尊!

  一道劍吟響徹。

  隨著蘇奕袖袍一揮,赤霄劍騰空而出。

  火堯臉色驟變,道:“師尊,你這是打算反悔?”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不屑,抬手一拋,赤霄劍化作一道光,朝火堯掠去。

  火堯臉色難看,一身氣勢暴漲,正欲出手,卻錯愕發現,赤霄劍已滴溜溜懸浮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地。

  “給你一個出劍的機會。”

  蘇奕淡然開口,“否則,你怕是會死不瞑目。”

  此話一出,眾人這才意識到,赤霄劍乃是為火堯準備!!

  而蘇奕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無疑盡顯自信和睥睨。

  火堯神色陰晴不定。

  于他而言,這番話充斥輕蔑和不屑,令他自尊遭受到踐踏。

  而在夜落眼中,師尊此舉,暗藏玄機!

  火堯若接劍,無疑意味著,在他心中,早已對師尊充滿忌憚,不敢赤手空拳去和師尊一決高下。

  他若拒絕接劍,則極可能會失去一大助力!

  畢竟,過往五百年,火堯視赤霄劍為本命道劍,用心淬煉和蘊養,若能夠擁有此寶相助,足可讓其實力強大一截。

  當意識到這一點,夜落情不自禁想起四個字:殺人誅心!

  師尊此來,不止要殺了火堯,更要從心境上徹底摧垮火堯。

  由此,也可以看出師尊對火堯是何等失望!

  沉默片刻,火堯忽地說道:“師尊抬手間,就能將此劍收走,弟子若動用此劍,怕是反而會被此劍所累。”

  無疑,上次慘敗在蘇奕手底下的教訓,讓火堯變得格外警惕和小心。

  只是,這番話卻令夜落震怒,道:“火堯,你這是在詆毀師尊的為人嗎!?更何況,師尊若真要不顧一切殺你,根本無須允諾什么,翻手便可滅你!”

  他很痛心,無法想象,火堯怎會變成這樣。

  火堯面無表情,不予理會。

  “放心,縱使我輸了,也絕不會收回赤霄劍。”

  蘇奕神色淡漠,毫無情緒波動。

  火堯這番舉動,也讓他徹底心寒和失望。

  “好!弟子知道,師尊言出必踐,斷不會出爾反爾。”

  火堯深呼吸一口氣,探手接住赤霄劍。

  劍吟如潮,光焰爆綻。

  火堯一身氣息也隨之驟然一變,璀璨耀眼的神焰,如若渾圓的神環般,繚繞其身影四周。

  那恐怖的威勢,令那四位玄幽境大能呼吸一窒。

  太強了!

  同為玄幽境,可火堯的強大,則令他們都感到壓抑和心顫。

  而這等情況下,玄鈞劍主那才剛破境成皇的轉身之身,若不動用外物,又怎可能是火堯的對手?

  夜落神色很平靜。

  他從不擔心師尊會敗。

  這是過往歲月中,早已根植于他骨子里的一種信念!

  蘇奕沒有廢話,邁步朝火堯靠近,周身上下的氣息愈發淡然和空靈,洗盡鉛華。

  而他的步履輕盈從容,勝似閑庭信步。

  可隨著蘇奕靠近,火堯心中卻憑生一股不踏實的感覺。

  “師尊,得罪了!”

  火堯一聲暴喝,沒有任何猶豫,搶先出手。

  赤霄劍燃起璀璨的神焰,若一掛星河怒卷,殺伐氣震天動地,似要焚化一切。

  蘇奕眼眸平淡如舊,而在他體內,大道玄輪轟然旋轉,一身道行在大道玄炁的契合之下,牽動道軀和神魂之力。

  一股沛然莫御的劍道威勢,也隨之在蘇奕那峻拔的身影上暴沖而出。

  他右手探出,駢指如劍,當空砸落。

  一道宛如神金澆筑的劍氣掠出,虛空如紙糊般裂開,劍鋒所指,銳不可當。

  漫天神焰爆碎。

  兩道威勢迥然不同的劍氣,于半空中對撞。

  恰似針尖對麥芒,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對決,毫無花哨可言。

  而后,在一眾震撼目光注視之下,蘇奕斬出的那一抹劍氣以摧枯拉朽之勢碾碎火堯的劍氣。

  砰砰砰!

  火堯的劍氣寸寸崩碎炸開,光霞迸射。

  而蘇奕那一抹劍氣余勢不減,朝火堯激射而去。

  一路勢如破竹!

  火堯眼眸睜大,揮劍怒斬。

  剎那間,神焰暴涌,法則肆虐,無匹劍氣迸發,劍勢之狂暴,動輒可斬殺同一境界的皇者!

  最終,火堯雖擋住蘇奕這一劍,卻被震得倒退數步,面頰一陣青一陣白,眉梢不由浮現一抹駭然。

  他早預料到師尊渡過那一場曠世大劫證道成皇后,一身實力注定遠不是從前可比。

  但卻萬沒想到,師尊僅僅隨手的一道劍氣,便破開自己的殺招,更把自己震退!

  “這……”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毛骨悚然。

  這是玄照境初期能夠擁有的戰力?

  且,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還是赤手空拳,沒有動用任何寶物!

  這無疑太恐怖了。

  “玄照境初期和玄幽境中期之間,相差何其懸殊,可蘇奕這一劍所充斥的力量和劍意,簡直堪稱奪盡造化!”

  夜落眼眸發亮,內心油然生出震撼之意。

  連他都無法想象,師尊是如何在這一劍之間,顯露出如此匪夷所思的劍道造詣。

  “殺!”

  場中,火堯暴喝,揮劍殺來。

  他眼眸盡是暴戾之氣,氣息愈發狂暴霸烈,幾乎是將一身的道行盡數施展于劍道之手中。

  根本不敢保留!

  面對這樣的攻伐,蘇奕自然不可能留情。

  擱在以前,縱使他掌握千般秘術,萬般妙法,受制于自身修為,也難以顯露太多的神通。

  可現在則不同,

  他已經破境成皇!

  全新的力量,全新的境界,讓他也終于能夠將前世所掌握的至強手段的威能盡數施展出來!

  就見蘇奕衣袍鼓蕩,長發飄揚,邁步前行,舉手投足之間,有無匹劍氣乍現,鏘鏘而鳴,通天徹地。

  有劍氣燦如大日,橫移虛空。

  有劍氣縹緲如煙雨,虛幻似流光。

  有的恰似星河落九天,月升碧海上。

  有的……

  每一道劍意,皆充斥莫大玄機,無量神威,一眼望去,直似劍仙臨世,縱劍人間。

  那般飄逸超然,又那般凌厲霸絕!

  更可怕的是,任憑火堯攻勢何等兇猛,任何火堯施展何等劍道手段,皆被蘇奕正面破開。

  幾個呼吸間而已,火堯便潰不成軍,被壓得抬不起頭。

  其攻勢也化為守勢,不得不被動抗衡蘇奕的殺伐。

  局勢也隨之就此轉變。

  面對蘇奕的劍道之威,火堯縱使宛如拼命般催動赤霄劍,依舊顯得很不堪,被不斷壓制。

  而自始至終,蘇奕神色淡然如舊,他周身劍意涌動,似生生不息,每一次出手,劍意之盛,讓火堯根本避無可避,只能硬著頭皮硬撼。

  可每一次硬撼,皆讓火堯陷入更被動的惡劣處境中。

  十個彈指后。

  火堯負傷累累,身上衣袍破損,肌膚出現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三十個彈指后。

  火堯披頭散發,咳血連連,面頰慘白如紙,充血的眼眸中已帶上一抹揮之不去的駭然。

  他變得竭斯底里,不斷大叫,狀若瘋狂,似不甘心,又似困獸猶斗。

  而戰場外,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早已看得手腳發涼,心中發毛。

  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太強了!

  從戰斗開始到現在,完全壓制著火堯,殺得他潰不成軍,殺得他負傷累累,殺得他幾無招架之力!

  而自始至終,蘇奕不曾負傷,不曾留手,連那淡然的神色都不曾有過絲毫變化。

  可那種無敵般的碾壓姿態,卻深深震撼在場每個人!

  “火堯踏上修行的根基是由師尊所指引,其修行的功法和劍道,也是由師尊所傳授,這等情況下,他怎可能是師尊的對手?”

  夜落眸光銳利,一眨不眨盯著戰場,“更遑論,在劍道之路上,放眼整個大荒諸天,也無人可及師尊,火堯還自以為在道行上遠勝師尊,就能立于不敗之地,無疑是癡人說夢,可笑至極!”

  不過,當目睹蘇奕顯露出的劍道威能,夜落內心也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玄照境初期,原來都可以強大到如斯地步?

  轉身重修之后,師尊又該踏上了何等禁忌逆天的一條劍途?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快動手!我死了,你們也活不了!!”

  猛地,戰場中響起火堯歇斯底里的大吼。

  那四位玄幽境大能渾身一震,如夢初醒。

  他們彼此對視,皆第一時間祭出寶物,一咬牙,掠向戰場。

  正如火堯所言,今日之戰,他們若不齊心協力,誰都不可能逃過這一場殺劫!

  哪怕逃都不行,因為遠處還有夜落虎視眈眈!

  ps: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