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八十九章 師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目送蘇奕拎著顧自明消失在遠處天邊,在場眾人皆失魂落魄。

  之前的交鋒,雖在眨眼間就落幕,可蘇奕展露出的戰力之恐怖,則讓他們這些來自大荒的皇者皆感到恐懼和絕望。

  直至此刻,都不禁有劫后余生的恍惚之感。

  “這姓蘇的究竟是誰,簡直也太可怕了……”

  上官杰臉色煞白。

  他是毗摩門徒,更是一位皇者,在大荒九州也頗負名氣。

  可是此刻,內心只感到說不出的恐懼。

  “之前,他問我們可知曉他的身份,莫非……這姓蘇的身份另有玄機?”

  倪霜喃喃。

  “我想起來了!”

  猛地,成天昆大叫起來,“諸位可還記得剛才出現的那一場詭異大劫?若不出意外,極可能就是那姓蘇的所引起!否則,他怎可能一舉擁有皇境修為?”

  聞言,眾人都不禁倒吸涼氣,徹底傻眼。

  之前那一場詭異大劫爆發時,他們都在做推測,因為此劫過于禁忌,簡直亙古未有,僅僅是那等劫難氣息,就令他們感到驚慌無助。

  故而,他們都不禁懷疑,那極可能是一場亙古罕見的玄幽境大劫,甚至不排除是某個老怪物所引來的玄合境大劫!

  可誰也沒想到,這等詭異禁忌的劫難,會是一場成皇之劫!

  “怪不得他戰力會那般逆天,能夠從那等詭異的一場大劫中活下來,簡直非人哉!”

  有人失神自語。

  六道天窟內。

  當看到那四位玄幽境大能出現,夜落眉頭緊鎖。

  他語氣森然道:“你們也打算摻合我太玄洞天的事情?”

  “道友,我們皆是奉命行事,還請莫要讓我們為難。”

  為首的玄袍老者輕嘆開口。

  火堯神色冷酷,道:“師弟,你也看到了,若是動手,只會傷到你自個。而我早說過,等返回大荒時,大師兄自會告訴你想要的真相,為何非要在此刻與我對峙?”

  一縷厚重的劍吟響徹。

  夜落身前浮現出一口暗啞無光的黑色木劍。

  他神色淡漠,輕輕將木劍握在右手,一身氣息驟然間變得肅殺凌厲,那恐怖的威勢,也是隨之擴散而開。

  他眸子如電,掃視火堯等人,道:“今日,除非你們能殺了我,否則,誰也別想從我眼皮底下逃走!”

  “死腦筋!!”

  火堯氣得破口大罵,“知道我為何之前讓你留在永夜之城嗎?就因為你性情太拗!”

  夜落神色愈發淡漠,唇中輕語道,“我只是不想再讓師尊失望了。”

  聲音低沉,卻盡顯決然之意!

  火堯眸子中殺機一閃,道:“但你真的讓我失望了!!”

  憤怒的聲音還在回蕩,火堯悍然出擊。

  他衣袍鼓蕩,火焰法則滔天,抬手斬出一道霸烈無邊的劍意,朝夜落斬去。

  其他方向上,四位玄幽境大能彼此對視一眼,皆同一時間出擊。

  玄袍老者催動雪白拂塵,掀起一片耀眼的星輝。

  彩衣女子手握一條金燦燦的長鞭,抬手一砸,長鞭帶起漫天金色漣漪,震碎虛空,鞭撻而去。

須發如戟的粗獷男子揮動一桿黑色大戟,勢大力沉,裹挾刺目絢爛的黑  色雷霆,一擊之下,雷霆如瀑垂落。

  而那白發如雪的青年,則祭出一柄厚重雪亮的戰刀,縱身前沖,揮刀怒斬。

  轟隆!

  剎那間,這巨大洞窟光霞暴涌,殺伐氣肆虐擴散。

  面對這等圍攻,夜落神色也不由變得凝重起來,他毫不猶豫揮動手中木劍,與之硬撼。

  一場大戰就此爆發。

  夜落很強!

  他的劍道凌厲縹緲,潑灑如流光,迅捷如雷霆,每一道劍氣,皆烙印著璀璨如烈日般的法則力量。

  尤其當他全力展開戰力,那等通天的劍道造詣,遠超當世玄幽境人物。

  事實上,在大荒九州,夜落的確已經是立足剎在玄幽境最頂尖的一位劍道皇者,令得一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都自慚形穢。

  曾有“點金閣”的一位老人評點,言稱夜落之劍道,隱然有其師玄鈞劍主的三分風采!

  這可是難得的美譽。

  畢竟,大荒天下誰都清楚,夜落師尊玄鈞劍主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劍道巨擘,能夠擁有其三分風采,夜落之劍道已足堪稱震古爍今!

  而在這一場對決中,那四位玄幽境大能便是全力出手,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神色空前凝重。

  他們都無比確信,這次若不是有火堯進行牽制,僅憑他們四人聯手,怕是早被夜落殺得丟盔棄甲!

  “快,速戰速決!不能耽擱時間!”

  火堯大吼,眸子中盡是暴戾之氣。

  他毫無保留,全力出擊。

  這帶給夜落極大的壓力。

  他自然最清楚三師兄火堯的底細。

  別看火堯證道成皇至今才不過五百年時間,可已經在玄幽境中擁有無比強大的底蘊。

  這種底蘊,是火堯在那被壓制的六萬年歲月中所積累和沉淀,一朝證道,所爆發出的潛能和力量,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更重要的是,踏足皇道之路之后,不是誰修煉得時間越久,就越強大。

  而是要看自身的毅力、氣魄、底蘊,以及對大道法則的領悟和掌控。

  在這些方面,火堯無疑有著最為頂尖的天賦和積累!

  連夜落都不得不承認,若非師尊當初壓制火堯,以火堯的根骨和天賦,哪怕無法像大師兄、小師妹那般強大,也注定差不了多少。

  當然,夜落更清楚,若不是師尊當初壓制火堯,后者遭受心中戾氣影響,極可能連證道成皇都難!

  簡而言之,如今的火堯,論及底蘊,或許稍遜一些,可若論戰力,早已不在夜落之下。

  而如今,火堯和四位玄幽境大能一起全力出手,也是一舉壓制住了夜落的威勢。

  縱使不曾被徹底打壓,可處境也正在一點點變得兇險起來。

  “師弟,再這樣下去,你必敗無疑,何苦再負隅頑抗?”

  火堯大叫。

  他心中暗暗焦急,夜落的難纏,他自然也心知肚明。

  “我說了,除非殺了我,否則你們休想逃走!”

  夜落眼眸冷厲決然。

  火堯氣得面頰鐵青,殺機暴涌,道,“若不是我那些先天神物被師尊所奪,你小子早被打趴下了!”

  不談此事還好,一談此事,夜落眉梢間也浮現一抹慍怒,厲聲道,“什么叫你的寶物?那些寶物本就是師尊的!”

  “還有,

  你以前那些年,可根本沒有跟我說過,師尊那些寶物是被你所得!”

  說到這,夜落眸子中已盡是恨意。

  過往那些年,他一直以為,除了火堯所執掌的赤霄劍、遁空梭之外,其他諸如九龍神火燈、銀焰斗天甲一類的寶物,都已經被霸占太玄洞天的小師妹所獨吞。

  也是今天他才知道,火堯手中竟有如此多師尊所留的寶物!

  無疑,過往那些年,他一直被蒙在鼓里!

  這讓夜落如何不恨?

  他甚至想到,大師兄毗摩手中,怕也藏著不知多少從師尊那盜竊來的寶物!

  “扯淡!這些寶物都是我和大師兄從青棠那賤人手中奪回來的!”

  火堯厲聲大喝。

  說話時,他和其他四人加快攻勢,欲徹底將夜落鎮壓。

而夜落眉梢眼角  可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當真如此?”

  輕飄飄一句話,卻似一道炸雷般,讓火堯徹底色變。

  而幾乎在聲音響起的同一時間——

  一道無匹般的劍氣破空而至,煌煌璀璨,遮天蔽日。

  一劍之下,硬生生將那正在激烈上演的戰斗沖垮!

  火堯和那四人齊齊察覺到危險,第一時間遠遠閃避開。

  夜落沒有退。

  因為他已察覺到,那一劍并非沖著自己來。

  而后,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遠處。

  就見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出現在遠處,青袍如玉,超然出塵。

  正是蘇奕。

  在他手中,還拎著惶恐不安的顧自明。

  “師尊!”

  火堯的心都沉入谷底,臉色難看起來。

  “師尊!”

  夜落則露出激動喜悅之色。

  而那四個玄幽境大能,則一個個如遭雷擊,神色變幻不定。

  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

  早在火堯負傷歸來之后,他們就已經徹底確定了蘇奕的身份。

  只是他們皆沒想到,再次相見時,蘇奕已經是一位皇者!

  之前那一劍所充斥的威能之盛,令他們這些玄幽境老家伙都感到莫大的威脅!

  “你且退下,一旁看著。”

  蘇奕目光瞥了夜落一眼。

  夜落點頭領命。

  他也看出,師尊已證道為皇!

  一想到之前那堪稱禁忌的一場大劫,都沒能奈何師尊,夜落內心也不由震撼無比,也振奮無比。

  當然,他也清楚,正是因為察覺到這一場大劫的詭異之處,才讓火堯產生了逃走的心思,為此甚至不惜要和自己拼命。

  還好,師尊如今趕來了!

  遠處,火堯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道:“師尊,您莫不是真打算憑您剛證道成皇的力量,和弟子決一勝負吧?”

  蘇奕揮手將顧自明拋出去,這才抬眼看向火堯,道:“你無須試探,殺你這等孽障,我已無須再動用任何外物。”

  輕描淡寫的話語,卻盡顯睥睨傲岸之意!

  這一瞬,夜落眼神一陣恍惚,就仿佛回到了從前,看到了那個他最熟悉也最敬慕的師尊。

  其人如仙,風采如神!

  ps:感謝過客老哥又一次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