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八十八章 火堯何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斷魂嶺。

  殿宇內。

  盤膝打坐的火堯忽地睜開眼眸,微笑道:“師弟,你可愿隨我去一個地方?”

  殿宇角落處,夜落語氣冰冷道:“依我看,你若想活命,最好的辦法就是現在跪在那,等候師尊前來發落,若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興許師尊會饒你不死。”

  火堯眼眸深處泛起一抹戾氣,臉上則大笑起來,道:“放心,我可沒有打算不戰而逃。”

  他長身而起,道:“我要去的地方,乃是六道天窟,距離這斷魂嶺并不遠,其內藏著一座神秘的青銅殿宇,那其中極可能藏著和輪回有關的秘密。你若不去,我可就去了。”

  說著,火堯負手于背,轉身朝大殿外行去。

  角落處,夜落皺了皺眉,但最終還是長身而起,跟了上去。

  他心中清楚,火堯定然是打算玩什么花樣,可卻不得不去盯著火堯。

  否則,若讓火堯逃了,他根本再沒臉去見師尊。

  六道天窟入口。

  當抵達此地,火堯忽地頓足,頭也不回道:“師弟,聽師兄一聲勸,你還不明白事情原委,我和師尊之間的恩怨,你根本把握不住,一味盲目聽從師尊的旨意,只會害了你。”

  后方,夜落神色淡漠,道:“害了我?”

  他目光一掃那劉道天窟入口,這才繼續道:“你把我引到這地方,難道不就是為了害我?”

  火堯軀體一僵,皺眉道:“師弟,這個玩笑可一點不好笑,更何況,我可沒有讓你跟著前來!”

  說著,他大步走進洞口。

  夜落猶豫了一下,但還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洞內的路徑曲折幽暗,火堯卻似老馬識途,大步前行。

  一路上,夜落一直跟隨其后,只不過心中早已警惕起來,一身道行蓄勢待發。

  似乎察覺到夜落的警惕之舉,走在前邊的火堯唇邊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直至抵達六道天窟腹地內,眼前豁然開朗,映現出一個巨大無比的洞窟。

  千百條粗大的黑色鎖鏈從四周墻壁上垂落,縱橫交錯,籠罩在洞窟盡頭的一座古老青銅大殿上。

  大殿前,是一座古老的道場。

  當看到這等恢弘的景象,夜落也不由驚異。

  也就在此時,走在前邊的火堯霍然轉身,眸子中泛起暴戾般的光澤,道:“師弟,作為師兄,我再勸你一句,留在此地,莫要再黏在我身邊了,可好?”

  夜落眉頭皺起,眸子鋒芒涌動。

  這一剎,他敏銳察覺到,火堯身上那嚴重傷勢,竟不知何時早已徹底愈合,就連一身修為都恢復到巔峰地步。

  “真要動手,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夜落神色淡漠如舊,“別忘了,我踏足玄幽境時,你的修為一直被壓制在靈輪境層次,哪怕如今你已趕超上來,可論及底蘊,依舊要遜色于我。”

  這番話一出,火堯似被戳痛了傷心事,英俊的面頰都鐵青起來,語氣森然道:“是嗎,那若再加上他們呢?”

  聲音還在回蕩,這座巨大的石窟四周,忽地掠出一道又一道身影。

  一個須發如戟,身影昂藏的蟒袍男子。

  一個身著彩色宮裝,美麗動人的女子。

  一個身著玄袍,手握拂塵的老者。

  一個滿頭白發,冷眸如電的青年。

  他們赫然是曾在此地埋伏過蘇奕的四個玄幽境大能,分別來自青雷神宗、摩云妖門、龍虎道山、九星劍山!

  斷魂嶺。

  顧自明有些焦急地在等待。

  之前,火堯負傷歸來的事情,除了他和幾個老家伙知道外,其他人皆不清楚。

  并且,連顧自明都沒想到,火堯師叔這等強大存在,非但沒有拿下那姓蘇的年輕人,反倒身負重傷了!

  這讓顧自明第一時間意識到不妙。

  而就在之前,當火堯以秘術傳音告訴他,待會就回從這葬道冥土中撤離,讓他早做準備時,顧自明徹底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

  “師兄,我們為何要離開?”

  倪霜忍不住問道。

  上官杰、成天昆等人也紛紛看向顧自明。

  之前,顧自明將他們全都召集起來,下令等火堯返回之后,就立刻從葬道冥土撤離。

  可顧自明卻并未說原因。

  這讓眾人皆感到很困惑。

  “這是火堯師叔的命令。”

  顧自明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我們只需聽令行事便可。”

  這個回答,明顯無法服眾。

  尤其是倪霜,更是不滿道:“師兄,自從那姓蘇的少年出現后,你一直神神秘秘,藏藏掖掖,根本不告訴我們任何真相,別忘了,就是那姓蘇的殺了我們這邊數位皇者!”

  “是啊師兄,既然都已經決定離開葬道冥土了,為何還不肯把真相告訴我們?”

  上官杰、成天昆等人紛紛開口。

  今夜顧自明的舉動到處透著蹊蹺,早讓他們心存許多不滿。

  而此時,那些來自玄鈞盟的皇者,也都將目光齊齊看著顧自明,想看一看他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顧自明壓力驟增,不禁猶豫起來。

  便在此時——

  遠處虛空泛起一陣陣空間漣漪。

  緊跟著,一個身著青袍,儀態超然的少年憑空出現。

  這一幕,當即引發場中騷亂。

  “是那家伙,他居然還敢回來!?”

  上官杰驚愕。

  在場其他人也都難以置信,一個曾被他們重重圍困,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靈輪境少年,卻在此刻突然返回,這讓誰能不錯愕?

  “不對,那是火堯師叔的壓箱底寶物遁空梭!”

  成天昆大叫。

  一句話,眾人果然就看到,在那姓蘇的少年手中,有著一柄流淌著空間漣漪的飛梭。

  這讓他們皆感到反常,意識到不對勁。

  顧自明心中咯噔一聲,暗叫不好。

  他第一時間厲聲大喝道:“快動手!拿下他!!”

  聲傳天地。

  眾人彼此對視,雖然心中無比困惑,但誰也不敢怠慢,各自祭出寶物,悍然出擊。

  沒人敢留手。

  他們都見識過蘇奕的手段,很清楚對方雖然是靈輪境修為,可戰力卻堪稱逆天,無比恐怖。

  故而,當出手時,這些皇者怎敢怠慢?

  轟隆!

  這片天地動蕩,神輝爆綻。

  各種寶物裹挾著璀璨的光霞,升騰而起,在十多位皇者的聯手之下,一起朝蘇奕轟去。

  蘇奕深邃的眸古井不波,神色恬淡自若。

  面對這等鋪天蓋地而來的一擊,他看也不看,袖袍一拂。

  一片璀璨浩蕩的劍氣如山崩海嘯般席卷而出。

  劍勢磅礴,內蘊玄奧莫測的大道奧義,隱隱約約,更有一縷縷大道玄炁氤氳其中。

  這片天地劇烈翻騰,虛空似被碾碎。

  隨著這一片劍氣席卷,十多件各式各樣的寶物,皆如遭受到遠古神山的撞擊,狠狠倒飛出去,哀鳴震天。

  其中有數件寶物,更是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而這一片劍氣余勢不減,直接將那十多位皇者的陣形沖垮,橫七豎八倒飛出去。

  有的胸腔塌陷,慘叫連天。

  有的口鼻噴血,軀體殘破。

  有的渾身骨骼不知斷裂多少根,狠狠砸落在地上,直挺挺暈厥過去。

  輕描淡寫一拂袖之間,由十多位皇者聯手發起的攻勢,崩潰瓦解!

  那霸道無匹的碾壓一幕,當即震撼在場所有人。

  “怎可能!!”

  有人倉惶尖叫。

  “他……他已經證道為皇了……”

  有人驚恐,結結巴巴出聲。

  成皇!!

  顧自明、倪霜、上官杰等人皆如遭雷擊,駭然失色,徹底被嚇到。

  須知,之前他們圍困堵截蘇奕的時候,對方僅僅靈輪境修為,便一舉從他們這些皇者的聯手之下殺出重圍。

  可現在,短短不到半天時間,對方已化作一位皇者!

  并且在一擊之下,輕而易舉摧垮他們所有的聯手,這讓誰能不膽寒,誰能不驚懼?

  “火堯在何處?”

  此時,蘇奕淡然開口。

  氣氛沉悶,空氣似凍結,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眾人彼此對視,其中一個黃袍老者沉聲道:“朋友,你可知道和我們作對的下場?”

  蘇奕屈指一彈,如拂蒼蠅般。

  黃袍老者眉心被一抹劍氣貫穿,軀體隨之轟然炸開,血染虛空。

  眾人驚得肝膽欲裂,面如土色。

  彈指殺皇!

  并且殺的還是一位玄照境后期存在!

  這等力量,已強大到讓人崩潰的地步。

  “三個呼吸,若無人能告訴我答案,你們全都得死。”

  蘇奕一手負背,憑虛而立,淡然開口。

  他不是濫殺之人,可面對這些曾重重圍困,試圖殺他的角色,可斷不會有任何心慈手軟了。

  而隨著他聲音落下,簡直就如敲響了喪鐘,那些皇者皆心生恐懼,下意識把目光紛紛看向顧自明。

  成天昆更是哆嗦著嘴唇,嘶聲叫道:“師兄!都到了此時,你還不去請火堯師叔化解殺劫!?”

  蘇奕的目光望了過去。

  這一瞬,顧自明臉色鐵青,渾身發僵,如墜冰窟。

  他意識到,徹底完了!

  “師叔他……他如今在六道天窟。”

  顧自明頹然開口,心死如灰。

  “爾等可知道我的身份?”

  蘇奕忽地問道。

  倪霜等人皆神色惘然,搖了搖頭。

  唯有顧自明低著頭,神色最不自在。

  “你和我一起去走一遭。”

  蘇奕將這一切盡收眼底,沒有再遲疑,探手一抓,隔空將顧自明拎住,而后邁步虛空,朝遠處的六道天窟掠去。

ps:2連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