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八十七章 九獄劍之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上的劫云已消散無蹤。

  皎潔的銀色圓月高懸,千丈山河皆默。

  一切歸于之前的寂靜之中。

  九丈轉生臺之上,蘇奕身上流轉的霞光道韻也是漸漸如潮水般融入體內,消失不見。

  少年青袍如初,容顏不改,唯身上氣質,超然于世俗,空靈淡然。

  恰似天上仙人臨塵。

  蘇奕翻手取出一壺酒,仰頭暢飲。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月光,余下三分嘯成劍氣,可稱天下無雙!

  “痛快!”

  一壺酒飲盡,蘇奕眉梢眼角,已盡顯疏狂之意。

  他為證道成皇已籌謀許久。

  而今,終于不負所期,一躍而入玄道之路。

  踏足于玄道之路者,可尊稱為皇!

  玄道之路分作三大境界,分別是玄照、玄幽、玄合。

  其中,玄合境又被稱作皇極境。

  前世的時候,蘇奕已踏足玄合境的盡頭,被視作大荒皇極境第一人,獨尊于世。

  而今,他輪回轉世,于轉生臺之上,重臨玄道之路,筑就全新的皇境道途!

  何謂玄照?

  體內大道靈輪衍化為“大道玄庭”,玄庭如日,獨照天下。

  臻至此境,意味著自身的大道力量,堪比天穹大日,可凌駕于世間修士之上。

  在修為上,皇者執掌大道玄力,玄力越雄厚,品相越高,威能就越強大。

  神魂上,可凝聚意志法相,操縱神識洞察萬象。

  便是肉體力量,也會實現翻天覆地的蛻變,可萬劫不壞,與日月共輝,與天地同根!

  并且,踏足皇境,已擁有飛遁青冥之上,挪移萬里長空的底蘊,朝游北海暮蒼梧!

  過往歲月中,世間億萬修士之所以尊奉為“神祇”,就在于皇者所掌控的力量,絕對可以用“神通廣大”四字來形容。

  這便是所謂“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以后道途上,已無須再借力打力,更無須費盡思量,憑我手中三尺劍鋒,天下何處不可去,天下何人可堪敵?”

  蘇奕心懷激蕩。

  這一次破境,他已感受到自身那堪稱前所未有的蛻變。

  修為上,于體內筑就的“大道玄庭”,無論品相,還是根基,皆堪稱舉世無雙,獨步古今!

  神魂中,意志法相勢若撐天接地,大若無垠,映照星空萬象。

  這是一種無可比擬的法相神韻!

  而他的道軀力量更是強橫,筋骨如仙金淬煉,氣血澎湃如海,體內臟腑穴竅在氣機的牽引律動之下,似化作天地之根,可與日月爭輝煌!

  最神妙的是,一股混沌般的先天玄炁縈繞于大道玄庭之內,通達于軀體和神魂之間,讓修為、神魂、道軀三種力量形成一種完美的契合,也讓他一身的大道根基變得無比恐怖。

  證道之前,蘇奕已將那十塊三生轉生石徹底煉入自身大道本源,直至破境之后,也是一舉在大道玄庭內淬煉出了一股雄厚無比的先天玄炁!

  “嗯?古怪……”

  很快,蘇奕注意到不對勁。

  隨著自己在轉生臺之上重塑被磨滅的道軀、神魂和修為,早在前世便一直懸浮于識海中的九獄劍,此刻卻懸浮于自己一側,不曾重返識海!

并且,蘇奕一眼看到,九獄劍上鎮壓的九條神秘鎖鏈出  現了變化。

  其中一條鎖鏈早已寸寸崩斷,化作一縷縷灰暗的的光影,在九獄劍上繚繞變幻!

  “這……”

  蘇奕不由吃驚。

  從前世到如今,這還是九獄劍第一次發生如此驚人的變化。

  一條鎖鏈崩斷,這究竟意味著什么?

  蘇奕下意識探手朝九獄劍抓去。

  可出乎他意料,九獄劍忽地憑空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中。

  與此同時,蘇奕的神魂第一時間感受到,那一條崩碎鎖鏈所化的灰暗光影,赫然是代表著他“前世”的一個烙印!

  這個烙印中,記載著他前世自誕生之后開始,直至踏上皇極境之巔的一切經歷!

  少年時,他仗劍走天下,意氣風發,揮斥方遒,歷盡悲歡離合,嘗遍酸甜苦辣。

  后來,他于大道之上潛心修道,只為求索劍道究極之境,歷經不知多少生死殺劫,縱使天塌地陷,依舊一往無前。

  直至佇足大荒劍道之巔,放眼四顧,無可匹敵時,他開始探尋更高的劍途……

  而今,這過往種種的經歷、感悟、體會……盡數在那一道烙印中纖毫畢現地呈現出來。

  而發現這一點,蘇奕徹底怔住,心神震顫。

  “這一條神秘鎖鏈,難道是代表我前世的……道業?”

  這太不可思議。

  須知,前世的時候,九獄劍就鎮壓著九條神鏈,為了琢磨和破解這九條鎖鏈的秘密,蘇奕不知付出多少心血和時間。

  可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然而此時,當他歷經一場禁忌般的曠世之劫,再次重臨玄道之路時,九獄劍卻發生了如此異變!

  這讓蘇奕如何不驚?

  “若這一條鎖鏈封印的,乃是我前世的道業,其他八條鎖鏈,又各自封印著什么?”

  蘇奕眼眸明滅不定,他心中生出一個讓自己都為之震驚的念頭——

  那每一條鎖鏈,極可能全都封印著屬于自己的道業烙印!

  若真如此,前世自己身為玄鈞劍主的一生,極可能是自己轉世重修的第九世!

  而這一世,則極可能是自己第十次轉世重修!

  真的會如此嗎?

  蘇奕驚疑不定,也無法確定。

  “若真如此,我前世都已踏足皇極境盡頭,為何無法勘破屬于上一世的道業記憶?”

  “而這一世,卻能夠在踏足皇境時,就感悟到屬于前世的完整道業,這明顯有蹊蹺。”

  蘇奕越想越感覺疑云重重。

  半響,他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眼下的一切,僅僅只是揣測,沒有任何可靠的依據,也根本沒有其他的線索,多想無益。

  不過,九獄劍今日出現這等變化,還是引起了蘇奕的重視。

  這讓他意識到,當自己的道行打破某種禁忌桎梏,實現前所未有的蛻變時,極可能就能再度打碎九獄劍上的一條鎖鏈!

  就如今日,他向死而生,以轉生臺的規則力量,磨滅己身,而后引來一場禁忌之劫,于毀滅中實現涅槃重活般的突破,于是才有了九獄劍所出現的變化。

“雖說我如今的修為,遠不如前世,可在玄道之路上筑就的大道根基,已遠勝前世同期,并且掌握了前世所沒有的‘先天玄炁’,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突破,才一舉打破了九獄劍上的一重鎖鏈  “而這,或許也意味著,我今世所求索的道途,要遠在前世之上!”

  蘇奕暗道。

  天穹劫云消散了。

  那種壓迫心魂,充斥致命威脅的氣息,也一點點從冥王身上消失不見。

  當她睜開緊閉的明眸,就看到那轉生臺之上,立著一道熟悉的峻拔身影。

  青袍如玉,長發飄揚,儀態之超然,如仙似神。

  正是蘇奕!

  只不過,和以前相比,蘇奕身上的氣息顯得愈發淡然,就如洗褪鉛華,返璞歸真,超然物外。

  便是仔細辨認,也很難勘破其修為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冥王腦海中悄然浮現出一句話:如淵如獄,不可揣測!

  “恭喜道友證道成皇,重臨玄道之路!”

  冥王穩了穩心神,嫣然笑道。

  她美眸靈動嫵媚,帶著好奇,也帶著發自內心的恭賀。

  之前那一場浩劫,足以抹殺天下任何皇者,可蘇奕卻在轉生臺之上,由死而生,一舉破劫證道,這簡直就如一樁亙古未有的奇跡!

  這也讓冥王想不佩服都不行。

  蘇奕笑了笑,邁步走下轉生臺。

  在他身后,神秘的轉生臺一寸寸下沉,很快就消失于仙葫山內。

  “東西給我吧。”

  蘇奕目光深邃,看著冥王。

  被他目光盯著的一瞬間,冥王傲人的嬌軀微僵,感受到一種以前不曾有過的壓抑之感,心神也隨之緊繃起來。

  “這家伙如今若要殺我這道分身,怕是根本不在話下……”

  冥王心中如此想著,臉上已浮現一抹淺淺的笑容,干脆利索地抬將那些寶物還給蘇奕,“道友請收好。”

  蘇奕抬手在冥王挺翹的瓊鼻上刮了一下,笑說道:“你很識趣,也很聰明。”

  冥王呆住,完全猝不及防。

  這家伙……竟敢……如此輕佻的刮自己的鼻子?!

  還說自己又識趣又聰明?

  她絕美的玉容漲紅,嫵媚的星眸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羞憤,晶瑩的貝齒咬著紅潤的唇,恨不得一拳狠狠砸在蘇奕那張笑臉上。

  蘇奕抬手一翻,三寸天心、赤霄劍、九龍神火燈、銀焰斗天甲等等寶物就被收了起來。

  只留下一件遁空梭。

  “就這樣吧,你已經看到了,輪回的一些奧秘就在此地,你若有能耐,盡可以去參悟。”

  蘇奕說著,已轉身而去。

  眼見他的身影破空而起,冥王忍不住道:“道友,你莫不是要去收拾你那個不肖弟子?”

  “不錯。”

  “那我能否和你一起前往?”

  冥王說著,已遁空而起,她迫切想看一看,證道成皇之后的蘇奕,究竟有多強大。

  “自然可以,前提是……你能追上。”

  蘇奕聲音還在飄蕩,其手中的遁空梭爆綻出一片空間力量,帶著他破空而去,眨眼就消失不見。

  冥王:“???”

  不止調戲我,還想甩掉我?

  沒門!

  ps:看到很多童鞋在催更,金魚解釋一下,不是偷懶,是最近身體不適,一直在調養中。

  等下周吧,金魚會挑個充裕的時間,盡快給大家補個五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