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八十六章 重臨玄道之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仙葫山。

  在冥王驚懼的目光注視下,天穹那宛如漩渦的劫云猛地翻騰旋轉起來。

  一道充斥禁忌氣息的灰暗劫光從漩渦深處驟然垂落。

  劫光如匹練,劃破長空,狠狠轟在轉生臺之上。

  旋即,光雨迸濺,轟鳴驟響。

  那堪比無上天威的毀滅劫難氣息,讓冥王眼前刺痛,幾要窒息。

  她無比確定,若這一縷劫光劈在自己這道分身上,自己別說抵抗,連逃都來不及,會被瞬息抹殺齏粉!

  然而出乎她意料,轉生臺巋然不動,未曾被撼動絲毫。

  反倒是那一縷劫光崩碎為光雨,消散一空。

  “這……”

  冥王眼睛發直。

  她終于有些明白為何蘇奕會選擇在此地證道成皇,原來,這轉生石足以對抗天劫!

  “只是,被磨滅的蘇奕,又在何處?難道是藏在那一口神秘的道劍中?”

  不等冥王想明白,天穹之上,劫云隆隆翻騰,電閃雷鳴,再有一道狂暴的劫光垂落世間。

  那一瞬,天地似被劈成兩半,摧枯拉朽。

  可當這一道威勢明顯強大一截的劫光轟在轉生石上,卻遭受到阻擋,無法撼動轉生石,最終潰散消弭。

  接下來的時間里,天穹劫難力量愈發恐怖,劫云沸騰,勢若漩渦般旋轉,一道道充斥凜凜天威的劫光垂落,似狂暴大雨般,轟然垂落而下。

  這片天地都被照得燦若白晝,尤其是轉生臺上,劫光迸濺,光霞亂舞,璀璨無量。

  冥王眼睛都瞇成一條線,內心震顫起伏,修長綽約的嬌軀緊繃,難以自已。

  這等大劫,何止是詭異,簡直就如觸犯了禁忌,要徹底將轉生臺徹底抹除!

  “當年第一刑者迎來的玄幽境大劫,被視作天祈星界萬古難見的曠世之劫,當時,足足六位獄主一起出手,親自為其護法,才讓其在這一場曠世大劫中活下來,一舉破境成功。”

  “可是和這蘇玄鈞的成皇大劫相比,第一刑者當年的玄幽境大劫都遜色了一大截……”

  冥王心頭震撼。

  她閱歷何等豐富,見證過不知多少稀罕曠世的劫難。

  可她卻沒想到,僅僅只是成皇時的一場劫難,竟會如此禁忌和詭異!

  這讓她都甚至敢確信,哪怕是換做玄幽境強者在此,恐怕都承受不住此等大劫!

  可出乎冥王意料,在這等禁忌大劫的轟殺之下,那轉生石卻不曾被撼動分毫。

  它立在那,表面繁密的道紋流轉變化,涌現出灰濛濛的轉生規則力量,似萬古不移,無可撼動!

  第一輪大劫很快結束了。

  天穹上如墨汁般的黑色深處劫云,忽地泛起一陣銀色光焰,頓時漫天劫云皆化作絢爛的銀色。

  而后,無數閃電劫光傾瀉,銀燦燦的,像紛紛灑灑的雪花般,透著致命的劫難毀滅氣息。

  相比第一輪天劫,這第二輪天劫無疑更恐怖,更可怕!

  可半刻鐘后。

  當這第二輪天劫落盡,轉生臺依舊安然無恙。

  目睹這一切,冥王早已驚得呆滯在那,腦海空白。

她心中只有  一個念頭,這等詭異大劫,完全就不打算給渡劫者任何生路!

  換而言之,換做誰渡此劫,都必死無疑!

  而蘇奕似乎早預料到這一點,提前一步抵達轉生臺,用了一種讓冥王至今都看不透玄虛的方式,在對抗這一場大劫。

  接下來的時間里,天穹劫云愈發狂暴,直似要將天地山河碾碎,無邊的毀滅力量,肆虐長空。

  像第三輪天劫,呈璀璨熾盛的金色,衍化為萬千蓮花,吞吐雷芒,流淌電弧,極致的美麗,又極致的恐怖。

  潑灑而下時,天地都被染成一種煌煌無量的金色。

  第四輪天劫,則呈現出一種剔透的青色,化作層巒疊嶂的仙山、樓閣、宮宇、凈土……

  每一種景象,皆宛如只存在于傳說中的仙土,不似世間能夠擁有,可當這些景象皆轟然降臨,則迸發出滔天般的毀滅威能。

  第五輪天劫,則徑自化作諸般真靈神獸的虛影,諸如狴犴、梼杌、窮奇、畢方、獬豸等等。

  可無論是何等天劫,最終皆未能轟碎轉生臺!

  這座繚繞著一部分輪回奧秘的黑色玉臺,直似不可摧垮般,儼然呈現出萬劫不壞、不朽長存的神韻。

  直至第九輪天劫出現時——

  原本就一直陷入震撼情緒中,腦海一片空白的冥王,忽地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這一瞬,她感受到強烈的致命威脅,刺激得她亡魂大冒,如墜冰窟。

  根本就不敢再看,下意識閉上眼睛,封閉六識,更將一身的道行運轉到空前極盡的地步!

  而天穹上,就見巨大如若千丈漩渦的劫云忽地劇烈收縮起來,最終化作三丈大小。

  而劫云的形態也發生改變,形似一幅在天穹下鋪開的符詔,呈現出混沌般的晦暗光澤,一縷縷扭曲的劫光電弧在符詔內氤氳激蕩,似是符詔中涌現出的上蒼旨意般。

  這一剎,天地皆顫。

  偌大葬道冥土內,無論是蟄伏在各大區域中的恐怖生靈,還是那些闖蕩于不同禁區內的強大修士,皆在此時臉色大變,心中冒出不可抑制的驚懼和惶恐。

  就如來自末日的天罰降臨,僅僅是氣息,就足以毀掉一方世界,碾碎世間生靈!

  “這怎可能是皇者能夠引來的劫難!?”

  上官杰驚叫,汗毛倒豎。

  “別說是玄幽境大劫,便是玄合境大劫都不見得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威能。”

  有老輩人物倒吸涼氣,滿臉駭然。

  這一刻,他們這些來自大荒的大能,也都感到一種源自本能的惶恐不安。

  那座大殿內,火堯霍然起身,邁步來到大殿門前,抬頭遙遙望向遠處天穹。

  “很久以前,我曾有幸和師尊一起,見證大荒第一道門‘九極玄都’的天耀老君證道玄合境,可當時天耀老君迎來的玄合境大劫的氣息,都沒有這般詭異和反常……”

  火堯唇中喃喃,英俊的面容上陰晴不定。

  宮殿一角的陰影中,夜落冷不丁開口道:“怕了?我勸你最好別嘗試逃走,憑你現在恢復的實力,可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火堯神色一滯,霍然轉身,眼眸盯著角落處的夜落,沉默片刻,忽地笑道:“且不談怕  不怕的問題,就說我要真的想離開,師弟你確定能攔得住我?”

  夜落長身而起,眼神淡漠道:“你身上的寶物,都已被師尊收走,包括遁空梭,而我會不惜性命去阻截你,你若非要試試,那就試試。”

  話語平靜,毫無情緒波動。

  可話中的意味,卻令火堯臉色微變。

  許久,火堯重新盤膝而坐,面無表情道:“師弟,你太緊張了,我若要逃,何須等到現在?”

  說著,他悄然閉上眼眸,潛心養傷。

  角落處,夜落默默坐回角落陰影中。

  同一時間——

  仙葫山上空,那一幅宛如符詔般,縈繞著混沌光澤的第九重劫雷猛地一顫,席卷而下。

  那一瞬,虛空似承受不住那等毀滅威能,轟然爆鳴,龜裂開無數裂縫。

  附近千丈山河,都猛地震顫搖晃起來。

  而三丈長的符詔,已狠狠鎮在轉生臺上。

  轟!!

  這一瞬,一直巋然不動的轉生臺竟是被撼動了,猛地搖晃起來。

  轉生臺表面的道紋爆綻光霞,對抗那一道符詔充斥的劫難力量,可卻反倒被符詔一點點壓制。

  這無疑太驚人。

  須知,轉生臺上充斥的轉生規則雖然破損,可畢竟是輪回的一部分奧秘,豈是尋常可比?

  然而,這第九重雷劫卻硬生生將其一點點壓制!

  眼見整座九丈高的轉生臺都將被那一道符詔的力量覆蓋,突兀地一縷晦澀的劍吟響起。

  轉生臺上,一道纏繞著九層神秘鎖鏈的劍影乍現。

  砰!!!

  驚天動地般的爆碎聲響徹。

  那一道彌漫混沌光澤的三丈符詔,在這一剎竟是四分五裂!

  漫天劫光轟然潑灑,明耀天地山河。

  也就在此時,轉生臺頂部,光滑如鏡的黑色臺面忽地涌現出一團本源力量。

  緊跟著,這本源力量開始瘋狂汲取那爆碎飄灑的劫光!

嘩啦嘩啦  隨著那一股本源力量吞噬的劫光越來越多,也是變得越來越璀璨,越來越熾盛。

  漸漸地,光霞翻騰中,一道虛幻般的身影從那本源力量中漸漸勾勒出來。

  最初無比模糊虛幻,似透明的影子般,但很快就變得一步步變得凝實起來。

  直至一切光焰霞光皆被那徹底吞噬消失。

  就見轉生臺上,一道峻拔身影傲立,閃耀著明亮光澤的黑發披散,清俊的面龐如玉石般明凈,一對深邃若淵的眸開闔間,有絲絲縷縷的金芒閃耀其中,浮現出一幅幅不可思議的景象。

  有歲月更迭、世事浮沉,有萬事枯榮、生死變遷,也有青史長河浩浩蕩蕩奔流消逝……

  一股莫大的威勢,也是從那峻拔身影上彌散而出,直沖九天十地,激蕩萬象風云!

  遠遠望去,其人傲立絕巔之上,頭頂皎潔明月高懸,身側九獄劍如影隨形,腳下轉生臺氤氳規則道光。

  天上地下,睥睨如神!

  這一天,轉身重修近兩年時間的蘇奕,渡九重禁忌之劫,破境而上,重臨皇境之路!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