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八十四章 轉生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仙葫山。

  常年籠罩在淡淡的白色霧靄中,因山體形似一個巨大的葫蘆而得名。

  在葬道冥土,仙葫山談不上是禁忌兇地。

  但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卻極少有人知道,那宛如傳說般縹緲的禁忌之地“轉生臺”,就位于仙葫山上。

  夜色如墨。

  仙葫山之巔。

  此地怪石嶙峋,寸草不生,如若薄紗的銀白色霧靄裊娜,任憑山風凜冽,也吹之不散。

  天穹之上,皎潔圓月被一片晦暗陰沉的黑云遮蔽,附近山河皆籠罩在一眾詭異的寂靜氛圍中。

  “為何此地的氛圍,讓人感到有些瘆得慌。”

  冥王立在山巔處,如瓷器般絕美精致的玉容浮現一抹凝重之色。

  “因為在古老的傳說中,便是最兇惡的鬼神,也不敢靠近此地,否則,必遭滅頂之災。”

  一側,蘇奕隨口道,“當年我第一次前來時,便遭受重創,被困此地近九年之久,不止道軀負傷嚴重,連神魂也差點被磨滅。”

  冥王悚然一驚。

  前世的蘇奕,乃是獨尊諸天上下的玄鈞劍主,橫壓世間無數歲月,更被視作是皇極境中的劍道第一人。

  可連他這般人物,都差點在此地一命嗚呼,可想而知此地是何等可怕。

  “此地……究竟藏著何等殺劫?”

  冥王禁不住問道。

  “那是一種詭異的轉生力量,源自輪回,無論修為高低,只要被這等力量壓制,身上的修為、壽元、生機、神魂……皆會被一一剝奪和磨滅。”

  蘇奕不假思索道,“這便是所謂‘一入輪回,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過,這等轉生規則之力已經破損,且只是輪回奧秘的一部分,當被這等力量磨滅,并不能讓自身進入輪回,實現轉世重生的目的。”

  冥王星眸變幻,那挺拔傲人的綽約嬌軀都微微有些發寒。

  “道友之所以帶我前來此地,莫不是打算借此地的轉生規則,來對付我吧?”

  冥王笑語盈盈。

  只是笑容卻有些勉強。

  蘇奕一聲哂笑,“想多了,對付你的分身,還無須動用這等力量。”

  冥王神色微滯,俏臉明滅。

  她哪會聽不出蘇奕話中的輕視?

  不過,她心中卻松了口氣。

  只要蘇奕不曾包藏禍心,足矣。

  而蘇奕徑自來到一片散亂分布的怪石附近,這里霧靄彌漫,每一塊巖石皆奇形怪狀。

  可從天穹俯瞰的話,就能發現這些散亂的石塊,呈一種詭異的漩渦狀分布。

  而漩渦的中央,則是一個凹陷的地坑。

  眼見蘇奕的舉動,冥王不由好奇,正準備靠近過來。

  蘇奕已頭也不抬道:“你最好站在那別動,否則,我可救不了你。”

  冥王軀體一僵,神色不動地把剛邁出去的纖細玉腿收了回來。

  雖然,她還不曾感知到兇險的氣息,可這片天地間那詭異的寂靜氛圍卻令她毛骨悚然。

  再加上蘇奕之說過的“轉生規則”的可怕,讓冥王也不敢擅自妄動。

  蘇奕抬眼看了看天穹,而后盤膝坐在那一處凹陷地坑旁邊的一塊青石上,袖袍一拂。

  猶如一個璀璨光團的蒼青之種浮現而出,而后被蘇奕隔空遞給了遠處的冥王。

  “幫我看著。”

蘇奕隨  口道。

  冥王星眸泛起一絲惱色,這家伙……是在使喚自己!?

  她冷聲道:“這可是一方世界的本源力量,道友不擔心待會證道時,我趁機將此寶帶走?”

  蘇奕袖袍連續揮動,赤霄劍、擂仙槌、浮屠生死印、遁空梭、九龍神火燈、銀焰斗天甲等等寶物陸續浮現。

  “你可以試試。”

  蘇奕說著,已經將這些寶物隔空遞給冥王,“還有這些寶物,也暫由你來保管。”

  冥王:“???”

  什么時候開始,這家伙可以對自己頤指氣使,呼來喚去了?

  尤其當看到蘇奕那氣定神閑,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時,一股說不出的煩躁情緒涌上冥王心頭。

  她貝齒緊咬,狠狠剜了蘇奕一眼,可最終還是按捺住內心的憋悶,老老實實把那些寶物都收攏了起來。

  “還有這個。”

  蘇奕將三寸青玉葫蘆也拋了過來,“勸你最好別試圖催動此寶,否則,少不了你的苦頭吃。”

  冥王內心愈發不爽。

  不過,當她纖細的玉手捧著那三寸青玉葫蘆時,內心還是微微一顫,好神異的寶貝!

  如若青色的神玉打磨而成,晶瑩剔透,雖感受不到任何特殊的氣息,可當托在手中時,冥王卻能清楚感受到,那葫蘆內藏著一股極為恐怖的鋒芒氣息,甚至讓她產生一股源自本能的致命威脅!

  “這就是那家伙前世的佩劍嗎,果然了不得……”

  冥王暗自感慨。

  之前,她曾目睹蘇奕動用此寶,殺得火堯負傷累累,還無招架之力。

  也曾聆聽到那一縷蒼茫縹緲的劍吟,讓她內心都感受到說不出的壓抑和悸動。

  “也不知此寶真正的威能,又該有多強大。”

  就在冥王思緒如飛時,遠處的蘇奕已再次拋過來一些隨身物品,有儲物寶貝,有諸般秘符和玉簡,不一而足。

  “道友,你身上可留有渡劫所需的寶物和丹藥?”

  冥王忍不住問。

  她發現蘇奕竟似把身上所有寶物都拿了出來,不曾留下一件。

  “不需要。”

  蘇奕微微搖頭。

  冥王黛眉蹙起,不需要?

  這天下修士證道成皇時,哪個不需要準備充足的丹藥和防御寶物?

  一些頂級道統,更是會出動一批老怪物為渡劫者護法!

  可蘇奕卻反其道而行,將一切身外之物統統拋掉了!

  這無疑很反常。

  蘇奕已開始行動起來。

  他盤坐青石之上,掌指捏出一個奇異繁復的手印,于虛空中一按。

  光霞涌動中,蘇奕雙手十指迸射出一縷縷鮮血,彼此糾纏勾勒,如若筆鋒之下縱橫交錯的墨痕般。

  眨眼間而已,一幅鮮血勾勒成的神秘圖案浮現而出。

  這一幕,頓時吸引了冥王注意。

  可還不等她看清楚那一幅鮮血圖案的玄機,整座仙葫山猛地劇烈一顫,而后山體內響起一陣轟鳴之音。

  似洪鐘大呂響徹,又似天宇神鼓敲響。

  天穹之上,原本被一片晦澀云層遮蔽的皎潔明月,忽地綻放出一縷如夢似幻的清輝,化作清濛濛的神虹,垂落于蘇奕身前的鮮血圖案之上。

那一瞬,鮮血圖案似鍍上一層神圣光暈,流光溢彩,襯得蘇奕的身影也變得虛幻  縹緲起來。

  “這家伙,竟借來了一股幽冥界的本源規則力量!”

  冥王心中震顫,星眸睜大。

  早在進入這葬道冥土時,她就注意到,天穹高懸的皎潔明月,乃是由幽冥界的本源規則所化。

  可她卻萬沒想到,蘇奕竟能夠借用這等堪稱無上的至高力量!

  這簡直就和借用“天威”沒有區別!

  便見隨著蘇奕掌指朝下方按動,那一幅融合了鮮血圖案,徐徐沉入那凹陷的地坑內。

  從天穹俯瞰,蘇奕佇足之地,雜亂無章的怪石呈現出漩渦般的圖案,而那凹陷的地坑則是漩渦之眼。

  可若從遠處觀望,這處凹陷的地坑,則是仙葫山的“葫蘆口”!

  隨著這一幅沐浴幽冥界本源規則的鮮紅圖案落下,就如一把鑰匙般,開啟了這座塵封多年的葫蘆口。

  而后——

  轟隆!

  仙葫山劇烈搖晃起來,一股無匹般的神秘力量波動,如潮水般從山體內擴散出來,化作灰色的漣漪,籠罩方圓千丈山河!

  與此同時,蘇奕身前的凹陷地坑破裂,一片灰濛濛的混沌光霞暴涌而出,直沖云霄。

  這千丈山河,頓時籠罩在一股難以形容的莊肅、神圣氛圍中,一股宏大無量的規則力量,在天地間翻轉。

  冥王嬌軀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這一剎,她只感受到一種窒息般的壓抑,一種渺小如螻蟻般的倉惶之感。

  就仿佛她若敢輕舉妄動,那灰濛濛的規則力量就能輕易將她碾成粉末,從世間抹除!!

  “這……難道就是那家伙所說的轉生規則?”

  冥王徹底被震撼。

  早在亙古時,她就橫行幽冥界,被世間億萬修士所敬仰,更被陰曹地府視作絕世大敵,其見識和閱歷自非尋常可比。

  可此時,她卻感受到一種真正的驚懼和不安!

  轟隆!

  光霞翻騰中,就見蘇奕身前,那凹陷的地坑內,一座宛如黑色仙玉筑就的玉臺一寸寸拔地而起。

  最終,當這黑色玉臺顯露出真容時,冥王不禁呆滯在那。

  這是何等寶物?

  便見這玉臺足有九丈高,形似渾圓之柱,如墨玉般的表面,鐫刻著無數奇異晦澀的道紋,密密麻麻,似無窮無盡般。

  如潮般灰濛濛的規則力量波動,在玉臺四周流轉不休,平添一股壓迫人心的神秘氣息。

  當冥王目光碰觸到玉臺表面的繁密道紋,只覺神魂似陷入無盡黑暗的長河中,浪潮涌動,掀起歲月更迭的軌跡,一段段青史華章在其中浮沉和流逝,無數生靈的生老病死在其中輪轉。

  恍惚間,冥王似乎看到,在那長河盡頭,有一個巨大無垠的深淵涌現,吞沒歲月更迭、吞沒青史華章、吞沒無數生靈的生與死……

  而后,不斷朝自己靠近過來……

  “咄!”

  猛地,一縷道音在冥王心神中炸響,她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神魂猛地驚醒過來。

  只是那美麗絕艷的玉容,已是蒼白一片,綽約的嬌軀浸出一層冷汗,眉梢眼角盡是驚悸與駭然,失神喃喃道:“這……這難道就是……”

  遠處,盤膝坐于青石之上的蘇奕點了點頭:“不錯,這就是和輪回有關的一些奧秘。”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