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七章 火堯之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斷魂嶺。

  一座宮殿內。

  顧自明在焦急地等待。

  忽地,虛空泛起一圈圈漣漪,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一襲火紅道袍,面如冠玉,正是火堯。

  “師叔!”

  顧自明驚喜,上前稽首見禮。

  “不必廢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我。”

  火堯淡然開口。

  他負手于背,身影筆直,一舉一動,透著超然之意。

  那番做派,隱隱和蘇奕有三分相似。

  只不過,火堯雖看似淡然,可眼眸開闔時,不經意會流露一股懾人的霸道張揚氣焰。

  “是!”

  顧自明不敢遲疑,將之前發生的一切和盤托出。

  認真聽完,火堯眼眸深處已涌起絲絲縷縷熾熱亢奮的光澤。

  面對四個玄幽境角色的圍困,兀自能只手翻風云,從容而退,一路上,更能以靈輪境修為,于一眾皇者中殺出重圍!

  放眼諸天上下,縱觀古今,此等逆天之舉,絕對堪稱絕無僅有!

  “此子逃往何處?”

  火堯沒有再過問細節,直接開口。

  顧自明連忙取出一塊緋紅色渾圓玉盤,雙手呈上,“師叔,之前在和那蘇奕搏殺時,我曾將一縷‘無影香’粉塵留在那蘇奕身上,您只需憑借這塊‘無影盤’,就能夠感應到那蘇奕的蹤跡。”

  火堯微微頷首,抬手將緋紅玉盤收起。

  他正準備離開,忽地想起什么,眼眸望向顧自明,道:“有關此子的來歷,你可告訴其他人?”

  顧自明軀體一僵,低聲道:“師叔放心,除了那四個玄幽境老家伙,再沒有人知道和蘇奕有關的事情!”

  火堯嗯了一聲,道:“你做的不錯。”

  聲音還在回蕩,火堯的身影倏爾化作一縷縷光焰,憑空消失不見。

  顧自明這才如釋重負般,微微挺起了彎著的脊梁,也是此時,他才發現自己背后衣襟被冷汗浸透。

  “師叔他老人家的威勢越來越可怕了……”

  顧自明心悸。

  誰能想象,五百年前的時候,師叔還不曾證道皇境?

  誰又敢想象,在過往歲月中,師叔被視作是玄鈞劍主麾下九大真傳中,最愚鈍的一個弟子?

  可如今,彈指五百年,師叔已是玄幽境中的巨頭!!

  天穹上,冰月皎潔。

  蘇奕跋涉在一片灰濛濛的山河之間。

  四野黑暗,藏著不知多少詭異恐怖的危險力量,就是皇者也不敢輕易闖入這一片地帶。

  可蘇奕卻似閑庭信步,一路穿行其中。

  在他手中,擂仙槌泛著淡淡的永夜光澤,化作無形的力量漣漪,也讓他這一路如履平地,無驚無險。

  “再有數百里之地,當可抵達‘仙葫山’了……”

  跋涉中,蘇奕抬眼眺望四周,大概判斷出自己置身何地。

  仙葫山位于葬道冥土中的一座神秘未知之地,此山形似一個巨大的葫蘆,常年繚繞在淡淡的白色霞光中。

  故而被稱作“仙葫山”。

而世人不知道的是,這葬道冥土  最為神秘的“轉生臺”,就位于仙葫山上!

  只不過,哪怕有人能夠抵達仙葫山,幾乎也不可能找到“轉生臺”。

  那地方太過神秘,若無法掌控一些和輪回有關的奧秘,便是修為再高,都無法得見其真容。

  而此次,蘇奕將“轉生臺”視作證道為皇之地!

  忽地——

  在虛空中飛掠的蘇奕似察覺到什么,憑虛頓足,深邃的眼眸望向遠處一座大山之巔。

  那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身影。

  一襲火紅道袍,負手于背,抬頭望著天穹,皎潔如雪的明月灑下清冽的月光,襯得那筆直的身影盡顯超然之意。

  蘇奕眉頭微挑,很意外!

  與此同時,那火紅道袍的身影轉過身,目光如若一抹炫亮的閃電般,劃破長空,遙遙看向蘇奕。

  而后,赤袍青年原本淡然的臉色,忽地變得無比復雜。

  有吃驚、有敬畏、有忐忑、有難以置信……

  但很快,這異常復雜的情緒,皆被一抹笑意取代。

  那笑意帶著壓抑不住的亢奮,以至于讓他那一對眼眸也變得璀璨懾人,光霞涌騰騰。

  他撣了撣衣衫,悠然一步邁出,飄然來到虛空上,朝蘇奕這邊靠近過來。

  “師尊,這些年來,徒兒找您找的好辛苦啊。”

  青年火紅道袍獵獵作響,唇中發出一聲充滿唏噓的感慨。

  蘇奕目光上下打量著青年,輕聲一嘆,道:“可惜了,你終究沒聽我的話,早早破境成皇了。”

  火袍青年正是他的第三傳人,火堯!

  前世的時候,蘇奕曾闖蕩一處古老的兇煞之地,發現了孕育在先天火源中的魔胎。

  魔胎內,孕養的乃是一個火靈魔族的嬰兒。

  這個嬰兒便是火堯!

  可以說,火堯從小就跟隨在他身邊長大。

  聽到蘇奕的話,火堯眉梢泛起一抹不加掩飾的怨氣,道:“我若聽師尊的話,怕是等到壽元終結之日,也無法證道成皇!”

  旋即,火堯似乎感覺這番話不解氣,也或許是終于找到了宣泄內心恨意的機會,憤然道:“在過往歲月中,就因為聽您的話,我成了世人眼中的笑話,成了您門下九大真傳中,最愚鈍蠢笨的弟子!”

  “師尊,您知道我那時候內心有多屈辱和不甘嗎?眼睜睜看著其他師弟師妹證道成皇,看著他們一個個將我甩在后邊,那種滋味,您又知道有多痛苦?”

  他聲音都變大,似沉悶的雷霆般在天地間滾蕩。

  而他那英俊的面龐,隱隱已帶上一抹戾氣。

  蘇奕皺眉道:“我早說過,你若想以后證道皇極境,就必須在靈輪境時,把心境中的戾氣徹底打磨掉,否則,此生注定將和皇極境無緣。”

  在他九大真傳弟子中,火堯的天賦極為卓絕,縱使略遜小徒弟青棠一些,但也絕對堪稱是一個萬千年難得一見的麒麟兒。

  但很早時候,蘇奕就察覺到,身為火靈魔族后裔的火堯,心境中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戾氣。

  若無法徹底抹滅這股戾氣,以后休想沖擊皇極境。

正因如此,早在火堯還是靈輪境的時候,蘇奕  就親自出手,動用一種極為神妙的大神通將火堯的道行徹底壓制住,并告訴火堯,什么時候抹滅心中戾氣,什么時候再證道皇境。

  可很顯然,在蘇奕轉世之后,火堯已違背他的命令,直接選擇了破境。

  “呵!”

  火堯似聽到天大的笑話,仰天大笑起來,“師尊,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拿這種破理由來搪塞我!”

  他伸手一指自己,一字一頓道:“看到了嗎,短短五百年時間,我已是玄幽境中期修為!”

  他衣袍鼓蕩,長發飛揚,一道道火焰神虹從周身乍現,通天徹地,直似一尊從火焰中走出的神祇。

  他眼眸燦若火炬,厲聲道:“若不是被您壓制這足足六萬年時間,憑我的天賦和底蘊,早已震爍諸天,威懾大荒,論成就,也決不會在大師兄和小師妹之下!!”

  火堯眼睛死死盯著蘇奕,“六萬年啊!您可知道我怎么過的?”

  那聲音中的憤懣和怨氣,完全不再掩飾了。

  蘇奕凝視火堯片刻,淡然道:“靈輪境的壽命,最多只有八千年,你之所以能夠活六萬年,是我當初一直在幫你續命,為的無非是徹底磨掉你心境中的戾氣。”

  火堯一怔,怒極而笑。

  就見蘇奕繼續道:“以往時候,我也在奇怪,雖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但以你的天資和悟性,斷不可能會一直辦不到這一步,但如今,我大概已經明白了。”

  他抬眼看著火堯,都:“那六萬年中,你心境中的戾氣,早已化作對我的怨恨,如此一來,又怎可能磨滅心中戾氣?”

  說到最后,他不由一聲嘆息。

  這就叫冤孽!

  他越是對火堯好,越希望火堯磨滅戾氣,后者就越怨恨自己,心境中的戾氣就越深!

  儼然成了一個死結。

  而聽到蘇奕的話,火堯卻滿臉譏嘲和不屑,道:“什么狗屁的戾氣,若我心境真有問題,為何我還能證道為皇?為何能在短短五百年時間,踏足玄幽境中期?”

  蘇奕神色變得冷淡起來。

  火堯是他一手帶大,可如今卻反倒視他為仇敵,這讓他心中也不由一陣蕭索,意興闌珊。

  沉默片刻,道:“當初,你小師妹說,我交給你四師妹保管的玄初神鑒,是被你盜走,是否是真的?”

  火堯眼眸閃動,冷笑道:“青棠那小賤人,又來構陷我,既然師尊問起此事,我不妨直言,是錦葵師妹遵從大師兄的命令,主動把太初神鑒交給了我!”

  蘇奕再問道:“當初是不是你用太初神鑒,撤掉了太玄洞天的禁制力量?”

  太初神鑒能夠掌控太玄洞天的禁陣力量。

  當年,毗摩勾結外敵之所以能夠輕易殺入太玄洞天,就在于有人和毗摩里應外合,動用太初神鑒撤掉了太玄洞天的禁陣。

  面對這個問題,火堯卻忍不住笑起來,道:“師尊,您若真想知道當年的時候,不妨跟我回去,等見了大師兄之后,我們師兄弟把當年的事情統統說給您聽,如何?”

  他話語看似恭敬,可眼神玩味,神色間透著一絲絲的戲弄之色。

  就如貓戲老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