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六章 你逃不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山腹通道內。

  一場短暫的戰斗落幕。

  殘肢和寶物碎片混雜在血水中,散落地面。

  “可惡!!!”

  顧自明臉色鐵青,氣得胸腔起伏,牙齒緊咬。

  他們十多位皇者一起全力出手,非但沒能拿下一個靈輪境少年,反倒被對方硬生生殺出了重圍!

  這無疑是奇恥大辱。

  “那小子……怎會如此可怕……”

  有人顫聲開口。

  這一戰,僅僅在須臾間便結束。

  可他們這邊卻足足有五位皇者被殺,其他人等或多或少都已受傷!

  “師兄,是否要追?”

  上官杰滿臉猙獰,“在這鬼地方,根本就施展不開手腳,若是殺出去,定可以拿下此子!”

  他殺氣騰騰,憤怒難當。

  之前的廝殺,他們十多位擁擠在一處,空間逼仄,根本無法放開手腳廝殺,以至于被蘇奕抓住機會,一舉突圍。

  顧自明深呼吸一口氣,飛快下達命令,“師弟,我去看看那四位前輩的狀況,你帶其他人去追殺那小子。”

  “好!”

  上官杰點頭答應。

  掠出六道天窟,蘇奕身影沒有任何停頓,徑自朝前掠去。

  他身上染血,多了許多血淋淋的傷痕,清俊的臉龐也微微有些蒼白。

  之前的突圍之戰,看似短暫,實則兇險到極致。

  再加上需要在最短時間內殺出重圍,哪怕他已動用全力,在這一場突圍之中,也不可避免負傷。

  歸根到底,修為終究太弱了。

  縱使他已擁有跨境斬皇的力量,可當面對十多位皇者的全力圍攻時,不可避免會負傷。

  不過,這些僅僅只是小傷,對曾經歷經過不知多少血腥惡戰的蘇奕而言,這點傷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他神色自始至終都很平靜和從容,不曾有任何一絲慌亂。

  甚至不夸張的說,若想滅殺之前那四個玄幽境老家伙,對他而言也并非太困難的事情。

  不過,那終究需要借用外力。

  而這一次,他不打算這么做。

  這一次,他要憑借自身力量,親手殺了那些仇敵!

  要讓他們為此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

  老瞎子的遭遇,徹底激起了蘇奕的殺心。

  也讓他意識到,玄鈞盟的力量早已在這葬道冥土內布下的精心準備的陷阱,為的便是對付自己!

  至于老公雞,明顯不可能在六道天窟內。

  換而言之,那來自九星劍山的“付東華”,在這件事上騙了他!

  “站住!”

  猛地,一道女子的聲音在夜空下響起。

  就見遠處虛空,一群身影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容貌冷峭的黑裙女子,正是毗摩門徒倪霜。

  在他身后,跟隨著的則是一眾來自“青雷神宗”的皇者人物。

  倪霜掠來時,直接祭出一口銀燦燦的道劍,當空朝蘇奕斬來。

  在她身后,一眾皇者散開,呈扇形朝蘇奕圍攏而來。

  蘇奕眼神神色淡漠,看也看,隨手橫劍一拍。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聲中,那一口銀燦燦的道劍被狠狠震飛出去。

倪霜身影一  顫,俏臉蒼白,難以置信,這是一個靈輪境強者能夠擁有的力量?

  而蘇奕早已凌空朝遠處掠去。

  他哪會在這等小魚小蝦身上浪費時間。

  “死!”

  前方,兩個皇者一起出手殺來。

  一個揮動青銅戰戈,怒斬而來,鋒芒之盛,撕裂長空。

  一個祭出一個紫色缽盂,缽盂中傾灑出滾滾紫色神焰,宛如決堤的火焰長河般,朝蘇奕奔騰而去。

  蘇奕不退反進,剎那間連出兩劍。

  一劍如璀璨無匹的流光,于虛空中輕輕一閃,青銅戰戈應聲而斷。

  而劍氣余勢不減,將一個皇者劈得軀體當空炸開,四分五裂,血灑虛空。

  一劍如怒海狂濤,一舉將那漫天紫色神焰摧垮碾碎,也將那一個皇者的身影籠罩。

  轟!!

  狂暴的劍氣光雨之下,那皇者都來不及發出慘叫,便被轟殺當場,尸骨無存。

  太霸道了。

  寥寥兩劍,幾乎同一時刻斬出,一舉滅掉兩位皇者!

  這讓倪霜和其他皇者都不禁受到驚嚇,差點不敢相信眼睛。

  這一場突然爆發的戰斗,在幾個眨眼間就結束。

  當上官杰帶著一眾強者趕來時,蘇奕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遠處的天地間。

  “師兄,那家伙……究竟是誰?”

  倪霜花容慘淡,神色間盡是驚悸。

  “這件事,恐怕也只有顧師兄才知道。”

  上官杰長聲一嘆,滿臉不甘。

  他已經意識到,很難再追上那靈輪境少年。

  并且,憑他們這些玄照境人物的力量,哪怕追上去,恐怕也是輸多贏少。

  再看其他皇者,無論是誰,皆臉色難看,一個個受到驚嚇般的樣子。

  身為皇者,他們何等大風大浪沒見過?

  可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世上會有如此恐怖的靈輪境人物,一人一劍,足以鎮殺皇者!

  再加上事發突然,也讓他們措手不及,直至此刻想起之前發生的那一幕幕,誰能不驚,誰能不懼?

  很快,顧自明和那四位玄幽境強者也來了。

  當得知蘇奕已經殺出重圍,顧自明和那些玄幽境老怪物的臉色也都變得格外的陰沉。

  “終日打雁,反倒被雁啄了眼!”

  手握雪白拂塵的玄袍老者大恨。

  之前,在那洞窟深處,蘇奕用擂仙槌撼動那成百上千的神鏈,由此引發了一場毀天滅地般的災禍。

  在這一場災禍中,玄袍老者他們四位玄幽境大能,雖然最終活了下來,可卻都已負傷,鬧得灰頭土臉,狼狽無比。

  這讓他們一個個怒火中燒,恨得快要發狂。

  “顧師兄,都已到了這時候,你總該告訴我們,那青袍少年的來歷了吧?”

  上官杰禁不住道。

  其他皇者也都紛紛看向顧自明。

  顧自明神色一陣變幻,道:“并非是我有意隱瞞大家,實在是那青袍少年的身份,大有蹊蹺。”

  頓了頓,他說道:“不過大家放心,等擒下此子之后,我自會把真相告訴大家!”

  那四位玄幽境老怪物也點了點頭。

  有關那青袍少年的來歷,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那家伙都已逃走了。”

  倪霜郁悶說道。

  “不,他逃不掉!”

  顧自明眸光閃爍著懾人的光澤,“走,先回斷魂嶺。”

  斷魂嶺。

  顧自明返回之后,獨自一人來到一座大殿內。

  而后,他從袖袍中取出一塊奇異的雪白骨符,用神念在骨符上書寫起來。

  “師叔,那疑似祖師后裔的蘇奕出現了!只怪我等無能,沒能將其拿下,被其逃走。”

  “若師叔得到消息,還請速速返回!”

  寫完,顧自明掌指發力,催動骨符。

  骨符爆碎,化作一道瑰麗耀眼的光霞,直接撕裂一道空間裂縫,破開而去。

  做完這一切,顧自明長吐一口濁氣,眼神幽冷,“蘇奕,不管你是否是祖師的后裔,這一次,你逃不掉了!”

  一片綿延起伏的廢墟地帶,到處是傾塌的古老建筑,密密麻麻,一望無盡。

  廢墟之上,常年籠罩著詭異的血色雷電中,一陣陣令人心驚肉跳的雷霆轟鳴之音,回蕩四野。

  葬神遺跡。

  葬道冥土中最兇險的禁區之一。

  傳聞,這片廢墟原本是亙古時期的一片神圣國度,居住著宛如神祇般的大能者。

  可后來卻發生大道災變,讓這座神圣國度在一夜之間化作廢墟,那宛如神祇般的大能者,都喪命于其中。

  這便是“葬神遺跡”名字的由來。

  當然,這僅僅只是傳聞,因為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還無人能夠真正探尋到這片禁區的全部秘密。

  此時,位于這片古老遺跡遠處的一片丘陵上。

  一個身著火紅道袍,面如冠玉的青年負手于背,遠遠眺望著那籠罩在血色雷霆之下的葬神遺跡。

  “按那桃都山君所言,師尊他老人家就曾孤身闖過這片禁區,并且以師尊當年的巔峰道行,也被困在其中足足三年之久。”

  “這三年內,師尊究竟經歷了什么?”

  “他老人家會否就是從這葬神遺跡中探尋到了輪回的奧秘?”

  ……青年眸光閃動,一襲火紅道袍在夜風中獵獵作響。

  半響,他輕聲一嘆,眉梢間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痛恨之色,喃喃道:

  “師尊啊師尊,您瞞得我們好苦!!若不是這次葬道冥土橫空出世,誰會知道,這世上真的有輪回?”

  他英俊的臉龐陰晴不定,咬牙切齒,“您若早知道這些,當年卻為何不告訴我們?”

  “虧我以往視您如父親,可您卻對徒弟都藏著掖著,您……可真夠自私的!”

  他眉宇間,已帶上一抹濃得化不開的怨恨。

  就在此時,青年似察覺到什么,摘下了腰畔懸掛的一塊玉佩。

  玉佩在微微顫抖,晶瑩剔透的表面泛起一陣陣耀眼的漣漪。

  青年指尖輕輕在玉佩上一抹。

  在他身前的虛空,猛地泛起一陣空間漣漪,而后一道奇異的骨符憑空出現。

  青年探手將骨符抓在手中,略一打量,他眼眸驟然迸射出懾人的火紅神芒。

  “蘇奕……你可終于出現了……”

  青年喃喃,眉宇間隱隱泛起亢奮之色,“希望……你就是我所猜測的那個人!”

  青年名喚火堯。

  曾拜師玄鈞劍主門下,排名第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