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四章 激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我感覺這天照敕令有些不對勁。”

  羽冠中年沉聲開口。

  眾人不由驚疑。

  顧自明眉頭皺起,道:“呂道友莫不是看出什么問題了?”

  羽冠中年名叫呂清渠,來自大荒龍虎道山,那一處天照敕令正是由他親自所鐫刻。

  呂清渠沉吟道:“且容我查看一番。”

  就見羽冠中年眸泛金色神芒,朝遠處那一條路徑上的“天照敕令”望去。

  仔細端詳許久。

  呂清渠不禁皺眉,略帶困惑道:“天照敕令的力量并未改變,只是…只是…”

  顧自明有些不耐了,道:“何須吞吞吐吐,直接說便是。”

  呂清渠深呼吸一口氣,怔怔道:“我感覺,這天照敕令所蘊含的神韻和力量,遠比我當初所鐫刻時更勝一籌,似乎……變得比以前強大了……”

  眾人一怔。

  這是什么意思?

  顧自明也是一呆,道:“會否是這段時間以來,天照敕令汲取了這六道天窟中的規則力量,才會產生如此變化?”

  呂清渠微微搖頭,道:“不好說。”

  “這有什么好困惑的,只要天照敕令還在,就證明那條路徑并沒有出問題。”

  一個灰袍中年不以為意道。

  說著,他已徑自走過去,來到那一條路徑入口。

  他來回踱步,端詳了片刻,這才扭頭看向眾人,笑道:“我就說了,根本就沒問題,咱們快行動吧。”

  顧自明等人皆點了點頭。

  可還不等行動,臉色齊齊大變。

  就見灰袍男子身后的洞口深處,無聲無息地出現一只血淋淋的白骨大手,一把抓住了灰袍男子。

  “救我——!!”

  灰袍男子驚得魂飛魄散,還不等他掙扎,就被那白骨大手抓著,帶回洞口深處,消失不見。

  唯有那凄厲驚恐的尖叫在不斷回蕩。

  這突然發生的變故,驚得顧自明等人背脊直冒寒氣,徹底色變。

  “這,這是怎么回事?”

  有人顫聲道。

  那灰袍男子乃是九星劍山的一位玄照境后期皇者!

  可自始至終,竟來不及掙扎,便被一只詭異的血色白骨大手抓走了!!

  “果然……那天照敕令出問題了!”

  呂清渠臉色難看,喃喃道,“若我沒看錯,有人抹去了我篆刻的天照敕令,又在另一條路徑入口留下了一幅同樣的天照敕令!”

  此話一出,眾人倒吸涼氣。

  “他媽的,原來有人坑我們!!”

  有人臉色奇差,咒罵出聲,“簡直太陰險,太卑鄙了!”

  “呂兄,天照敕令乃是你們龍虎道山的獨門秘傳,在這幽冥天下,怎可能有人能掌控此等敕令的鐫刻方法?”

  有人皺眉問道。

  呂清渠搖頭,“這也正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就在此時,顧自明似想起什么,眸子中神芒一閃,道:“若我猜測不錯,這次我們所等待的那個目標,已經搶在我們之前,進入到這六道天窟!”

  眾人皆驚。

  “顧師兄,你說的是那個那個靈輪境少年?”

  上官杰忍不住道。

  “不錯,正是他。”

  顧自明點了點頭。

  “顧道友的意思是,那一道天照敕令也是由那少年所留?”

  呂清渠難以置信道。

  顧自明神色微妙,道:“據我所知,他的確可以辦到這一步。”

  眾人愈發無法淡定。

  “顧師兄,莫非你已經知道此人的來歷不成?”

  上官杰問道。

  顧自明沉聲道:“待會你們就明白了,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那一條安全的路徑,速速前往六道天窟深處,不出意外,那少年極可能已經抵達那一座青銅神殿前!”

  說著,他目光看向呂清渠,道:“道友,只能再麻煩你出手一次了。”

  最初時,正是呂清渠施展秘法,幫他們找到了那一條安全的路徑。

  “好。”

  呂清渠點頭答應下來。

  六道天窟深處。

  是一片巨大空曠的洞窟。

  四面八方,是陡峭的山壁,接天通地。

  佇足其中,人如螻蟻般渺小。

  在這座巨大洞窟中央,屹立著一座青銅神殿,恢弘古老。

  一條條粗大的黑色神鏈,從四周的山體上垂落,貫穿在青銅神殿的四周,密密麻麻。

  每一條黑色神鏈,皆縈繞著晦澀奇異的規則力量,彌散著如霧靄似的灰暗光霞,神秘懾人。

  一眼望去,足有千百條黑色神鏈縱橫交錯,將那青銅神殿重重籠罩。

  觸目驚心。

  而在青銅神殿前方,則是一座千尺范圍的道場。

  一條寬有三丈的道路筆直貫穿道場,通往青銅神殿的大門之前。

  當蘇奕走進此地,看到這熟悉的景象時,眼神不由微微有些恍惚。

  這地方還是一如從前,像一座囚禁神祇的牢獄,不曾有過任何變化。

  很快,蘇奕眼眸微凝。

  就見那千尺道場上,孤零零矗立著一座青銅刑架。

  一個披頭散發的枯瘦男子,被捆縛在青銅刑架之上,渾身染血,遍體鱗傷。

  雖然黏著鮮血的蓬亂頭發遮住了男子低垂的臉龐,可蘇奕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老瞎子!!

  蘇奕眉頭皺起,深邃的眸泛起懾人的光澤。

  早在紫羅城崔家時,老瞎子便啟程前往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宗門所在之地。

  可蘇奕卻沒想到,會在這苦海深處的葬道冥土中,還沒等找到老公雞,卻反倒再次見到了老瞎子!

  “看來,玄鈞盟那些家伙要找到的人應該就是我了……”

  蘇奕面容恬淡如舊,只是眼神卻變得愈發深邃了。

  他邁步來到道場中,凝視老瞎子片刻,老瞎子早已陷入昏迷中,一條條拇指粗細的血色鎖鏈貫穿他的雙肩、腰腹、雙腿,牢牢將其捆縛在了青銅刑架上。

  老瞎子明顯遭受過殘忍的酷刑折磨,渾身皮開肉綻,鮮血模糊,一身氣息衰弱到了極致。

  那些血淋淋的傷痕,讓蘇奕內心涌起止不住的殺機。

  不過,他并未立刻去解救老瞎子。

  他看得出,老瞎子身上捆縛的血色鎖鏈,烙印著極為歹毒的腐蝕氣息。

  就如一個小型禁陣,稍一碰觸,必會令老瞎子遭受反噬。

想了想,蘇奕取出身上一瓶珍  藏的療傷圣藥,將丹藥磨碎成粉末,掌指一拂。

  細碎的藥粉如光影般,灑落老瞎子周身。

  肉眼可見,老瞎子周身的傷口快速愈合起來。

  “老瞎子。”

  蘇奕輕聲開口,聲如晨鐘暮鼓,蘊含著一股玄妙的禪韻,回蕩在老瞎子神魂之中。

  很快,老瞎子渾身一顫,從昏厥中醒來。

  他艱難抬起頭顱,空洞的眼眶看向蘇奕。

  旋即,他似終于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中清醒,激動道:“蘇……蘇大人!?”

  聲音沙啞干澀,虛弱無比。

  嘩啦!

  他似要掙扎,可渾身血色鎖鏈發光,爆綻出可怖的毀滅力量,狠狠勒在他身上,頓時讓他遭受到無邊痛苦,禁不住痛苦地悶哼起來。

  “別亂動。”

  蘇奕輕聲道,我先幫你拆掉身上鎖鏈,再帶你離開這里。

  老瞎子卻忽地意識到什么,猛地嘶聲道:“蘇大人,快走!不要管我!那些家伙早已在此地埋設殺局,為的就是要對付大人您!”

  他聲音充滿焦灼。

  蘇奕神色平靜道:“從看到你那一刻,我就已經猜到這一點,說起來,這次還是因為我連累了你。”

  說話時,他駢指如劍,剎那間刺出十多次。

  咔嚓!咔嚓!

  一陣破碎聲中,那捆縛在老瞎子身上的猩紅鎖鏈一節節斷開。

  脫離捆縛,老瞎子軀體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栽倒在地,被蘇奕一把及時扶住。

  “大人!我……我對不住您……”

  老瞎子滿臉羞愧,顫聲開口,“他們抓到我之后,對我動用酷刑,我本欲自我了斷,可卻沒能辦到,反倒被他們徹底禁錮,對我進行搜魂……我,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知道了多少東西……”

  蘇奕輕聲道:“只要你活著,其他的都不重要。走,我先帶你離開此地。”

  自始至終,他神色很平靜,甚至沒有多少情緒波動。

  唯有心中,一股殺機正自發酵,快要沸騰。

  從進入幽冥界至今,這是他第一次被徹底激怒!

  而就在蘇奕打算帶著老瞎子離開時,一道溫醇的蒼老聲音忽地在這片空曠巨大的洞窟中響起。

  “既然都已經來了,哪還有再離開的道理。”

  聲音悠悠回蕩中,遠處青銅神殿大門一側,縱橫交錯的巨大黑色神鏈深處的一片陰影附近,忽地映現出一陣禁制漣漪。

  而后,一個身著玄袍,手握雪白拂塵的老者身影憑空出現。

  他慈眉善目,一派仙風道骨的樣子。

  而隨著他出現,一股恐怖的威勢隨之彌漫而來,那是屬于玄幽境強者的氣息!

  “大人快走!!”

  老瞎子大驚失色。

  “哈哈哈,我等已經在此等候許久,怎可能讓你們離開?”

  另一個方向,陡峭的山體上,一道靜止的陰影忽地蠕動起來,倏爾化作一個身影瘦削的金袍男子。

  他滿頭白發,模樣則如若青年,冷眸如電,威勢滔天,氣息渾然不弱于那玄袍老者。

  無疑,這也是一位玄幽境存在!

  老瞎子心都沉入谷底。

  卻見蘇奕神色淡然如舊,道:“何須再鬼鬼祟祟藏著,都出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