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二章 毗摩門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被蘇奕這般問話,黑袍男子不禁皺眉,道:“小子,你現在就是個階下囚,問題怎么就這么多?”

  語氣盡顯不悅。

  老者則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眼前這少年太淡定,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一樣,甚至還借此機會問東問西。

  一點淪為階下囚的覺悟都沒有!

  “閑聊而已。”

  蘇奕笑了笑。

  黑袍男子也察覺到蘇奕的做派有些不對勁。

  尋常時候,但凡被阻截的角色,就是強大如皇者,也是又驚又怒,要么徹底認栽,要么搏命掙扎。

  幾乎很少有人會像眼前這青袍少年般從容自若的。

  “你……一點就不怕我們收拾你?”

  黑袍男子眼神鋒利,威勢懾人。

  “為何要怕?”

  蘇奕笑起來,“依我看,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為好,否則,怕是會有性命之憂。”

  老者忽地出聲,“韋鴻,此子有問題,速速將其擒下!”

  黑袍男子眼瞳一縮,根本沒有耽擱,直接動手。

  他右臂探出,五指如蒼龍探爪,隔空朝蘇奕肩膀抓去。

  恐怖的金色法則力量,纏繞在他的五指上,璀璨耀眼,將虛空都撕裂開,凌厲無匹。

  “偏要逞能,何苦呢。”

  蘇奕輕聲一嘆。

  他袖袍活動。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徹。

  黑袍男子這一抓之力驟然崩潰,他整個身影都猛地一晃。

  還不等他站穩,蘇奕一步邁出,就來到他身前,一把攥住其脖頸,拎小雞似的拎在半空中。

  一擊之間,干脆利索擒下一位玄照境中期強者!

  “你……”

  黑袍男子面頰漲紅,滿臉錯愕,似不敢相信,一擊之下,自己會被一個靈輪境人物擒下。

  “果然有問題!”

  老者長身而起,眸光如電,渾身殺機縈繞。

  只是,他心中也震顫不已。

  他敢肯定,這青袍少年是靈輪境修為,斷不會有假,可就是這樣的修為,卻直接擒下了韋鴻這樣的皇者!

  這簡直駭人聽聞。

  噗通一聲,蘇奕將黑袍男子韋鴻扔在地上,一腳踩在其胸腔上,淡然道:“我沒興趣收拾你們這種角色,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自會給你們一條活路。”

  被一個少年踩在腳下,這讓韋鴻目眥欲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老者神色陰沉,目光閃動,道:“朋友,有話好好說,你先放了韋鴻,相信你也不愿和我們玄鈞盟真正撕破臉吧?”

  咔嚓!

  蘇奕腳尖發力,韋鴻胸腔骨骼裂開,疼得他唇中悶哼,面頰扭曲,渾身都抽搐起來。

  就見蘇奕淡然道:“我耐心有限,你再廢話一句,我殺了他。”

  話語輕描淡寫,可那種從容的姿態,卻令人不寒而栗。

  老者沉默片刻,道:“不瞞朋友,我們駐守于此地,的確是奉命行事,為的是抓捕一個人。”

  “抓誰?”

  “不清楚。”

老者嘆息道,“我們要做的,是把所有進入葬道冥土的強者,統統帶往‘斷魂嶺’,交到毗摩大人的三弟子顧自明手中,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們  的確是一無所知。”

  斷魂嶺!

  蘇奕想起來,距離這座山嶺約莫三十里的地方,便是葬道冥土中最為神秘的禁地——六道天窟!

  “憑你們的道行,若遇到不可戰勝的大敵怎么辦?”

  蘇奕問道。

  他早已看出,那老者有著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

  似這種角色,一旦遇到玄幽境強者,別說抓人了,只要敢動手,和送死都沒區別。

  老者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我們來自玄鈞盟,哪怕遇到大敵,對方也不敢輕易得罪我們。并且,我們會向他們保證,只要確認他們不是我們玄鈞盟要找的人,自不會為難他們。”

  蘇奕嗤地笑起來,道:“原來是狐假虎威,以勢嚇人,真沒出息。”

  老者神色難看,默然不語。

  接下來,蘇奕又問了一些問題。

  很快就知道,那老者名叫付東華,來自九星劍山,聽命于毗摩門徒顧自明。

  按照付東華所言,這次進入葬道冥土的玄鈞盟強者,不僅僅只有毗摩的四個門徒和他們各自率領的一支修行力量。

  還有足足四位玄幽境長老人物!

  在進入葬道冥土之后,毗摩門徒顧自明便下達命令,派出一眾強者,駐守在通往葬道冥土的三十六個入口處。

  之所以如此勞師動眾,為的便是抓捕一個人!

  這顯得很讓人費解。

  其他人進入葬道冥土,是為了探尋機緣和造化。

  可玄鈞盟的力量進入葬道冥土,卻是為了抓人,這就太奇怪了。

  可惜,那來自九星劍山的老者,也并不清楚毗摩門要抓的人究竟是誰。

  “桃都山君是否和你們玄鈞盟的人在一起?”

  蘇奕忽地問道。

  老者似吃了一驚,難以置信道:“你怎會知道此事?”

  蘇奕沒有回答,再問道:“他如今在哪里?”

  老者沉默片刻,道:“在我們進入葬道冥土的第一天,此人就進入六道天窟之中,據說是要探尋輪回之秘。”

  蘇奕微微挑眉,六道天窟那地方,就是玄幽境人物進入其中,也是兇多吉少!

  以老公雞那謹小慎微的性格,怎敢膽大到前往其中闖蕩?

  這其中定然另有隱情。

  “朋友,能夠告訴你的事情,我都已經說了,現在……你是不是可以放人了?”

  老者沉聲道。

  蘇奕想了想,沒有再為難對方,道:“下次再見到,我可就不會再留情了。”

  說罷,他邁步破空而去。

  蘇奕沒有殺那黑袍男子韋鴻,這讓老者松了口氣之余,臉色也是變得陰沉如水。

  “大人,為何您不去殺了他?”

  韋鴻甫一脫困,就焦急開口。

  “他能一擊制服你,為何就不能一擊制服我?”

  老者輕嘆。

  韋鴻頓時語塞。

  “不過,這件事必須盡快稟報回去。”

  老者做出決斷,從袖袍中取出一塊金色秘符。

  片刻后。

  一道金燦燦的神虹騰空而起,直沖天穹之上,而后消失不見。

  遠遠地,當看到那一抹一閃即逝的金色神虹,正自在山野間穿行的蘇奕笑了笑,沒有理會。

  鬧出動靜才好。

  玄鈞盟的那些家伙越是疑心疑鬼,越可以讓他有機可乘!

  而這,也正是蘇奕剛才沒有下殺手的原因。

  他需要對方發出消息,引起動靜!

  而在這葬道冥土,他可無懼任何人。

  “先去六道天窟走一遭,看是否能見到老公雞。”

  蘇奕一邊走,一邊思忖。

  斷魂嶺。

  一座足有千丈高,寸草不生的黑色山嶺。

  山嶺之上,修建著一座座簡單的宮殿。

  這里是玄鈞盟強者的臨世營地。

  銀月當空。

  其中一座宮殿內,燈火通明。

  “目前為止,這葬道冥土中,除了那寥寥幾個禁忌區域之外,其他地方,都已被我們探尋過,并沒有找到和輪回有關的線索。”

  一個氣質冷傲,容貌俏麗的女子開口。

  倪霜!

  毗摩門徒,一位玄照境中期強者。

  “這么說的話,我們之前所推斷的事情并沒有錯,若這葬道冥土中真的藏有輪回之秘,定然就在‘轉生臺’‘六道天窟’‘葬神遺跡’‘沉淪大淵’這四處禁忌之地中。”

  一個儒袍博帶,大袖翩翩的男子沉吟出聲。

  上官杰。

  玄照境初期修為。

  同樣是毗摩門徒。

  “葬神遺跡不能去,前一段時間,來自幽冥界的一些大能者,已經被困其中,至今沒有一人走出,我懷疑他們都已遭難。”

  一個身著麻衣的青年撫摸著下巴,輕聲開口,“至于沉淪大淵,常年籠罩在一股詭異的雷霆規則中,目前為止,還沒有進入其中打探的機會。若是強行前往,必死無疑。”

  顧自明。

  玄照境后期修為。

  頓了頓,顧自明繼續道:“而‘轉生臺’的位置,就如一個謎團,至今還沒有人能夠找到,甚至無人敢肯定,這傳聞中的禁忌之地,是否真正的存在。”

  “唯獨六道天窟,已被我們探尋到了一些線索,可惜……依舊遠遠不夠。”

  說罷,他輕聲一嘆。

  他們這些人,已經進入這葬道冥土有一段時間,可目前為止,還不曾真正探尋到和輪回之秘有關的線索。

  目前也僅僅知道,那六道天窟中,疑似有著和輪回相關的一些線索,只不過還需要進一步的確認。

  “師兄,你真的確信,這世上有人能開啟那座位于六道天窟內的青銅神殿?”

  一個面色蠟黃,身著華袍的男子忍不住開口。

  成天昆。

  玄照境中期修為,他和顧自明、上官杰、倪霜一樣,皆是毗摩門徒。

  聞言,眾人目光都齊齊看向顧自明。

  他們都已清楚,六道天窟內,有著一座神秘的青銅神殿,神殿大門緊閉,其上充盈著一股神秘不可知的規則波動,至今無人能將這座神殿大門打開。

  這讓顧自明他們皆懷疑,若六道天窟內真的存在輪回的線索,極可能就藏于那座青銅神殿內!

  “一定有人能開啟那座神殿大門,這一點,早已無須質疑。”

  顧自明眸光閃爍,“并且,此人若知道葬道冥土橫空出世,定然會前來!”

  剛說到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大殿外響起:

  “大人,九星劍山付東華傳來消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