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一章 九星劍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蘇奕抵達時,葬道冥土附近的海域上,早匯聚了許許多多身影。

  不過,由于這片海域太過浩瀚,那些身影散落開,彼此相隔極遠,似乎都在相互提防。

  “他們這是在做什么?等著看熱鬧?亦或者說,等著迎接從葬道冥土中歸來的強者?”

  冥王有些不解。

  蘇奕搖了搖頭道:“他們在感悟破境的契機。”

  冥王一怔。

  就見蘇奕繼續道:“籠罩葬道冥土四周的大道光霞,源自幽冥界的一部分本源規則中,那回蕩在這片天地間的道音,看似縹緲,實則是大道規則力量的律動,就如人的呼吸,海水形成的潮汐,其中藏有諸般玄機。”

  “若靜心感悟,足以輕易捕捉到破境的契機,進入悟道的境地中,一舉打破自身境界枷鎖,實現道途上的驚人蛻變。”

  “不過,若修為不夠,沉淀不足,則很容易走火入魔,身隕道消!”

  聽罷,冥王恍然之余,眼神不由變得異樣幾分,道,“這么說,道友這次前來,也打算謀取證道為皇的契機?”

  “不錯。”

  蘇奕坦然點頭,“不出意外,我會在葬道冥土內證道成皇。”

  說到最后,他深邃的眸子深處泛起一絲期待之意。

  證道為皇!

  對蘇奕而言,轉世重修至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成皇這一步做準備。

  此境是一個分界嶺。

  只要踏入其中,便意味著重新踏上了玄道之路,和前世處于同樣一條道途之上!

  最重要的是,當年也正是在葬道冥土,讓蘇奕探尋到了輪回奧秘的線索,也讓這處遺跡,儼然如同一座無形的橋梁,貫穿蘇奕的前世與今生。

  冥王怔住。

  她可沒想到,蘇奕會如此坦誠。

  不過,這從側面也可以看出,蘇奕似乎對此次證道有著絕對的自信!

  沉默片刻,冥王道:“據說,這葬道冥土是在半年前的時候出現,這段時間里,幽冥六域十三界的許多頂尖勢力都已聞訊而來,前往其中探尋。這也就意味著,如今的葬道冥土內,還不知匯聚了多少強大的角色。”

  蘇奕輕輕點頭。

  證道成皇,只是他此來葬道冥土的目的之一。

  更重要的是,探尋抬棺老鬼、老公雞的下落!

  另外,那一艘神秘的黑色冥船,疑似也和葬道冥土有關!

  “你確定真要去走一遭?”

  蘇奕問道。

  葬道冥土是苦海中最禁忌的兇惡之地,就是皇者進入其中,也是兇多吉少。

  冥王不假思索道:“當然,反正只是一道分身而已,哪怕死在其中,也無所謂。反之,若有機會探尋到輪回的秘密,那可就賺大了。”

  蘇奕沒有再廢話,道:“那你好自為之。”

  說著,他收起不溺舟,徑自朝遠處掠去。

  “道友這是打算單獨行動?”

  冥王忍不住道。

  “廢話,你心中一直想打我的主意,我焉能不防備?”

  蘇奕頭也不回道。

  冥王:“……”

  她正要追上去,就見身影身影一閃,驀地破空而起,探手抓住了一條籠罩在葬道冥土四周的一縷璀璨光霞。

就如抓住了一條從  天垂落的繩索般,身影輕輕一蕩,便憑空消失不見。

  “想甩掉我?門兒都沒有!”

  冥王暗自發狠。

  她這次之所以主動和蘇奕一起同行,的確另有心思。

  因為蘇奕前世就曾闖蕩過葬道冥土,對這座禁忌之地了如指掌,并且,蘇奕也正是從此地探尋到了和輪回有關的線索。

  正因如此,冥王很確信,只要能跟在蘇奕身邊一起行動,絕對是好處多多!

  可現在,蘇奕卻要把她甩掉,這讓她如何甘心?

  冥王身影一閃,也展開行動。

  只是,她很快就頓足在虛空,眉頭皺起。

  早在永夜之城的時候,她就從蘇奕手中得到了進入葬道冥土的辦法。

  可當真正行動時,卻發現要想進入其中,需要等待契機!

  葬道冥土四周籠罩著無數條大道光霞,進入其中的辦法,就是從這無數條光霞中,尋覓到一縷充盈空間規則的光霞。

  之前,蘇奕就是這么做的。

  可當冥王抵達時,卻發現那無數的大道光霞中,充盈著空間法則的光霞,卻似游魚般飄忽不定,很難被捕捉到。

  直至許久——

  冥王終于捕捉到機會,抓住一條流淌著空間法則力量的光霞,只是她心中卻頗為郁悶。

  因為她清楚,已經很難再追上蘇奕。

  “不管如何,我一定會找到你這家伙!”

  冥王暗自咬牙。

  她綽約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葬道冥土。

  一輪雪白的滿月高懸,灑下淡淡的銀輝。

  大地上,峰巒起伏,山河蒼茫,呈現出最古老原始的莽荒氣息。

  其中一座山峰上。

  “大人,都已經半個月沒有人進來了,我們還有必要守在此地嗎?”

  一個須發潦草的黑袍男子輕聲問道。

  他背負一口古劍,肌膚黝黑,眸光犀利懾人。

  “才半個月而已,慌什么。”

  一個高冠古服的老人盤膝而坐,淡淡開口,“我們只需聽令行事,駐守于這一處‘入口’便可。”

  在他衣袍左側肩部,繪制著一幅奇異的圖案,九顆星辰拱衛于一柄道劍四周。

  黑袍男子禁不住道:“大人,我一直不清楚,毗摩大人那些門徒,究竟在找什么人?”

  老人搖了搖頭。

  他也不清楚。

  忽地,老人霍然抬頭,就見天穹之上,銀色月光籠罩的虛空之中,忽地泛起一陣劇烈的空間漣漪。

  “有人來了!”

  黑袍男子精神一振,第一時間起身。

  老人則淡定許多,道:“且看看來人是何等修為,若對方配合,那自然最好,若不配合,再動手也不遲。”

  黑袍男子點了點頭。

  交談時,虛空上的空間漣漪猛地產生一陣轟鳴。

  緊跟著,光霞流轉中,一個青袍少年的身影憑空出現。

  相比那些第一次進入葬道冥土的角色,少年卻顯得很從容,自顧自負手于背,佇足在那,打量四周。

  這讓黑袍男子和老人皆有些意外。

在這幽冥天下,誰不知道葬道冥土乃是最兇惡的禁地  之一?

  過往一段時間里,只要進來的強者,皆第一時間祭出寶物,全副身心警惕起來,唯恐遭遇什么變故。

  可這少年卻渾沒有一絲的警惕和緊張。

  更讓兩人意外的是,對方僅僅只有著靈輪境修為!

  “大人,依我看,此子斷不可能是我們要找的目標了。”

  黑袍男子有些失望。

  他沒有掩蓋氣息和聲音,顯得有恃無恐。

  老人也嘆了口氣,道:“這小家伙雖談不上厲害,但膽子可著實不小,竟敢一個人跑到這葬道冥土,你去將他擒下便是。”

  說著,老人閉上眼睛,一副都懶得關注的樣子。

  “我可也不想收拾這樣的小東西。”

  黑袍男子嘀咕了一聲。

  不過,他還是打起精神,身影一閃,憑空而起,目光看著遠處的青袍少年,道:“小家伙,你膽子挺肥啊,敢一個人跑到葬道冥土,不怕死嗎?”

  遠處虛空,蘇奕若有所思道:“打劫?”

  黑袍男子嗤地笑起來,都懶得解釋,道:“行了,少廢話,乖乖過來吧,等時辰到了,我送你去一個地方。”

  蘇奕撫摸著下巴,道:“去哪里?”

  黑袍男子不耐煩了,呵斥道:“怎么屁話這么多呢?自己過來!否則若讓我動手,少不了你的苦頭吃!”

  他一身氣息驟然變得肅殺冷厲起來,背后古劍淺淺清吟,附近虛空都猛地產生陣陣哀鳴。

  一位玄照境皇者!

  “也好。”

  蘇奕走了過去。

  黑袍男子打了個響指,贊道:“真是個聰明的孩子,跟我來吧。”

  他轉身從虛空走下,來到那一座山峰之巔。

  蘇奕緊跟著飄然而落。

  當目光看到那盤膝而坐的老人時,蘇奕眉頭微挑。

  老人左側衣襟處,有著一幅“九星拱劍”的圖案,這是九星劍山的標志!

  而九星劍山,則是大荒六道道門之一!

  至此,蘇奕隱約已經明白了,道:“你們是玄鈞盟的人?”

  早在前來苦海時,他就從知了齋的大主事口中得知,顧自明、上官杰、成天昆、倪霜這四個毗摩門徒,在前一段時間的時候,各自率領一支六大道門的力量,前往苦海深處探尋葬道冥土。

  只是,蘇奕卻沒想到,才剛進入葬道冥土,就碰到了對方!

  這自然不是巧合。

  “咦?你小子眼力不錯啊。”

  黑袍男子不免驚詫。

  他們來自大荒,在這幽冥天下,除了一小撮頂級道統中的老家伙,幾乎很少有人能一眼識破他們的來歷。

  可現在,一個靈輪境少年卻辦到了!

  這一剎,那盤膝而坐的老者也悄然睜開眼眸,多看了蘇奕一眼,淡淡道:“看來,小友的出身不簡單吶。”

  蘇奕笑了笑,道:“你們守在此地,又是為了什么?”

  進入葬道冥土的空間同道,共有三十六個,分別通往葬道冥土的不同區域之中。

  這讓蘇奕不由懷疑,這三十六個入口附近,是否都已經被玄鈞盟的力量把守。

  而他們這么做,肯定另有目的!

  ps:哎,真羨慕大家就要開始的五一假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