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七十章 葬道冥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浩渺渾濁的苦海之上。

  一葉扁舟破浪而行。

  蘇奕懶洋洋躺在那,原本狹窄的空間,都快要被填滿。

  船尾處,冥王修長纖細的玉腿并攏,弧線凸顯豐潤的臀斜坐在那,如青蔥似的白皙十指環抱在膝蓋處,儀態同樣慵懶。

  陣陣海風吹來,拂動少年的青袍,也吹散女子柔順蓬松的幽藍色發絲。

  只是,相比以前,冥王神色間少了一種明媚,絕艷美麗的玉容在天光下明滅不定。

  之前發生的那一場大戰,從看到蘇奕的第一眼,冥王就已料到了最終的結果。

  只是……

  一想到蘇奕在戰斗中展現出的實力,冥王內心卻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靜。

  她太清楚九天閣強者是何等強大。

  以往時候,僅僅刑者級的強者出動,就能打壓一方大世界,殺到無人敢稱尊!

  而在獄卒級強者的追捕之下,就是玄幽境角色,也注定插翅難飛。

  冥王還清楚記得,每當九天閣的力量征服一個浩瀚世界,就會奪走這方世界的本源力量。

  而那些證道為皇的角色,則會被獄卒抓捕,鎮壓在螟蛉血窟之中,被視作“靈藥”來對待。

  到如今,那星空之上,已不知有多少修行世界被九天閣鎮壓,為此九天閣足足修建了九座螟蛉血窟!

  所謂螟蛉血窟,于九天閣的眼中,既是關押囚犯的牢獄,也是一座藥園,而被關押其中的皇者,便是藥園中的靈藥。

  在那里,隨著時間推移,被囚禁的皇者,軀體、神魂、氣血、修為皆會被熔煉,化作最本源的大道力量,被九天閣所采擷!

  而如今,就在今天的苦海之上,第四刑者洪瀛以及七位獄卒,皆被蘇奕輕松斬殺!

  收拾那些獄卒時,一劍一個,干脆利索。

  便是滅殺洪瀛,最終也僅僅只動用一劍!

  給人的感覺,就和砍瓜切菜沒區別。

  這讓冥王如何不震撼?

  也是此刻,她徹底意識到,掌握著能夠克制天祈法則力量的蘇奕,是何等之可怕。

  誠然,他修為還很弱,可他的力量,已足夠威脅到整個九天閣!

  “怪不得掌教至尊在以往歲月中一直在尋找能夠克制天祈法則的人……他肯定也清楚,若是這樣一個人出現,足以威脅到九天閣的生死存亡!”

  冥王想到這,星眸挪移,看向近在眼前的蘇奕。

  少年很愜意和慵懶,頭枕雙臂,躺在船頭,翹著二郎腿。

  由于扁舟空間狹小,少年的腳尖都快要碰觸到她的小腿。

  這一瞬,冥王內心忽地生出強烈的沖動,把這家伙給辦了!

  迫使其低頭臣服,乖乖聽命于己!

  如此,自己便可洞察輪回之秘,掌控克制天祈法則之力,以后等返回九天閣報仇時,自可無往不利!

  這種沖動是如此強烈,似洶涌的潮流般沖擊著她的心神。

  并且,她很確定,眼前的蘇奕并無多少防范,若是動手,她保證蘇奕只能一直躺在那,根本不可能有起身對抗的機會!

  可就在此時,蘇奕忽地開口:“給我看看你的寶貝。”

冥王一怔,強自按捺  下內心的沖動,微抿紅唇,“什么寶貝?”

  “你從洪瀛手中撿走的那件寶貝。”

  蘇奕道。

  冥王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她掌心一翻,四四方方的黑色道印浮現而出。

  這一瞬,她差點控制不住想動手。

  可當目光碰觸到蘇奕那深邃的眸,以及她唇邊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玩味弧度,冥王心中莫名一顫,果斷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忽然懷疑,眼前對自己毫無防范的蘇奕,會不會是故意在釣魚,想要試探自己會否趁此機會動手!

  “請道友過目。”

  冥王嫣然一笑,眸光盈盈。

  蘇奕探手一抓,就將道印拿在手中,放在眼前端詳起來。

  “這是我九天閣排名第一的天祭祀所掌控的‘浮屠生死印’。”

  冥王語聲嚦嚦,“此寶由一方世界的完整本源所煉制,本就是先天神物,又被大祭司融合了諸多曠世神料,論威能,比之崔家的鎮族神器判官筆都要厲害一些。”

  “數天前,洪瀛之所以敢揚言殺入永夜之城,就是因為此寶的威能,足可對抗永夜之城的本源力量。”

  蘇奕點了點頭,忽地說道:“你身上可攜帶有其他寶物?”

  冥王一怔,搖頭道:“沒有。”

  蘇奕有些意外,“不是說,你曾掌握九種堪比神器的寶物嗎?”

  冥王眼眸泛起復雜之色,道:“早在當初和陰曹地府大戰時,那九件寶物已經被毀掉六件,只剩下宿命之輪、焚寂尺、社稷圖這三種寶物。”

  “而焚寂尺,當初已經在枉死城被道友給奪走了。”

  說到這,冥王眼眸泛起一絲心疼。

  “這就有點棘手了……”

  蘇奕皺眉喃喃。

  冥王明顯察覺到,此刻的蘇奕有些反常,不由斟酌道:“道友這是何意?”

  蘇奕不假思索道,“這寶物內,充斥著一股極為強大的意志力量,不出意外,應該就是你口中那位排名第一的天祭祀所留。”

  冥王眼眸驟然收縮,纖細的指尖都微微一顫,玉容變幻。

  看得出來,她對這位第一天祭祀無比忌憚!

  蘇奕隨口道:“若無法將這一道意志力量抹除,將此寶帶在身上就是一個禍患,遲早會被那第一天祭祀找上門來。”

  冥王心中泛起寒意,忍不住道:“道友可有辦法?”

  第一天祭祀,乃是在九天閣中僅次于掌教的存在!一身道行恐怖到不可揣測的地步!

  哪怕是冥王最巔峰時期,都遠不夠資格與第一天祭祀抗衡。

  蘇奕笑說道:“你把此寶交給我保管,就不必擔心這些,等我證道為皇之后,自然會將此寶中的意志力量抹除。”

  冥王:“……”

  說了這么多,這家伙分明是想將此寶據為己有!

  “那我還是自己承擔這份禍患吧。”

  冥王沒好氣道,她可不舍得將此等寶物交出去。

  蘇奕抬手就將浮屠生死印拋了過去,道,“那你可要拿好了。”

  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樣子。

  見此,冥王反倒遲疑起來。

她思忖片刻,道:“若道  友愿意幫忙,我倒不介意將此寶交給道友保管一段時間。”

  蘇奕搖頭道:“算了,于我而言一點好處都沒有,吃力不討好,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欲擒故縱?

  冥王咬了咬紅潤的唇,道:“那……道友想要什么好處?”

  蘇奕眼神意味深長:“你心知肚明。”

  冥王怔了一下,眨巴著嫵媚的眼眸道:“雙修?”

  蘇奕:“……”

  他愕然道:“在你眼中,我蘇玄鈞像是那種見色起意的人?”

  冥王認真打量蘇奕片刻,認真說道:“不像,你本來就是。”

  蘇奕:“???”

  冥王已忍俊不禁,撲哧笑出聲來:“我知道,道友想了解更多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這樣吧,若道友幫我將此寶中的意志力量抹除,到時候,我自會回答道友一些事情。”

  蘇奕笑呵呵道:“還不夠,要我幫忙,必須得陪我睡一晚。”

  冥王笑容一滯,星眸瞪大,嬌軀都僵硬在那,似無法想象,堂堂劍壓諸天的玄鈞劍主,怎會說出如此無恥的話。

  她那絕美的俏臉都一陣陰晴不定,聲音冰冷徹骨,“沒想到,你也會是這種人!”

  蘇奕淡然道:“是你說我是見色起意的人,怎么又認為我不是這種人了?”

  冥王語塞,憋了半天,這才恨恨說道,“傻子都能聽出,我是在開玩笑!”

  蘇奕笑起來,道:“偏偏你聽不出我也是在開玩笑,這是不是意味著,你連傻子都不如?”

  冥王:“……”

  好呀,這家伙是在故意調戲自己!!

  看著蘇奕那充滿戲謔的笑容,冥王晶瑩的貝齒咬得格格作響,氣得傲人的胸脯都一陣劇烈起伏。

  “開不起玩笑就別開,快把寶物拿來吧。”

  蘇奕懶洋洋伸出手掌。

  冥王氣得把浮屠生死印狠狠扔了過去,似恨不得把這混蛋砸一個頭破血流似的。

  兩天后。

  一片血色海域中,遠遠地能夠看到天地間,光霞映天,璀璨輝煌。

  那海面之上赫然懸浮著一塊大到看不到邊際的陸地,耀眼的道光籠罩在陸地四周,映得天地一片煌煌。

  葬道冥土!

  那是一處從亙古時就存在的禁忌之地,一座古老到不可追溯起源的遺跡!

  “這地方,還真是橫空出現了……”

  不溺舟上,蘇奕負手立在船頭,遙遙望著那籠罩在大道光霞中的陸地,神色有些恍惚。

  葬道冥土很特殊。

  一般的修士,哪怕能看到這處遺跡,可當要靠近過去時,卻又變得遙遠無比,仿似天上星穹般遙不可及,和海市蜃樓般虛無縹緲。

  便是皇境存在,若無法勘破那處遺跡四周的“大道規則”奧秘,也都無法靠近過去!

  此時,陣陣縹緲若天籟的神秘道音,從那處遺跡中傳出,似是古老的誦經聲,令得天地間一片莊肅氣息。

  “那和輪回奧秘有關的一些線索,就藏于其中么?”

  冥王輕語,望著葬道冥土,靜心聆聽那一縷縷若天籟的道音,絕美的玉容間,泛起一抹期待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