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主祭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前世,不提像大翅金鵬這等記名弟子,蘇奕麾下共有九大真傳弟子。

  在轉世重生前,他就已安排了諸多后手。

  比如提前將七弟子玄凝送往小西天硯心佛主身邊聆聽教誨。

  比如在太玄洞天埋設重重殺局,以防在他離開后,大敵趁機來襲。

  比如將掌控太玄洞天禁陣的“玄初神鑒”交由四弟子錦葵保管。

  等等。

  可他唯一沒料到的是,毗摩會勾結外敵。

  更沒想到,他那三弟子火堯會盜竊玄初神鑒,讓他埋設在太玄洞天的一切殺機,皆付之東流。

  到最后,作為“大荒四極”之一的太玄洞天,都隨之出現分裂。

  小徒弟青棠霸占太玄洞天,稱尊天下。

  大徒弟毗摩則打著他蘇玄鈞的旗號,建立玄鈞盟,拉攏六大道門等一眾勢力,選擇和青棠對抗。

  這樣的對抗,一直延存到了今日。

  有時候,蘇奕也會想,自己可曾虧待過那些徒弟?

  為何在自己轉世之后,他們會變成這樣子?

  是為了奪權?

  或者是為了寶物?

  亦或者說,早在自己轉世之前,就已經有人懷揣不二之心?

  蘇奕至今想不明白。

  但他敢肯定,這其中定藏有自己不知道的“真相”!

  目前為止,除了大弟子毗摩之外,他還無法判斷,其他弟子是否真的徹底背叛。

  尤其是青棠……

  一想到這個最受他寵溺和喜歡的小徒弟,在他轉世之后的種種作為,蘇奕內心就難免悵然。

  “也怪我當初轉世之時,太過倉促,沒有準備足夠的后手……”

  蘇奕心中一嘆。

  當年輪回轉世,并沒有發生危險,但卻出現了不少意外。

  正因如此,在他轉世之前,哪怕已經開始布局和安排后手,可終究太倉促了。

  而那些弟子怕是都已經認定他這個當師尊的已經死去,才會變得那般肆無忌憚。

  “群龍無首,必生禍端,太玄洞天是道友你一人開辟出的道統,有你在,天塌不下來,你若不在,禍亂必生。”

  廳堂內,打更人干癟的聲音響起,“在以往歲月中,又并非不曾發生過類似的悲劇,諸如這幽冥中最強大的陰曹地府,何嘗不也是隨著最后一任幽冥帝君的隕落,而就此分崩離析?”

  “到如今,你再看那曾經執掌地府六道司的古族,彼此傾軋者,不知凡幾。”

  說到這,打更人又補充了一句:“世事浮沉,向來如此。”

  蘇奕沉默片刻,笑了笑,心中暗道:“向來如此,就對么?”

  “就這樣吧,接下來我要暫時寄居于此,等后天清晨,會和柳長生一起離開永夜之城。”

  蘇奕摒棄雜念,把懷中的橘貓抬手扔出去,撣了撣衣衫,長身而起。

  他向來不喜悲春傷秋,沉湎過往。

  人,要往前看。

  大道修行,也是如此!

  永夜之城常年籠罩在黑暗中,不分晝夜。

  故而,才有了打更人的存在。

每隔一個時辰,分布  在城中的人們就會聽到一道縹緲蒼茫的敲鑼聲。

  那是打更的聲音。

  提醒城中人們時間的流轉。

  房間中。

  蘇奕盤膝而坐。

  在他身前,擺著整整齊齊二十顆剛剛融合而成的三生輪轉石。

  每一顆皆呈琉璃般的七彩色澤,神性氤氳,光霞流轉,映得滿室皆輝。

  “有了這些寶物,待我渡劫破成皇時,自可一舉淬煉出一口最為精純雄厚的先天玄炁!”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滿意之色。

  他袖袍一揮,將二十塊三生輪轉石收起。

  而后,則又將僅剩下的三塊神竅洞玄石和一塊玄沖血魄石拿出,開始汲取和煉化其中的力量。

  神竅洞玄石可淬煉神魂,能夠幫助皇者錘煉出第一流的意志法相。

  玄沖血魄石則可以淬煉道軀,可幫皇者磨煉出不朽般的氣血之力,去學不衰,性靈不死。

  似這等天地瑰寶,皆是足以皇境老怪物垂涎的寶貝,皇境之下的人物哪怕獲得,也根本不會輕易動用。

  可如今,這樣的寶物則被蘇奕拿來錘煉神魂和體魄!

  尤其是神竅洞玄石,可錘煉和助益神魂力量,這對蘇奕而言,將起到不可估量的好處。

  須知,每次動用九獄劍的力量,所消耗最嚴重的便是神魂之力!

  “不出意外,后天清晨時,我的道行足可臻至靈輪境大圓滿地步,到那時,一身的修為、神魂力量、大道軀體皆可隨之錘煉至圓滿地步。”

  “接下來,只需將‘元極大道’的力量臻至圓滿地步,便可去圖謀證道為皇之契機!”

  蘇奕一邊思忖,一邊已沉浸在深層次的打坐修煉中。

  同一時間。

  永夜之城的一座客棧內。

  “大人請用茶。”

  一襲赤袍,容如青年的第四刑者洪瀛將一杯茶呈上。

  而后,他才在不遠處座椅上落座,目光看向對面坐著的那個嫵媚絕艷的女人時,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忌憚。

  “亙古時期,我奉掌教至尊的旨意,前來幽冥界查探輪回之秘,卻不曾想,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一直被困于枉死城中。”

  冥王儀態慵懶,眸光如水,“反倒是你們,才剛抵達幽冥界九年時間而已,就已打探到‘葬道冥土’中疑似藏有輪回之秘,可著實了不得。”

  洪瀛露出一絲謙虛之色,笑道:“大人謬贊了,我等只不過是趕上了時機罷了,若非那一艘黑色冥船出世所引發的劇變,世人又怎會知道,葬道冥土這等禁忌之地,會從苦海底部橫空出世?”

  冥王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忽地說道:“在我離開的這漫長歲月中,宗門想來已經發生了諸多變化吧?”

  洪瀛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道:“滄海桑田,世事變遷,這世上任何事情,從來不可能永恒不變,咱們九天閣的確發生了許多變化,但變化的僅僅只是宗門中的人而已。”

  “在天祈星界,我們九天閣依舊是人們眼中最為神秘至高的主宰,在宗門內,三位天祭祀一直都在,只不過七位獄主、十八位刑者中,出現了一些新面孔。”

聽到這,冥王眼眸微  當有新面孔成為獄主、亦或者刑者,就意味著老一輩的獄主和刑者極可能已隕落,或者實力被超越,被取而代之!

  “我的位置……是否也已被取代了?”

  冥王問。

  洪瀛沉默片刻,忽地抬眼直視著冥王的眼眸,道:“很多年前,大祭司就曾說過,大人您空出的位置,會一直給我留著。”

  “你?”

  冥王有些意外,她從洪瀛的眼神中,看到了壓制不住的一絲渴望。

  洪瀛點頭,認真說道:“在我此次前來幽冥時,大祭司已經答應,只要我這次能夠打探到輪回的一些線索,等回到宗門時,就會動用一切力量助我突破玄合境!”

  說到這,他眼神已明亮如火炬,“而到了那時,我便可取代大人空出的位置,成為新一任第七獄主!”

  冥王被他那火熱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舒服,不禁皺了皺眉,道:“可你現在僅僅只是玄幽境中期修為,而我……用不了多久便能脫困。”

  言外之意就是,有我在,你還不夠資格代替我的位置!

  洪瀛唇邊泛起一絲自信的笑意,道:“不瞞大人說,很久以前,三位天祭祀就已商議過,若有朝一日大人能活著返回宗門,會為您安排新的職務。”

  冥王饒有興趣道:“什么職務?”

  洪瀛眼神古怪,道:“第一到第九螟蛉血窟的‘主祭者’一職,隨便大人挑。”

  螟蛉血窟的主祭者!

  冥王絕美的俏臉頓時浮現一抹陰霾,嫵媚的眸也變得淡漠冰冷起來。

  那三個老東西,可真是夠無情的!!

  在九天閣,主祭者代指掌管一座螟蛉血窟,主持祭祀的職務。

  看似位高權重,實則根本沒多少自由,需要用一生的時間,去駐守在兇惡無邊的螟蛉血窟之地。

  在九天閣,主祭者的身份和地位,勉強僅僅比刑者稍高一些,但卻遠遜色于獄主!

  這樣的安排,讓冥王如何不心寒?

  不遠處,洪瀛端詳著冥王那美麗臉龐上不斷變化的神色,唇角不由微微翹起。

  旋即,他忽然道:“當然,若大人答應我一件事,我定會將‘第七獄主’的位置拱手相讓!”

  冥王哦了一聲,道:“說來聽聽。”

  洪瀛身軀微微前傾,眼神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冥王那綽約修長的傲人嬌軀,再也不遮掩內心的火熱和貪婪,道:“我希望,大人能夠答應與我雙修,助我破境。”

  說到“雙修”二字,他咽喉鼓動,只覺一陣口干舌燥。

  一個擁有“玄牝魅體”的女人,不止姿容足以魅惑眾生,還是任何大能者皆會心動垂涎的絕佳鼎爐!

  就如冥王,那等驚艷天下般的姿容,孤傲如主宰般的神韻,讓洪瀛恨不得立刻就將其衣服撕爛,就地正法,狠狠鞭撻。

  冥王怔住,似難以置信。

  她看著洪瀛神色間那毫不掩飾的貪婪和熾熱,聽著那在殿宇中兀自回蕩的話語,心中也是有著一抹不可抑制的殺機悄然涌起。

  一個刑者罷了,竟還敢打自己的主意,可真是……找死啊!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