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六十二章 師徒重逢 形如陌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客人請進。”

  翠鳥的聲音響起。

  門外的灰發青年笑著點頭道:“多謝。”

  他邁步走進庭院,目光四下一打量,當看到坐在古樹下那一張藤椅中的蘇奕時,不由微微一怔。

  又是這少年!

  灰發青年還記得,今日雷焰魔尊王沖廬進入永夜之城時,就跟隨在這青袍少年身后。

  他同樣記得,當遠遠地看到這少年時,自己心聲一絲說不出的熟悉氣息,很是古怪和反常。

  這讓他預判出,這少年的身份有問題!

  只是,灰發青年卻沒想到,會在打更人的庭院中,再次見到這少年。

  尤其是,對方是那般愜意,懶洋洋躺在藤椅中,懷中還抱著一只肥碩的橘貓,自顧自飲酒,哪怕見到自己進入庭院,眼皮也都沒抬一下。

  “果然,這少年非尋常之輩,只是……我為何會心生一絲古怪的熟悉感覺?”

  灰發青年微微皺眉。

  思忖時,他已邁步走進不遠處的廳堂內。

  而就在他身影剛消失,蘇奕隨口道:“把禁制撤掉,我要聽聽他此來要做什么。”

  “是。”

  橘貓連忙答應。

  廳堂內,一盞燈籠獨照。

  一襲黑色布袍的打更人坐在陰影中,肩膀上立著一只翠鳥。

  “見過前輩。”

  灰發青年上前,只微微頷首。

  老人笑了笑,不以為意道,“閣下此來所為何事?”

  灰發青年略一沉吟,道:“兩件事。”

  老人道:“那就先說第一件事。”

  灰發青年點了點頭,道:“我此次前來幽冥界,實則想跟前輩打探一下,當年玄鈞劍主在苦海闖蕩時,去過哪些地方。”

  老人渾濁的眼眸微微有些異樣,輕嘆道:“孩子,如今你都不愿意稱呼玄鈞劍主一聲師尊了嗎?”

  灰發青年眼眸驟然一縮,旋即嘆服道:“人人皆說,在這苦海之上,沒有永夜之城的打更人不知道的事情,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老人擺了擺手,道:“莫要說這些沒用的寒暄話,數百年前,你那大師兄前來幽冥界時,也曾找我問詢過這件事,但我沒告訴他,你也不例外。”

  灰發青年一怔,“這是為何?”

  老人輕聲道:“欺師滅祖,終究會被人看不起。”

  灰發青年眉頭皺起,眼眸若漩渦般令人心悸,“我太玄洞天的事情,前輩恐怕根本不了解……”

  他正要說什么,老人揮斷道:“說一說第二件事吧。”

  灰發青年眉梢間明顯泛起一抹慍怒之色。

  沉默片刻,他按捺下心中的不悅,道:“我想打聽一下,究竟是誰今天買走了暗市中所有的三生輪轉石。”

  老人抬起眼眸,凝視灰發青年片刻,這才說道:“暗市有暗市的規矩,我自不會擅自去破壞。”

  灰發青年深呼吸一口氣,面露一抹微笑,只是那笑容毫無情感波動,道:“莫非前輩對我有意見不成?”

  老人神色平和道:“不是誰來找我,就能有求必應。”

灰發青年搖頭道:“我今天已經再無所求,我只是想說,之前我只是不愿暴露身份,才會直呼師尊  那‘玄鈞劍主’名號。”

  “另外,在當初我師尊離世之前,我從不曾背叛過師門,前輩卻說我欺師滅祖,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無疑,他很生氣。

  老人笑了笑,道:“是嗎,那看來是我誤會了。”

  灰發青年想了想,道:“那前輩能否看在我師尊的面子上,告訴我一些想知道的答案?”

  翠鳥眼神有些古怪。

  庭院中,橘貓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唯有躺在藤椅中的蘇奕,靜默不語。

  老人輕聲道:“告訴我你此來苦海的目的,我不介意回答你第一個問題。記住,我要聽的是實話。”

  灰發青年略一沉默,道:“我聽說一樁傳聞,我師尊當初很可能沒有離世,而是輪回轉世了,故而在大師兄的授意下,親自前來幽冥一探。”

  老人眸光閃動,“這么說,你已經和毗摩那四個門徒取得聯系?”

  灰發青年點頭道:“不錯,正是他們告訴我,很久以前,我師尊曾進入過葬道冥土,并且,這一處遺跡中疑似藏著和輪回有關的秘密。”

  老人再問道:“倘若最終被你發現,你師尊的確輪回轉世了,你又會怎么做?”

  灰發青年登時沉默了。

  旋即,他皺眉道:“前輩,這些事情似乎和你關系不大吧?”

  老人道:“罷了,既然你不愿說,我也不勉強。”

  說著,他從袖袍取出一個玉簡,略一思忖,以神識在玉簡中鐫刻起來。

  半響,他將玉簡隔空遞給灰發青年,“這玉簡內,是你師尊當年曾在苦海中闖蕩過的一些地方。”

  灰發青年神色緩和不少,“多謝前輩。”

  老人道:“臨走前,想不想聽老朽多說一句話?”

  灰發青年微微有些奇怪,道:“但講無妨。”

  老人眼神諱莫如深,道:“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灰發青年怔了怔,似猜出老人話中的用意,不由搖頭道:“我太玄洞天當年發生的事情,這世上又有幾人清楚?”

  說罷,他轉身而去。

  坐在陰影中的老人目送對方離開,輕輕一嘆。

  當灰發青年從廳堂中走出時,本打算徑自離開,可當看到那坐在古樹下的青袍少年時,他卻又頓足了。

  想了想,灰發青年邁步上前,凝視著蘇奕的面容,微笑說道:“朋友,你覺得奇怪不奇怪,我明明是第一次見到你,可卻感覺似乎在哪里見過你一樣。”

  蘇奕抬眼上下打量了灰發青年一番,道:“一點也不奇怪,這就叫緣法。”

  “緣法?”

  灰發青年笑了笑,“有意思,那敢問朋友尊姓大名?”

  蘇奕手指輕輕摸著懷中橘貓的皮毛,心不在焉道:“以后你會知道的。”

  “是嗎,那我可很期待那一天來臨。”

  灰發青年笑起來,“對了,別怪我多嘴,那雷焰魔尊王沖廬已經被彼岸門的人盯上,你可要當心一些,千萬別被牽累到,否則,后果就不好說了。”

  說罷,他轉身而去。

  一個少年而已,骨齡最多十八歲,修為也僅僅只靈輪境修為,充其量來歷神秘一些罷了。

  還不值得他太關注。

  只是,當灰發青年走到庭院門前時,身后忽地響起蘇奕的聲音:

  “好自為之。”

  寥寥四個字,可話中意味,卻讓灰發青年皺了皺眉,道:“朋友這是何意?”

  蘇奕沒有再理會,低頭擼貓。

  見此,灰發青年忽地笑了笑,轉身而去。

  直至走出這座庭院后,灰發青年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眸子深處則泛起令人心悸的神芒。

  “小家伙,跟本座故弄玄虛,可千萬別讓我抓到你。”

  他心中喃喃。

  真正讓他感到琢磨不透的,是打更人的態度。

  那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人,為何會視自己為欺師滅祖的叛徒?

  又為何會在自己臨走時,用一句“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來敲打自己?

  “這打更人定然知道許多和師尊有關的事情,可惜,他的實力深不可測,且在這永夜之城,乃是他的地盤,無法迫使其說出實情。”

  灰發青年心中暗嘆。

  搖了搖頭,他不再多想,轉身而去。

  他打算再去打探一下,究竟是誰買走了三生輪轉石,不解決此事,他終究意難平。

  庭院中。

  燈籠斑駁的光影,映在蘇奕那清俊的臉龐上,讓其平靜的神色也變得明滅不定。

  橘貓內心莫名一陣壓抑和忐忑。

  它總感覺,此刻的蘇大人很危險!

  “道友,之前若你出口,我定會幫你把他留下來。”

  廳堂內,傳出打更人的聲音,“可你似乎并沒有打算這么做。”

  蘇奕輕聲道:“在我沒有徹底弄清楚當年的事情之前,不會這么做的,否則,怕是會打草驚蛇。”

  “打草驚蛇?”

  打更人道,“你指的是毗摩?”

  蘇奕隨口道:“也包括青棠。”

  當年他轉世之后,突然之間,發生了太多出人意料的事情,如今想來,其中頗多蹊蹺之處,他可不想太早讓那些徒弟知道,他已經轉世歸來。

  打更人沉默片刻,道:“依我看,剛才那小家伙,倒不像是欺師滅祖之輩。”

  蘇奕笑起來,道:“希望如此。”

  之前的灰發青年,名叫夜落,他當年所收的第六個真傳弟子!

  在大荒,夜落或許不如毗摩威名大,不如青棠天賦那般逆天,但他卻是一個難得的劍道胚子。

  其性情看似玩世不恭,實則堅凝如鐵,殺伐果決。

  當年,蘇奕在苦海中搜集的三生輪轉石,就是贈給了夜落,在夜落在突破玄幽境時,發揮了不可思議的妙用。

  只是蘇奕卻沒想到,今日會在打更人的地盤上,再次見到自己這個傳人,并且,對方此來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搜集三生輪轉石。

  “玄凝說的沒錯,夜落的確已加入了玄鈞盟,和毗摩站在了同一陣營。”

  蘇奕心中自語。

  早在蒼青大陸時,他就從七弟子玄凝口中知道,其三弟子火堯、四弟子錦葵、六弟子夜落,加入了由大弟子毗摩所開創的玄鈞盟!

ps:以前寫過一次蘇姨的四弟子名叫“婆娑”,但被崔家萬道樹靈體“婆娑”不小心占用了,故而,修改為“錦葵”,不影響劇情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