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六十一章 來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灰發青年強自按捺下內心的郁悶,道:“敢問老板,那買走三生輪轉石的客人,又是何方神圣?”

  一塊三生輪轉石的價值,在這暗市足可抵得上一株玄級最頂尖的大道寶藥。

  一般的皇者,掏光家底都不見得能買到一塊。

  可如今,這暗市中的三生輪轉石,卻被人近乎一掃而光,這就太驚人了。

  該有怎樣的財力,才能辦到這一步?

  “客人此話,可就越界了。”

  莫老提醒了一句,“在這暗市,最被人抵觸的,便是冒然打探他人的身份。”

  灰發青年笑起來,道:“暗市的規矩,我自不會破壞,不過你信不信,我定可以查出那個客人是誰?”

  莫老一怔,心中好笑,查出來又如何?

  你還敢去和開陽大人為敵?

  不過,當觸碰到灰發青年那如若漩渦般的深邃眼眸時,莫老心中莫名感到一陣驚悸,背脊生寒。

  “這樣也好,只要找到此人,我就再不必麻煩去一一搜集三生輪轉石。”

  自語聲中,灰發青年轉身而去。

  目送他離開,莫老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他久經風浪,已察覺到那灰發青年來歷不簡單,甚至極可能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

  “我倒巴不得你敢去和開陽大人干一架。”

  莫老暗自嘀咕。

  庭院中,古樹下。

  蘇奕躺在自己的藤椅中,渾身放松。

  坐過的椅子雖多,可真正能讓他渾身每一寸地方都得到放松的,只有自己親造的這把藤椅。

  “你何時這般心軟,連一個女人都不忍心殺了?”

  廳堂內,傳出打更人那干癟蒼老的聲音。

  “一道分身而已,殺了有什么用?”

  蘇奕心不在焉道,“更何況,我和她之間可沒有深仇大恨,動輒就殺人,并非我的本性。”

  打更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冥王不愿去對付她那些同門,那這件事,就只能由道友你來代勞了。”

  蘇奕揉了揉眉宇,輕嘆道:“你和守夜人真不愧是同門師兄弟,真當我蘇某人無所不能嗎?”

  當初,守夜人請他去收拾玄冥神庭。

  而今,打更人請他去收拾洪瀛等九天閣的人。

  相似的經歷,讓蘇奕頗有些無奈。

  自己明明才靈輪境修為啊!

  “道友或許不是無所不能,但收拾那些九天閣的人,注定不在話下。”

  打更人的聲音帶著一絲笑意,“你之前也說了,他們掌握的天祈法則,足以對抗和壓制‘永夜之城’的本源力量,若他們為了對付柳長生,一舉殺入城中,我怕也很難阻止。”

  “這等情況下,也只能請道友出手,不說將他們全殺了,最起碼也要讓他們知難而退,再不敢冒然前來永夜之城。”

  蘇奕沒有再說什么。

  今天第一次前來這座庭院時,他就和打更人對談過。

  大概弄清楚了三件事。

  其一,很久以前,身為狂劍冥尊的柳長生,曾幫過打更人一個大忙。

  這次柳長生遭遇殺劫,打更人不會袖手旁觀。

而九天閣第四刑者“洪瀛”已表明,三天內  若見不到柳長生,就會殺入永夜之城。

  以洪瀛所掌控的力量,的確足以無懼永夜之城本源力量的鎮壓。

  若這樣的事情發生,還不知會給永夜之城帶來多少災禍。

  為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打更人請求蘇奕幫忙,作為回報,打更人則答應幫蘇奕搜集三生輪轉石。

  之前,蘇奕和冥王對談,的確是想借用冥王的力量,去收拾洪瀛等人,但遺憾的是,冥王拒絕了。

  第二件事,則和守夜人有關。

  當初離開天雪城時,守夜人曾贈予蘇奕一個青銅盒,言稱只要將此物交給打更人,就能換一樣寶物。

  這件寶物能夠在蘇奕抵達葬道冥土時,起到妙用。

  而今,蘇奕已經將青銅盒交給打更人,由此換來了“擂仙槌”。

  以前時候,蘇奕不是沒有闖蕩過葬道冥土,但直至如今,他才知道,打更人手中的“擂仙槌”,能夠化解和抵消葬道冥土中所分布的諸多禁忌力量。

  最重要的是,哪怕被困于葬道冥土,也可以憑借擂仙槌脫困!

  第三件事,則和那一艘黑色冥船有關。

  按照打更人推測,最近這些年發生在苦海深處的劇變,的確和那艘黑色冥船有關分不開的關系。

  此船充滿禁忌不詳的詭異力量,沒有人知道其來歷。

  不過,打更人卻說,在過往那些年曾出現多次的那艘黑色冥船,極可能是一個“入口”!

  換而言之,黑色冥船就如一個會移動的“空間甬道”,并且凡是活著的生靈,無論修為高低,皆會被黑色冥船帶往一個未知的地方!

  而這個未知的地方,極可能就和葬道冥土有關聯。

  當然,這僅僅只是打更人的揣測。

  他活了不知多少歲月,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古怪詭異的冥船。

  這一切,愈發引起了蘇奕的重視。

  并且,經此一事讓蘇奕也推斷出一件事來。

  無論是離奇失蹤的崔龍象,還是那老公雞,亦或者是很久以前就消失不見的抬棺老鬼,疑似都和葬道冥土產生了關聯。

  而葬道冥土這個地方,對蘇奕而言則有些不一般的意義。

  因為前世的時候,他正是在葬道冥土,進一步探尋到了輪回的奧秘!

  最近這些年,隨著這座原本深埋在苦海底部的遺跡橫空出世,吸引了天下不知多少目光,也讓苦海中產生了不知多少風波。

  到如今,不知毗摩的四個門徒各率領一支修行力量前往葬道冥土,連來自天祈星界的九天閣門人,也出現于苦海之上。

  甚至,幽冥天下各大頂級道統的力量,極可能也已摻合其中。

  這一切,讓蘇奕內心也不由凜然。

  葬道冥土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難道那一處‘轉生臺’被人發現了?

  亦或者說,那最為兇險神秘的‘六道天窟’發生了某種劇變?

  蘇奕不由陷入沉思。

  “老爺,小翠,我回來了。”

  一只肥胖的橘貓嗖的一下,掠入庭院中。

  當看到坐在古樹下的蘇奕時,橘貓渾身一僵,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渾身炸毛。

  那模樣,簡直似遇到天敵了一般。

“搜集了多少三生  輪轉石?”

  蘇奕笑問。

  聞言,橘貓低著頭,惴惴不安道:“大人,暗市中的三生輪轉石不多了,我拼盡了所有力氣,也才僅僅只搜集到六十三塊,也不知道您……是否滿意?”

  蘇奕怔了一下,笑道:“綽綽有余。”

  橘貓頓時如釋重負,連忙爬起身來,小心翼翼靠近蘇奕,探出爪子憑空一劃,一個巨大的玉盒憑空出現。

  “還請大人笑納。”

  橘貓低眉順眼道。

  蘇奕哪會客氣了,打開玉盒,就見玉盒內光霞涌動,燦然奪目,擺著一堆色彩繽紛的玉石。

  其中有天靈涅槃石十九塊、神竅洞玄石二十三塊、玄沖血魄石二十一塊。

  再加上他身上那塊天靈涅槃石,恰好六十四塊。

  “不錯。”

  蘇奕很滿意。

  嚴格而言,這三種先天神石融合之后,才能夠形成三生輪轉石。

  像這些寶貝,足可凝練出二十顆三生輪轉石!

  似此等神物,若用以破境,能夠讓修士的心境、神魂、道軀一起實現涅槃轉生般的驚人蛻變,在自身大道根基中養出一股‘先天玄炁’!”

  蘇奕自忖,二十顆三生輪轉石的力量,足可讓他在證道為皇時,淬煉出一口最為精純雄厚的先天玄炁,甚至……綽綽有余!

  而先天玄炁這等力量,本就是一種神妙的先天混沌之力,無論對對戰殺敵,還是參悟大道,皆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前世的時候,蘇奕在搜集到三生輪轉石的時候,已是皇極境巔峰修為,故而并不曾用上,而是贈給了六弟子夜落,在夜落突破玄幽境時發揮了不可思議的妙用。

  收起玉盒,蘇奕做出決斷,道:“后天清晨,讓柳長生啟程離開永夜之城。”

  廳堂深處,打更人的聲音響起:“道人打算以柳長生為誘餌,將那些對手吸引走?”

  “不錯。”

  蘇奕點頭,看著手中玉盒,“我都收了這些寶貝,當然不能不幫忙。”

  打更人道:“有道友幫忙,我心中總算踏實了,小翠,去給道友拿一壺酒。”

  一只翠鳥掠出,將一壇酒呈在蘇奕身前案牘上。

  橘貓眼神不由露出一抹垂涎之色。

  老爺所藏的好酒,可無一不是世上的稀世珍品!

  正自想著,蘇奕已打開酒壇,斟了兩杯酒,一杯給自己,一杯則留給了橘貓,“喏,賞你的。”

  橘貓頓時狂喜,發出喵嗚的叫聲,噌地跳到案牘上,伸出一對毛茸茸的前爪朝蘇奕作揖道:“多謝蘇大人厚愛!”

  說著,吸溜一聲就喝光了杯中酒,神色間登時露出陶醉之色。

  就在此時,庭院四周忽地泛起一陣無形的規則力量波動。

  而后,叩門聲響起。

  咚!咚!咚!

  恰好三聲。

  橘貓很生氣,嘀咕道:“也不知哪個混蛋登門,忒也沒眼色!”

  蘇奕笑了笑。

  按照打更人的規矩,只要來客的實力能夠三次叩響庭院大門,便有資格成為其客人。

  果然,就見那只翠鳥掠出,將庭院大門開啟。

  就見一個身影頎長的灰發青年,獨自一人立在大門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