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六十章 勒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冥王的姿容極美。

  她有著幽藍色的柔順長發,容顏直似少女般精致清純,紅唇似火,明眸如水,眉梢眼角,自有一股邪魅如妖般的絕艷神韻。

  一身如墨的黑色素凈裙裳,毫無點綴,但卻襯得她肌膚晶瑩雪白,光潔耀眼。

  而她的氣質卻淡漠冷酷如神,充斥著一股凌厲霸道,睥睨如主宰的威勢。

  可此時,被蘇奕用竹棍打了三次之后,冥王已是滿臉漲紅,羞惱如狂,氣得那傲人的嬌軀都微微顫抖起來。

  看向蘇奕的眼眸,更似利刃尖刀般,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了。

  這氣急敗壞的神態,也讓她那孤傲淡漠的威儀沖散,蕩然無存,反倒別有一番風韻。

  “我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你越威脅,我就越反其道而行。”

  蘇奕笑著開口。

  在他視野中,冥王那細潤雪白的肌膚都泛起淡淡的緋紅色,顯得極為驚艷。

  冥王抿著唇,一語不發。

  只是那目光中,卻毫不掩飾徹骨般的寒意。

  蘇奕頓感無趣。

  他抬起手指竹棍,輕輕在冥王肩上一點。

  原本緊緊禁錮在冥王身上的那無數絲絲縷縷的灰青色規則力量,頓時消散一空。

  沒有了束縛,冥王明顯暗松口氣。

  可她目光依舊冰寒冷冽,道:“就這么放棄了?為何不繼續?或者說,你已經感到害怕,不敢玩了?”

  蘇奕笑著坐回座椅,道:“這終究只是你的分身,哪怕將其徹底降服,也談不上有多少成就感。”

  頓了頓,他抬眼看向冥王,語氣淡然道,“記住,這次是你先挑釁出手,我沒有把你這道分身摧毀,已是手下留情。”

  這一瞬,冥王星眸微縮,心中凜然。

  蘇奕這輕飄飄的話語中,實則透著一股極為強勢的殺伐意味。

  沉默片刻,冥王忽地笑起來,直似冰凍湖水在春日下消融,明麗耀眼,魅惑如妖。

  “看來,道友定然對我另有企圖。”

  冥王唇邊噙著笑意,儀態也變得從容起來,“否則,以道友那殺伐果決、睥睨冷酷的心境,怎可能會不下死手?”

  蘇奕感慨道:“還算不笨,總算明悟過來了。”

  冥王:“……”

  蘇奕自顧自道:“坦白說,你想得到的,無非是對抗天祈法則的力量,而我也想從你那里得到更多的和九天閣相關的消息,依我看,你我倒也有合作的契機,你覺得呢?”

  冥王美眸閃動,道:“如何合作?”

  蘇奕不假思索道:“你先立個投名狀,去把洪瀛等人殺了,以后我自會幫你的本尊從枉死城脫困,并且不介意和你聯手,一起去對付九天閣。”

  九天閣閣主一直在尋覓能夠對抗天祈法則的人。

  這讓蘇奕早預料到,遲早有一天,他會和九天閣徹底開戰。

  這時候,若能把冥王這個“獄主”級別的人物拉到自己船上,無疑能發揮不少作用。

  卻見冥王嗤地笑起來,眼神輕蔑,“這樣的合作,分明就是拿我當槍使,完全沒有任何誠意。”

蘇奕深深看了冥王一眼,道:“目前看來,在這世上只  有我能夠對付天祈法則。”

  一句話,讓冥王臉上的笑容凝固。

  “你根本無須掩飾內心對九天閣的恨意,否則,你也不會在當初抵達幽冥天下時,不惜冒著和陰曹地府徹底決裂的危險,從天命司搶奪‘欺天草’。”

  蘇奕撫摸著下巴,道,“我雖不清楚,你為何會仇恨九天閣,但卻清楚,以你的性情,以后定然會去復仇。”

  “而我,無疑能給予你最大的幫助。”

  說到這,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我剛才的提議。”

  冥王哦了一聲,笑語盈然道:“蘇玄鈞,太過自信可不好,你真以為我別無選擇么?”

  說著,她神色變得睥睨傲岸,道,“當初在枉死城的時候,我已經說過,我向來不怕玩火,要么我征服你,讓你乖乖匍匐在我腳下,要么我被你征服,到那時,就是任憑被你擺布又如何?”

  無疑,冥王兀自不服氣,要找機會降服蘇奕,讓蘇奕為她所用!

  對此,蘇奕談不上失望,反倒笑說道:“我還記得,你也曾說過,你擁有‘玄牝魅體’,還曾說這等天賦,乃是天上地下獨一份雙修鼎爐。以后你若徹底栽了,可別忘了說過的這些話。”

  冥王:“……”

  她忽地想起剛才被蘇奕拿竹棍抽打的一幕幕,那火辣辣的恥辱滋味,刺激得她內心又是一陣羞憤。

  冥王的星眸盯著蘇奕,紅潤的唇瓣輕啟,一字一頓道:“好,那就看看最終誰能征服誰!”

  撂下這句話,冥王身影憑空一閃,便消失不見。

  蘇奕沒有阻止。

  他坐在那,自顧自飲酒,儀態悠閑如舊。

  冥王這女人,嫵媚如絕世尤物,實則性情癲狂冷酷,再加上早在亙古時期,她就已是足以讓天下億萬修士膽寒的主宰人物。

  要讓這樣的女人低頭配合,無疑很不容易。

  須知,當初陰曹地府出動諸多大能,祭出各種神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把冥王鎮壓在了枉死城內。

  時隔無盡歲月,陰曹地府都已消散于歷史長河中,可這女人兀自還活著,可想而知,她的底蘊和手段何等恐怖。

  直至一壺酒飲盡,蘇奕長身而起,飄然而去。

  暗市。

  巨鼎閣。

  “大人,這是我們巨鼎閣僅有的三塊神竅洞玄石,請您笑納。”

  巨鼎閣負責人莫老臉上賠笑,恭恭敬敬把一個玉盒呈了上去。

  一只肥碩的橘貓懶洋洋臥在那,正自吸溜吸溜飲酒。

  聞言,橘貓抬起幽藍的眼眸,鼻腔不由發出一絲冷哼,“三塊?你打發叫花子呢!告訴你,今天你們巨鼎閣不拿出十塊以上的神竅洞玄石,這巨鼎閣注定將從永夜之城消失!”

  莫老渾身一哆嗦,額頭直冒冷汗,連忙道:“大人聽小老說完,雖然神竅洞玄石只有三塊,但我們巨鼎閣還有四塊天靈涅槃石和三塊玄沖血魄石,加起來恰好十塊。”

  “恰好?”

  橘貓眼神泛起譏嘲之色,“那好,你就‘恰好’再給本座拿十塊出來!”

  “這……”

  莫老滿臉苦澀,都快哭了。

“呸!少給  本座哭窮,過往歲月中,你們巨鼎閣在暗市收羅了不知多少寶物,十塊先天玉石而已,對你們巨鼎閣而言,絕對是九牛一毛。”

  橘貓似不耐煩了,用爪子敲了敲桌面,眼神森然道,“給個痛快話,究竟能拿出多少?”

  莫老神色一陣變幻,許久才一咬牙,道:“大人,最多還能再拿出五塊,再多的話,您殺了小老,也拿不出來了。”

  橘貓冷哼:“早拿出來不就完了?非讓本座威逼利誘,賤不賤吶?”

  莫老低著頭,不敢吭聲,只剩滿腔無奈和苦澀。

  在永夜之城,只有他這樣的老人才清楚,眼前這位“開陽大人”是何等霸道和蠻橫。

  當然,尋常時候,開陽還不屑干出這等威逼利誘的事情。

  很快,橘貓就帶著寶物離開,離開前,橘貓故作漫不經心提醒道:“若被我家老爺問起,你知道該怎么說吧?”

  莫老頓時心領神會,道:“明白!”

  橘貓輕嘆道:“老爺肯定心知肚明,他短時間內肯定不會過問這些,可若是老爺萬一過問,就是要拿此事當把柄,來敲打我了。”

  旋即,它又精神抖擻起來。

  這次自己可是在幫蘇大人辦事,老爺就是看不慣自己“勒索”這些暗市中的奸商,肯定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類似的一幕幕,陸續在暗市其他一些頂級商行中上演。

  和巨鼎閣一樣,這些頂級商行,皆駐扎在永夜之城不知多少歲月,根深葉茂,背景滔天,隨便拎出一個,背后就極可能站著幽冥天下一個頂級勢力!

  可如今,無一例外皆被橘貓“勒索”了一遍。

  強龍不壓地頭蛇。

  更何況,橘貓背后的打更人,還是永夜之城最神秘和強大的地頭蛇。

  面對橘貓的勒索,誰敢不乖乖配合?

  一些頂級商行甚至歡天喜地地送出了“三生輪轉石”。

  無他,和橘貓搞好關系,就等于和打更人搞好了關系,以后在暗市中的買賣,哪怕不會有什么幫助,可斷不會再出現多少麻煩!

  “老板,可曾有三生輪轉石?”

  巨鼎閣,一個灰發青年出現,直接找到了莫老,表明來意,“無論有多少,無論什么價錢,我全都要。”

  他看似年少,眼眸轉動時,卻盡是歲月滄桑的氣息。

  “豪客啊!”

  莫老眼眸一亮,可一想到被橘貓勒索走的那些寶貝,心中不由一陣哀嚎,有氣無力揮揮手:“沒了,一塊也沒了,客人還是去其他地方問問吧。”

  灰發青年皺眉道:“我已經去過其他地方,可都說沒有了。”

  莫老怔然,原來,其他家也被開陽大人勒索了一遍?

  如此一想,莫老心中莫名舒服不少。

  他干咳一聲,道:“客人,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心思了,你來晚了一步,暗市中的三生輪轉石,早被人勒……嗯,買光了。”

  灰發青年徹底怔住,眼眸若漩渦般涌動著一絲絲令人心悸的光澤。

  他此來永夜之城,本就是為搜集三生輪轉石而來,可誰曾想,卻被人捷足先登了!

  ps:原來道友里居然藏著這么多lsp……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