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五十八章 小天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笑起來。

  冥王此話,看似回答自己問題,實則是想順藤摸瓜,從自己口中套取消息。

  不過,蘇奕也懶得計較,道:“葬道冥土中,的確有一些和輪回有關的線索。”

  冥王星眸一亮,道:“若如此,是否意味著,只要找對其中那些線索,就可以進一步探尋到輪回之秘?”

  蘇奕輕輕敲了敲桌子,道:“是你回答我的問題。”

  冥王不由嫣然一笑,很痛快地把九天閣派遣強者此來苦海的事情一一道來。

  九年前,九天閣排名第三的獄主下達命令,派遣以洪瀛、莫川兩位刑者為首的一支強者隊伍,前來幽冥天下打探“輪回之秘”。

  在抵達幽冥界之后,第四刑者洪瀛率領一眾強者前往苦海,為避免泄露九天閣事宜,故而皆以“彼岸門”強者的身份自居。

  其中,第五刑者莫川則負責前往枉死城打探冥王的下落。

  洪瀛身邊,共有獄卒七人,以及三個“天選門徒”。

  而洪瀛之所以要對付柳長生,就因為前不久時候,柳長生殺了一個名叫“聞中虛”的天選門徒。

  此人是九天閣天選門徒中的卓絕人物,被一位天祭祀看重,認為他有著競爭“圣子”之位的潛力。

  可如今,卻慘死于柳長生之手,這自然觸怒了洪瀛。

  聽到這,蘇奕總算明白了來龍去脈。

  之前他和打更人對談時,就問起過狂劍冥尊柳長生的事情。

  按照打更人的說法,柳長生在前不久的時候,因為滅殺一個彼岸門的玄照境初期皇者,而遭遇一場殺劫,負傷嚴重,不得不前來永夜之城避難。

  而今日,洪瀛之所以前往拜訪打更人,就是為了讓打更人莫要摻合此事,試圖在永夜之城內滅殺柳長生。

  這自然被打更人拒絕了。

  不過,洪瀛并未就此罷手,他已向打更人表態,三天之內,若柳長生不離開永夜之城,他自會采取行動。

  “尋常時候他就這么勇敢嗎?”

  蘇奕問道。

  冥王一怔,略一思忖就明白蘇奕說的是洪瀛,不由抿唇笑道:“他是九天閣排名第四的刑者,玄幽境中期修為,執掌天祈法則,擱在當今幽冥天下,還的確很難遇到對手。”

  說到這,她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道友是個例外。”

  一個能克制天祈法則的家伙,這和掌握了九天閣上下一切強者的致命弱點也沒區別!

  蘇奕道:“你呢,身為獄主,在九天閣排名第幾,又有著怎樣的修為?”

  冥王美眸閃動,笑吟吟道:“七個獄主中,我排名在最末尾,至于修為,則比道友前世時候遜色了一些。”

  “不管如何,也算是玄合境存在,就是擱在大荒九州,也已是佇足在最頂尖位置的角色。”

  蘇奕深深看了冥王一眼,道,“更何況,你還掌握著天祈法則。”

  冥王幽然一嘆,道:“天祈法則又如何?亙古時期,我還不是被鎮壓在了那枉死城內?”

  蘇奕笑了笑,忽地問道:“天祭祀又是何等修為?”

他深邃的眸  中,帶著一絲期待。

  在他看來,九天閣的七位獄主已經擁有玄合境修為,那么比獄主地位更高的天祭祀,很可能已超脫于玄道三大境之上,踏上了一條更高的道途!

  而這樣的道途,正是他輪回轉世所要求索的一個目標!

  冥王眨巴了一下嫵媚的眸,道:“若是道友愿意跟我聊一聊輪回奧秘的事情,我倒不介意告訴你,九天閣三位天祭祀的一些情況。”

  蘇奕略一沉默,道:“也罷,換個話題。”

  “也好。”

  冥王攏了攏耳畔一縷被風吹亂的發絲,輕聲道:“我這次來見那打更人,實則是為了打探一些和‘葬道冥土’有關的情況,可打更人卻說,我和洪瀛是一伙的,不肯告訴我。”

  她目光看向蘇奕,“不知道友能否為我解惑?”

  蘇奕笑問道:“這算不算交換已經開始了?”

  “算。”

  冥王點了點頭。

  蘇奕拿出一個玉簡,遞給冥王,“這其中記載著如何進入葬道冥土的辦法,以及葬道冥土的一些布局。”

  冥王不由怔然,“道友莫非早猜出我拜見打更人的目的?”

  蘇奕笑道:“這很容易就能推斷出來,不是么?”

  冥王漂亮的眸一陣變幻,忽地笑起來,道:“道友如此善解人意,我可真擔心我會喜歡上你。”

  她紅唇似火,肌膚勝雪,慵懶地坐在那,似九天之上的主宰般,可此刻笑起來,那足以顛倒眾生的絕艷姿容,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蘇奕并未掩飾自己的欣賞,美人如畫,自當用心品鑒。

  不過,他更清楚,眼前這女人是何等恐怖的一個角色,倒也不會因此而意亂情迷了。

  “只要你不亂來,隨便你喜歡。”

  蘇奕悠然開口道,“還有,作為交換,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冥王并未收起玉簡,而是問道:“還是和天祭祀實力有關的事情?”

  蘇奕搖頭道:“我對這個答案已不感興趣,反倒比較好奇,九天閣那一口鎮派道劍的事情。”

  冥王美眸驟然收縮,沉默片刻,道:“那口道劍的來歷,除了九天閣掌教,無人可知,整個九天閣上下,除了掌教一人,其他人也根本不曾見過這一口道劍的真容。”

  “天祭祀也沒見過?”

  “沒有。”

  冥王回答的斬釘截鐵。

  蘇奕內心不免有些失望。

  在他看來,九天閣那口道劍絕不簡單了,極可能就是九天閣這個道統的立足之根!

  “那你能否跟我說說九天閣掌教的事情?”

  蘇奕問道。

  冥王玉容泛起一絲復雜之色,有深深的忌憚,有狂熱的崇慕,也有刻骨般的仇恨。

  最終,她輕嘆道:“掌教很神秘,神秘到便是我這等獄主,也從沒見過他的真容,以前我在九天閣修行的那一段歲月里,僅僅只見過掌教兩次。”

  “第一次是上一任‘第一獄主’叛變,掌教親自出動,僅僅不到三天時間,就將第一獄主的首級帶回宗門,并宣布了新一任‘第一獄主’的人選。”

  “第二次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掌教從外界帶回了一個才三四歲的小女孩,宣布自今以后,小女孩便是他的關門弟子。”

  說到這,冥王眼神有些微妙,道,“沒人知道那小女孩的身世,但所有人都清楚,那小女孩以后前途無量,甚至有可能會成為九天閣新一任掌教。”

  “后來,九天閣上下才知道,掌教賜給那‘小女孩’一個匪夷所思的道號。”

  蘇奕不由好奇道:“什么道號?”

  冥王紅潤的唇輕輕吐出兩個字:“天祈。”

  蘇奕眼眸微凝。

  天祈!

  九天閣所在的世界位面,被稱作“天祈星界”。

  九天閣所掌握的大道災劫之力,被稱作“天祈法則”。

  而一個被九天閣掌教帶回的小女孩,卻直接被賜予“天祈”這樣一個道號,自然不可能是隨意為之。

  換而言之,這其中定藏有大玄機!

  “在我們九天閣那些老家伙眼中,皆習慣稱呼小女孩為‘小天祈’。”

  冥王說道,“不過,小天祈從進入宗門后,就再不曾出現過,也沒有人再見到她第二面。可誰都清楚,作為掌教唯一的關門弟子,小天祈以后遲早會再出現。”

  說到這,冥王笑問道:“道友覺得,這個答案滿意否?”

  蘇奕點了點頭。

  冥王這才收起那一枚玉簡。

  接下來,兩人又各自問了許多問題。

  可遺憾的是,這些問題要么牽扯到輪回奧秘,要么牽扯到九天閣的一些核心秘密,無論是蘇奕,還是冥王,都不愿輕易泄露。

  以至于兩人都沒能獲得多少想知道的事情。

  蘇奕倒沒什么失望。

  對現在的他而言,都還不清楚天祈星界位于何處,自然也不著急去了解九天閣的一切。

  不過,冥王卻明顯有些不甘。

  她眸光盈盈,笑道:“道友,我已經敢斷定,憑你現在的修為,斷不可能是我的對手,若我在此時動手,除非打更人幫忙,否則,你怕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

  頓了頓,她繼續道:“另外,我也清楚你能夠克制天祈法則,若是動手,必不會以短擊長。這等情況下,你覺得,你有幾成勝算?”

  這看似是閑聊,可氣氛卻微妙地變得有些沉悶壓抑起來。

  蘇奕想了想,笑說道:“你不妨試試,畢竟,如今的你只是一道分身而已,無論成敗,對你本尊影響并不大。”

  冥王凝視蘇奕片刻,聲音柔情似水,“那……我可就真動手啦。”

  聲音還在回蕩。

  她已抬起纖細秀美的白皙右手,輕輕打了個響指。

  無聲無息地,這片虛空似燃燒起來,無數細長如鎖鏈把的猩紅光焰驟然乍現。

  那一瞬,天地似被隔絕于外。

  蘇奕則像置身于一片猩紅之界,放眼所見,無數流光化作猩紅神鏈,朝他籠罩而來。

  猩紅化域,火鏈縛神!

  那等玄奧莫測的力量,仿似九天之上的主宰出手,改天換日,奪盡造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