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五十五章 擼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庭院內燈火搖曳,氣氛很古怪。

  但無論是坐在古樹下的蘇奕,還是冥王,兩者皆很愜意和放松。

  這一幕,看得其他三位老家伙心緒皆頗為復雜。

  “道友來此地要做什么?”

  冥王一手撐著下巴,側著腦袋,眨巴著嫵媚的眸看著蘇奕。

  “換一樣東西,順便打聽一些事情。”

  蘇奕隨口道,“你呢?”

  冥王抿唇一笑,道:“我和你一樣,也打聽一些事情。”

  蘇奕忽地道:“和彼岸門有關?”

  彼岸門!

  曲伯齡和戰北齊神色皆微微有些異樣。

  王沖廬則呆了呆,感覺有些不對勁。

  蘇奕那小子怎會忽然用彼岸門來試探那神秘恐怖的女人?

  難道這其中藏著某種玄機不成?

  冥王星眸微瞇,驚訝道:“若我沒看錯,道友今天才剛抵達永夜之城,居然已經聽說過這個勢力,可著實出乎我意料。”

  蘇奕笑了笑,道:“這就是我想和你聊的事情,當然,等離開此地后,咱們再私聊也不遲。”

  冥王玉容一陣明滅,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也好。”

  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庭院正廳深處走出。

  這是一個膚色蒼白的英俊男子,身著赤袍,眉宇間充斥一抹揮之不去的陰戾氣息。

  當他走出時,一直立在正廳前的天刀魔皇戰北齊身上,忽地涌起一抹蠢蠢欲動般的鋒銳氣息,似一座火山即將噴發。

  曲伯齡神色間,則帶著一抹凝色。

  這赤袍男子,乃是今日拜訪打更人的第一位客人,來歷神秘,一身氣息卻如淵如獄,深不可測。

  而察覺到此人身上的氣息,王沖廬心中巨震,臉色頓變。

  此人的氣息,竟和彼岸門那些強者身上的氣息如出一轍!

  但相比起來,此人的氣息明顯更恐怖。

  “這里是永夜之城,要打架的話,等出城的時候再打。”

  赤袍男子瞥了一眼戰北齊,便徑自折身。

  戰北齊壓制住了那一身的鋒銳氣息,靜默不語。

  而赤袍男子已來到坐在古樹下的冥王身前。

  他身影微微躬著,雙手作揖,道:“大人,我該離開了,再停留的話,打更人怕是會親自送我離開。”

  大人?

  王沖廬吃驚,那女人難道來自彼岸門!?

  “我對你們的事情不感興趣,你也無須跟我說這些。”

  冥王輕語。

  她細膩雪滑的玉手支著腦袋,目光一直停留在坐在一側的蘇奕的側臉上,看都不看那赤袍男子一下。

  這是一種散漫到極致的無視態度。

  赤袍男子卻似習之以常,并未感覺有什么不妥。

  他轉身要走時,目光卻在蘇奕身上掃了一下,神色微微有些奇怪。

  旋即,沒有多說什么,大步而去。

  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外,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庭院正廳深處響起:

  “第二位客人可以進來了。”

  戰北齊當即邁步走進了正廳內。

  這座正廳雖然大門敞開,卻籠罩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波動,隔絕外界,讓人無法看到其中的景象。

  背負劍匣的曲伯齡則忽然邁步,來到正廳前,立在戰北齊原先所佇足的位置,靜靜等待。

  此時,蘇奕眉頭微皺,道:“小翠,你家老爺的規矩誰都清楚,但你告訴他,最好抓緊時間,我可沒多少耐心等下去。”

  小翠?

  王沖廬和曲伯齡心中齊齊一震。

  兩者雖猜不出蘇奕口中的“小翠”是誰,但卻聽得出,蘇奕疑似是在催促打更人抓緊時間!

  這讓兩位見慣世事浮沉的老怪物心中都一陣翻騰,一個靈輪境少年,卻似來到自家后花園般,言談自若,頤指氣使。

  而他們這等老家伙,則一個比一個態度端正,渾不敢有絲毫放肆。

  兩相對比,讓人自然格外感到驚異。

  冥王則不禁莞爾。

  她清楚蘇奕的身份,自然知道,蘇奕有這份底氣敢這般說話。

  僅僅片刻后。

  一抹綠霞從正廳中掠出,倏爾化作一只翎羽翠綠,生著紅色尖喙的鳥雀,飛掠到蘇奕身前。

  “我家老爺說,請客人先喝杯茶。”

  這鳥雀聲音清脆,說著翅膀一揮。

  蘇奕身前的案牘上,就憑空多出一杯熱騰騰的茶水。

  “我不喝茶。”

  蘇奕微微搖頭,“上酒,對了,你家老爺應該藏了不少好酒,你隨便去拿一壇便可。”

  翠鳥愣在半空,似第一次遇到這種敢對自己提要求的客人般。

  半響,它才說道:“客人稍等,我去請示老爺。”

  嗖的一下,這翠鳥就憑空消失不見。

  很快,翠鳥就返回,翅膀一揮,一壇酒就出現在案牘上,“客人,我家老爺說,這是他珍藏多年的一壇老酒,名喚‘千重’,客人肯定會喜歡。”

  說著,翠鳥那一對剔透似寶石般的眸帶著一抹恍惚之色。

  似乎,連它也不敢相信,“老爺”會不斷答應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的要求,并且,還將尋常連他自己都不舍得喝的“千重酒”給拿出來了!

  “這酒的確不錯。”

  蘇奕罕見地有些感慨。

  前世的時候,他曾和抬棺老鬼于此對飲。

  喝的便是打更人所準備的千重酒!

  時過境遷,這座庭院一如當初,可卻已沒了對飲之人。

  “一生負氣成今日,四海無人堪對飲。”

  蘇奕輕嘆,抬手輕輕拍開酒壇封口,他直接拎著酒壇暢飲起來。

  翠鳥已憑空消失不見。

  曲伯齡眼神愈發微妙。

  王沖廬欲言又止。

  最終,兩個老怪物皆愈發沉默了。

  從蘇奕進入這座庭院開始,一系列舉動,在他們眼中皆可以用“反常”“驚人”“出乎意料”等詞匯形容。

  甚至,讓人都不敢去相信。

  直至此時,兩個老怪物都已經清楚,這少年的來歷鐵定不一般了,甚至極可能和打更人之間有著某種淵源!

  否則,其舉止斷不可能這般隨意,就如回到自己家中般,不要太輕松。

  若不是忌憚于冥王的威勢,王沖廬早忍不住想去問一問蘇奕,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簡直也太匪夷所思!

  “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

  冥王笑問道。

  她心中默念了一遍“一生負氣成今日,四海無人堪對飲”,那言辭之間,不經意流露的孤獨和悵然,令她不由心生戚戚然。

  修為越高,道行越深,在求索的道途上就越孤獨。

  因為可堪比肩者,早已寥寥無幾。

  高處不勝寒,大抵如此。

  “你是想嘗嘗這千重酒吧。”

  蘇奕笑起來。

  “有何不可?”

  冥王反問,明亮嫵媚的星眸,看著蘇奕。

  “這壇酒我喝過了。”

  蘇奕可不舍得分享這等好酒。

  卻見冥王笑容明媚道:“我不介意。”

  說著,已抬手搶過蘇奕手中酒壇,仰天暢飲起來。

  那般豪邁姿態,倒是讓她平添一抹驚人的颯爽嫵媚之意。

  蘇奕怔了怔,心疼道:“少喝點,不怕嗆到?”

  抬手又搶了過來。

  王沖廬和曲伯齡已看得眼睛發直。

  打破腦袋他們都沒想到,那等恐怖神秘的一個女人,竟會去和蘇奕這樣一個少年搶酒喝。

  “喵嗚”

  這時候,高高的枝椏上,那四仰八叉躺在那呼呼大睡的肥碩橘貓忽地爬起身來,發出一聲垂涎似的叫聲。

  就見它低頭看向蘇奕的酒壇,一對幽藍的眸似火炬般。

  這一瞬,無論是冥王,還是王沖廬和曲伯齡,皆敏銳察覺到,這肥碩的橘貓身上,涌現出一股極為懾人的無形威勢。

  直似從沉睡中蘇醒的一尊蓋世妖神,有著與生俱來的恐怖威壓。

  “咦。”冥王驚訝,星眸閃動。

  她隱約已看出,這看似像尋常人家豢養的橘貓體內,實則有著一股極為詭異恐怖的力量!

  王沖廬則毛骨悚然。

  他的本體乃是大兇生靈巴蛇,天生的直覺,讓他第一時間感應到這只橘貓身上,充滿極致的危險氣息!

  曲伯齡軀體發僵,心中暗嘆,果然,何止是這座庭院神秘不可測,連打更人所豢養的翠鳥和橘貓,都不是一般角色!

  須知,他可是玄幽境存在。

  然而當察覺到那橘貓身上的氣息時,心神竟生出壓抑危險的感覺!

  眾人眼前一花。

  那只橘貓已一躍從枝椏上跳下,朝蘇奕手中的酒壇撲去。

  可尚在半空,它心神中忽地響起一道干癟蒼老的聲音:“不得放肆,當年那一場教訓還不夠?”

  橘貓一呆,似想起什么,肥胖的軀體猛地一僵,渾身絨毛倒豎,毛茸茸的尾巴猛地繃直。

  炸毛了。

  它喵嗚一聲,轉身剛要逃,就被蘇奕一只手抓住了脖頸處的皮毛,提溜到了眼前。

  “你這小孽障越來越胖了,看來過往歲月中,應該吃了不少厲害的邪靈。”

  蘇奕上下打量著橘貓。

  橘貓一對幽藍的眼眸寫滿了無助、可憐、弱小,瑟瑟發抖。

  蘇奕笑了笑,把橘貓放在懷中,抬手在橘貓柔滑肥碩的背上擼了一把,還別說,手感異常不錯。

  而橘貓則小心地蜷縮著身軀,不敢亂動彈。

  當目睹這一幕幕,何止是王沖廬和曲伯齡,連冥王都看得目瞪口呆。

  這氣息如若曠世妖神般的橘貓,卻似無比懼怕蘇奕!

  這是什么情況?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