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五十一章 欠我一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打更人。

  就是常年廝混在永夜之城的修士,也極少有人知道這位“神秘老人”的存在。

  而知道“打更人”的角色,也幾乎很少會泄露和打更人有關的事宜。

  這是古來至今約定俗成的規矩。

  可王沖廬卻萬沒想到,一個靈輪境少年,竟知道打更人。

  但很快,王沖廬就明白了。

  一個能夠駕馭不溺舟獨自出海的少年,其背后的師門極可能是一個頂級道統,更不排除其背后立著一位極為強大的存在。

  這樣的年輕人,能夠知道“打更人”的存在,倒也談不上奇怪。

  “既然你知道打更人,那就好辦了。”

  說著,王沖廬從袖袍中取出一塊玉簡,遞給蘇奕,“這塊玉簡你且收好。”

  蘇奕卻微微搖頭,道:“還是由你自己交給他吧。”

  王沖廬冷哼道:“怎么,擔心這件事會給你惹來麻煩?”

  蘇奕眼眸深邃,淡然道:“錯了,我只是認為,你應該有機會活著抵達永夜之城。”

  王沖廬怔了一下,心生感觸。

  很久以前,他就被視作兇名昭著的老魔頭,是天下人人談而色變的魔道巨梟,常年混跡于苦海深處,歷經不知多少腥風血雨。

  可這還是他頭一次聽到,有人如此安撫自己。

  并且說出的話,還這般中聽!

  一時間,王沖廬的神色也漸漸緩和下來,道:“你小子倒是挺會說話,不過,老夫這么做,也是以防萬一,從最壞處著眼。”

  蘇奕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告訴我,這玉簡中記載著的是什么?”

  王沖廬搖頭道:“你小子性情不壞,老夫可不想讓你受到牽累,若你出事了,世人非譏笑我王沖廬太無能,連一個小輩也庇護不了。”

  蘇奕:“……”

  “快收下吧。”

  王沖廬將玉簡不由分說塞給了蘇奕。

  蘇奕沒有拒絕,直接拿起玉簡翻閱起來。

  “你敢!”

  王沖廬氣急敗壞,震怒出聲,劈手就要奪回玉簡。

  “你若想讓我幫忙,最好不要阻止我。”

  蘇奕頭也不抬,隨口說道。

  王沖廬怔了怔,頗為吃驚。

  眼前這少年那淡然從容的模樣,似根本不擔心自己會對他動手!

  “你就不怕惹禍上身?”

  王沖廬神色復雜。

  “為何要怕?”

  蘇奕反問。

  說話時,他神識已探入玉簡內端詳起來。

  “為何要怕……”

  王沖廬在嘴唇把這句話重復一遍,再看向眼前的蘇奕時,神色已發生微妙的變化。

  他還是頭一次遇到如此古怪的年輕人。

  似乎天塌地陷,都不會讓他感到畏懼。

  并且,他便是面對自己這等兇名遠揚的老家伙,自始至終淡定從容,不卑不吭。

  這等膽魄和心性,實屬罕見。

  不過,這也愈發讓王沖廬欣賞了。

  這世間從不缺驚采絕艷的天才,過往歲月中,王沖廬更是見過不知凡幾的天驕仙子。

  可卻從沒有哪一個,能像眼前這少年那般,可以在自己這等玄幽境老魔頭面前揮灑自如,從容不迫。

  這并非是裝出來,而是其心性和氣魄本就如此。

  這就太難得了。

  蘇奕可沒理會王沖廬心中在想什么。

  當看完玉簡內記載的事情,他內心也不由震動。

  按玉簡所言,就在最近,一場針對狂劍冥尊柳長生的殺局,即將上演!

  柳長生乃是六大冥尊之一,幽冥天下首屈一指的劍道巨擘,儼然如若一位傳奇。

  過往歲月中,人人皆稱柳長生之劍,可壓幽冥天下一切劍修!

  而就在白天時候,蘇奕還曾在知了齋中了解到,前不久的時候,柳長生出現在了永夜之城。

  蘇奕當時就好奇,柳長生這等人物要去永夜之城做什么。

  而現在,就從王沖廬的玉簡中得知了這樣的消息,這讓蘇奕如何不驚訝?

  就在蘇奕思忖時,王沖廬忽地一聲輕嘆:

  “可惜,你我相遇的時機太過不湊巧,否則,老朽倒是不介意將這一身衣缽,悉數傳授于你。”

  一番話,讓蘇奕神色變得古怪起來,啼笑皆非。

  他看得出,這老魔頭似對自己極為欣賞。

  只是,這老魔頭相當自己的師尊,明顯異想天開!

  想了想,蘇奕岔開話題,道:“誰要對付柳長生?”

  王沖廬搖頭,“消息你已經看到了,連柳長生這等曠世劍尊都會遭遇的一場殺劫,怎可能是你一個小輩能夠摻合的?勸你還是忘記此事為好。”

  蘇奕眉頭微皺,淡淡道:“告訴我答案,我保證你活著抵達永夜之城。”

  王沖廬錯愕,好笑道:“你?”

  旋即,他大笑道:“年輕人,老夫雖欣賞你的才情和膽識,可你這番話可有些狂妄了。”

  “狂妄?”

  蘇奕也笑了,正要說什么。

  忽地遠處夜空之上,響起一道急促的破空聲。

  一道炫亮的銀色神虹劃破夜空,直似一道天外流光般,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這邊掠來。

  “不好!他們的人來了!”

  王沖廬臉色驟變,霍然起身,眸子中冷芒洶涌。

  “小家伙,你且做好準備,我這就送你離開,待會有多遠你就逃多遠,切記千萬莫要回頭!”

  王沖廬深呼吸一口氣,渾身殺機縈繞,雷火交織。

  蘇奕抬眼望去,就見那一道銀色神虹在遠處百丈之地時,忽地一頓,而后化作一個身著銀袍的男子。

  他長發盤髻,背負戰矛,神色冰冷淡漠,渾身彌漫著滔天的烏光。

  又一個獄卒!

  蘇奕不禁訝然。

  難道說,那遠在星空深處的“九天閣”,這次派出了一支強者隊伍,來到了這苦海之上?

  思忖時,蘇奕飛快道:“我幫你殺敵,你告訴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如何?”

  王沖廬滿臉錯愕,都什么時候了,這小子怎還惦念著這些?

  還幫自己殺敵,他難道就沒看出,那對手是何等恐怖的角色?

  “少添亂,趕緊走!”

  王沖廬說著,身影一晃,騰空而起。

  他目光遙遙看向那銀袍男子,臉色陰沉道,“你們這些‘彼岸門’的角色,可真是陰魂不散!”

  彼岸門?

  蘇奕怔然,那銀袍男子明明是一個來自九天閣的獄卒,怎會被王沖廬視作是彼岸門的人?

  難道說,這其中另有隱情?

  “怪只怪,你竊取了不該竊取的機密。”

  遠處,銀袍男子已直接出手。

  他腳下一踏,身影如離弦之箭,催動手中戰矛,朝王沖廬暴殺而來。

  滔天的天祈法則化作詭異的烏光,繚繞在銀袍男子的戰矛上,讓得他這一擊,充斥著難言的毀滅威能。

  那片虛空混亂,夜幕似被破開,恐怖的力量席卷,攪得這片海域驟然翻騰起來。

  若擱在巔峰狀態,王沖廬自不會忌憚這樣的對手。

  可此時的他負傷嚴重,還未真正恢復過來,故而戰斗才剛開始,就明顯處于下風。

  可即便在這等岌岌可危的處境下,當察覺到遠處的蘇奕并未離開,王沖廬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嘶聲道:“小家伙,我若死了,你哪還有機會逃?快滾!滾——!”

  王沖廬肩膀被劃破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血肉迸濺。

  若不是躲避及時,這一擊勢必會貫穿其咽喉!

  這驚得王沖廬渾身直冒冷汗,再不敢分心,開始拼命。

  “你會死,那小螻蟻也活不了。”

  銀袍男子淡漠出聲。

  他攻勢凌厲,霸絕無情,幾個眨眼間,就壓迫得王沖廬無力招架,負傷累累,唇中血流不止。

  這一刻,堂堂苦海七魔之一,兇名昭著的雷焰魔尊,卻被一個玄照境角色殺得重傷垂死!

  見此,蘇奕輕嘆一聲,道:“王沖廬,你欠我一條命。”

  “什么?”

  正自拼命的王沖廬都快氣瘋了,都他媽什么時候了,非但不逃跑,還說這等莫名其妙的話,這小子是瘋了嗎?

  可就在此時,在他視野中,忽地看到遠處的蘇奕凌空邁步而來。

  “你……”

  王沖廬剛要說什么。

  就見一道劍氣橫空而起,燦若神金澆筑,煌煌熾盛,將這片黑暗天宇徹底照亮。

  那一瞬,直似一輪大日在浩瀚的海面上升起,光芒萬丈。

  王沖廬眼眸都不由驟然一縮,隱隱刺痛。

  銀袍男子心中發寒,淡漠冷酷的臉色微變,感受到一種難言的威脅氣息。

  他毫不猶豫轉身,動用全力,將手中戰矛狠狠刺出。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這這一劍斬落而至。

  天地亂顫,日月無光。

  毀滅般的力量洪流肆虐,千丈范圍的海域轟然翻騰,掀起水浪萬重。

  而在王沖廬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掌握著堪稱禁忌般大道災劫力量的銀袍男子,卻是在這一劍之下,被狠狠劈飛出去。

  身影還未站穩,其口鼻之間已淌出鮮血來。

  連他手中的戰矛,都在劇烈哀鳴!

  “這……”

  王沖廬哪怕久經沙場,歷盡世事浮沉,也不由驚呆了,無法想象,這是一個靈輪境少年能夠掌控的力量。

  而只要動手,蘇奕怎可能留手?

  當那銀袍男子才剛穩住身影,他已憑空殺到,抬手又是一道璀璨煌煌的劍氣斬下。

  那般姿態,直似一尊劍道神祇出手,霸道無邊!

ps:不出意外,今天會補個5更,先送上2更,晚上7點前,爭取來個3連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