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八章 三生輪轉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身為天下皆知的當歸城主宰,陰秀凜的姿態自始至終擺得很低。

  但蘇奕還是拒絕了。

  “以后再說吧。”

  他邁步朝遠處行去。

  關系不熟,便是在一起宴飲,終究也很乏味無趣。

  “蘇兄稍等,戰利品可不能浪費了。”

  崔璟琰說著,手腳利索地將演道場上的戰利品收取,這才跟跟著蘇奕一起離開。

  陰秀凜沒有再去挽留,直至目送蘇奕和崔璟琰的身影消失,這位有著玄幽境道行的強大存在,明顯輕松不少。

  就仿佛他之前一直在承受著某種壓力。

  “還坐在那做什么,起來吧。”

  陰秀凜瞥了那跌坐于地的墨裙女子一眼。

  “是。”

  墨裙女子這才敢起身。

  “敢問大人,剛才那位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人忍不住低聲詢問。

  陰秀凜眼神復雜,道:“爾等只需記住,那位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便可。”

  眾人一陣默然。

  “老翁,你心中可有不甘?”

  陰秀凜目光看向翁懸山。

  翁懸山連忙道:“屬下內心只有后怕,斷沒有任何不甘。”

  陰秀凜點頭道:“你的確該感到慶幸。”

  慶幸?

  翁懸山一怔,旋即就品味出一些味道,心中不由一陣寒冷,背脊都被冷汗浸透。

  無疑,按城主的意思,今天他能夠從那青袍少年面前活下來,就已值得慶幸!

  “邢道友,你們可愿前往我的府邸做客?”

  陰秀凜笑著看向邢天峰等人。

  邢天峰一呆,旋即笑說道:“恭敬不如從命!”

  他心中哪會不清楚,陰秀凜之所以邀請他們做客,定然是因為蘇奕的緣故?

  不過,能借此機會和這位神通廣大的當歸城城主建立一層關系,邢天峰自然樂意至極。

  陰秀凜笑著點了點頭。

  他的確想借此機會,從古族邢氏那里了解一些和蘇奕有關的事跡。

  旋即,陰秀凜吩咐道:“老翁,今日發生的事情,你可以如實傳消息給夜魔山,同時也把我的態度告訴他們。”

  翁懸山肅然道:“還請大人指示。”

  陰秀凜略一沉吟,道:“這件事,是衛鏡魁等人咎由自取,自取滅亡,若夜魔山追究,只會釀下彌天大禍,讓他們好自為之。”

  眾人心中一陣顫栗。

  誰能聽不出,在陰秀凜眼中,若和蘇奕徹底為敵,便是夜魔山這等頂級道統都將遭受大禍?

  當歸城。

  一座酒樓二層雅間內。

  酒桌上,擺設著各色山珍海味。

  蘇奕拎起酒壺,為自己斟了一杯“寒棗酒”。

  這是當歸城的特產,色澤如暗紅的琥珀,芬香甘醇,據說是由苦海深處一座島嶼上的寒棗樹果實釀制,風味堪稱一絕。

  “傷勢如何?”

  蘇奕抬眼看向坐在對面的崔璟琰。

  少女清艷秀麗的小臉略顯蒼白,身上還有諸多傷痕。

  “皮外傷而已,不礙事。”

  崔璟琰笑吟吟說道。

  她性情狡黠靈動,活潑靚麗,本就生得極美麗,當笑起來時,更似雨后綻放的花蕾,清新別致。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你怎會來到這當歸城,又怎會和夜魔山的人發生沖突?”

  崔璟琰當即把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原來,她是奉其父崔長安之命,前來當歸城打探和崔龍象有關的消息。

  至于她和夜魔山當代大弟子血鶴的沖突,原因倒也簡單。

  今天上午時,崔璟琰在當歸城“翠霞樓”舉辦的一場拍賣會上,看中了一塊來歷不詳的玉石。

  可不曾想,這塊玉石也被血鶴看中,兩者一起競價,最終崔璟琰砸出一個天價,將這塊玉石拿到手。

  可不曾想,離開翠霞樓之后,血鶴卻追上來,非要從崔璟琰手中奪回這塊玉石,并且用話語頻頻刺激和挑釁崔璟琰。

  說到這,崔璟琰憤然道:“那家伙還拿我家老祖宗的生死開玩笑,還沒有我家老祖宗坐鎮,我崔氏遲早要完……”

  蘇奕不由挑眉道:“然后,你就答應和他對決一場?”

  崔璟琰搖頭道:“我哪有那么笨,知道他用的是激將法,我之所以要和他對決,是因為這家伙拿出了一塊玉石,和我在拍賣會上買到的那塊玉石一模一樣。”

  蘇奕一怔,道:“這塊玉石有古怪?”

  崔璟琰掌心一翻,一塊僅僅三寸大小的玉石浮現出來。

  這塊玉石呈暗金色,表面生著一縷縷血色紋理,除此之外,并無特別之處。

  可蘇奕眼眸卻悄然一凝,心中微震。

  “以前時候,我曾在宗族藏經樓的一部古籍中,見過和這塊玉石一模一樣的圖鑒,據古籍上記載,說這是一種誕生于苦海深處的先天神玉,蘊藏著不可思議的妙用,價值大到不可估量,若能得之,不亞于得到一樁天大的造化。”

  崔璟琰道,“正因如此,我才會在拍賣會上花費大價錢一舉拍下此物。”

  蘇奕眼神微妙,道:“你的運氣很不錯,這塊玉石的價值,絕非世間寶物可以衡量。”

  頓了頓,他說道:“那血鶴莫非就是用手中的玉石為賭注,在龍云道場中進行對決的?”

  崔璟琰露出憤恨之色,道:“不錯,我本來是拒絕的,可血鶴卻揚言,若我不答應對決,就要請我去夜魔山做客,當時我孤身一人,而血鶴身邊則跟隨著一眾強者,其中還有那兩個皇境人物,讓我根本沒有脫身的機會,無奈之下,只能答應這一場對決。”

  蘇奕這才徹底明白過來。

  歸根到底,這一場發生在龍云道場的對決看似公平,實則崔璟琰完全是被逼迫的!

  “夜魔山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為了一塊‘天靈涅槃石’,竟敢對你動手。”

  蘇奕眸子泛起一抹冷意。

  崔璟琰是崔長安之女,堂堂崔氏大小姐,身份之尊貴,根本毋庸置疑。

  可在這等情況下,夜魔山兀自敢用脅迫的方式試圖奪取崔璟琰手中的玉石,可想而知,其行徑何等猖獗。

不過,由此也能看出,崔龍象的離奇失蹤,對崔家  威勢的打擊是何等之大,讓得夜魔山都敢不把崔家放在眼中了。

  “天靈涅槃石?這是這塊玉石的名字么?”

  崔璟琰好奇。

  蘇奕點頭,道:“亙古時期,天靈涅槃石、神竅洞玄石、玄沖血魄石這三種先天靈石,被一起稱作‘三生輪轉石’。”

  “其中,天靈涅槃石可讓修士回溯今世過往道途,滌蕩和淬煉心境,斬除心魔,破除業障。”

  “神竅洞玄石則針對修士的神魂,若被皇者得到,足可錘煉出第一流的意志法相。”

  “玄沖血魄石則用以淬煉道軀,可幫皇者磨煉出不朽般的氣血之力,氣血不衰,性靈不死。”

  頓了頓,蘇奕繼續道,“而在傳聞中,若能將這三種先天靈石融合,便可煉制出‘三生輪轉石’!”

  “似此等神物,若用以破境,能夠讓修士的心境、神魂、道軀一起實現涅槃轉生般的驚人蛻變,在自身大道根基中養出一股‘先天玄炁’!”

  說到這,蘇奕深邃的眸中泛起一抹亮澤。

  先天玄炁!

  一種極為神妙的先天混沌之力,擁有此等力量,只需日積月累的修煉,無論對對戰殺敵,還是參悟大道,皆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前世的時候,蘇奕在闖蕩苦海時,就曾搜集過這等先天神物。

  遺憾的是,當時他的修為已臻至皇極境大圓滿地步,雖然最終收集到了這三種先天神石,可也沒能派上用場。

  最后在返回大荒時,他將這等神物送給了即將突破玄幽境的六弟子“夜落”。

  不過,對如今的蘇奕而言,這三種先天神石卻能派上至關重要的用途。

  像他此次前來苦海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搜集這三種寶物,在證道為皇時動用。

  如此,就可以在踏足玄照境時,實現最為極致完滿的大道突破,筑就遠超前世的大道底蘊!

  “原來,這塊玉石竟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妙用……”

  崔璟琰低頭看著掌心的玉石,心神震撼。

  她總算明白,為何夜魔山不惜徹底得罪他們崔家,也要搶奪這塊玉石的緣由了。

  “蘇兄,這塊玉石你收下吧。”

  崔璟琰將手心的天靈涅槃石遞給蘇奕。

  蘇奕一怔,訝然道:“你倒是挺大方的。”

  崔璟琰嘿嘿笑起來,眼神泛起一絲狡黠得意之色,道:“離開龍云道場的時候,我不是幫著收集了戰利品么,那血鶴手中的一塊天靈涅槃石已經落入我手中。”

  說著,她掌心一翻,浮現出一塊相似的玉石,“喏,你看。”

  蘇奕不禁失笑,道:“原來如此。”

  “對了,那些戰利品也給你。”

  崔璟琰說著,就要拿那些戰利品,卻被蘇奕拒絕了,“你留著吧,我只要那塊天靈涅槃石足矣。”

  前不久在枉死城中的行動,讓他獲得了不知多少價值稀罕的戰利品,身上也根本不缺任何寶物。

  兩人一邊飲酒一邊交談著,酒樓外的街巷上,忽地響起一陣沸騰般的嘩然聲:

  “剛剛傳來消息,就在兩天前,那艘神秘的黑色冥船又一次出現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