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六章 城主駕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演武場上。

  神色悲慟的血霆,猛地抬眼看向蘇奕,毫不掩飾自己的恨意。

  之前,他曾見過蘇奕,還曾對蘇奕進行過警告和威脅。

  可他哪能想到,一個靈輪境少年,卻能殺死玄照境中期的衛鏡魁?

  “你是誰,為何要摻合我夜魔山的事情?”

  深呼吸一口氣,血霆沉聲開口。

  作為一位久經風浪的皇境人物,他自不會被憤怒沖昏頭腦。

  更何況,連衛鏡魁都被殺害,這樣的事實,讓血霆焉可能敢輕易動手?

  蘇奕語氣隨意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今天都得死。”

  輕飄飄一句話,若擱在蘇奕剛抵達這座道場時,怕是會引起哄堂大笑。

  可此時,這樣一句話,卻令在場眾人心中一陣發寒。

  血霆神色一陣變幻,目光忽地看向翁懸山,道:“翁老,這龍云道場乃是您的地盤,您就眼睜睜看著此子行兇?”

  翁懸山臉色微僵,旋即神色嚴肅道:“我怎可能無動于衷?無論是誰,只要肆意踐踏龍云道場的規矩,就是在和當歸城為敵,自當予以嚴懲!”

  說著,他目光看向蘇奕,道:“小家伙,老朽給你一個機會,就此罷手,聽候發落,我會向城主稟明此事,如此,今日之事還有回旋余地,若不然,可休怪老朽無情!”

  一番話,擲地有聲。

  可誰都聽出,翁懸山態度已經軟了許多,甚至不得不搬出城主的威名來進行威脅。

  蘇奕哦了一聲,沒有說什么。

  他直接動手了。

  一道劍氣掠起,若云破月來,光滿乾坤,斬向血霆。

  所有人吃驚,都沒想到,蘇奕完全不把翁懸山放在眼中,直接就動手了!

  便是血霆也有些猝不及防。

  當蘇奕的劍氣斬來,他只能倉促應對,結果被一劍劈得倒飛出去,狠狠跌落在十多丈外。

  他口鼻噴血,渾身劇痛,這一劍中的威能,強大到超乎他的想象,直接將他擊傷!

  “你……”

  翁懸山勃然大怒。

  可蘇奕根本都懶得理會他,身影一閃,已來到血霆身前,掌指扣攏,締結劍印,狠狠拍下。

  血霆來不及閃避,只能窮盡全力與之硬撼。

  演武場動蕩,轟鳴如雷。

  便見血霆整個人被一巴掌拍得渾身骨頭不知斷裂多少根,血肉迸濺,直接癱瘓在地,慘叫震天。

  全場嘩然,無不驚駭。

  堂堂一位玄照境中期皇者,卻完全沒有掙扎抵抗的力量,被一個靈輪境少年直接鎮壓!!

  尤其是夜魔山那些修士,全都傻眼了,一個個亡魂大冒,如墜冰窟。

  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這是天下公認的事情。

  在世間億萬萬修士眼中,皇者的確和高居九天之上的神祇沒什么區別,只能去仰望。

  然而此時,蘇奕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卻先殺皇者衛鏡魁,再敗皇者血霆!

  這讓誰能不驚,哪個不懼?

  “住手!!”

  翁懸山大吼,徹底被激怒。

一個靈輪境少年,卻在他眼皮底下肆意行兇,渾不把他放在眼中,這讓誰能  可惜,蘇奕依舊沒搭理他。

  隨著他掌指發力,血霆這位夜魔山內閣三長老,都來不及發出求救的聲音,便被轟殺當場。

  其軀體和神魂爆碎,灰飛煙滅!

  幾個眨眼而已,繼衛鏡魁之后,夜魔山又一位皇者伏誅!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幕,讓所有人徹底懵掉。

  強勢的角色,誰都見過。

  可像蘇奕這般,僅僅以靈輪境修為,就強勢到連續斬皇的角色,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

  唯有崔璟琰星眸發亮,異彩漣漣,內心更是感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她知道,這是蘇奕在為自己出氣!

  或者說,在他眼中,為了給自己出一口氣,便是滅殺皇者都在所不惜!

  而此刻,翁懸山已氣得須發怒張,目眥欲裂。

  他已連續警告多次,可每一次都被蘇奕無視了。

  這就像無形中被人打臉,打一次不夠,還連續打了多次!

  “該你們了。”

  蘇奕看向夜魔山那些修士。

  當被他的目光碰觸到,那些夜魔山修士一個個如受到莫大驚嚇般,發出尖叫,第一時間倉惶逃竄。

  “有完沒完了!?”

  翁懸山肺都快氣炸,再也按捺不住內心怒火,第一時間閃身沖向演道場,試圖阻止蘇奕。

  還他身影尚在半空,便見蘇奕隨手一劃。

  一掛似九天瀑布般的劍氣轟然垂落,浩浩蕩蕩,磅礴無量。

  那恐怖的威勢,刺激得翁懸山軀體一僵,猛地閃身躲避。

  沒辦法,目睹了衛鏡魁、血霆的慘死,他哪敢去硬撼?

  而趁此機會,蘇奕已經一口氣斬出十多道明晃晃的劍氣,縱橫交錯,激射長空而去。

  在一眾震駭目光注視下,那朝龍云道場出口處逃去的十多個夜魔山修士,分別被一道劍氣斬中。

  噗!噗!噗!噗!

  沉悶的軀體爆碎聲似密集的爆竹般此起彼伏地響起,一朵朵血霧像煙火般隨之炸開。

  剎那間,足足十六位夜魔山強者,盡數橫死當場!

  連衛鏡魁、血霆這等皇者都遠非蘇奕對手,更何況是這些皇境之下的角色?

  對蘇奕而言,滅殺他們,和碾死一群螻蟻都沒區別!

  至此,夜魔山一眾強者,盡數伏誅。

  “這……這也太霸道了……”

  邢天峰心中喃喃,久久無法淡定。

  邢岳和其他邢氏族人,也都一個個呆若泥塑,恍如做夢。

  自始至終,從蘇奕出場斬殺血鶴,到滅殺衛鏡魁、血霆兩位皇者,直至此刻滅殺那些夜魔山修士,前后才不過片刻功夫而已。

  就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蘇奕卻展露出堪稱恐怖的劍道手段,一路勢如破竹,無可匹敵!

  那等風采,強大到足以令世間許多皇者自慚形穢!

  “你……你……”

  遠處,翁懸山面頰鐵青,氣得已說不出話來。

  之前他本欲阻止,可卻被蘇奕一劍逼迫得不得不閃避,只能眼睜睜看著夜魔山那些修士慘死。

  這一切,也帶給他極大的心神沖擊。

他無法想象,究竟是怎樣一個少年,敢強勢到這等  地步。

  又該有著怎樣的底氣和膽魄,敢于做出這等無法無天的事情!

  “我怎么了?”

  演武場上,蘇奕這才將目光看向翁懸山。

  他一手負背,一手拎出酒壺,自顧自暢飲起來。

  這一刻,翁懸山神色陰晴不定,胸腔急劇起伏。

  許久,翁懸山深呼吸一口氣,眸光決然道:“我說過,無論是誰,只要破壞龍云道場的規矩,就必須得到嚴懲!”

  蘇奕嗯了一聲,點頭道:“那你出手便是。”

  邢天峰色變,連忙道:“蘇公子,今日之事乃是由夜魔山引起,和翁老并無多少瓜葛,還請公子息怒,莫要再動干戈。”

  他很清楚,翁懸山或許不足為懼,可翁懸山背后那位城主,可是一位通天般的人物!

  蘇奕頓時皺眉,道:“之前,這老小子為虎作倀,不惜用所謂的規矩來壓人,你難道沒有看到?”

  話語中,已帶著一抹不悅。

  邢天峰軀體一僵,背脊直冒冷汗,不敢再多言。

  那些邢氏強者也一個個噤若寒蟬。

  蘇奕威勢太盛了,動輒都敢不客氣地斬皇,誰能不懼之?

  邢岳禁不住小心翼翼說道:“蘇公子,我家老祖只是擔心,你這么做的話,會徹底得罪這當歸城城主,若這樣的話,事情可真的就鬧大了。”

  聞言,崔璟琰也遲疑了一下,低聲道:“蘇兄,之前我和血鶴的對決中,那位前輩的確沒有插手和干涉……”

  不等說完,蘇奕有些無奈地打斷道:“你啊,終究還是太年輕,今天若非我來了,你覺得,自己會落怎樣一個下場?”

  崔璟琰臉色頓變,默然不語。

  遠處,翁懸山沉聲道:“公平對決,勝王敗寇,一切按規矩辦事,何錯之有?”

  蘇奕淡然道:“這是你們龍云道場的規矩,而我有我的規矩,你倒不妨試一試,看看誰的規矩大。”

  翁懸山臉色難看,可卻遲遲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

  無他。

  一個連夜魔山都不放在眼中的少年,若真動手,絕對敢毫不客氣地殺了他!

  “既然怕了,就按照我的規矩來辦事。”

  蘇奕直接道,“去向璟琰姑娘低頭道歉,饒你不死。”

  一石激起千層浪。

  邢天峰他們都倒吸涼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誰能想象,滅殺了那些夜魔山的強者還不夠,蘇奕還打算逼迫翁懸山道歉?

  并且看情況,若翁懸山不這么做,蘇奕就會毫不客氣下殺手!

  翁懸山氣得渾身哆嗦,白花花的胡須都在亂顫,一張老臉更是憋得漲紅難看,一副快要氣炸的樣子。

  他活了不知多少歲月,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狂妄驕橫的少年!

  而就在此時,一道莊肅的聲音在龍云道場入口響起:

  “城主大人到——!”

  聲傳全場。

  邢天峰等人心中齊齊色變,不好,那位坐鎮當歸城不知多少歲月,有著滔天威勢的城主駕臨,今日之事,怎可能善了?

  正自狂怒的翁懸山則先是呆了一下,旋即長長吐一口濁氣,神色之間的憤怒和恨意一掃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欣喜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