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五章 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鶴被殺!

  邢岳瞠目結舌,這蘇奕的性情和氣魄未免也太強勢了吧?

  那些邢氏的強者也被震撼到。

  便是邢天峰這等皇境人物心中都不由一顫。

  這已經不是破壞龍云道場規矩那般簡單,簡直和向夜魔山宣戰都沒有區別!

  哪怕是翁懸山這等老人,都注定不可能再袖手旁觀。

  因為這龍云道場,乃是翁懸山的地盤,蘇奕在此踐踏規矩,滅殺血鶴,無疑觸碰到翁懸山的底線!

  果然,就見衛鏡魁面頰陰沉,身影一晃,憑空出現在演武場之上,一步步朝蘇奕行去。

  在他身上,殺機暴涌,刺目的雷霆法則交織,顯露出一尊玄照境中期皇者的恐怖威勢。

  “今天誰敢阻攔我滅殺此子,誰便是我夜魔山的仇敵!”

  衛鏡魁一字一頓,殺伐氣滔天。

  邢天峰心中發緊,正要說什么。

  遠處的翁懸山已長身而起,冷然道:“邢道友,莫要讓老夫難做!”

  邢天峰頓時遲疑。

  他敢肯定,若自己強行出手,必會被翁懸山第一時間阻止。

  而此時,邢岳已不禁焦急起來,大叫道:“蘇兄,快逃!!”

  “逃?休想!”

  衛鏡魁一聲冷哼,抬手一按。

  漫天炫亮的銀色雷電從天而降,釋放出毀天滅地般的恐怖威能。

  縱使是對蘇奕充滿信心的崔璟琰見此,都不由下意識攥緊了玉手,眉梢間浮現一抹緊張。

  就見蘇奕眼神泛起一絲譏誚。

  袖袍一揮。

  轟隆!

  一道如若神金般的光霞乍現,似暴風席卷長空,漫天銀色雷霆隨之轟然崩碎消散。

  全場死寂,皆被驚到。

  “這……”

  邢岳和那些邢氏強者皆呆滯在那,難以置信。

  “咦!”

  邢天峰錯愕,心神震蕩。

  這是一個靈輪境修士能夠擁有的戰力!?

  玄照境和靈輪境之間,看似只差一個大境界,實則相差的是整整一條道途!

  和天塹鴻溝都沒有區別。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誰曾見過一個靈輪境,能夠于輕描淡寫之間,擊潰一位玄照境皇者的含怒一擊?

  “不對勁!”

  翁懸山眼皮一跳,驚疑不定。

  “怎可能……”

  衛鏡魁也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于他這等皇境眼中,靈輪境角色和草芥也沒區別,可以任憑宰割,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可言。

  可誰曾想,他那足可以威脅到同境人物的一擊,卻是被一個靈輪境少年輕而易舉破掉了!

  這讓誰能不驚?

  “似你這般角色,擱在以前,我還有興致陪你好好玩玩,可現在,都不夠資格讓我動用道劍。”

  平淡的聲音中,蘇奕出手出手了。

  他步履悠閑,似閑庭信步,看似緩慢,卻瞬息之間來到衛鏡魁身前,掌指如劍鋒般斬出。

  白皙的手掌邊緣,泛起玄奧晦澀的金光。

  那是元極奧義的力量,經由蘇奕以自身劍道修為演繹,這簡簡單單的一擊,實則蘊積著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偉力。

  “死!”

衛鏡魁臉色陰沉  ,衣袍鼓蕩,雙手結印,狠狠一拍。

  漫天絢爛的雷光涌現,雷音轟鳴,澎湃無量的玄道法則,讓這一擊直似天雷滾滾,傾瀉世間。

  僅僅遠遠望著,便讓人呼吸困難,身心皆顫。

  無疑,衛鏡魁已動真格,施展真正的絕學。

  翁懸山都不禁暗暗點頭。

  身為夜魔山內閣二長老,衛鏡魁一生歷經大小戰斗無數,一身道行和戰力皆堪稱同境中的佼佼者。

  就像他此刻所施展的一擊,別說是滅殺靈輪境角色,就是去收拾同一境界的皇者,也具有莫大的威脅!

  然而,下一刻,翁懸山就愣在那。

  就見演道場上,蘇奕斬出的右手,似摧枯拉朽的劍鋒般,將那一重重雷霆電光擊潰!

  自始至終,根本不曾遭遇任何阻礙,一路勢如破竹!

  砰!!

  眾人都來不及反應時,衛鏡魁的身影已狠狠倒飛出去,足足在數十丈外才勉強站穩身影。

  而后,衛鏡魁猛地咳出一口血,臉色驟然間變得慘白如紙,那眉梢眼角之間,已盡是駭然。

  在他胸膛上,衣衫破碎,覆蓋在胸口的一塊護心鏡凹陷出一道劍痕似的痕跡,表面出現一道道蛛網般的縫隙。

  這塊護心鏡,本是一件玄極秘寶,可此時卻差點被一擊徹底毀掉!

  尤為可怕的是,蘇奕那一擊的力量,侵入他體內后,以他那玄照境中期的修為,都沒能第一時間化解和抵消,反倒遭受到了創傷!

  這無疑太可怕!

  而此時,場中已是死寂一片。

  所有人皆瞠目結舌,呆滯在那。

  一個靈輪境少年,卻在一擊之間,重創玄照境中期的皇者,那簡直和目睹一樁前所未有的奇跡般,讓人憑生不真實的感覺。

  “好強……”

  翁懸山心中震顫,愈發感覺不妙。

  幽冥天下何時出了這樣一位逆天般的靈輪境少年?

  “你……究竟是誰?”

  衛鏡魁擦掉唇邊血漬,驚疑不定。

  他閱歷豐富,自然也察覺到不對勁。

  “終究必死,何須廢話。”

  蘇奕微微搖頭。

  聲音還在回響,他已再度出手。

  劍氣騰空,夭矯璀璨,似匹練射日,若驚虹貫空。

  “去!”

  衛鏡魁眉梢間浮現怒意,舌綻春雷。

  一柄烏黑飛劍從他頭頂掠起,于虛空中滴溜溜一閃,爆斬而出。

  鐺!!!

  劍氣和飛劍碰撞,響起驚天動地的爆鳴。

  光雨飛灑中,那烏黑飛劍雖擋住了蘇奕的劍氣,卻被震得搖搖晃晃,嗡嗡顫抖,哀鳴不斷。

  而此時,蘇奕早已破空殺來。

  他儀態從容,舉手投足之間,劍氣縱橫,呼嘯十方。

  每一道劍氣,皆透發出無匹般的凌厲霸道之意,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事實上,自從蘇奕的修為在枉死城幽都內至靈輪境后期,一身道行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正如他所言,擱在以前,他還有興致和衛鏡魁這等角色斗一斗。

  可現在,似這等玄照境中期的角色早已不放在他眼中!

  轟隆!

  大戰在演武場上爆發。

  可從一開始就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

  在蘇奕的殺伐之下,衛鏡魁不斷負傷,幾個呼吸間而已,渾身就出現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深可見骨。

  這看得人們心驚肉跳,震撼失神。

  崔璟琰更是心神恍惚,無法平靜。

  她雖然早清楚,元琳寧這等玄照境初期的皇者曾敗在蘇奕手底下,也曾見過天冥教的一位皇者被蘇奕一舉鎮壓。

  可她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蘇奕在不動用任何寶物的情況下,殺得一位玄照境中期的皇者節節敗退,負傷累累!

  “這家伙可要比以前更厲害了……”

  看著演武場上青衫飄曳,縱劍如仙般的少年,崔璟琰內心也是久久無法平靜。

  “不管你是誰,若殺了我,便是夜魔山的死敵!”

  猛地,演武場中響起衛鏡魁憤怒無邊的嘶吼。

  可落入人們耳中,卻聽出了一種絕望和驚慌的情緒。

  再看衛鏡魁,這位夜魔山內閣二長老簡直慘不忍睹,軀體破損嚴重,披頭散發,鮮血不斷傾灑,明顯已重傷垂死!

  而再看蘇奕,自始至終纖塵不染,毫發無損!

  兩相對比,高下立判。

  “住手——!!”

  這時候,龍云道場的入口處,傳來一道雷霆般的大喝。

  就見一群夜魔山的修士沖了進來,為首的赫然是之前把守在外邊的夜魔山內閣三長老血霆!

  當看到衛鏡魁的慘狀,血霆目眥欲裂,第一時間就朝這邊沖來。

  原本已陷入絕境的衛鏡魁見此,不由欣喜若狂,恰似將要溺死之人抓住了獲救的希望。

  可也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在衛鏡魁耳畔炸響:

  “死!”

  寥寥一字。

  衛鏡魁還沒來得及反應,忽地咽喉一痛。

  他下意識低頭看去,就見一道璀璨無匹的劍氣不知何時已貫穿自己的咽喉。

  “怎……怎會……”

  衛鏡魁眼神渙散,變得空洞無光。

  而后整個人轟然倒地。

  其負傷累累的軀體,撲簌簌化作灰燼消散。

  那是鉆進其體內的劍氣迸發,所釋放出的毀滅力量,將其神魂和一切生機皆齏粉抹除!

  “師兄!!!”

  剛沖上演武場的血霆,還沒來得及救助,就看到了這血腥的一幕,不由發出一道悲慟的大叫。

  遠處,那些隨之沖來的夜魔山修士,一個個呆若泥塑。

  之前,他們察覺到龍云道場內的動靜不對,才第一時間趕來。

  可誰也沒想到,在此刻的演武場上,殺死他們內閣二長老的竟會是那個靈輪境青袍少年!

  這無疑太過駭人聽聞,足以顛覆任何人的想象!

  “就這樣被殺了……”

  而將這一場戰斗盡收眼底的翁懸山,此刻也徹底無法淡定,手腳微微顫抖,背脊直冒寒氣。

  古族邢氏的邢天峰等人,也都傻眼了。

  哪怕親眼目睹這一場戰斗,可他們兀自有做夢般的恍惚之感。

  衛鏡魁,一位來自夜魔山的內閣二長老,本身更是成名多年的玄照境中期皇者,卻在今日的龍云道場上,喪命于一個靈輪境少年手底下。

  這若傳出去,說敢信?

  天地寂靜,唯有血霆悲慟的嘶吼聲在久久回蕩。

  演武場上,少年眼神淡然,睥睨群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