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二章 風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初蘇奕前往桃都山,曾從老公雞的徒弟“葉蓁”口中得知,當初老公雞是接到了一封密信,倉促之間匆匆啟程前往苦海。

  當時,蘇奕就疑惑,那密信的主人是誰,竟讓老公雞不得不離開自己鎮守多年的桃都山。

  現在蘇奕隱約明白了。

  這封密信,極可能和毗摩的門徒有關!

  “毗摩那四位門徒也已前往葬道冥土,難道他們已經打探到,抬棺老鬼早在很久以前就已進入那處遺跡?”

  蘇奕陷入思忖。

  守夜人曾言,很久以前,抬棺老鬼曾將六道葬世棺留在了葬道冥土,而六道葬世棺,本就是由“地府六道司”所掌控的六道盤。

  并且,按照蘇奕推測,已消失于世無數年的抬棺老鬼,極可能是被困在了“葬道冥土”。

  而今,蘇奕才知道,隨著苦海劇變的爆發,葬道冥土儼然成為天下矚目之地。

  吸引的不止有各大頂級道統,還有毗摩的門徒,以及被迫前往苦海的老公雞!

  “一艘黑色冥船,讓崔龍象離奇失蹤,而今一個葬道冥土還鬧出如此大的動靜,這苦海深處究竟發生了什么?”

  許久,蘇奕從思忖中回神,又問詢了云榮一些問題。

  可惜,所獲得的答案都沒什么價值。

  唯一讓蘇奕意外的是,按照知了齋云榮的說法,前不久的時候,六大冥尊之一的“狂劍冥尊”曾出現在永夜之城!

  在過往歲月中,“幽冥六尊”代表著幽冥天下六位擁有著頂尖戰力的傳奇皇者。

  其中有裁決冥尊崔龍象,有血荒冥尊曲伯齡,也有狂劍冥尊柳長生!

  每一位躋身“幽冥六尊”中的角色,皆是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修為最少在玄幽境層次,且掌控著匪夷所思的大道法則和通天秘術。

  像崔龍象,便掌控殺伐力驚世的“裁決之道”,有著玄幽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

  而狂劍冥尊柳長生,則是“幽冥六尊”中唯一一位劍道巨擘。

  他性情狷介桀驁,癡狂于劍,曾仗劍行走諸天上下,關于他的傳奇經歷,在諸天上下到處傳揚。

  在幽冥天下,一直流傳一個說法:

  柳長生之劍,可壓幽冥一切皇境劍修!

  這無疑是對柳長生的劍道最高的美譽。

  不過,自從蘇奕當初闖蕩幽冥天下之后,世間劍修皆清楚了一件事:

  玄鈞劍主之劍,可壓諸天上下一切劍修!

  “柳長生為何會出現在永夜之城?”

  蘇奕問道。

  他對這個狷狂桀驁的劍修印象很深刻,對方在求索劍道的路途上,有著獨辟蹊徑的造詣,才情曠世。

  “不清楚。”

  云榮搖了搖頭,自嘲道,“我們知了齋的消息雖靈通,可牽扯到似狂劍冥尊這等傳奇人物的事情,終歸不是我們能夠打探到的。”

  “此人很厲害?”

  冥王忍不住問。

  她注意到蘇奕似乎很看重柳長生。

  云榮神色莊肅的點了點頭,道:“縱觀過往六萬載,狂劍冥尊代表著幽冥天下劍道的最巔峰,無出其右,在某種意義上而言,狂劍冥尊可稱得上是幽冥天下的劍道第一人!”

  言辭中,盡是推崇。

  但旋即,他神色變得微微有些復雜,道:“不過,自從數萬年前,來自大荒的玄鈞劍主來到幽冥界之后,一切都變了……世人只知蘇玄鈞劍道通天,冠絕古今歲月,完全掩蓋住了狂劍冥尊的光芒。”

  說到這,云榮一聲喟嘆,“沒辦法,玄鈞劍主太過強大,稱尊大荒,制霸諸天,是真正無可匹敵的絕代人物,而相比起來,狂劍冥尊就遜色了一些……”

  云榮話鋒一轉,道:“不過,我倒是知道,狂劍冥尊曾評價玄鈞劍主的一句話。”

  冥王饒有興趣道:“他如何講?”

  云榮面露欽佩之意,道:“世無蘇玄鈞,劍道萬古如長夜!”

  這句話,無疑彰顯出,在狂劍冥尊心中,玄鈞劍主的劍道造詣,要遠勝萬古!

  這一句話,也令冥王不由訝然。

  她不著痕跡地瞥了旁邊神色淡然如舊的少年異樣,那一對嫵媚的眸微微有些異樣。

  “就這樣吧。”

  蘇奕起身,打算離開。

  他早已享盡前世的輝煌與璀璨,哪會在意這些評價。

  或許在他人眼中,前世的他早已獨尊萬古,橫壓諸天上下。

  但在他自己心中,今世的劍道才更重要,以后也遲早要遠超前世的自己!

  這,便是他轉世重修的目的。

  云榮連忙起身相送。

  這時候,冥王忽地笑吟吟道:“道友,我今天就會前往苦海,若是有緣,我們或許還會在永夜之城相見。”

  蘇奕頓足,眉頭微皺,看向冥王那一張足以顛倒眾生的絕艷容顏,最終什么也沒說,轉身而去。

  目送蘇奕那頎長的身影走出樓閣,冥王紅潤的唇勾起一抹得意似的弧度,心中呢喃:“蘇玄鈞,你早晚會栽在我手中!”

  離開知了齋,蘇奕這才拿出云榮所贈的玉簡,邊走邊翻閱起來。

  玉簡內匯總著和苦海劇變有關的一切消息。

  不過,仔細梳理下來,蘇奕卻發現玉簡中的內容,大都是一些無法確定真偽的傳言。

  只有一小部分談得上有價值。

  諸如,那一艘神秘的黑色冥船是在十九年前第一次出現,位置是在苦海深處的“風暴嶺”附近。

  而“風暴嶺”這個大兇之地,距離“葬道冥土”遺跡僅僅只有六百里左右的距離。

  在接下來的十九年中,黑色冥船總共出現十三次,每次皆出現在苦海深處不同的海域中。

  玉簡內,也把黑色冥船這十三次所出現的位置標注了出來。

  蘇奕略一端詳就發現,黑色冥船的行蹤雖然飄忽不定,可卻不曾離開過以“葬道冥土”為中心的三千里海域范圍內!

  這一點,印證了蘇奕的一個推測——

  若說這一場苦海劇變,是由那一艘黑色冥船引發,那么葬道冥土的橫空出世,注定也和這艘黑色冥船分不開干系!

  同時,玉簡中也記載著,這十九年來像崔龍象那樣遇到黑色冥船而離奇消失的皇者,已確定的便有三十二人之多!

  這還是已確定的。

  誰也不知道,這十九年里,究竟有多少修士因為黑色冥船而離奇失蹤。

  就這樣一邊端詳著手中玉簡的內容,蘇奕已信步來到了當歸城繁華的主街道上。

  就在他打算尋找一個客棧稍作休整時,忽地一陣嘈雜的聲音從不遠處街巷上響起。

  “快,趕緊去龍云道場瞧瞧,據說夜魔山當代真傳大弟子血鶴,要和崔家的大小姐對決!”

  “哪個崔家?”

  “當然是裁決司崔家!”

  蘇奕一怔,難道是崔璟琰?

  夜魔山這個勢力,他倒也聽說過,乃是來自幽冥六域十三界之一的“夜魔界”,名副其實的夜魔界霸主。

  論底蘊和勢力,算得上是一方頂級魔道勢力。

  至于什么夜魔山當代真傳大弟子血鶴,蘇奕完全沒聽說過。

  “冒昧問一下,龍云道場在何處?”

  蘇奕攔住一個路過的白袍青年。

  “兄弟也是去看熱鬧的?”

  白袍青年嘆息說道,“我勸你還是別去了,那地方早已被夜魔山的強者封鎖,一般人根本沒法靠近。”

  蘇奕道:“你告訴我位置便可。”

  白袍青年明顯是個熱心腸,道:“這樣吧,我也正好要去龍云道場打探消息,兄弟你和我一塊前往得了。”

  蘇奕點頭:“好。”

  當即,兩者一起啟程。

  “我名郭凡,很早之前就一直在這當歸城討生活,靠販賣一些小道消息過活,兄弟你呢?”

  路上,白袍青年笑問道。

  蘇奕隨口道:“我只是個路人,很快就會離開。”

  自稱郭凡的白袍青年哦了一聲,一眼看出蘇奕并不想多談,很識趣地沒有再多問。

  盞茶時間后。

  郭凡忽地頓足,下意識地躲避在街巷一側角落處,目光看向遠處,飛快道:

  “兄弟你看,那地方便是龍云道場,但附近區域都已被夜魔山封鎖了!”

  蘇奕順著他目光望去,就見極遠處地方,是一座恢弘古老的建筑,呈八卦狀布局,占地極為廣袤。

  想來,那就是龍云道場了。

  而在龍云道場的入口,則鎮守著一支修士力量,有男有女,皆身著款式相似的暗金色衣袍。

  最強大的,乃是一個身影佝僂的老者,抱著一柄刀鞘戰刀,懶洋洋坐在一把椅子上,閉目養神。

  這赫然是一位皇境存在!

  無疑,這些修士皆來自夜魔山!

  在這片街區附近,早已涌來了不知多少修士,分明都是聞訊而來看熱鬧的。

  但沒有人敢靠近過去,都遠遠地立著,竊竊私語。

  “你可知道,崔家大小姐為何會和夜魔山的人對決?”

  蘇奕問道。

  郭凡撓了撓頭,道:“我也是剛得到消息才趕來的,具體原因可并不清楚。”

  蘇奕眉頭微微皺起。

  就在此時,遠處忽地有一群修士朝這邊掠來。

  其中一個身著玉袍的青年男子,則引起了蘇奕注意。

  與此同時,當注意到這群修士出現,附近街巷的人群也一陣騷動,響起一陣竊竊私語聲。

  “快看,古族邢氏的人來了。”

  “嘖,今天這場對決,怕是要惹出大風波了!”

:第二更會有些晚但肯定有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