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四十章 斗柄東指 天下皆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湛然的天光,從窗欞傾瀉而下。

  蘇奕坐在桌前,正自好整以暇地飲茶。

  偶爾,他目光會看向床榻上,那里有個清艷絕俗的少女,正自昏沉酣睡,俏臉上帶著粉潤的潮紅。

  想起昨晚的荒唐,蘇奕不由一陣搖頭。

  嚴格來說,昨晚近乎都沒有歇息,簡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連蘇奕都萬沒想到,性情恬靜柔婉的葉妤,會在床笫之間顯露出那般癡纏如火的一面。

  不過,連蘇奕都不得不承認,經歷昨夜那極盡骨髓般的歡愉,他整個人都輕松不少。

  這大抵便是雙修的好處。

  片刻后,蘇奕起身,正準備離開房間。

  “蘇哥哥,你去哪里?”

  一道柔婉的清潤聲音響起。

  蘇奕扭頭笑道:“吃早飯。”

  “等我。”

  葉妤掙扎似地從床榻上起身,衾被滑落香肩,不小心露出一大片雪白。

  蘇奕眼神都微微有些發直。

  葉妤則有些羞赧,慌張掩蓋好嬌軀,道:“你背過身去。”

  蘇奕一聲哂笑。

  昨晚又不是沒看過。

  不過,他還是很貼心地轉過身。

  聽著少女穿衣時那窸窸窣窣的聲音,蘇奕腦海中情不自禁回想起一些畫面。

  不得不說,葉妤的體態極美麗。

  纖秀勻稱的嬌軀山巒起伏,香肩圓潤,腰肢盈盈一握,小腹平坦緊縮,每一道曲線都浮凸得恰到好處。

  尤其是她一對玲瓏小巧的玉足,白嫩如雪,腳背光滑如緞,肌理細嫩,腳心微帶軟紅,那玲瓏的秀趾更是如珍珠串成。

  而其雙腿則筆直修長,綢滑細膩,帶著驚人的柔韌。

  便是在歡愉時,那柔潤的嗓音清冷中夾雜了些許柔媚,帶給了蘇奕極大的感觀刺激。

  很快,葉妤穿戴整齊。

  一襲似薔薇花瓣層疊點綴的黑色裙裳,將其雪白晶瑩的肌膚與秀靨美妙的輪廓勾勒得清艷絕麗。

  面對蘇奕時,少女不復昨晚的強勢和大膽,有些赧然和不自在。

  蘇奕笑了笑,道:“走吧。”

  七天后。

  九月初一。

  百川域東疆邊陲。

  一艘龐大如山的云樓寶船,壓著云層朝苦海之畔掠去。

  寶船在毗鄰苦海的一座名叫“當歸”的沿海城池停泊。

  當歸城。

  一座古老悠久的巨城。

  這座城池的名字,寄托著一種美好的寓意,大抵是希望前往苦海闖蕩的修士,都可以活著歸來。

  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出現在從云樓寶船上走下的人群中,朝當歸城中行去。

  已是暮色十分。

  古老巍峨的城墻,沐浴在如血般的晚霞中,偶爾會有一陣陣略帶咸濕氣息的海風從極遠處的苦海吹來。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城門附近進進出出,嘈雜的聲浪飄蕩在天地間,充滿了煙火氣息。

  蘇奕負手于背,行走在人群之間,走進了城門。

  七天前,他陪著葉妤和幽雪在天雪城游玩了數天。

  當分別時,葉妤雖依依不舍,但蘇奕能看得出,少女并無多少感傷,反倒帶著一絲期盼,約定等蘇奕歸來時,前往鬼蛇族一見。

蘇奕自然痛快答應下  而后,他便獨自一人,乘坐這艘寶船,似個閑散的旅人般,慢悠悠來到了這座毗鄰苦海之畔的當歸城。

  當歸城的確很熱鬧。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但凡前往苦海闖蕩的修士,大多會選擇先進入此城,打探消息,準備物資。

  而從苦海深處闖蕩歸來的修士,也會選擇當歸城為落腳地,他們在苦海的見聞,就會化作消息傳播開來。

  同樣的,他們從苦海中帶回的各種奇珍異寶,也會選擇在當歸城中出售。

  故而,天下最有名氣的商行,幾乎都在當歸城開設有商鋪。

  也有許多靠收集消息討生活的情報販子,匯聚于城中。

  簡而言之,在當歸城,能夠打探到和苦海有關的第一手消息,也能淘到從苦海中帶回的各式各樣的寶貝。

  “公子,可需要和苦海有關的最新消息?”

  蘇奕剛進城沒多久,一個瘦削精悍的男子笑著迎上來。

  “不需要。”

  蘇奕隨口拒絕。

  這些靠販賣消息維生的角色,雖然大多是當歸城的地頭蛇,但他們所掌握的消息,大多沒多少價值。

  也只能騙一騙那些涉世不深的修士。

  “那公子此來當歸城,是要買賣寶物?”

  精悍男子笑著問道,“不瞞您說,只要這當歸城內有您想要的寶物,我統統都能幫您找到!”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可知道‘知了齋’在何地?”

  精悍男子惘然道:“什么知了齋?”

  蘇奕笑了笑,道:“你幫不到我,快去找別人吧。”

  說著,他已邁步朝前行去。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拽了嗎?”

  精悍男子暗罵一聲。

  不過,他閱人無數,眼光毒辣,早看出蘇奕雖年少,卻明顯不是一般角色,倒也不敢上前糾纏。

  若換做初出茅廬的角色,他早打蛇隨棍上,用盡辦法去宰一刀了。

  “這當歸城,還是和以前一樣繁華。”

  蘇奕感慨。

  一路上,到處是形形色色的修士,不乏一些氣息強橫之輩。

  甚至,蘇奕還察覺到數位皇者的氣息似驚鴻一瞥般,在茫茫人海中一閃即逝。

  很快,蘇奕來到一條僻靜的街巷中。

  直至來到街巷深處第九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

  蘇奕徑自上前,輕叩門扉六次,四重二輕。

  緊閉的門扉悄然開啟,走出一個身影佝僂的蒼發老者。

  他眼眸打量了一下蘇奕,道:“公子此來何事?”

  蘇奕道:“打探消息。”

  老者微微拱手,道:“蟬鳴一夏。”

  蘇奕隨口道:“葉落知秋。”

  老者神色頓時緩和不少,微微躬身,做出一個請的動作,道:“公子請進。”

  蘇奕道:“我打探的可不是一般的消息,最好讓你們知了齋的大主事來見我。”

  老者眼眸微瞇,道:“公子可有引薦?”

  蘇奕笑了笑,道:“我沒有引薦,但卻還記得一句話,你不妨說給管事的人聽。”

  老者不免有些驚疑,道:“還請公子明言,小老洗耳恭聽。”

  蘇奕道:“斗柄東指,天下皆春。”

  老者怔了怔,明顯很疑惑,道:“公子稍等,小老去去就回。”

  蘇奕道:“快去吧,莫要耽擱時間。”

  老者關上門扉,匆匆而去。

  蘇奕拿出酒壺,自顧自暢飲起來。

  知了齋,一個以消息聞名于世的古老頂級勢力。

  知道知了齋的,幾乎都是各大頂級道統中老古董級別的角色。

  不過,便是那些老古董們也沒人知道,知了齋的山門究竟在何處,又擁有著何等龐大的勢力。

  蘇奕倒是從崔龍象口中,了解到一些“知了齋”的底細。

  據說,知了齋在最初時候,原本是隸屬于“陰曹地府”的一個古老機構,專門負責收集和刺探情報,一向由十殿閻羅之一的“秦廣王”掌控。

  直至陰曹地府覆滅,這個隸屬于陰曹地府的古老勢力,便化名為“知了齋”,一直延存至今。

  不過,知了齋只接待皇境之上的客人,并且凡是從知了齋打探消息者,按照約定,皆需要幫知了齋保守秘密。

  故而,這幽冥天下的修士,幾乎很少有人知道知了齋的存在。

  前世蘇奕闖蕩苦海的時候,就曾來過知了齋打探消息,對于這個神秘勢力自然再熟悉不過。

  在蘇奕等待的同時。

  庭院深處,一座松竹掩映的樓閣中。

  “我只是跟你打探一些和苦海劇變有關的消息而已,緊張什么?”

  一個身著如墨裙裳的女子,悠然坐在那,狹長略顯嫵媚的眸,看著對面的灰衣老者。

  女子一對筆直的大長腿交疊,肌膚勝雪,容如少女般清艷,眉梢眼角則帶著一抹淡淡的邪魅氣息,美艷絕倫。

  可灰衣老者卻低著頭,盯著桌上的茶水,嘆息道:“冥王大人駕臨,老朽焉能不忐忑緊張?”

  女子紅潤的唇泛起一抹譏誚之色,道:“你們天影司當初雖沒有列入地府六道司,好歹也是秦廣王麾下最得力的勢力,號稱幽冥天下沒有你們不知道的事情,可如今,怎會變得這般……不堪?”

  灰衣老者兀自低著頭,一聲喟嘆,道:“所謂天影司早已不存,如今這知了齋,自然入不了冥王大人的法眼。”

  女子嗤地笑起來,道:“放心吧,這次我不是來報仇的,你把和苦海劇變有關的消息拿出來,我立刻就走。”

  灰衣老者似不相信,道:“大人所言當真?”

  女子淡然道:“時過境遷,陰曹地府都已覆滅,我還不至于拿你們知了齋出氣。”

  灰衣老者暗松口氣,道:“大人稍等。”

  可就在此時,一陣匆匆腳步聲響起。

  之前曾接見過蘇奕的那位蒼發老者出現在樓閣外,躬身見禮道:“大人,有貴客上門,言稱要見您。”

  灰衣老者眉頭皺起。

  對面的女子自顧自拿起茶盞,慢條斯理道:“你就當我不存在就好。”

  灰衣老者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煩躁,目光看向樓格外的蒼發老者,道:“對方可有引薦?”

  蒼發老者連忙道:“那位公子說,只要告訴您一句話,您或許就明白了。”

  灰衣老者不由意外,道:“什么話?”

  “斗柄東指,天下皆春。”

  寥寥八個字,卻讓灰衣老者渾身一僵。

  正自飲茶的女子手中的動作頓了頓,絕艷的俏臉浮現一抹異色。

  這世上,竟還另有人知道這句話?

  有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