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三十五章 大道碎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暗的天地間,廝殺聲震天。

  時不時地,會有邪魔的軀體炸開,似隕石般從天穹墜落。

  在枉死城各大禁地中,白骨皇、落星神君等一眾恐怖生靈,絕對是首屈一指的霸主存在。

  他們實力滔天,兇威無邊,連九幽冥鴉也不愿輕易招惹。

  而今,由他們一起聯手,來滅殺這第七層煉獄中的邪魔,自然談不上是難事。

  畢竟,這僅僅只是幽都九大煉獄中的第七層,其中分布的邪魔雖然強大,但遠比不得第八層和第九層。

  尤其是第九層,被視作“皇者禁地”!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也曾有實力通天的皇境大能闖入其中,但幾乎很少有人能夠活著從第九層走出。

  而如今,發生在這第七層的大戰,從白骨皇他們這十多位恐怖生靈一起出手的那一刻,對面的一眾邪魔就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節節敗退。

  到如今,那些邪魔已傷亡過半!

  咔嚓!

  廝殺中,白骨皇發威,直接擰斷一個邪魔的腦袋。

  落星神君催動萬千火焰星辰,硬生生燒死一個對手。

  其他方向上,那些恐怖生靈皆兇威可怖,陸續滅殺一個又一個邪魔。

  便是白眉老妖,也施展出空間秘術,如若來去無蹤的刺客,輕而易舉地收割敵人的首級。

  不過,其中最為強勢的,當屬幽雪。

  她威儀如神,催動焚寂尺,一擊之下,一方虛空都隨之塌陷焚燃,凡是被她盯上的邪魔,幾乎都沒有掙扎的機會,就會被轟殺當場。

  那霸道凌厲的一幕幕,讓白骨皇等恐怖生靈都暗自心驚不已。

  而在遠處那些皇者稱眼中,這樣一場大戰,也是令他們血脈賁張,身心振奮,紛紛為之喝彩。

  沒有意外發生。

  僅僅片刻后,那一眾邪魔徹底潰敗,傷亡眾多,只有寥寥幾個邪魔撿回性命,也已倉惶而逃。

  反觀幽雪、白骨皇他們這邊,則無一傷亡。

  此戰,可稱得上是大獲全勝!

  對此,蘇奕同樣并不意外,早在抵達這第七層煉獄世界時,他就已經預料到這樣的結果。

  若是出現意外,反倒才奇怪。

  至于葉妤,也同樣如此。

  從蘇奕出現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這一戰已毫無懸念。

  這是一種源自本能的意識,是對身前這位曾劍壓諸天,獨尊于世的男人的絕對信心。

  到如今,這種意識和信心,早已成為一種習慣。

  便是天塌地陷,只要有他在,可補天,可撐地!

  在那些皇者振奮喜悅的注視下,先是幽雪邁步虛空,飄然歸來。

  她來到葉妤身旁,輕輕攬住葉妤如若刀削似的香肩,輕聲道:“小葉子,你現在還傷心嗎?”

  葉妤微微有些不自在,漂亮的眸看了一眼坐在藤椅中的蘇奕,這才低聲道:“再也不會傷心了。”

  幽雪笑起來,只是眼神有些微妙復雜。

  嗖嗖嗖!

  白骨皇、落星神君等一眾恐怖生靈也從戰場處掠來。

  這些恐怖生靈一個個收斂身上兇焰,神色肅然且敬畏地向蘇奕行禮,道:“大人,敵人已解決。”

哪怕早知道那些恐怖生靈聽命于蘇奕,可當看到這一幕時,陸行等一眾皇者  ,依舊震顫不已。

  陸行他們可不是第一層煉獄世界那些靈道修士,而是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家伙,哪會不清楚在這枉死城,白骨皇等恐怖生靈可稱作是最不能招惹的存在?

  往昔歲月中,無論誰前來枉死城闖蕩,必然會繞開那些恐怖生靈所盤踞的禁地!

  而現在,這些氣焰滔天的恐怖生靈,卻在一個靈輪境少年面前,盡皆斂眉低目!

  “大人,這些是那些邪魔所留的大道碎片,還請您笑納!”

  白眉老妖滿臉諂媚之色,屁顛屁顛地向蘇奕獻上戰利品。

  那是數十塊玉石般的碎片,色澤繽紛,光霞流轉,道光氤氳蒸騰,絢爛奪目。

  大道碎片!

  一種只有在幽都九大煉獄才能捕獵到的曠世神珍。

  對世間修士而言,幽都九大煉獄雖然兇險無比,可也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寶地。

  在其中闖蕩,不止可以磨礪和淬煉道行,還能夠在獵殺邪魔時,搜集到諸多古老而稀罕的大道碎片。

  層數越往下的煉獄世界,所能獵取到的大道碎片就越稀罕,品相也越高。

  像白眉老妖獻上的這些大道碎片,皆是那些堪比皇境的邪魔所留,其品相自然非比尋常。

  尤其是其中數塊大道碎片,所彌漫出的大道波動之盛,令在場那些皇者都感到驚艷。

  而現在,這些戰利品,皆擺在了蘇奕面前!

  蘇奕目光一掃,從中挑選了三塊。

  一塊瀲滟如濃郁的碧綠翡翠,蘊含著充沛精純的青乙大道氣息。

  一塊燦若神金,泛著刺目的鋒銳光澤,這其中烙印著庚金本源之力,無比罕見。

  最后一塊則漆黑如墨玉,散發著刺骨的寒氣,那是壬水本源的力量,雄渾澎湃,似汪洋般厚重。

  這三塊大道碎片,一個可以熔煉和孕養自身大道之力,一個可以淬煉本命道劍玄都,一個可以淬煉和壯大神魂之力。

  價值皆不可估量。

  蘇奕收起這三塊大道碎片,目光一掃幽雪和葉妤,道:“你們也挑一些。”

  白眉老妖趕忙將剩余的大道碎片呈過去。

  幽雪和葉妤都沒有客氣,各選了數塊大道碎片。

  “剩下的,你們分了吧。”

  蘇奕對白眉老妖道。

  “多謝大人!”

  白眉老妖大喜,感激涕零。

  其他恐怖生靈也都紛紛致謝,神色間透著喜色。

  須知,擱在以前歲月,由于陰陽路阻擋,他們這些恐怖生靈機會沒有機會進入幽都九大煉獄,更遑論去獵取大道碎片了。

  “小葉子,你們先在此候著,我和白眉老兒先去其他煉獄走一遭,等回來的時候,我們一起離開幽都。”

  蘇奕吩咐道。

  “嗯。”葉妤點頭答應。

  當即,蘇奕用諦聽之書重新將白骨皇等一眾恐怖生靈鎮壓,而后騎乘著明空獸,憑空消失。

  “幽雪大人,難道蘇兄已經接納了你?”

  蘇奕不在,葉妤這才忍不住問道。

  幽雪清冷孤峭的玉容泛起一抹復雜之色,道:“蘇道友只答應帶我前來救你。”

  聲音透著悵然和無奈。

  旋即,她柔聲道:“不過,看得出來,蘇道友在對待你時,似乎已經不像以前那般無情,這也算是一樁好事。”

  葉妤星眸亮晶晶的,雋秀的眉眼間盡是掩不住的喜色。

  不過,當注意到幽雪神色間的悵然和失落,葉妤不禁心有戚戚然。

  她也曾體會過那求而不得的滋味,又怎會不清楚幽雪的心情?

  想了想,葉妤柔聲道:“幽雪大人,于我輩而言,時間從來不是問題,既然如今蘇兄他愿意你陪伴在身邊,這已經是一個極好的征兆。”

  幽雪怔了怔,道:“或許吧。”

  在鬼蛇族世世代代族人眼中,她是宛如神明般的存在,孤傲睥睨,只能仰望。

  可歸根到底,她也是女人,又何嘗不艷羨葉妤在蘇奕心中的地位?

  葉妤輕輕握住了幽雪的手,沒有說什么。

  “那是諦聽之書!”

  “原來,那少年極可能是守夜人一脈的傳人,怪不得能驅遣那些恐怖生靈為他所用。”

  “我也想起來了,當初羽落靈皇在闖蕩枉死城之前,曾前往天雪城那一座鐵匠鋪子和守夜人見面,這無疑證明,羽落靈皇和守夜人一脈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

  遠處,那些皇者正自傳音交談。

  之前,蘇奕用諦聽之書鎮壓一眾恐怖生靈的一幕,盡數被他們看在眼底,內心自然有了不一樣的認知和判斷。

  “是嗎,可即便如此,以葉妤姑娘的地位和身份,也不至于去和那個少年如此親近吧?”

  陸行語氣有些若有若無的苦澀。

  眾人神色皆有些異樣。

  過往那些年,他們這些老家伙一起在這第七煉獄世界廝殺戰斗,自然都清楚,陸行對葉妤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此時自然也清楚,隨著那青袍少年的出現,帶給陸行的沖擊是何等之大。

  “陸道友,我早說過,勸你熄了那不切實際的心思。”

  魏道遠提醒道,“依我看,從今以后,你還是莫要再嘗試靠近葉妤前輩為好,否則,非惹出禍患不可。”

  他和葉妤一樣,早認出蘇奕的身份!

  只不過一直不曾泄露這一點罷了。

  “惹出禍患嗎……”

  陸行神色復雜,默然不語。

  “魏兄,你莫不是認出了那少年的來歷?”

  有人忍不住問。

  其他人也紛紛將目光看過來。

  誰都清楚,魏道遠和葉妤交情不淺。

  魏道遠沉默片刻,道:“你們剛才說的不錯,那少年他……的確和守夜人一脈有著不一樣的關系,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并且我敢肯定。”

  他可不敢擅自把蘇奕的身份點破。

  眾人聽罷,愈發感覺那青袍少年的身份神秘。

  與此同時。

  第五煉獄世界。

  這片天地分布的邪魔,實力已經足夠威脅到玄照境皇者,皇者之下的角色,幾乎無人敢闖入此地。

  “你且在此候著,我要好好歷練一番!”

  蘇奕從明空獸身上走下,長長伸了個懶腰。

  他深邃的眸泛起一絲期待,總算找到一個可以憑借自身實力去盡情廝殺征戰的地方了!

  ps:五更完畢!

總算有底氣跟諸君求一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