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三十一章 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倒并非那些修士眼拙。

  而是幽雪和蘇奕在一起時,會下意識收斂一身的修為氣息,溫柔乖巧,如若貼身侍女。

  人們所關注到的,也僅僅只是她那如仙子般絕美的清冷容顏。

  故而,當幽雪開口,表達出和白眉老妖不一樣的態度后,才會引來許多人驚疑。

  許多目光也是重新看向幽雪,難道這位仙子般的少女,有著極為尊貴的身份不成?

  便在此時,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就見被他們視作“前輩”的白眉老妖神色一滯,慌張解釋道:“幽雪大人誤會了,小老的意思是,救與不救這些人,小老不敢僭越,全聽蘇大人的旨意!”

  幽雪大人?

  蘇大人?

  人們瞠目結舌,這才猛地意識到,他們走眼了。

  被他們視作“前輩”的白眉老妖,原來僅僅只是一個聽人差遣的角色!

  并且,那仙子般的少女,也并非身份最尊貴的,而是另有其人!

  許多目光都下意識挪移,看向了那個負手于背,一直不曾出聲的青袍少年。

  這位……想來就是那位“蘇大人”了!

  “你們被困于此多久了?”

  蘇奕問道。

  那個紫袍中年連忙回答道:“回稟大人,自從陰陽路遭受劇變之后,我等便匯聚于此,至今已有一個多月時間。”

  蘇奕再問道:“可有皇者來救你們?”

  紫袍中年搖頭,苦澀道:“不瞞大人,從這第一層煉獄世界進入第二層煉獄世界的通道,早已斷裂,我等早就懷疑,這幽都九大煉獄世界之間的通道,極可能都已遭受破壞。”

  此話一出,蘇奕眼眸瞇了瞇。

  幽都九大煉獄,越往下就越兇險。

  一般而言,前來幽都闖蕩游歷的皇者,會把門中的靈道修士,安置在幽都第一到第三層煉獄世界歷練,而那些皇者則會進入第三層之下的煉獄世界闖蕩。

  紫袍中年的話,無疑意味著,那些在其他煉獄世界闖蕩的皇者,極可能也正在遭受類似的圍困處境!

  想了想,蘇奕再問道:“如今分布在這第一層煉獄世界的邪魔兇魂數量,遠超尋常,莫非也和陰陽路遭受破壞有關?”

  紫袍中年點頭道:“正是。”

  蘇奕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之前,他曾問過九幽冥鴉,是用何等辦法破壞了那一條通往幽都的陰陽路。

  須知,這陰陽路由枉死城的本源規則力量所化,自亙古時延存至今,幾乎無人能破壞。

  九幽冥鴉的答案,則出乎蘇奕意料。

  因為按照九幽冥鴉的說法,這一條“陰陽路”的力量,早在很多年前的時候就開始逐漸衰弱。

  直至前不久的萬燈節之夜來臨,凝聚成“陰陽路”的本源規則力量,就如瀕臨枯竭的池塘,最終徹底沉寂在了兩儀神山內!

  簡單來說,陰陽路遭受的變故,并非是被人破壞,而是凝聚成這條路的本源規則力量出現了變故!

  而今看來,陰陽路的變故,影響的不僅僅是出入幽都的問題,連幽都之下這九大煉獄世界,也發生了大變故!

  “大人,不知道您能否答應帶我等一起離開?”

  紫袍中年小心翼翼問道。

  近許多修士,也都將目光看向蘇奕。

  到了此時,誰還能看不出,蘇奕才是主心骨?

  “我們要去第五層之下走一遭,你們姑且先留在此地,待我們返回時,自會帶你們離開。”

  蘇奕說著,已邁步朝前行去。

  幽雪和白眉老妖緊隨其后。

  眼見這一幕,一個華袍青年忍不住哀求道:“大人,您就發發慈悲,先送我等離開吧,萬一您……”

  說到這,他忽地閉嘴。

  “你認為,我們很可能回不來?”

  蘇奕頓足,似笑非笑。

  華袍青年渾身一哆嗦,顫聲道:“大人誤會了,我怎敢有這般心思。”

  蘇奕哦了一聲,道:“白眉老兒,你先送他離開。”

  白眉老妖連忙答應。

  華袍青年頓時狂喜。

  可此時,幽雪卻像看一個白癡似的,道:“離開了幽都,憑你那點道行,怕是也沒多少機會能活著走出枉死城。”

  華袍青年如遭雷擊,臉上的喜色頓時凝固。

  還不等他反應,白眉老妖已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憑空消失不見。

  在場其他人皆面面相覷。

  幽雪那番話,讓他們心中也凜然不已。

  的確,憑他們這些人的道行,縱使離開幽都,可在那兇險四伏的枉死城內,注定有死無生!

  反倒是暫時等候在這座道場內,無疑才是最安全的。

  至于那華袍青年……怕是要玩完!

  想到這,不少人皆驚出一身冷汗。

  因為之前時候,他們也和華袍青年的想法一樣,擔心蘇奕他們進入第五層煉獄世界后回不來,迫切想在蘇奕他們行動前,先把他們送走……

  可現在,誰還能不明白,提前離開此地,反倒會兇多吉少?

  “我還以為,你不會跟這種小角色計較。”

  幽雪輕聲道。

  蘇奕淡然道:“這種只顧自己死活的角色,最令我不恥,更何況,他既然要我發慈悲,我成全他就是。”

  此話一出,在場那些修士心緒皆愈發復雜。

  一念之差,生死之分。

  大抵如此!

  很快,白眉老妖憑空出現,恭聲道:“蘇大人,小老已經將那小子送到兩儀神山,以后是生是死,就和咱們沒關系了。”

  蘇奕點了點頭,不再耽擱,邁步朝前行去。

  通往第二層煉獄世界的入口,位于這第一層煉獄世界的最東邊。

  轟隆!

  眼見蘇奕一行人走出道場,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邪魔騷動,張牙舞爪,第一時間瘋狂沖來。

  幽雪清冷深邃的眸泛起一抹不屑,素手揚起。

  無數幽暗的火焰神虹從天垂落。

  剎那間,那片天地仿似燃燒起來,無數邪魔來不及閃避,軀體便瞬息焚燃起來,魂飛魄散。

  從道場往外三千丈山河,火焰如雨,焚盡一切魑魅魍魎!

  “這……”

  道場中,所有人呆滯在那,震撼失神。

  人們這才意識到,那位看似如若侍女的“幽雪大人”,原來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恐怖存在。

  威儀如神,清冷如仙!

當人們漸漸從震驚中回過神時,蘇奕  一行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這次……我們或許真的能得救!”

  紫袍中年不由攥緊雙手,神色激動。

  其他人的眼眸深處,也有著一抹希冀般的光澤一點點亮起。

  第二層煉獄世界。

  不出蘇奕所料,這片天地也發生異動,無數邪魔肆虐天地之間,浩浩蕩蕩,數不勝數。

  蘇奕他們沒有停留,繼續朝下一層煉獄世界掠去。

  第七層煉獄世界。

  虛空中橫亙著一條瑰麗耀眼的空間裂痕,像是一道天塹般,將整個世界位面分成了兩半。

  空間裂痕一邊,是一片黑暗般的天地,一道道氣息恐怖的邪魔身影,蟄伏在黑暗中。

  另一邊,則是一片漫無邊際的荒原。

  荒原上,寸草不生,生機枯竭,常年籠罩在一片昏沉的暮色中。

  “才一個多月時間,我們這邊已葬送十九位道友,而‘界域裂痕’也快要崩潰了,到那時,我們可就真的無路可退了……”

  一個枯瘦黑衣老者聲音沙啞開口,眉梢間帶著一抹悲傷之色。

  在附近區域,有人在盤膝打坐,治療身上傷口。

  有昂藏大漢一言不發,在修補手中破損的戰劍,神色木然。

  有白發女子抱膝而坐,默默飲酒,眼神盡是黯然。

  有文士中年立在遠處暮色中,拿著骨笛,吹奏著蒼涼而低沉的樂曲,悲傷的氛圍在這暮色荒原上,揮之不散。

  “死就死了吧,這世間從沒有永恒不滅的皇者,我只希望在臨死前,多拉幾個邪魔墊背!”

  一個背負古劍的白袍男子,面無表情開口。

  不過,當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個女子時,冷峻淡漠的眸卻泛起一抹柔情,道:“葉妤姑娘,你為何不說話?”

  女子抱著膝蓋,孤零零一個人坐在荒原上的一座小丘陵上,顯得格外的孤獨。

  她眉眼彎彎,頭戴一頂蓮冠,身著裁剪合體的黑色裙裳,像纖秀精致的薔薇花瓣似的,襯得其身影修長窈窕,露出的肌膚,則潔白如瓷,細膩若羊脂玉。

  那一張清秀絕美的小臉,帶著無法掩飾的哀愁。

  葉妤!

  鬼蛇族第一位執掌宗族大權的女皇,名震天下的羽落靈皇!

  此時,她神色怔怔,目光望著極遠處天穹下的那一道宛如天塹般的空間裂痕,輕聲道:

  “早知如此,當初……我本該和他說說話的……”

  說到這,她美麗的眼眸隱隱有晶瑩的淚光涌動,寫滿了懊悔和失落。

  前不久,藏在她身上的一塊“通靈子母玉”被喚醒,這讓她第一時間知道,那個讓她夢牽魂繞無數歲月的男人,終于回來了!

  當時,她喜極而泣,已經迫不及待開始安排返程的計劃。

  可誰曾想,幽都劇變的爆發,卻打碎了這一切!!

  葉妤向來無懼生死,可一想到連死去時,都沒能再見到那人一面,沒能再和對方說上一句話,心中就堵得慌,悔恨交加。

  “他?”

  白衣男子一怔,有些困惑。

  他是誰?

  這世上除了那位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經逝去的玄鈞劍主,還有誰能讓羽落靈皇如此牽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