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三十章 幽都之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很快,風羽芝、云松子等人一起離開了。

  臨走前,蘇奕曾提出,希望他們莫要宣揚今夜之事。

  畢竟,茲事體大,極容易引發軒然大波,而他蘇奕,怕是非成為天下矚目的焦點不可。

  蘇奕雖不怕被人識破身份,可卻并不喜歡這種感覺。

  作為曾稱尊諸天上下的玄鈞劍主,蘇奕也根本不可能在意這點虛名。

  眾人皆信誓旦旦答應。

  同樣也是在臨走前,元琳寧心中很復雜,好幾次想單獨跟蘇奕聊一聊。

  可最終,她沒有說什么。

  她內心感激蘇奕,更被蘇奕身上的曠世風采折服。

  但她很清楚,縱使自己身為皇者,在忘川域也有著極顯赫的名望和地位,可是和蘇奕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以后也注定不可能有多少交集。

  故而,她選擇了默默把這份感激藏在心中。

  “小青藤,這玉盒內封印著你的道軀,你且拿去。”

  兩儀神山之巔,待其他人皆陸續散去,蘇奕這才拿出一個黑色玉盒,遞給了青藤。

  “多謝蘇大人!”

  青藤神色激動,雙手接過。

  “行了,你和你徒弟也可以回小冥都了。”

  蘇奕笑道。

  青藤猶豫了一下,這才低聲道:“蘇大人,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您能夠成全。”

  蘇奕若有所思,道:“你想讓我帶你徒兒前往外界修行?”

  青藤吃驚道:“蘇大人是如何知道的?”

  蘇奕隨口道:“在今夜救你的時候,我就已經聽到你們師徒之間的對話。”

  青藤這才恍然,旋即忐忑道:“那……蘇大人是否答應?”

  蘇奕道:“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等離開枉死城后,會為青暮安排一個修行之地。”

  青藤頓時松了口氣般,感激道:“多謝蘇大人成全!”

  說著,他扭頭對還愣在那的青暮說道:“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去叩謝蘇大人!”

  青暮抿了抿唇,囁喏道:“師尊,我不想離開您。”

  聲音雖小,卻透著倔犟。

  青藤頓時氣急敗壞,劈頭蓋臉罵道:“你小子可知道,能夠去外界修行,是枉死城多少老家伙求之不得的事情?你……”

  噼里啪啦訓斥了一大通。

  可出乎青藤意料,他的徒弟青暮任憑斥責,卻兀自堅持不肯離開。

  這讓他又是氣惱,又是無奈。

  蘇奕見此,不禁笑起來,道:“行了,莫要勉強,如今的外界,可不太平,讓這小家伙繼續留在你身邊修行,未嘗不是一樁好事。”

  青藤苦笑一聲,只能作罷。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作為師尊的青藤,何嘗不如此?

  可他同樣清楚,這次的事情勉強不來,只能說青暮沒有這個福分,去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快回去吧,莫要耽擱。”

  蘇奕輕聲開口。

  青藤點了點頭,他清楚蘇奕的性情,最不喜在臨別時那些寒暄和客套。

  當即,他帶著弟子青藤啟程返回小冥都。

  至此,這兩儀神山之巔,只剩下蘇奕、幽雪和白眉老妖三人。

蘇奕長長伸了一下懶腰,渾身放松,道:“這些個瑣屑事情可總算告  一段落了。”

  幽雪不由莞爾,清冷如冰的玉容盡是似水般的溫柔。

  在她印象中,蘇玄鈞就是這樣,向來不喜麻煩。

  他更喜歡的,是由著性子逍遙自在地做他自己喜歡的事情。

  “白眉老兒,該你露一手了。”

  蘇奕目光望向白眉老妖。

  今夜,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前往幽都九大煉獄中,去接回葉妤!

  “謹遵蘇大人之命!”

  白眉老妖肅然應答。

  幽都。

  第一層煉獄世界。

  一片灰濛濛的天地間,廝殺聲震天。

  如潮水般的邪魔兇魂,鋪天蓋地般掠過大地,所過之處,留下滿目的瘡痍和血腥。

  三五成群的修士,在絕望不甘的嘶吼聲中斃命當場。

  他們的尸體被撕爛吞噬,只剩下滿地破碎的骨骸。

  鮮血似汩汩流淌的河水,浸透大地,染成刺目的紅色。

  血腥如畫。

  分散在這片天地間的修士,大多修為在皇境之下。

  他們原本是被師門長輩帶著,前來這第一層煉獄世界進行歷練。

  可最近一段時間,隨著陰陽路遭受嚴重破壞,幽都之下的九座煉獄世界,隨之也發生劇變。

  最顯著的就是,分布在天地間的邪魔兇魂忽然變多了,就如同蟄伏已久的蝗蟲,破土而出,浩浩蕩蕩席卷天地之間。

  皇境之下的角色,在和這第一層的邪魔廝殺時,縱使再強大,最多也只能以一敵百。

  而如今,他們面對的,是成千上萬出動的邪魔!

  這等情況下,哪可能是對手?

  轟隆!

  邪魔大軍從天地掠過,像黑色的風暴席卷,很快就沖向更遠處。

  這樣的殘酷景象,已經發生了很多天。

  分散在這第一層煉獄世界的修士,早已死得七七八八。

  僅有一小部分幸存者,躲藏于一座古老的道場中。

  那座道場約莫千丈范圍,通體由黑色巨石堆砌而成,巨石表面鐫刻著繁密的符文陣圖。

  這座道場,原本是第一層煉獄世界,通往外界的出口。

  傳聞是亙古時期,由陰曹地府的大能者修建,其上覆蓋的禁陣,專門克制和滅殺邪魔之輩。

  在以往歲月中,根本沒有任何邪魔敢于靠近過來。

  可隨著陰陽路遭受嚴重破壞,這座道場覆蓋的禁陣也隨之出現變故,威能銳減。

  直至如今,這座禁陣的力量,僅僅只能將邪魔阻擋在外,再無法滅殺那些邪魔。

  轟隆!

  天地動蕩,煞霧蒸騰。

  四面八方之地,越來越多的邪魔掠來,密密麻麻,將這座道場圍堵得水泄不通。

  一眼望去,漫無邊際!

  此時的道場中,聚攏著約莫三百多個修士,男女老少皆有,清一色都是靈道層次的修士。

  每個人,皆神色慘淡,惶恐不安,臉上寫滿了絕望。

  因為誰都清楚,隨著禁陣力量不斷衰弱,這座道場遲早會被攻破。

  到那時,他們這些人注定將死無全尸!

  “再這樣下去,我們可就真的完了……”

  有人失魂落魄。

  “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有人惶恐不安。

“除了等  死,還能有什么辦法?”

  有人苦澀出聲。

  更多的人,沉默的坐在那,面如土色,如若絕望之人等待死亡來臨。

  他們能夠跟隨師門長輩前來這幽都第一層煉獄世界闖蕩,身份自然非尋常之輩可比。

  可此時,卻都和待宰羔羊似的,承受著絕望和無助的煎熬。

  “這地方,怎會變成這樣子。”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看來,陰陽路遭受破壞,讓幽都之下的世界,也隨之發生了劇變。”

  緊跟著,一道清冷如冰的女子聲音響起。

  這時候,一些修士已經看到,不知何時起,道場中忽地多出了三道身影。

  一個青袍少年、一個素裙少女、以及一個侏儒似的白眉老者。

  這一幕,讓那些修士先是一呆,旋即猛地狂喜起來。

  “有人來了!有人來了!”

  “老天,你們是如何進來的?難道說陰陽路已經被修復了嗎?”

  嘈雜的聲音響起。

  那些修士眼神狂熱,欣喜若狂。

  這時候,分布在道場其他地方的修士,也都一個個從絕望中回過神般,看到了那三個忽然出現的陌生人。

  一時間,整座道場都沸騰了。

  對他們而言,有人能夠進來,就意味著擁有了獲救的可能!!

  來人自然是蘇奕、幽雪和白眉老妖。

  “敢問前輩,這出入幽都的陰陽路是否已經被修復了?”

  一個明顯極有威望的紫袍中年走上前,向蘇奕三人見禮。

  只不過,他目光則看向白眉老妖。

  因為在他感應中,這個侏儒般的老者身上,氣息最為恐怖!

  “小娃娃,你想多了,陰陽路已經不可能再被修復。”

  白眉老妖老氣橫秋道。

  紫袍中年一呆。

  道場中那喜悅的氛圍,也悄然寂靜不少。

  原本狂喜的人們,驚疑不定。

  “那……前輩是否是來救我們的?”

  不遠處,一個清秀少女滿含希冀地問道。

  所有目光都看向白眉老妖。

  這一幕,看到幽雪暗自一嘆。

  白眉老妖乃是大兇禁地亂空血湖中的主宰,一尊足以和白骨皇、落星神君比肩的恐怖生靈。

  強大如玄幽境皇者,也唯恐躲之不及。

  可眼前這些靈道修士,卻把白眉老妖當做了救星……

  這分明就是急病亂投醫。

  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這段時間里,被困于此的這些修士,是何等的絕望和彷徨,遇見哪怕一線希望,都迫切想要抓住。

  “我怎可能會救你們?”

  白眉老妖的神色也變得古怪,忍不住咧嘴笑起來。

  這些小修士竟把他當做救星了,他還是破天荒頭一遭遇到這樣的滑稽事情。

  而聽到此話,那些修士臉上的喜色徹底消失,一個個手足無措,面面相覷。

  不少人神色都變得灰暗起來。

  剛看到一線希望,就隨之破滅,那等打擊,無疑太過殘忍。

  這時候,一直不曾開口的幽雪不禁一聲輕嘆,道:“我們此來,是要接一位朋友,到時候若有機會,自會幫你們一起離開。”

  頓時,許多目光都看望向了幽雪,只是神色間難掩疑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