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二十九章 十年之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面對冥王的質問,蘇奕笑了笑,道:“你被困于此,有什么資格與我為敵?”

  冥王一對漂亮的眸愈發淡漠,纖細潤白的指尖輕輕摩挲著座椅扶手,道:“道友覺得,這枉死城的本源力量能困住我一輩子?”

  不等蘇奕回答,她已繼續道:“既然你能夠掌控那座墓碑的力量,應當已經察覺,枉死城的本源力量正在衰弱,我雖不清楚其中緣由,但大概能猜測出,最近這些年,這幽冥天下必然發生了諸多劇變。”

  蘇奕頓時默然。

  冥王說的不錯,枉死城的本源力量正在衰弱。

  在來枉死城之前,蘇奕就曾和守夜人聊起過這件事,大概推斷出,這幽冥天下的本源力量,應當出現了某種變故,以至于天下各地才會在最近這些年里,發生那么多劇變。

  諸如枉死城如今正在上演的劇變、發生在苦海深處的劇變、以及那一艘神秘冥船的出現等等。

  就連猩紅之月,也開始頻頻出現在夜空之上。

  而這一切,皆和幽冥天下的本源出現變故有關。

  可惜,幽冥和其他世界位面不同,此界浩瀚無邊,大若無疆,亙古至今的歲月中,沒有人知道幽冥究竟有多大。

  哪怕是亙古時期的陰曹地府,也都無法判斷,幽冥界的本源位于何處。

  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人知道,幽冥界的本源究竟發生了何等變故。

  “而這,也給了我脫困的機會。”

  就見冥王再次開口,她眼瞳中泛起一抹憧憬之意,斬釘截鐵道:“即便無人幫我,不出十年,我也定可以從這枉死城脫困!”

  白眉老妖心中一哆嗦。

  十年?

  看似漫長,可對他們這等存在而言,彈指即過,根本算不上什么。

  若十年后冥王脫困,可以預見在這枉死城各大禁地內,將再沒有任何人是冥王的對手!

  “就是不知道,十年之后,你蘇玄鈞又是否能阻止我?”

  冥王一手托著潔白的下巴,紅唇微翹,帶著一絲審視和挑釁的味道。

  蘇奕想了想,道:“那就以十年為約,你若能夠從混亂大墟脫困,我不介意給你一個合作的機會。”

  冥王嗤地笑起來,道:“到那時,我何須再和你合作?”

  言辭中,盡是不屑和睥睨之意。

  蘇奕笑道:“我相信,你到時候肯定會求著與我合作。”

  冥王那一對精致的黛眉一點點蹙起,而其眼眸則一直盯著蘇奕,似要看穿其內心的秘密般。

  半響,她不由抿唇吃吃笑起來,道:“蘇玄鈞,我喜歡你這這樣的性情,待我脫困時,定會找個機會,好好跟你玩玩!”

  她眼神嫵媚,透著無邊的魅惑,似盯上了一只心儀已久的獵物,毫不掩飾自己的渴望。

  白眉老妖心中則一陣發寒,毛骨悚然。

  這番話,看似調情一般,可那話中的意味,卻讓人不寒而栗。

  蘇奕哦了一聲,好心提醒道:“小心玩火自焚。”

  冥王咬了咬紅潤的唇,笑吟吟道:“我向來不怕玩火,要么我征服你,讓你乖乖地匍匐于我腳下,要么我被你征服,到時候……我便是奉你為主,任憑你擺布,又算得了什么?”

蘇奕深深看  了冥王一眼,道:“我很期待。”

  冥王笑語嫣然:“我也是。”

  這一刻,無論是白眉老妖,還是九幽冥鴉,皆心中一顫。

  這樣的對話無疑針鋒相對,藏盡殺機!

  旋即,冥王話鋒一轉,道:“道友,放了小烏鴉如何?我保證,十年之內,臣服于我的力量,再不會有任何異動。”

  蘇奕低頭看了看九幽冥鴉,后者畏畏縮縮,不敢面對他的目光。

  “也罷,就給你個面子,稍后我自會留其一條生路。”

  蘇奕淡然。

  冥王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道:“作為回報,我可以告訴道友一個秘密。”

  蘇奕不由意外,“哦?什么秘密?”

  冥王眨了眨嫵媚漂亮的眸,唇瓣輕啟,一縷柔婉嬌潤帶著絲絲獨特磁性的傳音,隨之在蘇奕耳畔響起:

  “蘇道友可曾聽說過‘玄牝魅體’?”

  蘇奕怔了一下,不由愕然。

  玄牝魅體!

  傳聞中,被亙古神魔視作上蒼造化的一種先天魔體,極為罕見,可遇不可求。

  擁有般先天魔體的女子,無不是禍國殃民的絕世尤物,雖媚骨天生,卻有“冰肌玉膚”之質,“鐘靈毓秀”之韻。

  眼見蘇奕那愕然的表情,冥王眼底泛起一絲意味難明的光澤。

  她儀態愈發慵懶,倚靠在白骨王座之上,這樣的姿勢讓她那一對筆直纖細的玉腿顯得愈發修長。

  而她語氣愈發柔媚婉轉,“這般天賦,在任何大能眼中,被視作天上地下獨一份的雙修鼎爐,而我……就擁有這等天賦。”

  蘇奕心臟不爭氣地劇烈跳了一下,神色異樣。

  他哪會聽不出,冥王這是故意在挑逗和誘惑自己?

  不過,更確切的說,這也可能是來自冥王的挑釁和試探,要看看他蘇玄鈞會否被美色沖昏理智。

  畢竟,若換做是參悟雙修之道的老魔頭,當得知一個女子擁有“玄牝魅體”這等天賦,絕對會為之發瘋!

  半響,蘇奕笑起來,道:“這個秘密,我會幫你保守。”

  想色誘他蘇玄鈞?

  只能說,這是在玩火!

  而白眉老妖和九幽冥鴉皆一頭霧水,不清楚冥王說的究竟是什么秘密。

  不過,兩者皆識趣的不敢過問。

  “就這樣吧,時間不早,十年后,我很期待和蘇道友好好玩一玩。”

  說著,冥王微微一笑,抬了個響指。

  頓時,那映現于混亂大墟上空的畫面化作光雨飄散。

  至此,蘇奕心神也放松下來。

  和冥王這種性情略帶癲狂之意的女人對峙,讓他之前也不得不嚴陣以待。

  但還好,這女人還未喪心病狂到不顧一切出手的地步。

  “小烏鴉,先去把人放了。”

  蘇奕吩咐道。

  “是!”

  九幽冥鴉已經知道,自己這次能撿回一條命,自然痛快答應。

  幽都禁地,兩儀神山之巔。

  幽雪、青藤、青暮等人,以及云松子、風羽芝、盧長明等一眾皇者,皆在等候。

更遠處,是白骨皇、落星神君等一眾恐怖生靈,此時這些恐怖生  靈皆一個個收斂兇性,靜靜等著,沒有一個敢擅自離開。

  大戰早已落幕,那三位暗夜冥侍皆陸續伏誅。

  放眼四顧,兩儀神山附近,滿目瘡痍,山河凋零。

  那是大戰留下的痕跡。

  “蘇大人該不會遇到什么麻煩了吧,否則,怎會到現在還不曾回來。”

  青暮有些擔憂。

  青藤呵斥道:“休要胡說,蘇大人焉可能會出事?”

  青暮訕訕低頭。

  遠處,風羽芝、云松子等人見此,內心皆感慨不已。

  這一次行動,他們遭遇敵人精心準備的陷阱,堪稱是一場彌天大禍。

  原本,他們都早已絕望,欲赴死而戰。

  可誰曾想,蘇奕的到來,卻一舉扭轉乾坤,幫他們化險為夷!

  此時想起剛才的經歷,風羽芝他們兀自有一種做夢般的不真實感。

  “蘇大人回來了!”

  忽地,遠處的白骨皇冷不丁出聲。

  頓時,所有目光都齊刷刷望向遠處。

  就見遠處夜空之下,虛空泛起陣陣空間漣漪,而后,一個青袍少年騎乘著明空獸,憑空出現。

  少年儀態出塵,從容愜意,赫然正是蘇奕。

  “拜見蘇大人!”

  白骨皇、落星神君等一眾恐怖存在皆忙不迭上前,齊齊見禮。

  這讓風羽芝他們都不禁大開眼界。

  之前時候,這些恐怖生靈在戰斗中展露的手段何等強大?

  然而,此時面對蘇奕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時,卻畢恭畢敬,敬之如神!

  心中雖如此想著,風羽芝他們皆不敢怠慢,皆跟著上前,一一見禮。

  “多謝蘇道友仗義出手,挽救我等于水火之中!”

  “蘇道友的救命之恩,我等定銘記于心,他日自會報答。”

  ……這些皇者,分別來自火照神宮、黃泉殿、孟婆殿這等頂級道統,每一個在外界,皆有著滔天的威名。

  可此時面對蘇奕時,也都敬畏不已,姿態放的很低。

  蘇奕從明空獸上走下來,微微頷首,道:“諸位無須客氣。”

  說著,他目光一掃白骨皇等人,道:“待會我要去幽都走一遭,等返回的時候,自會還你們自由。”

  得到蘇奕明確的答復,白骨皇、落星神君等恐怖生靈皆如釋重負。

  之前,他們被蘇奕鎮壓在諦聽之書的時候,一直擔心蘇奕會否卸磨殺驢,在最后把他們一一滅殺了。

  如今看來,明顯是他們想多了。

  很快,這些恐怖生靈皆被蘇奕用諦聽之書重新鎮壓。

  “你們那些被抓捕的同伴,如今已經被送往枉死城的出口,你們現在便可以去和他們匯合了。”

  蘇奕目光又看向風羽芝等人。

  風羽芝等人齊齊一呆,旋即皆露出震驚之色。

  他們這才意識到,原來之前時候,蘇奕是去救他們那些被擒下的同伴,并且還成功了!

  一時間,眾人皆心緒翻騰,紛紛上前見禮,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蘇奕可不是為了讓他們感念自己的恩情。

  歸根到底,他做這一切,都只不過是順勢而為,舉手之勞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