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道誓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蒼青大陸時,蘇奕就不止一次接觸過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

  籠罩蒼青大陸三萬年的暗古之禁、

  第九星墟殘碎的蒼青本源、

  曾在玲瓏鬼域差點滅殺葉遜的獄卒、

  以及被囚禁在螟蛉血窟內的“大悲神君”……

  甚至,就連當鋪的主人前往星空深處,據說也和“獄卒”有關。

  也是那時候,讓蘇奕了解到了“九大星墟”的位置,位于大荒天下所在星空的外圍地帶。

  了解到九大星墟,皆如若囚牢,而看守囚籠的便是來自九天閣的“獄卒”。

  不過,那時候蘇奕還不清楚,“九天閣”究竟是怎樣一個修行勢力。

  哪怕是現在,也了解的極為片面。

  而此時,來自九天閣的刑者,已被鎮壓于自己面前,生死不由己,蘇奕自然要趁此機會,好好盤一盤這九天閣的底細。

  “我之前說過,有關我派九天閣的一切,是至高的機密。”

  沉默片刻,黑衣男子聲音低沉開口,“但凡有資格進入九天閣修行的角色,在入門的第一天,就曾面對宗門的至高神器立下大道誓言,以道心立誓,斷不會泄露和九天閣有關的一切消息,如有違逆,心境崩滅,大道破敗,神魂潰散。”

  蘇奕眉頭微挑,“九天閣的至高神器是什么?”

  黑衣男子神色間罕見地浮現出深深的忌憚之色,道:“那是一口道劍,至于其名字、來歷、乃至于是何等模樣,除了我派掌教,沒有任何人知道。”

  “當年,我加入九天閣時,還是一個懵懂少年,根本不清楚那一口道劍究竟有多可怕。”

  “可隨著修為提升,閱歷見長,只要想起當初面對那一口道劍立下大道誓言的情景時,內心依舊控制不住地會生出忌憚之意。”

  “縱使我如今已擁有玄幽境大圓滿修為,依然如此。”

  說到這,黑衣男子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唯一敢肯定的是,只要我違背少年時的誓言,定會遭遇不測!”

  他神色復雜,有忌憚,有黯然,有無奈。

  身為玄幽境大圓滿存在,何等風光和耀眼。

  可唯有他清楚,少年時的那個大道誓言,就如一道無形的枷鎖,一直捆縛在自己的道途上。

  根本無法打破!

  “一口道劍……”

  蘇奕不由意外。

  該是何等神異的道劍,才能憑借一道誓言,死死束縛住一位玄幽境大圓滿人物?

  “我倒是真想看一看此劍。”

  蘇奕輕語。

  身為劍修,他骨子里對劍器有著最為執著的鐘愛。

  猛地,黑衣男子咳出一口血來,渾身劇烈顫抖,臉色愈發蒼白。

  蘇奕眼眸微瞇,道:“僅僅說了剛才那番話,心境便遭受反噬了?”

  黑衣男子點了點頭,慘然道:“蘇道友也看到了,我告訴你那些事情也是死,不告訴你也是死,并無區別。”

  遠處的白眉老妖看得心驚肉跳。

  這刑者的道行何等恐怖,可僅僅因為說了剛才那些話,心境就遭受反噬,這無疑顯得太嚇人!

  蘇奕也感到一陣棘手。

  原本,他有千百種辦法,足可以讓黑衣男子乖乖配合。

  但很顯然,有那一道大道誓言的束縛,黑衣男子就是死,怕也不會吐露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了。

  就在此時,黑衣男子忽地抬頭,灰褐色的瞳孔望向蘇奕,咬牙說道:

  “若蘇道友答應我一件事,我不介意以性命為代價,盡可能地告訴你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

  他似豁出去了,神色間甚至帶上一抹期盼之色。

  蘇奕不禁意外道:“何事?”

  黑衣男子深呼吸一口氣,眼神泛起一抹哀傷之色,道:“在我身上,有一塊青銅鎖,名喚云機,其內封印著我妹妹的一縷即將潰散的殘魂,這無數歲月以來,我一直在搜尋救活我妹妹的辦法,但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

  蘇奕道:“以你的手段,要搜集一些治療神魂的天材地寶,應該并不難,莫非你妹妹這一縷殘魂,另有隱患?”

  黑衣男子不禁嘆服,道:“蘇道友無愧是曾獨尊諸天上下的傳奇,一語中的。”

  不遠處的白眉老妖冷哼道:“那是當然,蘇大人可不止是劍道通神,威震古今,其智慧也宛如天上星空,廣袤無盡……”

  這老妖怪,抓住機會就一頓阿諛奉承。

  可惜,蘇奕這時候可沒心思聽這些,揮手道:“閉嘴。”

  白眉老妖果然閉嘴,再不敢多說一字。

  “正如蘇道友所言,我妹妹的那一縷殘魂,另有隱患。”

  黑衣男子露出痛苦之色,許久才穩住心神,道:“這些往事,不說也罷,總之,我苦苦尋覓無盡歲月,最終確定,這世上的天材地寶,根本不可能救回我妹妹。而想要救她,唯一的希望或許就是……輪回!”

  說到這,他灰褐色的眸變得狂熱起來,“唯有輪回,才能讓我妹妹那一縷即將潰散的神魂,實現轉世重生,重活于世的機會!”

  蘇奕若有所思道:“這么說,你此次前來幽冥天下探尋輪回之秘,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要救你妹妹?”

  黑衣男子點頭道:“不錯。”

  蘇奕再問:“你想要我答應的事情,就是讓你妹妹有機會去輪回轉世?”

  “不錯。”

  黑衣男子目光滿含期盼和決然,“只要蘇道友答應此事,我豁出性命,也必會告訴你一些想要了解的事情!”

  蘇奕道:“你不拍我用你妹妹的性命,來威脅你?”

  黑衣男子搖頭道:“我了解過你的為人,向來不屑去做這等事情,而我妹妹和你無冤無仇,你也斷不可能為難她。”

  蘇奕搖頭道:“你說錯了,我殺了你,你妹妹定然恨我入骨,這便叫血仇。”

  黑衣男子目光灼灼,言辭堅定道:“所以,我愿意死在自己的大道誓言之下,以此來換妹妹一個輪回的機會,如此,她轉世之后,哪怕覺醒前世記憶,也不會視道友為仇敵!”

  蘇奕語氣卻顯得很冷淡,道:“我也不介意告訴你,便是我自己,也無法保證能夠再一次找到‘輪回’,也注定不可能答應你這件事。”

  黑衣男子怔了一下,神色陰晴不定。

  半響,他咬牙道:“無論最終結果如何,只要道友答應就行!不瞞道友,我妹妹雖非九天閣傳人,但她和我來自同一個世界位面,也聽說過一些和九天閣有關的事情。若能救活她,以后道友便是要去找到九天閣所在之地,也并非不可能。”

  說著,他額頭叩地,跪伏蘇奕身前,顫聲道:“還請……道友成全!”

  白眉老妖頓時動容。

  一位來歷神秘的玄幽境大圓滿存在,為了給其妹妹博取一線生機,竟不惜叩首于地,哀求于人!!

  到了此時,連白眉老妖都看出,這位刑者對他妹妹是何等的疼愛。

  當然,這并不值得同情。

  畢竟,立場不一樣,敵人終究是敵人。

  蘇奕思忖片刻,道:“也罷,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但不會保證可以讓你妹妹輪回。”

  他對這九天閣,的確很感興趣。

  事實上,無論是因為蒼青之種的緣故,還是因為其他緣由,他早已和九天閣之間,結下了仇怨。

  別忘了,早在蒼青大陸,他還曾殺了那個曾差點殺了葉遜,也曾蟄伏于隕星淵之下的那個獄卒。

  再加上這次,黑衣男子的行動失敗,這筆賬遲早也會被九天閣算到他頭上。

  這時候,他倒不介意幫黑衣男子一把,從而換取一些有價值的消息。

  得到蘇奕的答復,黑衣男子頓時狂喜,激動道:“如此足矣!”

  蘇奕問道:“我若將問題寫于玉簡內,有你來一一回答,能否避開你那大道誓言的反噬?”

  黑衣男子搖頭:“無論什么辦法,只要我泄露了宗門的消息,必遭誓言反噬,有死無生。”

  蘇奕不再遲疑,道:“那就由你自己來說吧。”

  說著,他撤掉鎮壓在黑衣男子身上的力量。

  黑衣男子艱難爬起身來,盤膝而坐,道:“我九天閣盤踞于‘天祈星界’……”

  說到這,他軀體猛地一顫,似遭受到可怕的打擊般,唇中淌出血水來,瘦削的臉頰都因痛苦扭曲起來。

  可黑衣男子卻似徹底豁出去,渾不顧自身的傷勢,道:“我派除了掌教,另有天祭祀、獄主、刑者、獄卒、天選使徒。”

  “其中,掌教如若九天主宰,道行深不可測,一向極少露面,負責處理宗門事物的,乃是三位天祭祀和七位獄主。”

  “具體執行任務的,則是刑者和獄卒。”

  “其中,刑者各有事宜,聽命于三位天祭祀,獄卒負責抓捕和看守逃犯,聽命于獄主。”

  “而天選使徒,則是我派弟子……”

  他劇烈咳嗽,唇中血水汩汩流淌,整個人跌坐在那,渾身氣機都隨之變得紊亂起來,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蒼老無數歲。

  那情景,讓白眉老妖毛骨悚然,這等大道誓言的反噬力量未免也太恐怖了!

  而見此,蘇奕也不禁皺了皺眉,道:“先告訴我,九大星墟為何會被視作囚籠?”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